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中国整体的潜力有多大,尽头在哪里?

2024-6-3 18:24| 发布者: HAD| 查看: 2842| 评论: 1|原作者: 春过雪消|来自: 知乎

摘要: 中国整体的潜力无限大。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61888145/answer/1654573449?utm_psn=1781005520766902272
中国整体的潜力无限大。

目录:

零、摘要

一、这个世界是极不公平的

二、雁阵理论

三、经济全球化中的霸权

四、历史的终结?

五、这个世界是冷酷无情的

六、工业化

七、回头再看

八、“完美”现代资本主义体系?

九、为什么没有挑战者?

十、幸而,这个世界有中国

十一、内卷

十二、必然

十三、形势正在发生变化

十四、雄关漫道真如铁

十五、论持久战

十六、破局

十七、而今迈步从头越

十八、未来

十九、补充

零、摘要:

世界基尼系数和财富集中度如此之大,却仍然“稳定”而未发生世界大战,原因就是"雁阵"——隔离了资本家和工人、把阶级矛盾转化为国际矛盾,以更隐蔽、更安全、更高效方式共同压榨世界的“完美”现代资本主义体系。

但雁阵核心圈之外是人类的90%。

当年日本(也是今天中国)的经济体量和总体水平就是在“雁阵”体系下,非头雁国家所能达到的上限。

中国只有更好地工业化,更快实现科技升级产业升级①,突破雁阵的科技封印,才有可能避免“内卷”,跨过“中等收入陷阱”。

“速胜论”和“亡国论”都是错误的。

摧毁“雁阵”这一人类发展的桎梏,是我们实现伟大复兴的唯一途径,也是最大潜力之所在。

一、这个世界是极不公平的

瑞士信贷①(Credit Suisse)发布的《全球财富报告》显示,在2000年时,1%的人拥有世界上49.6%的财富,而到2009年时,受金融危机冲击,这1%的人拥有的财富降到

45.5%。2016年这些顶级富豪拥有的财富又反增到50.8%。而据瑞信的另一个报告:印度的成人全部财富中位数是608美元。非洲成人平均财富值是411美元。与之对比最富有1%阶层的门坎是拥有77万美元的财富净

值。全球最富有的前5%和前10%的人所拥有的财富比例都显示出相同的趋势:现在全球前10%的人掌握了全球89.1%的财富。全球最富有的62个人所拥有的财富,相当于全球最贫穷的50%人口财富的总和。而在2010年,与全球最贫穷50%人群的财富相等,还需要388位最有钱的富翁。

尽管瑞士信贷的报告已经让人感到害怕了,但下面的报告更令人绝望。

2018年初,国际发展及救援非政府组织乐施会(Oxfam) 发布了一份名为《奖励工作,而非财富》的报告。报告中称,在2017年全球新创造的财富中,82%流入仅占人口1%的超级富豪口袋;而全球较为贫困的50%人口,在去年一年中,财富完全没有任何增加。此外,报告还称,2006年到2015年十年间,亿万富豪的个人财富平均一年增长13%,而普通工人的个人财富平均一年增长2%,仅为亿万富翁的六分之一不到。乐施会通过鲜明的例子说明"工人无论如何也追赶不上富人":老板每年股息16亿美元,女工仅赚900块。

受英国前工党内阁部长Liam Byrne委托,英国独立调查服务机构下议院图书馆

(House of Commons Library)完成的调查报告显示,自2008年以来,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的财富以平均每年6%的速度增长,而剩余99%人口的财富的年均增长速度只有3%。如果这一趋势继续发展下去,那么到2030年,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将从目前140万亿美元的财富增加到305万亿美元(约合216.5万亿英镑)的财富,这1%的人口将掌控全球64%的财富。此外,Opinium公司。也做了一项新的民意调查。调查显示,民众认

为,重要问题在于富人施加的影响。 当被问及谁将在2030年拥有最大权力时, 34%的民众认为是超级富豪,28%的民众选择了国家政府。41%的受访者担心财富不平等会导致腐败程度上升,还有43%的受访者认为,超级富豪对政府政策享有不公平的影响。

牛津大学教授Danny Dorling“指出, ”收入不平等的最后一个高峰出现在1913年(1914年即发生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如今,我们再次接近这个峰值。”

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Economic Research) 2019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1929年,也就是华尔街崩盘引发大萧条之前,美国最富有的0.1%的人拥有近25%的财富。研究结果显示,这一比例在上世纪30年代初大幅下降,在70年代末降至10%以下。然而自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这一比例一直在反弹,目前接近20%。

与此同时,这些数字可能存在不准确性。

例如,有关超级富豪的财富的信息是很难获得的,瑞士信贷就此称,这意味着有关10%和1%人群的财富估计“可能偏低”。

所以曾经问过这个问题:如果把世界视为一体,那么这个经济体的基尼系数有多大?

感谢@li zeng 的回答:@如果把世界视为一体,那么这个经济体的基尼系数有多大?

揭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 2015年世界基尼系数是71.4%!

(注:原文为省略%的百分数,为照顾某些特殊人群补上了%,后同)

而且,据瑞士信贷所称的有关10%和1%人群的财富估计“可能偏低”,意味着这个惊人的世界基尼系数仍可能是被低估的。

作为参考,美国基尼系数41.1% (2013)、欧盟30.6% (2012),而基尼系数世界最高的莱索托王国,世界银行口径为54.2%,CIA°口径为63.2%。

中国近十年基尼系数官方数据是40~50%,而CLDS、CFPS°和CHFS的调查数据是50~60%(据分析,有没有调查到富人,是统计局基尼系数和其他微观调查数据基尼系数产生差异的主要原因。)。但是,“一直濒临崩溃"的中国如果具体看最富有人收入情况,在CLDS、 CFPS和CHFS的数据中,前1%人群收入水平是平均收入的15~16倍;前0.1%的收入水平是平均收入的50~70倍。与“全球新创造的财富中, 82%流入仅占人口1%的超级富豪口袋"相距甚远。②中国的基尼系数是多少?

另一方面,“国际上通常把40%作为贫富差距的警戒线,大于这一数值容易造成社会动荡"我早有所闻。虽然作为一个经济指标,如果不是在经济结构和经济层次相似相近的地区之内或之间比较,基尼系数高低并没多少意义;但在财富集中度已出现极高数值的同时,基尼系数也出现极高数值,肯定是社会不稳定的预兆。

但是,现今世界的基尼系数和财富集中度两者皆如此之高,为什么没有出现世界性的社会大动荡?为什么没有发生世界大战?

仔细一想....Liam Byrne和Danny Dorling真是杞人忧天啊!



二、

雁阵理论

在上世纪80、90年代的东亚曾有个广被认同的理论:雁阵理论。即认为东亚经济发展及产业结构变迁,是以日本为头雁,其次为亚洲四小龙(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再后是亚洲四小虎”(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和中国大陆。日本先发展某一产业,当产业成熟、生产要素也产生变化时,该产业在日本的竞争力转弱。接着亚洲四小龙自日本转移技术开始发展该产业。同时,日本产业结构升级到新层次。同样,当亚洲四小龙在该产业发展成熟后,又转移该产业到相对更落后的国家并再度追随日本产业升级。亚洲的产业结构升级呈现出先后有序、递次升级的发展。

但是,这个美丽的理论隐藏着两个东西:

1、头雁对尾雁”永远有不可逾越的科技和产业优势。

2、头雁可以把产业链中科技含量最高、利润最高那部分留在本国,把最苦最累污染大利润低的那部分分给尾雁们,谁能生产什么,谁有多高的生产和生活水平,全由头雁决定。

但是,日本只是自认为是“东亚头雁”,而美国才是真正的“世界头雁”。

所以,当日本自认为把东亚尾雁们的经济生态位安排妥当,踌躇满志地想登上为自己准备的经济生态位——以半导体产业为核心的高端制造业时,被一棒子敲晕了,醒来转头一看,美国已坐了上去.

而且韩国的经济生态位也已快追上来了。

现代资本主义体系实质上也是“雁阵”。美国以其强大的科技、军事、金融实力成为真正的世界头雁,然后是G7等发达国家盟友(日、德、英、法、意、加、西、澳等),再后是临时和外围盟友性质的地区大国、要点国家(印度、巴西、沙特、埃及等)。这就是新的“三个世界”:第一世界:美国;第二世界:G7等发达国家盟友;第三世界:其它国家。前两个世界构成了雁阵核心圈。

和“东亚雁阵”一样,美国资本家也把大部分工业品,如:生产中人工成本太高的衣服、玩具、鞋帽等;生产中污染太大的化工、粗钢、电解铝等;需要庞大的产业链和巨量生产线工人的手机、电脑、家电等;通通转移出去由全球产业链生产,国内只留下高科技、高利润、高运输成本的“三高”产业和第三产业。

向苹果学习制造美国制造体系从未外包|林雪萍—知乎の袁凤峰:向苹果学习制造美国制造体系从未外包|林雪萍

从这篇文章就可管窥美国在全球制造业产业链中的生态位:苹果产业链的制造环节——无论是零件生产、加工、模组、成品组装等,全部外包给了日、韩、中等,但美国制造体系却从来没有外包,其产品规划、设计、制程验证、运营、资源调配等仍然牢牢掌握在美国企业手中。这就保证了整个产业链中美国的控制权和收益分配权,实现了最高的利润率。

三、经济全球化中的霸权

当今的世界经济活动已超越国界,通过对外

贸易、资本流动、技术转移、提供服务、相互依存、相互联系而形成了全球范围的有机经济整体。总的来讲,经济全球化是以市场经济为基础,以先进科技和生产力为手段,以发达国家为主导,以最大利润和经济效益为目标,通过分工、贸易、投资、跨国公司和要素流动等,实现各国市场分工与协作,相互融合。

在这个过程中,“三个世界”的地位悬殊。

虽然第一世界对第二世界有时也会欺压(如劫掠法国阿尔斯通、日本半导体产业,制裁北溪2号,破坏欧洲一体化等),但头雁及其盟友,即雁阵核心圈“团结一致”地共同对世界各国享有以下霸权:

1、资本霸权。自由民主旗号掩饰下的资本对国家权力的垄断,让全世界的资本家都对这个“伪装成国家的公司”、所有抛弃祖国和民族属性的资本家的“祖国”——美国,有天然的亲和感。

2、话语霸权。在2000万人感染35万人死亡的情况下,美国却曾高居「疫情下宜居地区排名」第18位,这个话语霸权也真是无敌了..因“天然的亲和感”和冷战胜利,资本主义国家媒体和各国私营媒体(甚至部分国内媒体)很容易就形成了天然同盟。另一方面,所谓“地球村”仅是对第一世界单向透明畅通的,他们无论要到地球的哪里,需要地球的什么资源或信息,就真的象在同一个小村里一样可信手拈来;但是对第三世界却是封闭或半封闭的,能得到什么取决于西方给什么,雁阵核心圈的媒体基本就是唯一的信息来源。所以绝大多数人在“对世界洗脑的同声大合唱”面前是毫无抵抗力,所以无数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意识形态 2024-6-4 10:00
有产和无产之间无限细分出大量中间阶级,马克思的理论是否进入了托勒密困境,需要下一个哥白尼?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16 04:21 , Processed in 0.01011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