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美国的经济增长和债务危机,2000-2050年

2021-6-14 08:16|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7248| 评论: 0|原作者: 红色经济观察

摘要: 美国为政府债务支付的平均利率约为4%,通货膨胀率约为2%,隐含实际利率约为2%。美国经济未来的长期增长率可能只有2%左右。只要美国未来的政府部门初级赤字大于零,理论上美国政府债务相对于GDP的比例在长期就会趋向于无穷大。

红色经济观察(2021年第2期):美国的经济增长和债务危机,2000-2050

 

2.1比较了自2000年以来中国和美国经济按照当期美元(即市场汇率)计算分别占世界经济总产值的比例及其变化情况。

 

 

   2019年,按当期美元计算,美国国内生产总值达到21.4万亿美元,占世界经济总产值的24%,仍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同一年,中国经济总产值按当期美元计算达到14.3万亿美元,占世界经济总产值的16%

2.2比较了自2000/2010年以来中国和美国在历个十年期中按照当期美元计算的累计经济增长分别占世界经济累计增长的比例及其变化情况。

2008-2018年的十年期间,中国经济按照当期美元或市场汇率计算的累计经济增长一度占到同期世界经济增长的41%。不过,在2009-2019年的十年期间,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已经下降到34%。在新冠危机爆发之前的十年中,美国约贡献了世界经济增长的四分之一。

 

 

按照经济增长理论,经济增长可以分解为劳动增长的贡献、“资本深化”的贡献(即伴随着机械化、自动化而来的资本-劳动比率提高带来的贡献)和自发劳动生产率增长的贡献(反映技术进步)。表2.1说明了美国经济在1980-2020年之间的各个时期的年平均增长率以及就业增长、资本深化贡献和自发劳动生产率增长的情况。资本深化贡献和自发劳动生产率增长率之和等于劳动生产率增长率。

美国经济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年平均增长率为3.3%,九十年代的年平均增长率为3.4%。在本世纪前二十年,美国经济受到两次重大经济危机的打击(2008-2009年的“大衰退”和2020年的新冠危机),年平均增长率只有1.7%

美国就业人数的增长率,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仍然接近2%;在本世纪的前二十年,由于两次重大经济危机的打击,美国就业人数的年平均增长率仅有约0.4%。不过,由于美国劳动年龄人口仍然保持增长,在正常年景,美国就业人数的增长速度仍然可以达到1%以上。这是支撑美国长期经济增长的一个有利因素。

   美国经济劳动生产率的年平均增长率(资本深化贡献与自发劳动生产率增长率之和)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曾经保持在2%以上。不过,近年来,美国经济的技术进步速度趋于停滞,在2010-2020年期间,美国经济劳动生产率的年平均增长率下降到了1.1%

 

2.1 美国的经济增长率和劳动生产率增长率,1980-2020

 

经济增长率

就业人数增长率

资本深化贡献

自发劳动生产率  增长率

1980-1990

3.3%

1.8%

0.5%

1.0%

1990-2000

3.4%

1.4%

0.6%

1.5%

2000-2010

1.7%

0.2%

0.7%

0.9%

2009-2019

2.3%

1.2%

0.3%

0.8%

2010-2020

1.7%

0.6%

0.5%

0.6%

 

如果我们假设美国经济在未来几十年仍然能够保持正常增长:假设美国经济的自发劳动生产率增长率未来每年保持1%(与新冠危机之前的速度相比略有加快),假设美国经济的就业人数未来与劳动年龄人口同步增长(采用联合国对美国未来劳动年龄人口的预测),再假设美国企业部门的投资率和折旧率与近年实际水平类似(设本年企业部门固定资本投资总额为上一年国内生产总值的14%;设企业部门固定资本的折旧率为8.7%),另外设资本产出弹性为0.4(即其它一切条件相等,固定资本每增加1%,实际GDP趋于增长0.4%),就可以推算出美国在未来几十年的趋势增长率。

按照这些假设,至2050年,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按照2017年不变国际元计算将达到约39万亿国际元,相当于2020年的近两倍。至2050年,预计美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按照2017年不变国际元计算将达到约103000国际元,相当于2020年的1.7倍。

美国经济在未来能否保持正常增长呢?这部分地取决于美国依靠债务扩张维持经济增长的模式能维持多久。图2.3比较了美国和中国在2000-2020年期间非金融部门债务占GDP的比例。


 

 

   这里说的非金融部门债务指的是居民债务、非金融企业债务、地方政府债务和中央政府债务之和。如图,在本世纪初,美国非金融部门债务还不到GDP的两倍。至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时,已经达到GDP2.5倍。此后,受金融危机的打击,美国居民部门增加了储蓄,债务增加放缓,在2009-2019年期间,美国非金融部门债务占GDP的比例保持平稳。但是,在2020年,为了应对新冠危机,美国非金融部门债务又一次大幅度增长,已经逼近GDP3倍。值得注意的是,自2008年以来,中国经济的债务水平增长迅速,近年来已经达到了与美国相当的水平。

   非金融部门债务中的一个主要部分是政府部门债务。新冠危机之前,美国各级政府部门债务之和(包括联邦政府债务、州和地方政府债务)占GDP108%2020年,受新冠危机影响,美国政府部门债务占GDP的比例暴涨到126%(初步数据)。未来美国政府债务与GDP之比的变化取决于政府赤字、经济增长率、通货膨胀率、利率等因素。

   政府债务的增长率等于当期政府赤字与政府债务之比。如果政府债务增长率等于名义GDP增长率,则政府债务与GDP之比处于稳定状态,既不增加也不下降。这时,下列条件成立:

 

名义GDP增长率 = 政府赤字 / 政府债务

 

   政府赤字可以分成两部分,一是政府部门的净利息支付(政府支付的利息超出政府利息收入的部分),二是政府部门因为正常财政收支而发生的赤字,后者称为“政府初级赤字”。所以,上式可以修改为:

 

名义GDP增长率 = (政府初级赤字 + 净利息支付) / 政府债务

 

   将等式右边分子和分母都除以GDP

 

名义GDP增长率 = (政府初级赤字/GDP + 净利息支付/GDP/ 政府债务/GDP

 

   由于“净利息支付/GDP”等于“(净利息支付/政府债务)*(政府债务/GDP”,上式可以再改为:

 

名义GDP增长率 *(政府债务/GDP= 政府初级赤字/GDP + 净利息支付/政府债务*(政府债务/GDP

 

   如果不考虑政府得到的利息收入,那么,“净利息支付/政府债务”就是政府向政府债券拥有人支付的名义利率。此外,名义GDP增长率是实际GDP增长率与通货膨胀率之和。经过调整,可以得出:

 

政府债务/GDP = (政府初级赤字/GDP/(经济增长率 + 通货膨胀率 名义利率)

 

   在数学上可以证明,只要等式右边的计算结果大于现有的政府债务与GDP之比(美国经济目前就处于这个状态),政府债务与GDP之比就会趋于上升,直至上升到与等式右边的计算结果相等时,政府债务与GDP之比实现稳定。换句话说,假设一定的政府初级赤字与GDP之比,再假设一定的经济增长率、通货膨胀率和名义利率,就可以推算出政府债务与GDP之比在未来的趋近值。

美国在新冠危机之前为政府债务支付的实际有效平均利率约为4%,通货膨胀率约为2%,隐含实际利率约为2%。按照美国未来的就业人员和劳动生产率增长的趋势,美国经济未来的长期增长率可能只有2%左右。如果这几个数值保持不变,只要美国未来的政府部门初级赤字大于零,理论上美国政府债务相对于GDP的比例在长期就会趋向于无穷大。

在新冠危机之前,美国政府部门初级赤字约为GDP3%2020年,为了应对新冠危机,美国政府部门初级赤字暴涨到GDP13%。未来,随着美国经济恢复正常增长,美国政府部门初级赤字占GDP的比例将会有所缩小。但是,由于美国资本主义面临的内外矛盾,美国政府有可能实行长期的大规模赤字政策。如果保守估计,假设未来美国政府部门每年的初级赤字相当于GDP4%,实际利率仍为2%,再假设美国经济在未来保持正常增长,就可以推算美国政府债务占GDP比例在未来变化的情况。见图2.4

   如下图,按照现有趋势,美国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至本世纪中期将达到约230%。如果名义利率是4%,就意味着美国政府部门每年支付的利息就将高达GDP的约9%;如果再加上相当于GDP4%的政府部门初级赤字,政府部门的总赤字就将达到GDP13%

政府部门赤字需要由私人部门盈余或国外部门盈余(以贸易赤字的形式)来弥补,否则就会引起债券价格暴跌、利率大幅度上升,直至政府破产。在新冠危机之前,美国私人部门在正常年景的盈余(总收入大于总支出的部分)约为GDP3%。这样,如果政府部门赤字达到GDP13%,美国经济的贸易赤字就需要达到GDP10%。如果美国无法从国外吸引到足够的资本输入以弥补规模如此巨大的贸易赤字,美元就会急剧贬值,直至崩溃。

 

     

   目前,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国的中央银行)通过大幅度增加货币供给(俗称“放水”),试图压低市场利率,减轻美国政府的利息支付负担。此外,通货膨胀率上升也有助于减轻美国政府的实际债务负担。如上面的等式所说明的,如果其它一切条件不变,通货膨胀率上升、利率下降都会有助于缩小债务与GDP的比例。

   不过,如果美国的通货膨胀率超过了主要贸易伙伴国的通货膨胀率,意味着美国贸易的实际汇率上升(简单说,就是美国商品变得更加昂贵),不利于美国商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可能会扩大贸易赤字。另一方面,如果美国市场利率长期低于其它主要经济体的市场利率,美国资产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就会下降,从而流入美国的海外资本会减少。两者共同作用的结果,美元将趋于持续贬值,美元崩溃乃至丧失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风险也会不断增加。

3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7-28 15:17 , Processed in 0.57750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