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我的忠诚是无名,终结“名将之花”神话的潜伏者

2021-6-13 10:57|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0486| 评论: 0|原作者: 党人碑

摘要: 很多朋友看多了现在的谍战影视剧,一定会想象这位同志,如果是男的,必是风度翩翩,西装革履;如果是女的,则当风姿绰约,旗袍高跟鞋。可事实上,潜伏在敌人心脏内部的地下党员,只是一名烧澡堂子的杂役,他的名字叫冀诚。

1939年11月7日下午,山西涞源黄土岭下,天阴沉沉的,看不到太阳,淅沥沥的小雨下得不紧不慢,还刮着嗖嗖的北风。


岭东的教场村南有个独门独院,来“扫荡”的日军,刚刚把指挥部搬到这里,就被附近山头的八路军发现了,迫击炮弹迅速袭来。


打着谁了?


日军的战史说:“旅团长当即死亡,旅团参谋等尽皆负伤。”


“旅团长”叫阿部规秀,时任日军独立混成第二旅团长,陆军中将。少晋中刚一个月,又接到“圣旨”,要出任天蝗的侍从武官。这家伙如果不是死在黄土岭下,将创造一个全新的制度史奇迹,唯一以中将军衔从军中调任天蝗侍从武官的将领,并很可能由此成为侍从武官长。


此外这个阿部规秀,还有个制度史上的奇迹,就是没上过陆军大学,却当上了陆军中将,被誉为“山地战专家”。所以作为总军大将的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骏,哀叹阿部规秀之死,为 “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原因即在于此。



日本报刊中关于阿部规秀战死的消息


谁下手这么稳准狠呢?


现在战史上一般都说是晋察冀一分区一团的功劳,但附近开炮的还有参战的一二零师特务团。


功劳到底是谁的呢?


搁在国民党军队,这能人脑袋打出狗脑袋。更别说关键时刻,一二零师的这个特务团,出两分力,那都绝对是给面子了。


可一二零师师长贺龙同志的党性,那是真强! 


战前,贺师长交代杨嘉瑞团长:


“配合兄弟部队作战,要服从命令听指挥,不要把自己看成配角,不要怕打硬仗,不要怕牺牲,豁出去两个营也不要紧,胜利后我给你补充回来。” 


战后,贺师长又告诉一二零师的同志们:


“谁打死的阿部规秀不一样?都是八路军,有什么好争!”


贺龙与聂荣臻


荣誉是八路军的,荣誉是共产党的,荣誉是抗日军民的,这就足够了。


对于这场战役中八路军的表现,重庆和日本方面都曾不吝美言。但在日本上过军校的蒋介石和他的同门师兄弟都犯了同一个毛病,就是只看到了军事问题,没有看到军事背后的政治问题,共产党何以战胜强敌呢? 


不是靠装备,不是靠运气,甚至不仅仅是靠英勇,主要依靠的还是中国人民。


我军总结这次战役的成功经验,认为有四条,缺一不可:


情报的准确及时,指挥员的英明果断,战士们的勇敢顽强,群众的大力支援。


那么问题来了,提供如此精准情报的同志,是谁呢?


很多朋友看多了现在的谍战影视剧,一定会想象这位同志,如果是男的,必是风度翩翩,西装革履;如果是女的,则当风姿绰约,旗袍高跟鞋。可事实上,潜伏在敌人心脏内部的地下党员,只是一名烧澡堂子的杂役,他的名字叫冀诚。


版画《击毙阿部规秀》


冀诚是涞源本地人,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先卖了大姐给人家做养女,才换回三斗小米的救命粮,您还别觉得人命不值钱?等二姐做了童养媳,身价只有五块钱!


为改变命运,家里硬是忍饥挨饿,供养冀诚去读县城里的小学堂。可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月,涞源又地处晋察冀三省边界,是各路军阀、土匪的必争之地。当然在民国,军与匪并无多大区别,反正军爷一来,就占了学堂当兵营,什么孩子是民族的希望,教育乃百年大计,统统扯淡。


读不了书了,冀诚先在县政府当杂役,又到皮货铺当学徒。没多久抗战爆发,1937年9月13日,涞源沦陷。国民党的县长跑了,县政府土崩瓦解,二十九军撤下来的一个连稍加抵抗,随即溃败。鬼子一来,烧杀抢掠,皮货铺也难逃此劫,冀诚只好回家,继续给地主当佃户。


少年奋斗之梦就这样破灭,仿佛一切又回到“正轨”。然而冀诚正在彷徨无奈之时,八路军东渡黄河,参加过平型关战役的一一五师独立团,10月10日夜袭涞源,涞源成为抗战以来被中国军队收复的第一座县城。涞源抗日县政府和中共涞源县委随之成立,第一任涞源县委书记,恰是冀诚的小学同学梁中正。


1945年5月13日,八路军冀察军区部队解放涞源城


冀诚参加革命,当了村农会的宣传委员,处处走在群众前头,进步很快,成绩突出。1938年3月,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随后被调到县战时动员委员会武装科工作。


涞源的抗日工作,由于县委书记梁中正同志的努力,做得非常扎实。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曾与我党为敌,抓捕过梁中正的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李玉儒,也被我党的抗日政策所感召。


基层党建更是扎实有效,从18个村支部,发展到全县二百多个村,村村有支部。共产党员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党支部成为凝聚人心的战斗堡垒,带动了涞源人民的抗日热情。全县有抗日民兵四万人,仅1938年就有三千多涞源子弟参加八路军。 


为什么涞源人民如此支持共产党呢?


原因有二,一个是真心抗日,一个是减租减息。既让群众看到光明,也让群众得到实惠。用今天的话说,就是不断提高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但你别忘了,那是个敌强我弱的年代,日军的实力还是很强大的,所以1938年10月,日军在对我晋察冀边区的“扫荡”中,涞源城再次沦陷。然而城外的广大乡村,仍然控制在抗日军民手中。


1945年5月26日,一分区部队解放涞源县金家井据点


涞源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从我方而言,作为晋察冀最早的根据地,是一分区和三分区的结合部,又同雁北抗日根据地相依,对日军建立的伪“蒙疆自治政府”首府张家口是个严重的威胁。


日军则把涞源,视为进可攻退可守的重要战略抓手。既可作为北平、保定、张家口、大同,四大战略据点的合击中心,相当于一把插入我晋察冀根据地腹地的尖刀,割裂我一分区和三分区及平西、察南、雁北抗日根据地。随时可以调动兵力,以涞源为前进基地,对我抗日军民进行所谓“犁庭扫穴”式的“大扫荡”;又可以涞源为屏障,阻止我八路军向察南、雁北进攻,巩固伪“蒙疆政府”占领区。


敌我争夺涞源的斗争,在抗日战争的相持阶段愈加白热化。有鉴于此,一分区地委书记王国权,找到涞源县委书记梁中正,两位书记商量能不能找到一位同志,打入涞源城内,潜伏到敌人内部,随时掌握鬼子的动向?


说到这里,梁中正同志就笑了,说我有个老同学,小我一岁,当年就喊我“梁大哥”,我还是他的入党介绍人,不但对党忠诚,立场坚定,而且社会阅历丰富,待人接物周到,又是本地人,却在本地不够“红”,这个人就是冀诚。


群众的支前担架队


冀诚直接向梁中正负责,将来送交情报,传递任务,除了使用暗语外,他们分别化名为“姚继岗”和“姚继启”,看来像是亲兄弟,也便于隐蔽工作。


地委、县委两位书记分别交代完工作后,冀诚就进了涞源城,第一个问题来了,首先要取得敌人的信任,由外及内,慢慢向日伪情报部门的核心地带渗透,可怎么接近敌人,接近谁呢?


冀诚每天在涞源县城里的日本特务机关门口卖五香花生,有两个日本特务,经常光顾他的生意。熟悉日语的朋友知道,花生在日语里叫“南京豆”,一来二去,冀诚跟他们混熟了,一等这家伙出来,就满脸堆笑,用协和语高喊:“南京豆的新交!”


就是来吃花生啊,当然冀诚不会要他们的钱,“予夺之必先予之”,咱老祖宗教过这招。吃人嘴短,这俩日本特务就跟冀诚成了“朋友”,还时不时递根日本烟儿,大家闲扯了四个月,“感情”就加深了。


不但套出来涞源城里,日军的数量和装备情况,后来俩日本特务干脆拉冀诚入伙,说:“你的小贩挣钱少少的,给蝗军效劳金票大大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8-3 08:18 , Processed in 0.03439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