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596|回复: 6

中帝论与半外围论到底有啥分歧?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8 13:49: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惟为 于 2023-1-8 16:03 编辑

一、定义层面的争论
也就是争论列宁的帝国主义,到底是啥意思。这只是表面问题,这种争论是意义不大的,除非要争抢谁才是列宁主义正统。


中帝论认为垄断是帝国主义的核心特征,其他特征都是可以由垄断所推演出来的。中帝论者眼中的世界是非帝国主义国家+帝国主义国家。
半外围论认为剥削其他国家才是帝国主义,也就是将帝国主义等价于核心国家。半外围论者眼中的世界是核心国家+半外围国家+外围国家。


双方在【核心国家一定是帝国主义国家】、【外围国家一定是非帝国主义国家】这两个命题上可能会达成一致意见。唯一有歧义的就是【半外围国家(主要就是中国了) 是否也可以是 帝国主义国家】。


二、实践层面的争论
这其实源自于定义层面的争论。
半外围论者认为帝国主义国家就是核心国家,所以是强大的,所以认为中国是帝国主义国家,那就是悲观主义。
中帝论者认为帝国主义是由垄断程度决定的,不一定就是强大的,回到中国的情况,赛里斯是腐朽没落的末世帝国。也就是认为赛里斯是帝国主义的同时,也断定其是虚弱的。
中帝论者的原文:
特色帝国主义除了垄断,还有腐朽垂死的特征。中国贪官的数量,贪腐的程度,也和特色中国的 GDP 增长成正比,和资本崛起的体量匹配,充分显示出特色资本腐朽发展速度。最能反映特色资本垂死性的一个经济指标,就是国内维稳的费用超过对外的军费。国内工农兵维权,罢工,集会,游行,上访,暴力反抗的事件数量,全世界名列前茅。特色资本惶惶不可终日,纷纷举家移民,担心“无法无天”的“共匪”再回来“杀富济贫,共产共妻”。特色资本的腐朽还表现在文化思想上层建筑领域,看看中国特色资本的中宣部,文化部领导的主流舞台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牛鬼蛇神,明星大款群魔乱舞,看看中国特色资本的教育产业,以出卖文凭为教育资本第一核心商品。“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被“五四”新文化运动和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打倒的孔孟之道,如今又被特色资本抬出来,供起来,还用中国老百姓的钱在全世界开办孔子学院,毒害世界人民。让剥削者与被剥削者和为贵,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共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特色资本醉生梦死,活过今天,不知有明天。

中帝论者反而会认为半外围论者才是保守的,因为指认赛里斯不是帝国主义,相当于说赛里斯不是坏人,所以甚至可能还要包庇赛里斯政府,也就是倒向民族主义左派。
所以在中帝论者眼中,帝国主义不等于“强大”,而等于“邪恶”;在半外围论者眼中,帝国主义等于“强大且邪恶”,但“弱小”并不等于“不邪恶”。

实践层面,双方都没有拿得出手的成绩,因为拿得出手的成绩意味着出路,所以这一层面的争论也是无意义的。并且不能从实践层面倒推,从而给赛里斯定性。即不能因为在实践层面希望赛里斯如何如何,就在理论层面判定赛里斯就是啥啥啥。不能因为希望赛里斯是(不是)帝国主义,就在理论层面判定赛里斯就是(不是)帝国主义。

三、未来层面的争论
依我观之,中帝论与半外围论的争论焦点,不在于当下,而在于赛里斯的未来。中帝论者认为赛里斯未来有可能跻身于核心国家,这就碰了核心国家的利益,所以会导致冲突;半外围论者认为赛里斯不仅现在,而且未来都没有希望跻身于核心国家之列,所以不会导致冲突。

有没有国际冲突这事也先放一边,就问赛里斯未来到底能不能跻身核心国家?

半外围论者认为因为“不平等交换”的存在,才导致世界被划分为三大阵营:核心国家、半外围、外围。而且这三大阵营之间很难向上转换,比如外围国家很难晋升为半外围国家,半外围国家很难晋升为核心国家。这一切的原因正是不平等交换的问题。

所以中帝论与半外围论争论的焦点就转移到了不平等交换的问题上。

四、不平等交换问题
首先,不平等交换有很多种,中帝论并不否认不平等交换的存在(阳和平称其为不等价交换,英语世界里也有两种不平等交换:exchange of non-equivalent 和 unequal exchange)。
这里不去讨论不平等交换与不等价交换有啥区别,这里统一使用“不平等交换”这一个术语,并且认为在这个术语下,有很多种不平等交换的机制。

那么,问题的焦点就转移到中帝论者认同哪些不平等交换机制呢?半外围论者又认同哪些不平等交换机制呢?双方是否有差别呢?双方的分歧是否源自于对不平等交换机制的理解呢?

接下来将讨论几种不平等交换机制。


(一)超额剩余价值

这个很简单了,100家生产汽车的企业,某一家 A 的技术特别牛。那么同样一台汽车,A 依靠自身技术,所花费的必要劳动时间就要短于其他 99 家所花费的必要劳动时间。但其卖价却是和其他 99 家相同。这说明其利润将高于其他 99 家汽车企业。
那么这个多出的利润从哪来的呢?就是从其他 99 家企业的剩余价值中转移过来的,所以这是超额剩余价值。


这种超额剩余价值要发生在同一个行业(比如汽车行业)的不同企业之间。主导因素是技术水平。
所以这种不平等交换不足以阻碍半外围国家晋级为核心国家,因为半外围国家可以通过“产业升级”来提升自身的科技水平。当然,产业升级困难重重,我也不认为赛里斯能够产业升级成功,但并没有理由断定其一定不能成功。赛里斯还是有一定几率在部分行业产业升级成功的,况且赛里斯科技底子也没那么弱。
赛里斯将会在成功产业升级的行业中与现今的核心国家部分行业一样,获得这个行业中的超额剩余价值。当然,这不一定会以国民福利的形式体现出来,这要看赛里斯的资本积累率,赛里斯完全有可能将超额剩余价值用于资本积累。

(二)利润率平均化导致的不平等交换

1、什么是利润率平均化?
为了避免有些人看不懂,还是要解释一下基本政经概念,即利润率平均化。
不同行业之间利润率会存在差异,资本的目的是为了增殖,所以会从利润率低的行业跑到利润率高的行业。这会导致利润率低的行业减产和利润率高的行业增加产量,而减产、增产会影响供需关系,从而导致价格变动,价格变动又会影响利润率。增产的行业价格降低,利润率下降;减产的行业价格提升,利润率上升。
久而久之,就在全社会各行各业之间形成了平均的利润率,不同行业的利润率接近相等。也就是等量资本获得等量利润。


2、资本有机构成不同导致行业间剩余价值转移

如下表所示:

国别

总资本

耗费的c

v

m

c+v+m

c+v

平均利润率

平均利润

生产价格

A

240

50

60

60

170

110

1/3

80

190

B

120

50

60

60

170

110

1/3

40

150


360

100

120

120

340

220

1/3

120

340





为了简单,一个国家就有一个行业,这样上图中的两个国家就对应两个行业,这两个行业的利润率会平均化,也就是表中的 1/3。
而A 国投入的资本是 240 单位,消耗掉的不变资本是 50单位(比如机器维修),消耗掉的可变资本是 60单位(指工人工资),剩余价值率是 100%,所以剩余价值是 60 单位。一个周期的产品的总价值是 170 单位,消耗掉的总成本是 c+v=110 单位。根据平均利润率得到的平均利润是 80 单位,所以A国产品的生产价格就是 190 单位。
同样的逻辑分析B国,产品的生产价格是 150 单位。
也就是说,两国产品中所蕴涵的劳动价值量,本应该是相等的,即 170单位(c+v+m)。但其具体出售时的生产价格却是不等的(价格围绕着生产价格波动,“波动”暂不考虑),A国卖190单位、B国卖150单位。说明A国从B国掠夺了剩余价值,剩余价值从B国转移到了A国。


那么这种不平等交换,是怎么发生的?(1)两国的两个行业间资本有机构成不同;(2)利润率平均化机制。
利润率平均化的前提条件是资本的自由流动,如果不想让B国被A国转移走剩余价值,那就要禁止资本自由流动。但这显然不现实。
当然,还有第二种方法,那就是B国提高自己的资本有机构成。A国的资本有机构成是 240:60=4:1,而B国的资本有机构成是 120:60=2:1。如果B国的资本有机构成提高到A国的水平,那么就不存在剩余价值转移的情况。如果B国的资本有机构成比A国还高,那么情况就会反过来,A国的剩余价值被转移给B国。


以上这种不平等交换,是阿基里·伊曼纽尔的广义的不平等交换。
这会导致半外围国家无法晋升为核心国家么?这要看半外围国家能否提高自身的资本有机构成,而世界体系论者正是要论证半外围国家无法提高自身资本有机构成。


3、工资差异导致行业间剩余价值转移
这一条是阿基里·伊曼纽尔的侠义的不平等交换,或者说,就是伊曼纽尔不平等交换的核心内容。
他基于一个前提假设:资本可以自由流动,但劳动力不能自由流动,劳动力会被国别所限制。中国的工人无法自由地去美国打工,美国工人无法来中国打工。但资本可以在两国间自由往来。


国别

总资本

耗费的c

v

m

c+v+m

c+v

平均利润率

平均利润

生产价格

A

240

50

100

20

170

150

1/3

80

230

B

120

50

20

100

170

70

1/3

40

110


360

100

120

120

340

220

1/3

120

340




与前一张表相似,但不同的是这次B国的资本有机构成更高,这次A国的资本有机构成是 240:100=2.4,B国的资本有机构成是 120:20=6。按照前面的道理,这次应该是B国从A国拿走剩余价值,但结果却不是这样的,因为这个表格与前面的表格还有两点不同:
(1)两国的工资不再相同,因为劳动力不能流动,A国人少,所以工资高(100单位),B国人多,所以工资低(20单位)。
(2)两国剩余价值率不同,A国劳动者生活轻松,剩余价值率只有 20:100=0.2;B国劳动者生活艰难,剩余价值率有 100:20=5。
正是这两点差别,导致蕴含同样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的产品(都是170单位),其生产价格不同。A国产品的生产价格是230单位;B国产品的生产价格是110单位。这意味着A国将从B国拿走60单位的剩余价值。


这会导致半外围国家无法晋升为核心国家么?暂且搁置,因为他这种不平等交换很诡异。他这里面工资是自变量,相当于在说,工资越高、劳动者越安逸,那么这个国家就越能从其他国家拿走剩余价值(这事反过来其实才符合逻辑)。半外围论者可以沿着这条路径继续论证半外围国家是否可以晋升为核心国家。

这种不平等交换也会得出 “核心国家工人剥削外围工人” 的结论,这和 “核心国家剥削外围国家并收买本国工人” 是不一样的。因为 “收买” 意味着可以收买你也可以不收买你,所以是否“收买”、为啥会“收买”,都需要相应理论和数据的支持。但伊曼纽尔的狭义不平等交换理论则表明了 “工人剥削工人” 的结论,这种结论会导向民族国家主义。


民族国家主义传染很快,一方面是意识形态质询的结果,另一方面,“支持国家并不代表我会上战场,但本国工人剥削其他国家工人,那我一定受益”,所以无产阶级的国际联合会被破坏掉 —— 帝国主义国家中的无产阶级会反对被压迫国家无产阶级的解放或者社会主义革命运动(比如美国工人应该反对印共毛),冉冉升起帝国的无产阶级应该支持本国的资产阶级当局去发动侵略战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8 13:50: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惟为 于 2023-1-10 00:25 编辑



(三)垄断导致不平等交换



自由竞争引起生产集中,生产高度集中引起垄断,垄断会有垄断利润,垄断利润就是从非垄断企业中转移过来的剩余价值。也就是谁不垄断谁吃亏。垄断利润=垄断高价-垄断低价。


如果半外围论者所说的不平等交换是指垄断利润,那么半外围论者与中帝论者的观点实际上是相同的,因为中帝论者也承认垄断利润的存在。


(四)地租导致不平等交换



这里的地租指两种:第一种是农业上的地租,第二种是指将知识产权视为地租。
农业上,农业工人被农业资本家剥削,农业资本家需要向地主缴纳地租;
对于知识产权,知识产权所有者(集体)被视为地主,使用支持产权的企业与由农业资本家和农业工人构成的企业相类比。


知识产权导致的地租,还是归结到一个国家的技术水平问题上。技术水平会导致半外围国家无法晋升为核心国家么?恐怕不是,如果半外围论者认为核心科技是半外围国家与核心国家的结构性区别,那么就需要论证半外围国家无论如何都无法达到核心国家的技术水平,并且这个原因必须与世界体系有关。比如如果因为半外围国家腐败导致技术无法升级,那么这个原因与世界体系没有关系,并不是因为世界体系导致半外围国家必然腐败(如果你认为是,那就还需要论证这一点)。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8 13:51:28 |显示全部楼层
再占楼,后续继续写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8 15:23: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980135117 于 2023-1-8 15:28 编辑

我视角里面,我觉得最大的区别是中帝论者是不会承认发达国家工人也从不平等交换获利的。他们一定会硬扯这是因为他们生活成本高,教育成本高什么什么的。
顺便提一下,“劳动力的价值”目前来说是个很有毒的概念。正确的说法应该是,由于劳资之间的阶级斗争,劳动力获取的收入的比例始终是大约GDP总量的百分之40到60,和生活成本等几乎无关。

点评

远航一号  答杨坚,虽有疑似,但两人文风相差甚大  发表于 2023-1-8 23:28:37
杨坚  有没有可能豆奶哥也是马列托的马甲,感觉他胡搅蛮缠的本事跟马列托有点像  发表于 2023-1-8 17:00:35
张惟为  劳动力价值是资本论中的概念。 因为工人剥削工人的结论会推导出民族国家主义立场。  发表于 2023-1-8 15:33:34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8 23:27:36 |显示全部楼层
980135117 发表于 2023-1-8 15:23
我视角里面,我觉得最大的区别是中帝论者是不会承认发达国家工人也从不平等交换获利的。他们一定会硬扯这是 ...

同意你的看法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8 23:32:54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8 23:44:08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这种不平等交换也会得出 “核心国家工人剥削外围工人” 的结论,这和 “核心国家剥削外围国家并收买本国工人” 是不一样的。”

我们说过,我们明确反对核心国家工人剥削外围国家工人的说法。因为剥削不仅意味着占有一部分剩余价值,还意味着参与攫取剩余劳动。

直接剥削外围工人的当然是外围国家资产阶级和在外围国家投资的跨国资本,由此获得的剩余价值的一部分通过不平等交换让渡给核心国家,其中一部分又通过核心国家内部的阶级斗争分享给核心国家工人阶级。

这种分享也不是核心国家资产阶级想给就给,不想给就不给,而是为了缓和阶级矛盾不得不给(同时又有条件给)。

至于无产阶级国际联合被破坏,也不是主观上空喊国际主义就能克服,如果不通过外围、半外围国家革命消灭不平等交换的物质基础,西方无产阶级就是不会革命。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4-23 15:16 , Processed in 0.054754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