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对中苏分裂的反思(十六)—— 历史的教训

2024-3-6 08:50|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7327| 评论: 37|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中国共产党人在1963年曾经畅想的亚非拉人民反帝斗争的“世界革命风暴”,现在正由亚、非、拉、俄广大地区的人民团结起来的反帝斗争实现着。这种反帝斗争,将要从根本上摧毁已经在世界上肆虐了几百年的西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体系。

对中苏分裂的反思(十六)—— 历史的教训


远航一号


      1969年2月,毛主席请陈毅、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四人到自己的住处,召开国际形势座谈会。此后,从当年3月至10月,陈毅等四人在中南海一共开了24次会,向中共中央提供了三份国际形势分析报告。这就是所谓的“四老帅国际形势务虚会”。

      在务虚会上,所谓“四老帅”为中国彻底放弃社会主义外交路线、投靠美帝并为后来的资本主义复辟准备好外部条件提供了初步的理论根据。

      “四老帅”认为,苏联把中国当成主要敌人,它对中国安全的威胁比美国大。美国的战略重点在西方,不愿意和中国打,使苏联坐收渔利。他们据此得出结论:“中苏矛盾大于中美矛盾,美苏矛盾大于中苏矛盾”,主张中国在战略上打“美国牌”,实行“东联孙吴(美国),北拒曹魏(苏联)”的国际战略方针。陈毅还提出,中、美间应进行高级会谈,中方可以不提先决条件。

      毛主席请“四老帅”分析国际形势,这是中国在与苏联彻底破裂后即将对外交方针做又一次重大调整的先兆。就在当年四月份召开的中共九大上,林彪所作的政治报告在强调反对“苏修”的同时,仍然称美帝国主义为“全世界人民最凶恶的敌人”。对此,周恩来在向“四老帅”说明毛主席意图时,暗示他们,不要怕与九大“唱反调”。


      以前,我们在介绍斯大林问题时,曾经指出,斯大林既是苏联人民和世界革命的领袖,也是苏联官僚特权集团的总代表。同样地,毛主席既是中国人民和中国革命的领袖,也是中国的官僚特权集团的总代表。随着中国革命由胜利走向失败,在毛主席个人的政治角色中,作为人民领袖和革命领袖的成分越来越少,作为官僚集团总代表的成分越来越多。

      在其他文章中,我们曾经分析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在阶级力量对比对继续革命派极其不利的情况下勉强发动的。整个的党政系统的官僚特权集团以及城市小资产阶级的大多数反对文革;劳动农民在政治上根本没有发动起来;工人阶级处于分裂状态。继续革命派在社会上的群众基础仅限于城市非熟练工人(临时工、学徒工)。此外,大批“地富反坏右”子女出于政治投机的目的混入了造反派;这些人,在文革失败后往往摇身一变成为鼓吹资本主义复辟的自由派旗手(王希哲在一次采访中曾经提到,“文革要整‘走资派’,受了共产党革命利益真诚要‘跟毛主席干革命’的工农群众及其子女,和对共产党的革命和干部心怀仇恨要乘机‘打着红旗反红旗’报复的民众,混杂起来组成造反派”)。

      在如此力量对比劣势的情况下,毛主席为了发动文革时增大胜算,力图与以林彪为首的军队官僚集团达成妥协:毛以林为接班人,林助毛打倒刘。结果,刘少奇是打倒了,但军队官僚集团与党政官僚集团是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当1967年上半年造反派群众试图在各省市夺权时,地方的军队官僚支持、偏袒地方的党政官僚。武汉“七二〇事件”爆发,标志着继续革命派已经遭遇了无法克服的阻力,总退却已经无法避免。到1967年底,毛主席被迫抛弃王力、关锋、戚本禹,文革实际上已经失败。

      到了这个地步,毛主席已经没有了和官僚特权集团彻底决裂的本钱。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尽可能在军队官僚集团、党政官僚集团之间周旋,为继续革命派将来卷土重来争取一点机会。

      1970年4月,毛主席与林彪在苏州会谈。据林彪秘书回忆,毛主席问林彪:“周总理年龄大了,对总理的接班人有什么考虑?”林彪没有说话。毛主席再问:“我年纪大了,你身体也不好,你准备把班交给谁?” 林彪还是没有说话。毛主席又问:“你看小张(张春桥)怎么样?”林彪说:“还是要用跟您一起上井冈山的红小鬼。”在另一个版本的回忆中,林彪的回答是:“还是要靠黄、吴、李、邱这些从小就跟着主席干革命的人,要防止小资产阶级掌权。”(黄、吴、李、邱指黄永胜、吴法宪、邱会作、李作鹏;“要防止小资产阶级掌权”,就是要防止笔杆子、知识分子掌权)

      在这次会谈中,毛主席实际上向林彪提议,未来把权力再交给继续革命派。林彪委婉拒绝了。

      据资产阶级历史评论家分析,这次会谈是毛、林破裂的开始。据说,这次会谈后,林彪已经明确知道,林、毛决裂不可避免,林彪与叶群(林彪夫人)相顾而泣

      此后,毛、林关系一步步恶化,终于发展为1971年的“九一三事件”。九一三事件对毛主席的打击很大。林彪和追随他的军队官僚系统垮了以后,党政官僚集团完全占优势。周恩来已经病重。邓小平既是党政官僚集团中“众望所归”的人物,又是军队系统里面除毛主席以及已经不管事的朱德以外资历最深的人物。原有的军队、党政官僚集团相互平衡、相互制约的格局完全被打破。从此以后,无论毛主席主观上愿意不愿意,他的内外政策必须主要反映官僚特权集团的利益。


      在国际上,当时最符合中国人民与世界人民长远利益的政策,就是放弃对苏联的敌对立场,与苏联联合起来,打倒以美帝为首的帝国主义阵营,争取世界革命的胜利(关于这个前景,后面再分析)。但是,且不说当时的中共领导集团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意愿,即使有这样的意愿,由于这时已经将苏联定性为“社会帝国主义”和“社会法西斯主义”,没有留下任何回头的余地,骤然改变方针,对内对外都无法解释。

      第二种国际战略方针就是继续执行九大制定的国际路线,既反美帝,也反“苏修”,既对苏联保持敌对立场,也不与美帝在国际问题上合作。如果以林彪为首的军队官僚集团继续掌权,那么,哪怕是为了加强军队对整个社会的控制,林彪集团也很可能保持整个社会的备战姿态。如果是这样,中国未来可能发展为类似朝鲜的“先军政治”的体制,在国际上还不失为一支反帝力量。另一方面,如果实行这种战略,中国同时面临美国、苏联两个国际敌人,且军费负担沉重,国内经济会比较困难,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水平可能长期得不到改善。

     中国后来实际上实行的是放弃世界革命、联美反苏的一条反动外交路线。这条外交路线既符合官僚特权集团的短期利益:不必再提心吊胆准备世界大战,而是可以专心于“经济建设”(资本积累),并在改善与西方关系过程中首先改善自己的生活;也符合官僚特权集团的长远利益:为后来的资本主义复辟准备好外部条件。


      1972年2月,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在尼克松访华结束时中、美双方发表的联合公报中有这样一段话:“双方声明:... 任何一方都不应该在亚洲-太平洋地区谋求霸权,每一方都反对任何其他国家或国家集团建立这种霸权的努力”。这句话的实际意思就是,中、美双方都反对苏联或苏联倡导的国家集团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取得主导地位。

      1973年8月,中共十大在北京召开。在周恩来所作的十大政治报告中,不再称美帝国主义为“全世界人民最凶恶的敌人”,淡化了反帝的内容,而是强调“第三世界”人民的主要任务,是“反对超级大国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

      中共虽然在口头上高喊反对“美苏两霸”,但是在私下,中共领导人多次向西方领导人表示,此时中共只是在口头上反对美帝,中共在国际上真正反对的对象只有一个—— 苏联。

      1973年2月17日,毛主席在北京会见基辛格。基辛格说:“我们可能有时不得不运用不同的方法,但目标相同。”毛主席表示:“只要目标相同,我们也不损害你们,你们也不损害我们,共同对付一个王八蛋!实际上是这样。有时候我们也要批你们一回,你们也要批我们一回。...有时我们也要讲点,不讲不行呢。”就是说,到了七十年代,中、美双方在宣传上相互攻击仅仅是为了欺骗本国人民和世界人民,不再代表各自统治集团的真实意图,用毛主席、周恩来1972年2月会见尼克松时的话说,“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倒帝、修、反”一类的话都属于放“空炮”

      毛主席主张支持法国的右派蓬皮杜政府继续执政,反对由法国社会党和共产党组成的左翼联盟,因为当时后者主张对苏联友好、反对扩充欧洲军备。毛主席还说:“要搞一条横线,就是纬度,美国、日本、中国、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欧洲。”也就是提议要建立一条横跨北半球的对苏联的包围圈。对此,基辛格表示:“我们的观念十分相似。”

      1974年1月,毛主席会见日本外相大平正芳,在与基辛格会谈时提到的“一条横线”的基础上又加上了“一条线”周边的“一大片”,主张“一条线”和“一大片”联合起来,共同反对苏联

      1974年10月,邓小平在联合国大会第6届特别会议上发言,阐述中国的外交方针,声称“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超级大国尤其恶劣”。资产阶级历史评论家在分析邓小平的发言时认为,“在国际论坛上公开表明了毛泽东通过划分三个世界... 联合世界上一切可以联合的政治力量,建立起包括美国在内的最广泛的首要是反对苏联霸权主义的国际反霸统一战线的主旨... 这就将苏联最大限度地孤立了起来。此时仍将美苏两霸并提,实质已只是一种形式上、宣传上的需要,美帝国主义在其中仅起陪衬作用。”

      可以说,自1972年起,中国已经在事实上放弃了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外交路线,不仅不再以世界革命作为国际斗争的最高任务,事实上也停止了反对一切帝国主义的斗争,而是与美、欧、日帝国主义勾结起来,一门心思地反对和孤立社会主义苏联,客观上充当了国际反革命的伙伴。


    上世纪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曾经是世界人民革命斗争风起云涌的时代。自1968年起,欧洲各国的工人运动进入高潮,法国一度出现革命形势。1969年,智利开始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尝试;后来虽然失败,但是在南美洲扩大了马克思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影响。

      1974年,葡萄牙爆发革命,葡萄牙殖民体系瓦解。1975年,越南人民抗美救国斗争取得彻底胜利,越南、老挝、柬埔寨三国完全解放。

      到了七十年代后半期,非洲和亚洲出现了一批由马克思列宁主义政党领导的人民民主国家,包括:阿富汗、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即南也门)、埃塞俄比亚、索马里、莫桑比克、贝宁、刚果人民共和国(现为刚果共和国或刚果(布))、安哥拉。此外,当时在亚洲、非洲、拉丁美洲,还有十几个自称走社会主义道路、实际上实行某种形式国家资本主义的国家。这些国家中的绝大多数与苏联友好并从苏联获得大量经济和军事援助。

      七十年代,美帝国主义焦头烂额,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则普遍陷入了难以克服的停滞膨胀危机。1971年,在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货币之间维持固定汇率、战后实行了26年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从1971年至1980年,美元按黄金计价贬值了约20倍。

      1973年的石油危机给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以沉重打击。1973年底,为了节约能源,英国政府被迫宣布实行“每周三天工作制”。1974年初,英国煤矿工人大罢工,导致英国保守党政府垮台。1978年,英国各行各业工人相继罢工,英国经济几乎完全瘫痪。当时,一些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甚至对部分工业企业实行国有化,企图用这种办法来渡过危机。在工人阶级斗争与经济危机的共同打击下,七十年代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已经陷入了风雨飘摇之中。

      如果中国和苏联两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在六十年代后能够始终团结一致,相互合作,相互帮助,那么,整个社会主义阵营到了七十年代就会强大得多。如果中国和苏联共同支援广大亚非拉地区的民族解放运动,而不是相互拆台,到了七十年代,就可以与一大批正在向社会主义过渡或向往社会主义的亚非拉国家结成联盟,将它们拉入与社会主义国家合作的社会主义国际分工体系,大大缩小帝国主义国家可以获得的世界市场及能源、原材料来源。失去了来自广大亚非拉地区的超额剩余价值,当时已经严重动摇的整个帝国主义阵营就很有可能崩溃。

      由于中、苏两党两国由分歧发展到分裂,世界人民失去了一次彻底埋葬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伟大历史机遇。这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一次惨痛的教训。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世界人民生活在新自由主义和反革命复辟的黑暗年代;国际资产阶级向劳动人民疯狂进攻,反攻倒算,将侵略战火从巴尔干、高加索一直烧到中东和北非,使得亿万劳动人民跌入贫困和死亡的深渊。


      令人欣慰的是,经过残酷现实的教育,也经过长时间的积蓄和准备,世界反帝斗争的新高潮已经开始了。今天,以俄罗斯为首的世界外围和半外围地区的反帝阵营已经在斗争中取得了伟大的胜利,美帝国主义以及整个西方帝国主义阵营彻底土崩瓦解的日子已经不遥远了。

      中国共产党人在1963年曾经畅想的亚非拉人民反帝斗争的“世界革命风暴”,现在正由亚、非、拉、俄广大地区的人民团结起来的反帝斗争实现着。这种反帝斗争,将要从根本上摧毁已经在世界上肆虐了几百年的西方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体系。当这个体系被埋葬的时候,作为西方帝国主义体系附属品的中国资本主义也必然随之灭亡。

      到那时,伟大的中国无产阶级登上历史舞台的时代就到来了。



2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老王3235 2024-4-7 09:24
“毛主席既是中国人民和中国革命的领袖,也是中国的官僚特权集团的总代表。随着中国革命由胜利走向失败,在毛主席个人的政治角色中,作为人民领袖和革命领袖的成分越来越少,作为官僚集团总代表的成分越来越多。”这个论断是违背事实的。请调查一下中国底层人民对毛主席的评论。
1234qwe5 2024-3-27 23:18
本帖最后由 1234qwe5 于 2024-3-27 23:22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3-27 22:46
斯大林提出了这个设想,但实际上苏联、中国还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一部分,虽然通过发展社会主义国家间贸 ...

哦,好的,谢谢,所以即使建立了也会受到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运动规律的影响是吗,又或者说没有办法建立一个完全隔离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社会主义世界市场,只存在于理论上。
远航一号 2024-3-27 22:46
1234qwe5 发表于 2024-3-27 22:29
想到一点,如果当年没有与苏联决裂,并因此在亚非拉诞生了很多社会主义国家,斯大林的社会主义世界市场能不 ...

斯大林提出了这个设想,但实际上苏联、中国还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一部分,虽然通过发展社会主义国家间贸易,可以减少对资本主义的依赖

如果世界革命胜利,推翻了资本主义世界体系,那当然就不一样了
1234qwe5 2024-3-27 22:29
想到一点,如果当年没有与苏联决裂,并因此在亚非拉诞生了很多社会主义国家,斯大林的社会主义世界市场能不能实现?
老王3235 2024-3-10 06:17
毛主席比窦娥还冤啊
远航一号 2024-3-9 23:56
欧气西瓜 发表于 2024-3-9 23:42
16篇文章一口气粗读完成,在我看来,这系列表面上是对史料的简单查证与文本分析,甚至有些之前那个忽悠客观 ...

谢谢建议

以后一步步做吧
欧气西瓜 2024-3-9 23:42
本帖最后由 欧气西瓜 于 2024-3-9 23:44 编辑

16篇文章一口气粗读完成,在我看来,这系列表面上是对史料的简单查证与文本分析,甚至有些之前那个忽悠客观历史的“历史调研室”的影子
实际上我认为,系列真正的重点却在每篇文章结尾对今日错误思潮的联系与批判,当下左皮自由派猖獗,以毛主席的晚年历程为“理论指导”大杀四方
要想批判他们的错误思想,除了联系当下实际,就是(在理论上的)“掀了他们的祖坟”——毫不犹豫地“献祭”了为他们理论撑腰的“神像毛主席”,一针见血地指出晚年毛主席的一些失误,破除迷信

假定所谓客观中立、不偏不倚的“历史事实”本就是“历史调研室”之流的低下做法,我想倒不如花更多篇幅与精力,把上述(我所认为的)重点部分扩充一下,相当于直接跟那些左皮自由派挑明了讲:“你理论反动,批的就是你!”
远航一号 2024-3-9 01:53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4-3-9 01:53 编辑
隐秘战线 发表于 2024-3-8 18:59
嗯?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本来还以为接下来会继续“下深水区”,一直讲到苏联解体呢
七十年代到苏联解体这段 ...

我一开始就说,挖大坑,自己跳,说到做到了吧。

已经跳得够深了。休息休息。
君行早 2024-3-8 19:29
隐秘战线 发表于 2024-3-8 18:59
嗯?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本来还以为接下来会继续“下深水区”,一直讲到苏联解体呢
七十年代到苏联解体这段 ...

哈哈,可以由隐秘战线同志撰写后几篇的,咱们一起来讨论
隐秘战线 2024-3-8 18:59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4-3-8 19:02 编辑

嗯?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本来还以为接下来会继续“下深水区”,一直讲到苏联解体呢
七十年代到苏联解体这段时间的中苏关系要讲起来,含金量也是很高的
biruxie 2024-3-7 23:21
新视角,受益。
远航一号 2024-3-7 11:03
俞聂 发表于 2024-3-6 23:36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4-3-6 22:40
但在一般的左派队伍中,为了回应进步群众对毛主席的朴素感情和表示中国革 ...

同意你的定性
理想者之终焉 2024-3-7 09:27
墙内也不是没有在中苏关系上看的比较清楚的学者,例如傅正,他有期视频是讲中俄中苏关系的,对于中苏之间的矛盾也是定性为阵营内部矛盾
文艺标兵 2024-3-7 08:47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4-3-6 20:05
现在来看毛主席的思想不可能上升为毛主义了,毛主席看来是更擅长政治方法论的应用,而方法论是既可以应用于 ...

好像毛主席自己也说自己的思想只是思想不是主义,在他还是主席的时候一直在说马列主义毛思想,并不认为自己的高度能够和马列齐名。
还是公平 2024-3-7 06:02
本帖最后由 还是公平 于 2024-3-7 13:49 编辑
俞聂 发表于 2024-3-6 23:36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4-3-6 22:40
但在一般的左派队伍中,为了回应进步群众对毛主席的朴素感情和表示中国革 ...

好,我同意右倾机会主义的新定性。

但关于有宗派主义和民族主义错误的原因,我同样坚持。

这里涉及到一个问题,毛主席与中国共产党在多大程度上可以等同起来?

我们首先可以确定的是,新中国建立后的官僚特权专政下,党就是国家,国家就是党,中共可以等同于中国。

而中共和中国在对苏问题、对社会主义阵营和国际共运问题上犯有严重的宗派主义和民族主义错误,既以中国党和中国这个民族国家(尤其是它的统治阶级)的利益为优先考虑项目,这点是现在可以确定的。

作为中共官僚最高代表的毛主席,在与广大高中级干部和党员的交谈、以及处理由官僚机器递交的情报的日常政治工作中,即使原来没有这种宗派主义和民族主义的主观意愿,会不会也逐步被整个官僚系统的氛围和认知所影响?

报与桃花一处开 2024-3-7 00:24
俞聂 发表于 2024-3-6 23:36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4-3-6 22:40
但在一般的左派队伍中,为了回应进步群众对毛主席的朴素感情和表示中国革 ...

我更同意你的观点。
俞聂 2024-3-6 23:36
本帖最后由 俞聂 于 2024-3-6 23:42 编辑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4-3-6 22:40
但在一般的左派队伍中,为了回应进步群众对毛主席的朴素感情和表示中国革命的一脉相承,还是应该沿用马列 ...

对苏分裂实际上就是由宗派主义和民族主义共同发生作用最后倒退到反动的联美反苏(右倾投降主义)。


”右倾投降主义“这一定性恐怕要慎重。

我更认为无论是文革还是中苏分裂,毛主席都是好心办了坏事。主要原因还是他身居高位,长期脱离一线经验(尽管他尽了最大努力建立间接的了解渠道),导致在思想认识上犯了历史唯心主义的错误,进而发生了对国内外修正主义的性质及其产生原因的错误理解。从这种错误的认识和理解出发,他在文革中将国内修正主义的根源误判为”小生产“和反动思想的”习惯势力“,而在中苏关系上误将苏联修正主义定性为敌我矛盾。

如果实在要对中苏分裂的错误加以定性的话,应该是右倾机会主义错误而不是投降主义。说毛主席存在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主要是从他对美帝的实际做法来看。就是说,毛主席放弃与美帝国主义的直接斗争,而准备以妥协的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 —— 对付苏修”社会帝国主义“(我认为”社会帝国主义“这一定性也主要是由于错误的理论认识,而主要不是所谓的宗派主义和民族主义)。

如果说右倾投降主义,邓小平应该算是。他完全不是为了对付苏修”社会帝国主义“而对美帝妥协,而是放弃和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原则,有意识、有目的地牺牲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去求得与美帝的妥协。
还是公平 2024-3-6 22:40
本帖最后由 还是公平 于 2024-3-6 22:44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3-6 22:04
这是个重大问题,要另外研究

但在一般的左派队伍中,为了回应进步群众对毛主席的朴素感情和表示中国革命的一脉相承,还是应该沿用马列毛的称呼。

毛主席晚年的国内国外两大主张,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和文化大革命(继续革命),其理论基础归根结底都有唯心主义的错误底色,如果说文化大革命尚且是对于革命有着最为朴素的忠诚和热忱,属于好心犯了左倾冒险主义,那么对苏分裂实际上就是由宗派主义和民族主义共同发生作用最后倒退到反动的联美反苏(右倾投降主义)。

实际上,同样作为毛主席的政策,原来的一边倒就挺好的,中国的历史社会主义最低调但也不坏的情况就是做一个大号的朝鲜,老老实实接受苏联援助和优待苏联专家,发展工业和壮大本国工人阶级,不作为都比乱作为强。

所以建国后毛主席的思想呈现一个混乱的状态,并不如建国前的外围殖民地新民主主义革命那样成体系,而我们又已经完成了这个革命阶段,不再对当今有现实指导意义,严肃的说是处于一个很尴尬的阶段。
君行早 2024-3-6 22:37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4-3-6 22:04
这是个重大问题,要另外研究

哈哈,我觉得等以后吧,现在总结中苏关系都有这么多人接受不了,讨论这玩意怕不是要被“喷死”
远航一号 2024-3-6 22:04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4-3-6 20:05
现在来看毛主席的思想不可能上升为毛主义了,毛主席看来是更擅长政治方法论的应用,而方法论是既可以应用于 ...

这是个重大问题,要另外研究

查看全部评论(37)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6-22 11:48 , Processed in 0.020372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