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647|回复: 26

对未来的一些想法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11 01:51: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3-12-11 07:11 编辑

这段时间发生了一件比较令大家意外的事,即中特在缅北的行动,已经抓捕了一部分人,据说还要“除恶务尽”,这与之前讨论的一些想法有不同
http://www.redchinacn.net/forum. ... %B5%E4%BF%A1&page=2
之前的讨论,有网友认为,中特是不会对缅北的诈骗业动手的(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

先贴一下我之前的一些言论(非自恋,因为文章之后分析要用到)

统治阶级和占据统治地位的集团可不是一个东西,后者这个利益集团有自己的阶级利益,而前者不仅要负责本集团的利益,更要负责维护统治,要平衡好各利益集团之间的关系,找出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

有一个很有趣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有些人喜欢在自己或本集团实力受损的时候放弃执政地位呢?(例如大家津津乐道的“通电下野”)按理来说,在自己实力低下的时候,不更应该抓住权力不妨么?

我个人的想法是,在本集团实力下降的时候,让出执政地位,实际上是在放弃调和各派系利益冲突的职能,而让这个职能由其他的集团去承担,那么本派系就可以只用考虑自己的利益。这样一来,本派系就可以更好的为自己的利益服务而不用考虑其他,等到实力足够强大的时候再去争取执政地位(在此期间,接受了执政的集团会因为做的不好而失去其他人的支持)。

纵观历史上比较成功的变法,都是迅速拉起了一批利益集团,靠这批变法的受益者去维护变法,反对保守派。例如秦国的“军功爵”体系,以及改开时候迅速上位的小资产阶级和原有的官僚团体。并且以文革为例子,几乎所有的阶级都反对,没有能够拉起来一大批利益集团(即农民、工人、知识分子未能从中获益)来对抗原有的官僚集团,自然是失败。

说回现在的情况,习当然有支持他的利益集团,但是作为“与国同休”的“世袭”统治阶级,他更重要的身份显然是“统治阶级”而非“本利益集团”的代表,因为他或者说“二代”“三代”必须保证统治的延续,那么就必须调节好各利益集团的关系,找出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案;要不然,就该有“伊霍之事”了,反正统治集团那么多人,找一个傀儡并不难。

大家说了这么多,都觉得如果打赢了能给劳动群众带来好处。但是有没有可能,人家根本就不在乎劳动群众能生活的多好,对他们“执政稳定性”威胁更大的其实是那么走新自由主义道路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因为即使你要证明无产阶级的力量,那也是未来的事,“潜力”;而走新自道路资产阶级和小资的强大,是现在能看到的事。所以对于统治集团而言,更为紧要的当然是维护好资本家的利益。

所以中特现在要是敢发动战争冒险,第一个反对的就是国内一大批资本家,对于统治阶级来讲,这是万万不能发生的事。

之前“团派”被团灭的时候,本网就预料到接下来会更加偏向新自由主义道路,现在我给出一种比较玄乎的解释:
对于弱势利益集团来说,如果要放弃执政权柄,那么获取这部分权柄的集团会对于本集团的利益进行一定补偿;反过来,如果弱势利益集团要加强执政权柄,那么必须要对本集团的利益进行一定割舍。

现在看来,习或者说二代集团更像是失去了爪牙的皇帝,来跟他的官僚(即资本家)保证自己一定会“无为而治”,来换取统治阶级的“千秋万代”

那么再进一步,为什么当权派不惜以削弱本集团利益为代价也要获得这个“执政权柄”呢?因为对于当权派来说,自己需要这个执政地位来确保自己和子孙后代能够“千秋万代”,所以在“政治”(这里说的“政治”更多的指单纯的人事调动)方面不能发生任何意外,因为在野派的实力是远大于当权派且实力差距会越来越大的,当权派一旦失去了执政权柄那么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在野派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不敢做的过火);另一方面,在野派不管力量多么强大,始终在明面上都要听从当权派的管理,并且其并不掌握太多的武装力量,所以在面对一些当权派的强硬又不伤及自身根本利益的时候,还是会选择退让的。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在野派愿意“让渡”这部分权柄的原因

那么这次对于中特在缅北的行动,表面上看是当权派在加强自己的“合法性”,强化自己的执政地位,顺便清除一些不受控制、不服管教的在野派,但是我个人猜测,是不是有可能当权派在布置后手甚至有点“准备后路”的意思?

之前也说了,当权派选择了其身为统治阶级的利益而牺牲掉了“利益集团”的利益(也就是往新自由主义道路上狂飙),那么接下来可能的剧本是:
私有化程度逐渐加深,政策逐渐偏向新自由主义,然后随着工人阶级力量的壮大,利润率下降,矛盾逐渐加深,然后资本外逃……

到了这一步,有趣的情况出现了:由于当权派牺牲掉了其“利益集团”,所以他们在这个时候所受到的打击或者影响并不大,其统治基础——各种公务员、老师、军队并没有消失,而是被很好的“保存”了下来。如果统治阶级不是个蠢货,就不会减少这类人的数量,而是会保持他们的存在(即使工资会有所减少,但是依然是铁饭碗)
而如果果真如我们所设想的那般,到时候老板、资金逃走了,但是厂房还在,并且工人阶级并没有出现一个强有力的群体来掌控局面,那么统治集团可以立即指挥人接手厂房、组织生产。

这种情况可能发生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11 01:57:55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之前更多的是分析官僚资产阶级,所以倾向于分析其利益集团:但是如果抛开利益集团来看,来分析其作为“统治阶级”的属性,就会发现公务员、老师、军队作为其基本盘,在预计可能的“资本外逃”事件中损失可能不会很大,那么统治阶级有可能用这个来掌握局势么?感觉难度很大 但是不是没有可能

如果果真能的话,我估计未来像是打击“缅北”诈骗这种行动可能会越来越多(也就是除掉不服管教的某些在野派),从而加强其执政地位,以期未来对资产阶级清算的时候依然有“大义”在手,维护其基本盘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11 06:50:4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3-12-11 07:10 编辑

谢谢进一步就相关问题展开讨论。

缅北的事情,我一直没有发表过意见。我的个人看法,这件事是一件十分次要、十分局部的事情,无论对于中国资本主义、亚洲资本主义还是国际资本主义都没什么影响,甚至对于缅甸政治经济形势,都没什么决定性影响。所以,一般情况下,不必花很大精力来关注,更不必由此引申出“打击缅北诈骗这种行动可能会越来越多”,如何如何。

说的夸张一点,类似这样的事情,多一些,少一些,都无关紧要。当然,这个无关紧要,是就整个中国资本主义来说,具体到被缅北诈骗受害的人,当然性命攸关。

至于说未来革命形势来了会怎么样,很多要看当时的具体阶级斗争形势,见招拆招,大可不必杞人忧天。

君行早说:“到时候老板、资金逃走了,但是厂房还在,并且工人阶级并没有出现一个强有力的群体来掌控局面,那么统治集团可以立即指挥人接手厂房、组织生产。”

统治阶级接手厂房、组织生产,然后干什么?生产商品、卖钱、谋取利润吗?要真能卖钱、谋取利润,原来的老板还用跑吗?

不卖钱、不赚利润,组织生产,然后满足人民需要?咱们现在的统治阶级有这样好心吗?有这种智慧吗?就算是有这样的好心,如果商品不赚钱,就意味着组织生产要财政补贴,到那个财政破产的时候,他们还有钱补贴吗?

现在财政没有破产,也不需要他们费心费力组织生产,就是拿些钱来缓和社会矛盾他们都不干,或者不知道怎么干。眼前的例子就放在这里啊,这么多买了房又烂尾拿不到房的人,他们宁可一门心思救房地产也不愿意索性大面积豁免一些债务。现在手里有钱还这样,到时候没钱了,反而大方了,要组织生产、满足人民需要了?不合逻辑啊!

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我觉得,君行早网友在这篇帖子里还是表现出了一些在战略上过高估计资产阶级的倾向。

当然,我们未来会面临许多实际问题。有很大的可能,当未来革命形势来临时,无产阶级将不是以有组织政治力量的面貌出现的。

但是这没什么。咱们未来面临的,不是简单的政权更迭,也不是简单的改朝换代,而将是类似于从晚清到中国革命胜利期间那样为时几十年乃至半个世纪的翻天覆地的大革命时代。

在那样的大革命的时代,每一个阶级、各个阶级中的每一个主要集团都会轮流出来登台表演,逐一被淘汰,直到最后,被历史选中的那个阶级才会真正脱颖而出。

从晚清到1949年,洋务派、传统农民运动、民族资产阶级、西化知识分子、代表大买办和大地主的军事官僚集团,都曾经有过自己的机会,最后都要让位于以工农群众为基础的新型革命力量。

未来,在现政权垮台之后、无产阶级暂时没有崛起之前,与跨国资本联系密切的大买办资产阶级、自由派、国家资本主义派,肯定也会轮流登上或试图登上最高政治舞台(民族主义小资无法独立成事,无非依附于上述某一个派别)。但是他们谁也解决不了中国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

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51588

所以,最后必然逐一垮台。

只要他们坚持走资本主义道路,谁有本事不依靠对廉价劳动力剥削,谁能不搞“996”,谁能让劳动人民不躺平?那不见鬼了吗?

如果我们有正确的政治策略,善于分化瓦解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各个集团,劳动人民觉悟得快一些,加上运气好,既做好非和平过渡的准备,也不堵死和平过渡的道路,有可能缩短上述这个过程。

但万一运气不好,要在黑暗中摸索更长的时间,那也不是天塌下来了。

现在中国的和世界的资本主义都到了晚期,除了俄罗斯,根本不会再出现雄才大略的领袖人物,应付危机的能力也越来越差。只要我们审时度势,随时把握住劳动人民在当时当地最根本、最迫切的利益,就一定能够挫败资产阶级的各种阴谋诡计!

比如,无论资产阶级如何花言巧语,哪怕是打出民主牌、自由牌,咱们就是在群众中鼓动要工资、要福利、要房子、要躺平!要求资产阶级兑现。就是要在群众中大力宣传:民主不能当饭吃、自由不能当饭吃,工资、房子、躺平才是真的!自由派如果要民主,不反资本,咱们就看戏,然后无论他们要得来要不来,咱们一概鼓动群众要工资、要福利、要房子、要躺平!

如果资产阶级打爱国牌,那就让他们把台湾打下来给大家看看!

如果运气好,政权落到咱们头上,那咱们就为人民造福。如果运气不好,那就给资产阶级捣乱,夺取政权难,捣乱还不行吗?直到把资产阶级的各个派别都给捣乱垮了,一切不就水到渠成、天下归心了?

再强调一遍,缅北不重要!如果一个缅北现在都把一些同志闹得心乱如麻,将来还怎么做大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11 07:19:28 |显示全部楼层
缅北这点事情算点什么?

如果把资本主义比做一个人的身体,缅北这点事情既不是大病,也不是小病,连伤风感冒都算不上,充其量好比运动中擦破点皮,然后贴个创口贴。

而未来的革命形势是什么?是资产阶级生死存亡的关头!用创口贴来推断生死存亡关头的表现,什么都想不明白。

点评

guisun  会说就多说点  发表于 2023-12-11 08:46:21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11 09:04: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俞聂 于 2023-12-11 09:15 编辑

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这两句是关键
还要讲个纸老虎问题。一九四六年蒋介石开始向我们进攻的时候,我们许多同志,全国人民,都很忧虑,战争是不是能够打赢?我本人也忧虑过这件事。但是我们有一条信心。那时有一个美国记者到了延安,名字叫安娜.路易斯.斯特朗。这个人就是在苏联住了二、三十年,后来被斯大林赶走,以后又被××××同志恢复了名誉的那位女作家。我同她谈话的时候谈了许多问题,蒋介石、希特勒、日本、美国、原子弹等等。我说一切所有号称强大的反动派统统不过是纸老虎(Papertiger)。原因是他们脱离人民。你看,希特勒是不是纸老虎?希特勒不是被打倒了吗?我也谈到沙皇是纸老虎,中国皇帝是纸老虎,日本帝国主义是纸老虎,你看,都倒了。美帝国主义没有倒,还有原子弹,我看也是要倒的,也是纸老虎。蒋介石很强大,有四百多万正规军。那时我们在延安。延安这个地方有多少人?有七千人。我们有多少军队呢?我们有九十万游击队,统统被蒋介石分割成几十个根据地。但是我们说,蒋介石不过是一个纸老虎,我们一定会打赢他。为了同敌人作斗争,我们在一个长时间内形成了一个概念,就是说,在战略上我们要藐视一切敌人,在战术上我们要重视一切敌人。也就是说在整体上我们一定要藐视它,在一个一个的具体问题上我们一定要重视它,如果不是在整体上藐视敌人,我们就要犯机会主义的错误。马克思、思格斯只有两个人,那时他们就说全世界资本主义要被打倒。但是在具体问题上,在一个一个敌人的问题上,如果我们不重视它,我们就要犯冒险主义的错误。打仗只能一仗一仗地打,敌人只能一部分一部分地消灭。工厂只能一个一个地盖,农民犁田只能一块一块地犁。就是吃饭也是如此。我们在战略上藐视吃饭:这顿饭我们能够吃下去。但是具体地吃,却是一口口地吃的,你不可能把一桌酒席一口吞下去。这叫做各个解决,军事书上叫作各个击破。——《在莫斯科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的发言》
中国发展的总趋势,也必定要变好,不能变坏。世界是在进步的,前途是光明的,这个历史的总趋势任何人也改变不了。我们应当把世界进步的情况和光明的前途,常常向人民宣传,使人民建立起胜利的信心。同时,我们还要告诉人民,告诉同志们,道路是曲折的。在革命的道路上还有许多障碍物,还有许多困难。我们党的七次代表大会设想过许多困难,我们宁肯把困难想得更多一些。有些同志不愿意多想困难。但是困难是事实,有多少就得承认多少,不能采取“不承认主义”。我们要承认困难,分析困难,向困难作斗争。世界上没有直路,要准备走曲折的路,不要贪便宜。不能设想,哪一天早上,一切反动派会统统自己跪在地下。总之,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我们面前困难还多,不可忽视。我们和全体人民团结起来,共同努力,一定能够排除万难,达到胜利的目的。——《关于重庆谈判》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11 10:39:12 |显示全部楼层
统治阶级接手厂房、组织生产,然后干什么?生产商品、卖钱、谋取利润吗?要真能卖钱、谋取利润,原来的老板还用跑吗?

不卖钱、不赚利润,组织生产,然后满足人民需要?咱们现在的统治阶级有这样好心吗?有这种智慧吗?就算是有这样的好心,如果商品不赚钱,就意味着组织生产要财政补贴,到那个财政破产的时候,他们还有钱补贴吗?

我是这样想的,到了那个时候,即使统治阶级再愚蠢,也会意识到形势变了,所以会倾向于不顾一切的维护统治,所以到时候可能会有一些统治集团的人自发起来维护秩序,如果稍稍对群众让步的话,还是有可能苟延残喘一段时间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11 10:45: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3-12-11 10:47 编辑
君行早 发表于 2023-12-11 10:39
我是这样想的,到了那个时候,即使统治阶级再愚蠢,也会意识到形势变了,所以会倾向于不顾一切的维护统治 ...

我再问你:

它组织生产,干什么?积累资本,有利润吗?改善民生,财政上有能力吗?

人人都不想死,许多人都不顾一切想活,为什么还会死?

稍稍让步?群众答应稍稍吗?资本家答应足够大的让步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11 10:51:2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3-12-11 11:00 编辑

而且缅北这件事情,与“让步”有什么关系?
动了几个资本家的几根寒毛?

缅北诈骗的全部生意加起来,交易额是多少?利润是多少?

我猜还没有教培多

打击诈骗对中国资本主义关键的出口制造业有影响吗?增加成本吗?

诈骗,再怎么说也是原始积累,不是资本主义积累

中国资本主义发家致富,毕竟主要靠的是资本主义积累,而且是各国资本主义中最专注于资本积累的。

不是资产阶级国家任何时候偶尔做点“好事”就是让步

放资产阶级血、割资产阶级肉,而且不是割一两个人的肉,而是普遍割肉,那才叫让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11 11:07:08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11 11:13:28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3-12-11 11:07

上面这张图显示的是美国最富有的1%的人口占美国人总收入的份额。

最富的1%的份额从二十世纪初的约20%下降到1970年前后的约7-8%

这才叫让步!

改良、阶级妥协,哪里有那么容易?

稍稍让步?劳动人民哪里有那样容易满足?

斯大林说,数量本身也是质量,水没有烧到摄氏100度,就是不沸腾。不想烧到100度,只想改良,只泡茶,那你也要把水泡到80、90度。用室温的水来糊弄,不可能把茶泡开。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4-17 20:35 , Processed in 0.03450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