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467|回复: 3

沿海某市A厂调研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24 00:26:55 |显示全部楼层

德歆 2023-11-23 来源:湖人新文公众号

 一、基本情况

  A厂是沿海某市重点单位,员工合计1251,部门合计40个。员工中男女比例接近3:1,地域分布以两广两湖为主,两广两湖外和江西员工合计近70%。公司员工学历远比普通电子厂高,大专及以上合计20%,另有中专及高中生合计60%。员工以中青年为主,30-40岁的员工占多数。工厂流动性不大,5年以上老员工超过80%。

  公司总经理是新加坡人,总经理以下是部门经理,部门经理均为台湾人,共计6人。部门经理管辖共计40个部门,高级经理手底下有多个部门,初级经理手下就一个部门。经理下面是主任,一般只设一人。主任下面是主管,主管视部门情况而定,大的部门一般有多个主管,小的部门一般就一个主管。主管下面是组长,组长下面是普通员工。此外,另有高级工程师42人。

  经理收入较高,大致数十万至百万左右。经理有很大的权力,不仅有本部门所有事务的最终决定权,还控制了本部门的人事权。组长升主管、主管升主任,都是经理提名。凡是经理提名的,上面一般都会批准。

  主任薪酬一年20万左右,并拥有一定的人事权。普工升组长或者组长升主管,一般是由主任提名经理审批,实际上,凡是主任提名的经理都会批。从收入看主任薪酬并不高,但主任握有组织生产的实际权力。经理都是台湾人,并不负责直接组织生产,而只负责对接业务,以及协调与总部的关系。生产基本都是主任实际负责。从哪里买原材料,怎么安排生产,在实际上都是主任决定的。这使得主任有了很大的以权谋私的空间。两年前有一个主任被抓,就是因为他从供应商那里拿回扣。这个案子涉案金额数千万,牵扯质量、采购等多个部门员工。

  主任下面是主管,主管协助主任具体安排生产。主管工资明显高于普工,但也明显低于主任,一般也就是在一年12万左右。主管除了具体安排生产外,主要的权利就是审批加班和定每月绩效,绩效分四挡,从200-500元/月不等。

  组长是最低一层的基层管理人员,实际安排生产,催促产量。组长唯一的权力就是提请主管审批工人加班或者建议工人每月绩效。组长的工资和普工相差无几。

  前五大部门生产部门人员合计共600人,占所有员工数的48%。

  二、部门生产情况概述

  生产部门分成两类,一类是有技术含量且找工作较容易的,如装配部门;一类是无技术含量的重复性劳动的,如检测部门。下面以装配部门和检测部门为例,讲一下两类部门的不同情况。

  (一)装配部门

  公司共计有3个装配部门,合计人数290人左右。长白班,上六休一,不轮休。下面我们主要介绍装配一部。

  装配一部在编人员49人,另有4为其他部门常驻人员(品质部)。所有员工均为正式工,无派遣(以前有派遣,2018年后因企业效益不好退回派遣人员)。

  经理是台湾人,不负责具体生产事务,主要是对接订单并协调总部关系。经理有自己的独立办公室,每天8点半上班,五点半准时下班。平时一天巡视车间3次,其他时间都在自己办公室。

  主任实际负责部门生产。本部门并无主管,因此主任直接管辖4个组长组织生产。主任、文员和工程师共用一个办公室。主任平时都在办公室里面,偶尔会出来巡视,监督工人工作。文员负责物料、报关以及其他行政事务,文员还协助主任安排生产。工程师平时事情不多,技术员搞不定的事情就找工程师。照理说工程师可以一直呆在办公室,但是很少有人一直坐着。工程师担心被主任骂,他就经常去车间走动,找技术员聊天消磨时间。

  装配工负责装配机器,技术员在装配工组装完成后,校验调试机器,并写出校验和调试的报告。装配工和技术员是车间最主要的劳动力。

  组长安排装配工工作,并具体负责监督。组长一般不参与劳动,但特别忙的时候会搭把手帮忙。

  从是否脱离具体生产来看,装配工、技术员和文员,都从事具体劳动,是一线劳动者;主任和经理完全脱离生产,是劳动的组织和监督者;组长和工程师基本不参与具体劳动,但身处车间,时时在劳动一线。

  装配工年龄主要集中在25-40岁。男工20人,女工8人。多数工人已婚,并育有小孩。装配工具体负责三个子工种:散件装配、组件装配和排线(把组件和电子产品的线接上,并有序排列)。

  散件装配和组件装配需要搬运较重的零部件,因此几乎全是男工。排线最轻松,以女工为主。排线最轻松,组件和散件比较累。

  就劳动环境而言,车间有空调,无粉尘,但装配时有可能被砸伤,因此装配部门很强调安全生产。

  一个具体的生产过程如下:生产开始后,由组长分配人手。装配工先去楼下把空机架用叉车拉上来,并通知物料房发料,备料完成后就开始装机。先是装机底,再是拉线,然后是盖模板以及装机顶组件,完成后就把线和组件拉在一起,组装完毕后交测试。

  最简单的机器一般有6个工位(机底散件2个、组件1个、模板线1个、左右拉线共2个),大概每个工位要30分钟,有些工序可以并行,有些不行。公司要求一天装机10台,但是工人不会干这么快,工人会拖到一天只干8台左右,剩下的2台留到加班再干,这样就可以赚取加班费。工人看得很清楚,自己干得越快,钱就越少。一个工人说,“我们正式工并不积极,效率就70-80%。也有人拼命干,比如派遣工为了转正就拼命干。但是一旦转正,也就开始偷懒了。”

  工人一天的生活大致如此:早上8点半到工厂,组长召集开早会。早会会讲工作安排,强调安全生产(这个厂非常重视安全,因为一有工伤,管理人员晋升就受阻)。开完早会装配工就集体上洗手间或者去茶水间喝水,少的五分钟,多的要磨蹭半小时(老油条)。9点前多数人就开始工作了,上午一般装机4台。整体而言,工作不太累。当然,对工人而言这样的工作也没有任何乐趣可言,他们总会找些机会去找人聊天打趣。比如,装配工装好机底就可以去旁边找大姐聊天,你来我往相互打趣,并不时开开车。装配一部是12点半吃饭,1点15接着上班。下午重复着上午的工作。下午上班有些人会犯困,他们犯困了就去喝水抽烟或者去厕所洗把脸。下午到正常5点15下班,一般合计装配8台。公司一般会安排两个钟,这种加班多为连班,工人在7点15下班。

  经理一般5点半前就下班了,主任一般6点15下班(公司不会给管理人员多加班,因为他们工资高)。管理人员下班后,工人就开始大规模磨洋工、玩手机,一边玩一边干,到7点15下班。

  工人有很多方法可以偷懒。下面列举五种常见的方法。

  1、拉机架。不忙的时候,工人自己用叉车去楼下取件。下楼后工人就在树底下休息,一个20分钟能拉上来的机架,工人磨磨蹭蹭可以拉出40分钟来。

  2、拧螺丝。本来有电动扭力批,几秒就能搞定拧螺丝,但工人会用手动的六角扳手去扭,十几分钟才扭好。

  3、找物料。每种机型上百种物料,有些物料员都不知道放哪里了。如果是批量装机,物料一般是物料员备料,如果是非批量装机,物料就是装配工自己去找。这个时候,装配工就会慢慢找,一边找一边休息。一个装配工说,“我还能玩手机,只要不被领导看到就行。玩手机要机灵一些。有一次我们不忙的时候,有人在一个角落玩了半天手机,领导来了兄弟就给他打配合,发信息告诉他,让他出来露个脸,领导就放心了。玩手机大家都会打配合,只要抓到一个人,领导就会骂一个组。所以组长给我们说,你们玩手机要机灵点,这样我也会少挨骂,我也不来骂你们。”

  4、装组件。装配工装了组件就慢慢扭螺丝,因为螺丝很大,电批打不了,就只能手动,这样非常适合偷懒。

  5、拉线。拉线偷懒最容易,一边拉线一边发呆。一个装配工说,“我见过有个老乡拉线,插进去拔出来,插进去拔出来,搞了一个早上。”

  一个装配工总结说,“偷懒要有技术性,第一,手不能停,要让领导觉得你在做事。第二,不能一直呆在一个位置,一个小时就要换个位置,不然容易被发现。”

  在谈及偷懒是否会有愧疚的时候,上述装配工说,“愧疚个毛!干这么快干嘛,干快了就没有加班了。我们比较团结,你催得太急,我们就集体不干了。有一次端午,我们部门不忙,其他部门忙,别的部门加班,我们没有加班,我们不乐意了,老员工带头停工不干了,后来主任就给我们加班了,我们才开始干活。”

  (二)检测部门

  公司只有2个检测部门,合计人数68人左右。两班倒,上六休一,轮休。

  结构与装配部类似。这里主要讲一下普工的情况。操作员、调校员和质检员都是普通。由于采取机器流水线作业检测,操作员毫无技术含量,是重复劳动。因为每批检测的零件大小不一致,因此需要调整机器参数,调校员就是在每次转货的时候校对机器。一般一天转货4-5次,一次要花1小时左右调校。调校完后多数调教员会帮助操作员干活,因为操作员的产量也算他的产量,会影响调校员的月度绩效(最低档和最高档差300元)。

  操作员是开机器检查铝片是否有瑕疵,检查完后,通过的就出货,不通过的就报备。操作员主要是女工,年龄在25-40岁之间,多数结婚有小孩。

  操作员的工作非常辛苦。由于是两班倒,她们7点半开始上班。早会上组长会点名、安排工作,还会训斥昨天被投诉的人员。开完会后立马开始工作,没有偷懒上厕所的机会。待检查的铝片拉过来后,操作员就将其放在机器待检查区域,机器流水线般不停运转,自动检查并分开良品和不良品,操作员需要将良品取出并封包。一个操作员需要照看3-5台机子。为了工作效率,操作员必须站立工作,在一天之中不断重复几个动作:装片、取片、穿针、装盒子、摆放,一个订单跑完后操作员还需填写报表(良品不良品数量等)并输入电脑。由于是流水线式操作,机器跑起来是固定速度,不装片、片好了不拿,机器都会报警。机器一报警,组长就会跑过来训斥。操作员要是做慢了,组长就会拿月度绩效来威胁。

  中午是分批吃饭,一批是11点半,另一批是12点15,吃饭时间45分钟。下午2-3点是最困的时候,非常困,非常累。有些其他部门外调的员工,困了就去抽烟喝水。但是本部门的员工不敢,困了还得继续干活。

  由于全程站立作业,一天下来是腰酸背痛,很多人腿都麻了。

  一个工人说,“这里是无尘车间,穿防尘服看不到脸,工作了很长时间人都不认识。我工作了一年,连主管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只能通过衣服的颜色辨别。”

  另一个人说,“在这里工作非常压抑,我非常厌恶这份工作。工作的时候,人停下来,空气又不流通,虽然有空调,但整个环境很闷。而且还要上夜班,一个月就要倒班一次。我上夜班时经常睡眠不好。更可恶的是它还轮休。一个部门的人,有人这天休息,有人那天休息,你休息的时候连个朋友都找不到,什么社交活动都没有,毫无个人生活。除了上班吃饭睡觉,真是啥都没了,真正三点一线。一旦上夜班那更是与世隔绝。简直比小厂还黑。”

  三、工资和福利

  以前该厂工资基本按当地最低工资标准,也没有什么福利。2012年该厂发生了一次全厂范围的集体维权,自此后,该厂工资上涨,福利也往上调整。

  我们以装配部门为例说明工资情况。

  最底层员工如果五天八小时,税前工资合计3400-3700。一个5年工龄的高级装配工,五天八小时税前工资合计4300-4600。文员和高级装配工薪资相当,组长比同工龄的高级装配工略多。工程师薪资明显高于上述人员,一个两年工龄的工程师税前工资在7000左右。

  另外,公司为了节省成本:1、所有加班费的基数都是按底薪计算,而不是按真实工资计算。2、公司往往从初级装配工中提拔文员,这样有些文员虽干着文员的活,却拿着初级装配工的工资。

  公司不押工资,一般是每月7号发放工资。公司五险一金都缴纳。但之前的住房公积金缴纳不合法,公司是以当地最低工资为基数缴纳的。有些工人知道厂里面缴纳公积金不合法(很多人不知道),但是即使知道了,也表示无可奈何,“难道你还去投诉啊,你不想要工作了啊”。后来某一天,某离职人员投诉并拿到了补缴的公积金,这个事情慢慢在公司传开。很多人一算,哇,原来厂里面欠了我这么多钱(10年工龄往往差出一万多),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去投诉公司,最后公司压力太大,把所有人的都补缴了。

  四、公司其他情况

  (一)管理方面

  公司管理并不算严苛,没有明文规定的罚款制度。违规会记过,降福利或奖金等级。比如机器没装好,本次的月度绩效就降低了,但这并不影响下一次。打架、抽烟、偷东西等行为要开除。主任、主管骂人情况不普遍。组长骂人也不多。在装配部门,主管很难给看不惯的职工加产量,因为加产量就涉及到集体都会加,不能针对某一个人。在检测部门,主管倾向在转货调机的时候,把速度加快一些,但也不敢太快。

  (二)贪污和盗窃

  装配部偷东西很少,不值钱。贪污情况不了解。检测部门是后端,贪污也不多。

  贪污的部门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涉及采购原材料的部门,领导能从供应商拿回款。另一种是涉及外协件的部门,领导往往在外面开个小厂,让采购部门的人买自己厂的产品。

  工人也会从厂里面偷东西,比如偷铜片。现在越来越难了,保安会不定期从出厂人员中抽查,用探测器扫。有听说工人把铁棒放在有金离子的药水里,将金置换出来带走。有工程师偷含有银离子的药水,提取银带走,提取过程其实会产生剧毒的氢氰酸,他要钱不要命,一边开着通风橱一边搞。这种事很快就会被发现,因为厂里面有密集的监控,贵金属管理的控制也很精细。

  (三)斗争

  2012年有一次大规模集体维权。在此之前福利不高,之后加了福利和底薪。工人团结意识增强。2020年疫情期间有各种各样的小斗争,前段时间补缴公积金就是。装备部的人斗争性最强,因为他们技术强,出去很好找工作,不怕被炒。检测部明显较差,因为可替代性很强,不行就炒了。

  (四)工作时间和休息

  长白班的,从8点半到7点15。两班倒的,从7点半到7点15。基本都是上六休一,节假日一般正常放假,有些部门也安排加班,但安排三倍的较少,双倍的较多。装配部门无夜班,其他生产部门多数是两班倒。

  请假方面,病假事假都好请。病假提前讲一下,事后补病假条即可。事假一般也不为难。由于工人有斗争传统,厂里面整体而言比较守法,一般不敢随意延长工作时间,不会提前开会或者延后下班。

  五、员工生活

  以一个3年工龄员工为例。该员工每月加班60个小时,其中,周一至周五的平时时间加班合计28个小时,四个周六加班合计32个小时。如此,每月能到手4500最底层员工如果五天八小时,税前工资合计3400-3700。一个5年工龄的高级装配工,五天八小时税前工资合计4300-4600。文员和高级装配工薪资相当,组长比同工龄的高级装配工略多。工程师薪资明显高于上述人员,一个两年工龄的工程师税前工资在7000左右。

  另外,公司为了节省成本:1、所有加班非的基数都是按底薪计算,而不是按真实工资计算。2、公司往往从初级装配工中提拔文员,这样有些文员干着文员的活,却拿着初级装配工的工资。

  公司不押工资,一般是每月7号发放工资。公司五险一金都缴纳。但之前的住房公积金缴纳不合法,公司是以当地最低工资为基数缴纳的。有些工人知道厂里面缴纳公积金不合法(很多人不知道),但是即使知道了,也表示无可奈何,“难道你还去投诉啊,你不想要工作了啊”。后来某一天,某离职人员投诉并拿到了补缴的公积金,这个事情慢慢在公司传开。很多人一算,哇,原来厂里面欠了我这么多钱(10年工龄往往差出一万多),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去投诉公司,最后公司压力太大,把所有人的都补缴了。

  四、公司其他情况

  (一)管理方面

  公司管理并不算严苛,没有明文的罚款制度。违规会记过,降福利或奖金等级。比如机器没装好,本次的月度绩效就降低了,但这并不影响下一次。打架、抽烟、偷东西等行为要开除。主任、主管骂人情况不普遍。组长骂人也不多。在装配部门,主管很难给看不惯的职工加产量,因为加产量就涉及到集体都会加,不能针对某一个人。在检测部门,主管倾向在转货调机的时候,把速度加快一些,但也不敢太快。

  (二)贪污和盗窃

  装配部偷东西很少,不值钱。贪污情况不了解。检测部门是后端,贪污也不多。

  贪污的部门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涉及采购原材料的部门,领导能从供应商拿回款。另一种是涉及外协件的部门,领导往往在外面开个小厂,让采购部门的人买自己厂的产品。

  工人也会从厂里面偷东西,比如偷铜片。现在越来越难了,保安会不定期从出厂人员中抽查,用探测器扫。有听说工人把铁棒放在有金离子的药水里,将金置换出来带走。有工程师偷含有银离子的药水,提取银带走,提取过程其实会产生剧毒的氢氰酸,他要钱不要命,一边开着通风橱一边搞。这种事很快就会被发现,因为厂里面有密集的监控,贵金属管理的控制也很精细。

  (三)斗争

  2012年有一次大规模集体维权。在此之前福利不高,之后加了福利和底薪。工人团结意识增强。2020年疫情期间有各种各样的小斗争,前段时间补缴公积金就是。装备部的人斗争性最强,因为他们技术强,出去很好找工作,不怕被炒。检测部明显较差,因为可替代性很强,不行就炒了。

  (四)工作时间和休息

  长白班的,从8点半到7点15。两班倒的,从7点半到7点15。基本都是上六休一,节假日一般正常放假,有些部门也安排加班,但安排三倍的较少,双倍的较多。装配部门无夜班,其他生产部门多数是两班倒。

  请假方面,病假事假都好请。病假提前讲一下,事后补病假条即可。事假一般也不为难。由于工人有斗争传统,厂里面整体而言比较守法,一般不敢随意延长工作时间,不会提前开会或者延后下班。

  五、员工生活

  以一个3年工龄员工为例。该员工每月加班60个小时,其中,周一至周五的平时时间加班合计28个小时,四个周六加班合计32个小时。如此,每月能到手4500元左右。以下是该员工的基本花销。以下是该员工的基本花销。

  如此一来,该员工每月能攒下不到1000元。如果省吃俭用,可以攒下1500-2000元。该员工以前喜欢去按摩洗脚(一次不到200,一月1-2次)。后来闲花销大就不去了。

  该员工表示,他现在下了班就买些东西,回到房间一边吃一边看电视。周末也去同事家做饭吃(多数是单身同事,也有结婚但分居的)。他现在也喜欢去网吧上网,看视频或者打游戏。有时候也会出去周边旅游,节假日或者双休日的时候去,但是这种旅游花销较大,他并不常去。

  2018年经济下滑以来,公司取消了之前的住房补贴。今年年终奖更是离谱,最高级别比去年最低还低。以前例行5月涨薪,今年也取消了。该员工说,“其实集团整体层面,效益比去年还好。公司这样做,大家有怨气,但是疫情期间,也没啥好说的。”

  六、后记

  1、这次调研的厂,是工人眼中难得的“好厂”。底薪加福利远高于最低工资,而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一方面是由于该厂是细分行业龙头,有足够的利润涨薪,另一方面是由于2012年工人大规模的集体行动。

  2、在这个厂里面,所有人都不占有生产资料,但是不同人群与生产资料的关系明显不同。经理能够控制部门一起事务,调配人财物的使用,主任能够在实际上组织生产,具备一定的人事权和奖金分配权,甚至能以权谋私。组长能够安排工人生产,并一定程度脱离了生产,但他的工资和普工相差无几。工程师工资明显高于普工,但万把块钱在沿海也就过着社畜的生活而已。技术员和文员,都是没有脱离生产的底层劳动者。这一切,使得不同的人群在生产中处于不同的地位,获得不同的收益,因而也具有不同的意识(以后会详细论述)。

  3、从两个部门的生产过程可以看出,资本主义制度下,劳动对工人本身仅仅是一种折磨。工人一有机会就会想办法偷懒,因为他能意识到自己的利益和资本是对立的。越是技术性强的工人,越能偷懒,越是可替代性强的工人,越难于偷懒。因此,通过偷懒而进行消极斗争,只适用于一部分工人,对更多工人而言,必须采取更积极的方式才能维护自己的权益。

  4、即使这样的厂,一个工人每个月也攒不下什么钱。一年攒钱一万多点,十年也就十万,一场大病就能全部清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24 00:29:14 |显示全部楼层
资本主义制度下,劳动对工人本身仅仅是一种折磨。工人一有机会就会想办法偷懒,因为他能意识到自己的利益和资本是对立的。越是技术性强的工人,越能偷懒,越是可替代性强的工人,越难于偷懒。因此,通过偷懒而进行消极斗争,只适用于一部分工人,对更多工人而言,必须采取更积极的方式才能维护自己的权益。


这一段内容,是符合实际的,也符合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经验,也与我们主张工人阶级坚持长期躺平斗争,直至拖垮资本主义的思想相一致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24 08:59:12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3-11-24 00:29
这一段内容,是符合实际的,也符合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的经验,也与我们主张工人阶级坚持长期躺平斗争,直至 ...

这个调研挺有意思,看起来是下了功夫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24 20:38:2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乐不眠 于 2023-11-24 20:49 编辑

这还是沿海外资,工人眼中的“好厂”,说不定连最普通的岗位都要拖关系进。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3-4 02:44 , Processed in 0.040791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