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全球气候变化,1880-2023-2100年

2024-7-1 02:22|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7328| 评论: 2|原作者: 红色能源观察

摘要: 未来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取得胜利以后,在新的社会主义建设中需要尽快地在公有制计划经济条件下向经济零增长或负增长过渡,并且力争在满足全体劳动群众基本需要的同时来实现中国以及世界的生态可持续性。

2023年度红色能源观察(七)

全球气候变化,1880-2023-2100

 

自人类进入资本主义时代以来,由于资本主义经济大量使用化石燃料,排放二氧化碳、甲烷、一氧化氮等温室气体,使得地球表面的能量平衡发生变化,从而导致全球表面温度明显上升。2023年,全球表面平均温度比1880-1920年的平均温度高1.44摄氏度。这里,以1880-1920年的平均温度来代表工业化以前年代的平均温度。在2014-2023年的十年期间,全球表面平均温度比1880-1920年的平均温度高1.21摄氏度。

 

图一 二氧化碳排放和全球表面平均温度(1880-2023年)

 

图一说明了1880-2023年期间全球表面平均温度的变化与世界累计二氧化碳排放之间的关系。全球表面平均温度用相对于1880-1920年平均温度的偏离来代表,并取十年滞后移动平均值。世界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指的是自工业革命以来截止到某一年的全世界由于化石燃料燃烧而引起的全部二氧化碳排放。至2023年,世界累计排放二氧化碳1.72万亿吨。如图,全球表面平均温度偏离与世界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高度线性相关。用全球表面平均温度偏离对世界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做线性回归得到的结果是:全球表面平均温度偏离 = -0.014 + 0.691 * 世界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单位:万亿吨);回归R平方值:0.96。就是说,世界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每增加一万亿吨,全球表面平均温度倾向于增加0.69摄氏度。

图二说明了1960-2100年期间全世界因化石燃料燃烧而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及其各个组成部分在历史上及其在未来预期变化的情况。


 

图二 世界二氧化碳排放(1960-2100年)

 

图二中的深灰色部分、浅灰色部分和黑色部分分别代表因为石油消费、天然气消费和煤炭消费引起的二氧化碳排放。如果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在未来“正常”发展,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生产得以大致正常进行,除了资源逐步枯竭和开采成本上升以外不受其它因素的限制,那么,预期世界二氧化碳排放量将于2036年达到峰值(峰值排放量约为377亿吨)。至2100年,世界二氧化碳排放量将下降至96亿吨。

2024-2100年期间,世界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再增加2.02万亿吨;至2100年,世界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将达到3.74万亿吨。这样,到本世纪末,全球表面平均温度将比工业化以前时代上升2.57摄氏度。

图三说明了自1880年以来全球表面平均温度(用相对于1880-1920年平均温度的偏离来代表)在历史上及其在未来预期变化的情况。图中,全球表面平均温度偏离取十年滞后移动平均值,以消除太阳黑子周期以及厄尔尼诺等现象所造成的短期气候波动。

 

图三 全球表面平均温度(1880-2100年)

 

按照现有趋势,全球表面平均温度相对于1880-1920年的偏离将于2057年超过两摄氏度。此后,全球变缓速度将有所放缓。但是,至本世纪末,全球表面平均温度仍将按照每十年增加0.077摄氏度的速度上升。

如果全球变暖超过两摄氏度,将在数十年至一两个世纪的时间范围内引起西南极洲冰盖融化,进而导致全球海平面上升5-10米,淹没世界上数量众多的沿海城市。全球变暖超过两摄氏度以后,还会通过南北两极附近的冰盖和海冰的融化以及世界各地的植被变化,引起陆地和海洋地质和生态系统的一系列气候反馈,导致更大幅度的全球变暖。比如,北冰洋海冰融化后,将不再反射太阳光而是吸收太阳光带来的热能;北极地区的冻土带融化后,会释放大量的甲烷等温室气体;大洋中的浮游生物可能大量死亡,导致海洋食物链崩溃。

如果全球变暖超过三摄氏度,亚马逊热带雨林将崩溃,整个亚热带地区将沙漠化,几十亿人口可能成为环境难民。到那时,人类将完全失去对全球变暖过程的控制,即使不再有新的温室气体排放,全球变暖也将最终超过六摄氏度。

人在生理上可以承受的自然湿球温度(湿度为100%条件下的温度)极限大约是35摄氏度。超过这个极限,人体将无法有效向周边散热,新陈代谢过程将很快崩溃。现在,科学家们一般用湿球黑球温度(用湿球温度和实际感受温度的加权平均值来计算)来评估高温条件下人体所能承受的热强度。根据目前通行的国际标准,对于身体健康、适应当地气候的个人来说,为了维持正常的身体内部温度而可以忍受的湿球黑球温度的上限是33摄氏度;对于室外劳动的工人、老人、不适合当地气候的个人来说,可以忍受的湿球黑球温度上限要显著低于33摄氏度。

据研究,如果全球变暖超过两摄氏度,目前生活着大约8亿人口(占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的地区,将每年经历至少一次湿球黑球温度超过33摄氏度的极端热浪天气;如果全球变暖超过4.5摄氏度,目前生活着大约26亿人口(占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的地区,将每年经历至少一次湿球黑球温度超过33摄氏度的极端热浪天气;如果全球变暖超过六摄氏度,世界上的绝大多数地区将不再适合人类生存。

可见,气候变化是目前人类在生态环境领域所面临的最大危机。在经历了几百年的全球资本主义积累以后,全世界的生态系统正面临崩溃,人类文明在过去几千年赖以存续的物质基础可能在未来的一两百年内蒙受灭顶之灾。仅从自然科学的角度来说,要避免全球生态系统崩溃并维持人类的繁衍、文明的传承,必须在本世纪末以前将全球变暖的幅度限制在两摄氏度以下。

 

按照过去十年平均的全球表面温度计算,目前的全球表面温度比工业化以前时代已经高出了1.21摄氏度。所以,要在本世纪末以前将全球变暖的幅度限制在两摄氏度以内,从现在起到2100年之间的全球变暖不能超过0.79摄氏度。按照人类进入工业化时代以来的历史趋势,世界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每增加一万亿吨,全球表面平均温度倾向于增加0.69摄氏度。所以要将未来77年的全球变暖限制在0.79摄氏度以内,在2024年至2100年之间的世界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不能超过11400亿吨。

11400亿吨累计二氧化碳排放量就是从现在起到本世纪末的全世界碳排放总预算。如果现在有一个世界社会主义政府,在全球范围内实行公有制计划经济,那么就可以按照这个碳排放总预算,从现在开始有计划、有步骤地减少全球范围的二氧化碳排放,并完成至本世纪末将全球变暖限制在两摄氏度以内的目标。

但是,我们生活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既没有公有制计划经济,也没有世界政府。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是由彼此相互竞争的大大小小的民族国家组成的。所以,全世界的碳排放总预算必须分配给各个大大小小的民族国家。理论上,可以设想两种可能的分配方案。一是“惯性方案”,即各国在未来的碳排放预算占全世界总预算的比例等于这些国家现有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占全世界总排放量的比例。二是“公平方案”,即各国在未来的碳排放预算占全世界总预算的比例等于这些国家现有的人口占全世界总人口的比例。大致来说,惯性方案对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核心国家以及二氧化碳排放量较大的半外围国家比较有利,而公平方案则对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外围国家相对有利。其它各种可以设想的、在政治上有可能被大多数国家接受的碳排放预算分配方案无非是上述两种方案的某种折衷。

2023年,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112亿吨,占全世界总排放量的32%;中国人口占全世界总人口的17.8%。所以,按照公平方案,中国在未来可以累计排放二氧化碳约2040亿吨。如果要满足公平方案的约束,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应当在2024年开始下降,并且从现在起至2100年每年下降5.1%(至2050年比现在下降76%,至2100年比现在下降98%)。

在过去十年中(2014-2023年),中国经济年平均增长6.0%,二氧化碳排放量年平均增长2.0%,这意味着中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的碳排放强度年平均下降3.8%。如果中国在未来保持过去十年的碳排放强度下降速度,那么,要满足公平方案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轨迹,中国经济在未来应当每年下降1.4%

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国家包括了北美、西欧、日本、澳大利亚等世界上绝大多数的高收入资本主义国家,简称“经合组织国家”或“OECD国家”,俗称“发达国家俱乐部”。经合组织国家可以大致上代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核心国家和一些高收入半外围国家。

2023年,经合组织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为111亿吨,占全世界总排放量的32%;经合组织国家人口占全世界总人口的17.3%。所以,按照公平方案,经合组织国家在未来可以累计排放二氧化碳约1980亿吨。如果要满足公平方案的约束,经合组织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应当在2024年开始下降,并且从现在起至2100年每年下降5.2%(至2050年比现在下降76%,至2100年比现在下降98%)。

在过去十年中(2014-2023年),经合组织国家经济年平均增长1.9%,二氧化碳排放量年平均下降1.4%,这意味着经合组织国家实际国内生产总值的碳排放强度年平均下降3.2%。如果经合组织国家在未来保持过去十年的碳排放强度下降速度,那么,要满足公平方案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轨迹,经合组织国家的经济在未来应当每年下降2.1%

“世界其他国家”包括除中国和经合组织国家以外的世界所有其他国家和地区。2023年,世界其他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达到128亿吨,占全世界总排放量的36%;世界其他国家的总人口占全世界总人口的64.9%。所以,按照惯性方案,世界其他国家在未来可以累计排放二氧化碳约4170亿吨。如果要满足惯性方案的约束,世界其他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应当在2024年开始下降,并且从现在起至2100年每年下降2.6%(至2050年比现在下降51%,至2100年比现在下降87%)。

在过去十年中(2014-2023年),世界其他国家经济年平均增长3.1%,二氧化碳排放量年平均增长1.8%,这意味着世界其他国家实际国内生产总值的碳排放强度年平均下降1.2%。如果世界其他国家在未来保持过去十年的碳排放强度下降速度,那么,要满足惯性方案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轨迹,世界其他国家的经济在未来应当每年下降1.4%

另一方面,按照公平方案,世界其他国家在未来可以累计排放二氧化碳约7420亿吨。世界其他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可以在2032年以前继续增长,以后再逐步下降。至2100年,世界其他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应比现在下降67%

图四说明了中国、经合组织国家、世界其他国家自2000年以来二氧化碳排放量在历史上变化的情况以及未来按照公平方案的要求分别应当实现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逐年下降的情况。

 

图四 二氧化碳排放量(历史实际值和公平方案,2000-2100年)

 

综上所述,在惯性方案下,世界其他国家(约占世界总人口的三分之二)的经济必须负增长。一般来说,资本主义国家无法长期在经济负增长的条件下维持经济和政治稳定。不仅如此,南亚、中东、非洲、拉丁美洲等许多国家的人口目前仍然在快速增长。在这样的条件下,长期经济负增长将引起这些地区社会秩序的崩溃,进而颠覆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体系。

在公平方案下,世界其他国家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可以在未来数年继续增长。然而,经合组织国家和中国都必须接受长期经济负增长。这就会导致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核心地区陷入经济和政治动荡,同样会颠覆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国资产阶级也无法实现其所谓“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领导“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迷梦。           

            以上分析表明,如果要采取必要措施以避免到本世纪末以前全球变暖超过两摄氏度,那么,无论是中国资本主义还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都无法保持基本的经济和政治稳定。另一方面,如果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继续存在下去,则将威胁到整个人类文明赖以存续的物质基础。

            上述分析还说明,未来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取得胜利以后,在新的社会主义建设中需要尽快地在公有制计划经济条件下向经济零增长或负增长过渡,并且力争在满足全体劳动群众基本需要的同时来实现中国以及世界的生态可持续性。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乐不眠 2024-7-4 22:01
中国已经连续两年人口自然增长率为负,而碳排放量依然是增长的,足见其经济发展的粗犷野蛮,去年人口自然增长率负1.48,但碳排放量依然增加了接近百分之一。
引用 任重道远 2024-7-4 09:19
有效的对世界经济整体进行把控需要中国革命乃至全球革命的成功。可能要在本世纪后半叶才能看见这个结果,不知道那是是否还来得及即时进行把控。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如果资本主义经济体增长陷入降速甚至停滞,是否会导致二氧化碳排放降低?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7-16 14:14 , Processed in 0.01131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