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44|回复: 11

粗读《国家与革命》的思考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2-23 19:46: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哈哈一一笑笑 于 2023-12-23 20:08 编辑

国家机器所经历的奇妙过程——粗读后《国家与革命》的思考

列宁的《国家与革命》是一本十分有趣而且深入的小册子,翻开之后就很容易被列宁通俗但饶有意义的文笔所打动,而且是心有所思。在这里整理一下头绪,谈一谈列宁在这本“神奇”的小册子里所提到的国家机器这一个东西,具体来说,是国家机器从建立到被打碎到再建立最后又消失这样的一个具有一定规律性的一个过程。



国家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由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所产生的一个产物。阶级的对立发展到一定程度时,即发展到了不可调和的程度时,国家便产生了;相反,有国家的存在也说明,仍然存在着这样的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在国家之中,具有一定冲突的对立阶级在某种程度上不至于被某一方消灭,即国家以某种存在于社会之上的形式,将二者的冲突限制在一种“秩序”里,降低了斗争的烈度。但是列宁在这里面还强调了一点:这种“秩序”不能说是调和了阶级矛盾。与其说是调和,不如说是统治阶级统治被统治阶级的一种方式而已。在国家这一框架下,统治阶级仍不具有足够的实力以消灭被统治阶级,但是统治阶级仍然能够借助国家来以所谓的“秩序”压迫无产阶级,这种“秩序”也使得统治阶级的统治手段被限制在所谓“合法”的程度上。也就是说,国家是统治阶级统治被统治阶级的一个工具(原文中列宁说是“剥削”,实际上没有问题,但是在这里我用“统治”则希望这个表述能代指更宽泛的内容)。


如果想要让国家能够以社会之上的形态来“掌控”社会,那么就需要通过一定的制度和形式来赋予其合理的意义。封建社会常常以“君权神授”、各种宗教礼制来阐释其国家来自于“天”,来自于神命。在资本主义社会则是以所谓人权自由、人生而平等之类的口号来说明其存在之合理性。当然,不同时代的法律、政治、艺术、哲学也是国家之于社会之上的合理性的多种体现。当被统治阶级存在部分或者整体上的对统治阶级的激烈冲突时,统治阶级便需要运用到国家这一统治工具的镇压职能:以军队、监狱等各种强制力镇压冲突。此外在国家机器正常运作时,还需要一定数量的人员来履行国家职能,即管理国家,这一般可以指官吏。对于一个存在的国家而言,上述的要素基本不可或缺。



对于被统治阶级而言,如果要冲破现有统治阶级的统治的桎梏,就必须要面临着推翻现有国家、打碎国家机器的现实问题。列宁给出的方法很直接,总结起来也很简单:暴力革命。暴力革命推翻政权后,无产阶级理应成为统治阶级,那么再在这之后无产阶级所做的事就是要让国家“自行消亡”,而国家的消亡意味着阶级矛盾的消失。



对于“暴力革命”这一点,大多数人是容易理解的。不过有人会问:能不能不通过暴力革命呢?我的回答是不通过暴力革命,那么就不能触及根本的问题,因为按照前面所讲的,国家是统治阶级统治被统治阶级的工具,在国家这一架构内,统治被“合法化”、“合理化”,统治阶级在压制被统治阶级,但并不能消灭它们;同样地,被统治阶级在国家中也只是以一种“合法”、“合理”的方式来应对统治阶级的统治,但却不能超出国家,二者都限制在社会之上的存在之下。事实上,不通过暴力革命而让被统治阶级得到解放这一说法,本质上说,与维护统治阶级、维护国家机器毫无区别。



至于让国家“自行消亡”,这一点实际上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等马克思主义者认为无产阶级在与其对立阶级——资产阶级的对抗中获胜后成为统治阶级后所应采取的措施。推翻旧的统治阶级后,新的统治阶级会接手旧的统治阶级留下来的国家机器,而在无产阶级成为统治阶级之前,对于那些成为前任统治阶级的继任阶级而言,他们往往会建立起一个更加稳固、更加庞大、更加强力的国家机器,并将国家机器继续用于对社会中的被统治阶级的统治(压迫)中。按理说,无产阶级也应该会经历类似的过程,及接手旧国家机器,并且将它们运用于对被统治阶级——之前的剥削阶级的统治中,基本与之前的过程没有异处。不过后面的说法就开始不同了:“自行消亡”。希望大家不要错误地理解为任社会自由发展,什么资本主义只要发展到一定阶段就可以到达这样的阶段的,这一点也是列宁痛批的庸俗观点。国家的自行消亡建立在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并成为社会的新的统治阶级的基础之上的,这一前提条件不可少。那么无产阶级成为统治阶级后,面对旧的国家机器,他们显然是不会再走老路,此时的无产阶级对于国家的使用虽然还是处于为统治阶级——即无产阶级本身而服务、压迫被统治阶级——资产阶级等剥削阶级的阶段(事实上挺符合历史规律不是吗?),但是有一点不同,此时的统治阶级是无产阶级,我们强调是无产阶级作为统治阶级,这是重点!纵观古今,我们看看历史社会发展中的统治阶级基本上是哪些:

奴隶主阶级、地主阶级、资产阶级……



差不多是如此吧。



然后我们看看这些阶级占整个社会人口的比例,这里可以引用一下:

这样的专门从事脑力劳动以及“掌管社会的共同事务”的少数人,在前资本主义社会一般不超过整个社会人口的5%,甚至只有整个社会人口的1-2%。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这样的少数人大致对应资本主义社会中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一般占整个社会人口的五分之一至四分之一。



这里“专门从事脑力劳动”和‘掌管社会的共同事务’就基本可以指那些统治阶级了,而“脑力劳动”这个可以在之后又涉及到。


我们发现了什么?统治阶级本身占社会人口的比例实际上是不断上升的,可能最开始就个位数的比例,到现在的资本主义社会则是到了两位数的比例。这意味着在不断进行的统治阶级被取代的过程中,统治阶级的人数将会不断扩大,直至到大多数人都能成为统治阶级,而无产阶级占比社会人口最多,这意味着无产阶级不是不能成为统治阶级的!



但是无产阶级的存在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阶级对立仍然是存在的!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还是存在的!因为你只是社会中占绝大多数的无产阶级成了统治阶级,而不是社会中的所有人成为了统治阶级!不过,按照上述的内容,我们可能还要经历多次的历史运动,即不断地扩大统治阶级人数占据社会人口的比例,这样总会存在一个时期,全社会都变成了统治阶级,而这时还有什么阶级分化、对立阶级?消失了。消失了意味着什么?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消失了,那国家也就随之消失了。国家的自行消亡,差不多是这样的一个道理。


解释了“暴力革命”和国家的“自行消亡”这两点,我们这个时候可以把上述的内容代入到现实社会、以及历史社会中思考了。在这里我考虑的两个点是,历史上的社会主义国家,有没有实现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它们有没有成功从资本主义社会中过渡到列宁所提及的“共产主义第一阶段”(社会主义)。还有一个点是,如何过渡到这一阶段?



从苏俄的十月革命到中国的新民主主义革命(其它社会主义国家的革命过程从略),我们可以说,被统治阶级,在十月革命是指城市中的工人无产阶级,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是指广大农村中的贫农无产阶级,他们分别推翻了俄国国内的资产阶级以及残余的沙皇地主阶级的统治、中国国内的官僚资产阶级、帝国主义买办资产阶级、乡绅地主阶级的统治,但是我们需要指出:推翻统治=无产阶级夺取国家机器并成为统治阶级?显然,并不是如此。苏俄初期可能某种意义上实现了一定程度的无产阶级统治,但是俄国工人本身并不算多(“在当时俄国约一亿人口中,严格意义上的产业工人只有400万”),所以无产阶级的统治可能只是局限于革命工人所夺取的城市中,而且在后来的内战中:


在十月革命胜利之初,俄国曾经出现普遍广泛、生气勃勃的苏维埃民主的局面。但是,严酷的战争环境迫使苏维埃政权加强自上而下的统一领导。原来的工人阶级中的优秀分子被大量抽调到苏维埃政权的各级单位。尽管如此,为了政权运转,还要留用大量旧政府的各级官员、职员和军官,以至于列宁称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其实是“资产阶级和沙皇留下来的大杂烩”;不仅如此,苏维埃政府还要给旧政府的留用人员以及资产阶级专家支付高薪,列宁称之为是给资产阶级“交租纳贡”。



这意味着苏俄的无产阶级在成为统治阶级的路上失败了。新的统治阶级可能是部分无产阶级、旧的统治阶级的部分(如脱离旧统治阶级的革命者以及革命后支持现政权的旧统治阶级),他们要维护自己作为统治阶级的利益,而且他们仍然占社会少数,那么他们就必然要继续打造新的国家机器,来统治被统治阶级(无产阶级),显然这不符合无产阶级专政,那么让国家“自行消亡”也更不必谈。



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在这样的一个新的国家中,国家的统治形式显得与前资产主义国家有所不同,但在这里就不多赘述。



我们再把视线看向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新民主主义革命成功后,中国的情况能不能说是无产阶级专政呢?我们可以参考一下这个例子:

以中国为例,早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1953-1957年),就取消了革命战争年代的“供给制”,代之以等级分明、差距悬殊的“工资制”;军队则实行军衔制。这些变化,将党的领导干部以及知识分子所要求的各种物质特权以制度的形式固定下来。



这里虽然没有相关的统治阶级的占社会人口比例,但是反映了新建立的新中国在强化其国家机器的一些于社会之上的存在:如特权制度、党政官僚制度。这说明在推翻了旧中国政权后,旧的国家机器却并没有被砸碎,反而是得到了新的统治阶级的建设与强化,以更好的适应对被统治阶级的统治。从这一点上来说,中国也没有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



接下来是我们所熟知的文化大革命时期,这个时期开始强调中国无产阶级应当反抗现有的走资派(即正在当权的官僚特权集团,也即当时中国的统治阶级)。虽然那些民族主义者以及现如今的资产阶级统治集团一直在诋毁这个运动,但是它确实也是有意去争取无产阶级专政。历史事实也证明,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实际上走向了失败。有的文章中提到了革命力量,即被统治阶级反抗统治阶级的力量不足,这是正确的。不过我还注意到一点就是,这场运动事实上没有脱离国家这一框架,而是在框架内进行有限性的运动(像有人常说的“奉旨造反”),而国家的存在根据上文论述,则是使对立阶级的斗争有所限制,不至于说让有一方阶级被消灭或者说同归于尽,即社会之上的存在。从这一点上来说,文化大革命不会达到一种这样的目的,即消灭走资派,消灭官僚特权集团,而让被统治阶级夺取政权,因此可以说是失败的。同样,即使成功了,我们说,夺取政权后的新统治阶级仍然是少数人,没有达到大多数人,大多数的被统治阶级成为统治阶级的成果,因此成功了可以说是一种很好的在历史社会主义国家中反对新生的官僚特权集团——统治阶级的实践尝试,但是仍然不能从根本意义上解决无产阶级成为统治阶级的问题,它可能在后面还需要经历不知多少次的类似的革命运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2-23 19:48:10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问题来了,也就是第二点,如何从资本主义国家过渡到共产主义第一阶段(社会主义国家)。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谈到了共产主义第一阶段中的大概形态,即社会中仍然存在着部分旧社会中的“资产阶级权利”(资产阶级法权),也就是社会遵循着按劳分配的原则,你做多少,就给你对应的报酬。不同人的劳动量毕竟是不同的,这就仍然存在着一定的不平等,比如说个人财产上有人多有人少。不过我在这里需要指出,这个其实不是问题,像中国70年代中期文革派提出的资产阶级法权问题,认为只要限制了资产阶级法权就可以足以限制资本主义复辟,但这不是问题,因为它没有解决如何消灭特权官僚集团这一与无产阶级专政的根本问题。比如说他们在里面指出要取消特权制度,可是参照按劳分配的原则,这其实不可能,因为在当时而言参与国家管理付出的劳动显然比干生产劳动更具价值(毕竟你要专门投入来培养专业人才参与国家机器的管理),所以客观来说只取消制度仍然不能触及根本,毕竟规矩是死的,你现在取消了,官僚特权集团还是会以另一种形式确立新的特权制度。

很可惜的是,列宁默认了无产阶级专政这个东西,而历史上的社会主义国家甚至都不能无产阶级专政。那么我们就退一步求其次,如何实现无产阶级专政?对于这个问题,列宁在后面的“共产主义高级阶段”提到了: 
“国家完全消亡的经济基础就是共产主义的高度发展,那时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已经消失,因而现代社会不平等的最重要的根源之一也就消失,而这个根源光靠把生产资料转为公有财产,光靠剥夺资本家,是决不能立刻消除的。”

这里“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的对立”其实指的就是脑体分工问题,脑力劳动指社会中的部分人参与对国家机器的运作的工作,而体力劳动则是社会中的另一部分人从事生产社会运转所必需的物质的工作。很明显,历史社会中,少部分人从事脑力劳动,而这些人一般对应统治阶级,大多数人则是从事体力劳动,他们则一般对应被统治阶级。

根据列宁的说法,消灭了这两种劳动的对立,是保证国家的消亡的物质基础,类似的话也被恩格斯在《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中所言,并且恩格斯更直接,直接指出脑体分工是阶级划分的基础:
“社会分裂为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统治阶级和被压迫阶级,是以前生产不大发展的必然结果。只要社会总劳动所提供的产品除了满足社会全体成员最起码的生活需要以外只有少量剩余,就是说,只要劳动还占去社会大多数成员的全部或几乎全部时间,这个社会就必然划分为阶级。在这被迫专门从事劳动的大多数人之旁,形成了一个脱离直接生产劳动的阶级,它掌管社会的共同事务:劳动管理、国家事务、司法、科学、艺术等等。因此,分工的规律就是阶级划分的基础。但是,这并不妨碍阶级的这种划分曾经通过暴力和掠夺、欺诈和蒙骗来实现,这也不妨碍统治阶级一旦掌握政权就牺牲劳动阶级来巩固自己的统治,并把对社会的领导变成对群众的加紧剥削。”
而恩格斯对应上述列宁的话则是:
“但是,如果说阶级的划分根据上面所说具有某种历史的理由,那也只是对一定的时期、一定的社会条件才是这样。这种划分是以生产的不足为基础的,它将被现代生产力的充分发展所消灭。”
其实在这里面,恩格斯已经提出了解决的方法,即现代社会的生产力的迅猛发展。注意,我们要搞清楚这里面的含义,而不是空喊只要发展了生产力就可以过渡到社会主义,因为这样鼓吹“唯生产力论”的人显然忽略了“暴力革命”这一部分,而且只是肤浅地看到了生产力带来的科技发展之宏伟。
所以我们要指出,生产力的迅猛发展意味着什么。这里列宁在小册子中的的第三章举出了一个比较实际的例子:
19世纪70年代,有一位聪明的德国社会民主党人认为邮政是社会主义经济的模型。这是非常正确的。目前邮政是按国家资本主义垄断组织的样式组成的一种经济。帝国主义逐渐把所有托拉斯都变为这种样式的组织。这里压在那些工作繁重、忍饥挨饿的“粗笨的”劳动者头上的仍然是那个资产阶级的官僚机构。但是管理社会事务的机构在这里已经准备好了。只要推翻资本家,用武装工人的铁拳粉碎这些剥削者的反抗,摧毁现代国家的官僚机器,我们就会有一个除掉了“寄生物”而技术装备程度很高的机构,这个机构完全可以由已经联合起来的工人自己使用,雇用一些技术人员、监工和会计,对所有这些人的工作如同对所有“国家”官吏的工作一样,付给工人的工资。

这里面说明了什么呢?邮政这一工作实际上已经被资本主义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即只需要很简单的能力就可以胜任这份工作。再如列宁所说:“对这些事情的计算和监督已被资本主义简化到了极点,而成为非常简单、任何一个识字的人都能胜任的手续——进行监察和登记,算算加减乘除和发发有关的字据。”也就是说,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即履行国家机器运转这一职能的这部分工作实际上已经能够让大部分人轻松地从事,那么我们这个时候就有充足的理由取消特权了!因为这时管理国家的人已经不再像历史社会中的统治阶级那般尊贵、个人能力超强(尽管我们也需要去注重对无产阶级的个人能力的培养),而是普通人就行,那么按照按劳分配原则,熟练工人的工资,甚至普通工人的工资就够了!

我们再试想一下,如果当管理国家的人都成了普通人,不需要所谓的那些皇帝、将军、科学家、艺术家、宗教人士等等之类的特殊的人,这个时候我们发现实际上社会中绝大部分人都成了统治阶级,也就是无产阶级终于真正地成为了统治阶级,这个时候我们就有足够的信心向世界宣布,无产阶级成功踏入了共产主义第一阶段。

这也就是革命导师们提供给我们的解决思路。

但是还是有疑问没有解答,也就是,在脑体分工消灭的道路上,会是如何呢?也就是社会革命的进程会是如何呢?

世人们会认为只要爆发了无产阶级革命,就可以彻底葬送资产阶级。然而历史的倒车已经向我们证明,只有一次革命是不够的,尽管革命取得了十足的成果。

这一部分其实在前面谈论到统治阶级的比例问题也有所论述。即随着社会革命的一次又一次地进行,新的统治阶级占社会人口的比例将趋向增加,直至大多数人成为统治阶级。我们常说无产阶级革命是划时代的革命,没有问题!但是我们也需要指出,过去时代的无产阶级革命在某种意义上与过去的革命没有区别,无非是旧的国家机器摧毁,新的国家机器建立,本质上没有逃离我们常言的“历史周期律”。

所以?

一次不行来两次,两次不行来三次。只要脑体分工还没有得到消灭,国家机器的打碎与重建就不会停止,这意味着社会革命之不止。理论上来说,这有可能是“无限”的循环,但是量积累到一定程度,总要以质的变化突破。当国家机器打碎、重建、再打碎、再重建……管理国家的人员也将由于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而导致的管理国家的工作的简化,从那些极少数特殊人士变成大多数的普通人,即这个过程伴随着脑体分工的逐渐弱化,而脑体分工的弱化又作用于阶级分化的弱化。当弱化到一定程度时,国家机器的循环过程将转化为另一种形式,而这种形式极有可能是国家的自行消亡。

“斗争,失败,再斗争,再失败,再斗争,直至胜利——这就是人民的逻辑,他们也是决不会违背这个逻辑的。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又一条定律。”而这也就是国家机器更替过程中所反映的极为有趣的规律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2-23 19:51:08 |显示全部楼层
我算是读国革比较晚的了(昨天才看),但是大部分看完后,突然有好多想法涌入脑中。不过想法多了也可能显得比较杂乱(比如后面的一些内容实际上前面有提到)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3-12-23 22:09:37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对相当一部分人来说,相比《共产党宣言》《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乃至《资本论》等马恩原著来说,列宁的《国家与革命》《怎么办》等作品和小册子更适合作为了解马克思主义的入门读物。
我遇到不少的朋友总觉得读原著有困难,但都感觉列宁的作品更容易理解和上手,是感觉有点奇怪又觉得有那么点道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23 22:45:54 |显示全部楼层
微雨入剑门 发表于 2023-12-23 22:09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对相当一部分人来说,相比《共产党宣言》《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乃至《资本论》等马恩 ...

读不懂不要紧,没有谁是一下子读懂的,重点是要温故而知新。

最可怕的是像那个思维实验室一样,明明不懂,非要瞎想,瞎想也就罢了,是脱离实际,不经实践的瞎想。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就像我说的,一个人的认识怎么会由他人的认识传播来决定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2-23 23:22:53 |显示全部楼层
微雨入剑门 发表于 2023-12-23 22:09
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对相当一部分人来说,相比《共产党宣言》《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乃至《资本论》等马恩 ...

差不多的感受吧
我接触马恩著作也少,而且不害臊地说,我甚至还没有怎么看毛选,但确实是列宁看的比较多。主席的和列宁大多数文章很通俗,但是你就是读进去了,而且读的有趣,有兴致。顺带很喜欢列宁的写作风格,即使他是要去骂人,也要有理有据,弄得你心服口服。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24 12:03:5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3-12-24 12:07 编辑

关于你说的:

统治阶级本身占社会人口的比例实际上是不断上升的,可能最开始就个位数的比例,到现在的资本主义社会则是到了两位数的比例。

这里恐怕有误解。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从事脑力劳动的人确实增加到了总人口的五分之一甚至更多,但并非所有从事脑力劳动的都是统治阶级。这是现代资本主义的一个特点。在前资本主义社会,脑力劳动者与统治阶级、剥削阶级基本重合,典型的就是古代中国的士大夫阶级。

就现代资本主义来说,仅靠资本家阶级(统治阶级,也是主要的剥削阶级)已经不足以完成资本主义社会的复杂管理职能,所以必须扩大脑力劳动参与的范围,于是就有了现代小资产阶级。现代小资产阶级本身算不算剥削阶级,还是仅仅是参与剥削(因为分享到一小部分剩余价值)的阶级,可以讨论;但是小资产阶级肯定不是“统治阶级”。

剥削阶级与统治阶级是既想联系又有区别的两个概念。

剥削阶级是攫取并占有社会剩余产品(在资本主义社会表现为剩余价值)的阶级。在一个阶级社会中,可能会有多个剥削阶级。但成为统治阶级的,一般是最大、最主要的剥削阶级。统治阶级之所以是统治阶级,是因为这个阶级进行“统治”,也就是掌握国家机器,用专门的暴力压迫其他各个阶级(主要是压迫被剥削阶级,有时也压迫一些非主要剥削阶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2-24 14:51:44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3-12-24 12:03
关于你说的:

抱歉,可能只是粗线条地比划了一下大概
我应该还是可以稍微打一个马虎眼的,因为毕竟这个“统治阶级”里面希望指的更“宽泛”一些。
小资产阶级,不能说是那种前资本主义社会的那种统治职能与其脑力劳动紧密联系的阶级。不过小资产阶级虽然不能直接地如统治阶级般管理国家政务,但是如我在我的思考里中所提到的就是,别的领域,比如法律、艺术、哲学、科学之类的领域,这部分小资产阶级的身影是可见的,而且这些领域事实上都属于国家维护其之于社会之上的存在的要素。也就是说,小资产阶级在实际上是可以发挥这样的作用,即维护国家的统治,维护其国家存在之合理性。也就是粗线条地说,小资产阶级某种意义上承担了事实上的统治阶级的一些统治的作用。(但这个作用相对来说不稳定)
不知这样解释是否能够修正一下我的一些表意模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24 15:04:18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一一笑笑 发表于 2023-12-24 14:51
抱歉,可能只是粗线条地比划了一下大概
我应该还是可以稍微打一个马虎眼的,因为毕竟这个“统治阶级”里 ...

小资产阶级当然担任了一部分政治管理、经济管理、意识形态职能

但是其本身不“统治”,而是为作为统治阶级的资本家阶级服务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2-24 18:30:06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3-12-24 15:04
小资产阶级当然担任了一部分政治管理、经济管理、意识形态职能

但是其本身不“统治”,而是为作为统治阶 ...

看来我还是忽略了一些东西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4-12 20:07 , Processed in 0.032375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