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一个来自农村大学生的“世俗”梦想

2021-6-6 08:10|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9060| 评论: 1|原作者: “我想为家乡建一座桥”|来自: 游无穷

摘要: 那座桥,如果它真有必要,全社会自然会为它建立起来。它也就不再是我的个人的桥,也不再只是村民的桥,而是全中国的桥,甚至是全世界的桥。


很多人不知道,我有一个世俗的梦想,这个梦想究竟是什么呢?

那就是为家乡建一座桥。

我的家乡在一条河边,那里缺少一座桥,儿童时期,因为外公家在河那边,要每年过河走亲戚,很多村民跟我家一样,亲戚就在河对岸,每年也都要往来走亲。有一年,发生了一次翻船的事故,死了很多人。那一次我们一家很侥幸,换了一个地方回来,要是不换地方走原路线,说不定沉河的就是我们了。所以,心有余悸,心有不甘,心生一愿,那就是将来有本事了,在这里建一座桥。

可惜,到如今,我也没本事把这座桥给建立起来。那条河却已经被规划为国家湿地公园了。而我,对这个旧梦,依然念念不忘。

我过去从未怀疑这个梦想,也从未怀疑我实现梦想的方法和路径——那就是让自己有本事。

随着年龄增长,见识增加,现实的教育,我学会了哲学的反思。

第一个反思是反思这个梦想,为什么我要去建这个桥?难道这个桥只有我需要吗?这个桥如果只是我的需要,那还有建的必要吗?完全没有啊,因为我已经极少回家了啊。如果这个桥是家乡村民的需要,那为什么他们不自己组织起来建桥呢?或者他们去找政府帮助来建这个桥呢?他们大约并不如我这样,觉得这个桥是那么的必要。所以,我的梦想,建这个桥的实际意义,可能只有对我来说才有更大的意义。

第二个反思的是建桥的方法和路径。为什么非得我有本事了才行呢?这是因为我总觉得村民不行,能力不够,钱不够。而我呢?自以为总有一天,自己能力比他们强,钱挣的比他们多的多。所以,我要做个大善人,做一个超越他们的孤胆英雄。不让他们出一份力,一分钱,就把这事独自给办了。

而实际上呢?

我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别人。

别说我还没有本事,就算我有本事了,能为家乡筑桥修路了,这种英雄主义,个人主义,又有多少意义呢?

村民已经绝大多数出去打工了,剩余的鳏寡孤独,也不知道哪一天就要搬走,村庄都要消亡了,这个桥还有意义吗?修了又给谁去走呢?如果不是给村民走,给的是南来北往的陌生人,那不应该是村庄以外获益,村庄以外投资,即省府或者说国家的事情吗?

总之,我建桥的梦想,实际上是个人主义的,主观主义的。客观上,那个桥没有那么重要。随着村民外出打工的越来越多,这个桥的客观意义就越来越不重要了。我建桥的方法也是个人主义的,主观主义的,如果是这个桥是大家需要的,大家的事,那就应该大家一起来做,才有可能去实现。即便是靠我实现,那我也一定是代理人的角色,即一个收税者(政府角色),或者一个剥削者(资本家角色)才有可能完成。而这两个角色,本质上还是取之于民的。当大官的话,如果只为家乡服务,这是公权私用;当大资本家,比如刘强东那样,回家乡建设,这是拿其他地方或者说全国老百姓的血,来为家乡私用,也是一种权力转移,很不道德。

所以,以上就是我的梦想不切实际的地方。产生的不切实际,意图实现的方法也不切实际。因为它产生于主观主义,意图实现于个人主义,说到底都是唯心主义。所以,它注定是要落空的。

这个建桥的梦想,就是我个人命运的真实写照。

我来自于农村,从小被灌输的,就是农民——小资产阶级——的思想,做官或者当大老板,这就叫有本事,就叫改变命运了。然后回馈狭义的父母——家庭,回馈广义的父母——家乡。

这些陈旧的思想,统治了我很多年。我挣扎了很多年,现实无法同家乡决裂,血肉与其相连;思想上无法决裂,深受其影响。

拯救我的,或者说让我认清自己的,是现实,是现实的生活实践。

我回不到村民的小资产阶级的生活状态,我只能在城市里做一个无产阶级,我不能成为官员,或者成为一个大老板,即统治阶级,所谓“有本事”的人,我只能成为一个普通的劳动群众。我接受这种生活和命运,并以此为荣,并在此基础上觉悟。

无产者的道路,所谓改变自己命运的道路,只有一条,那就是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在生产上消灭资本家作为代理人的身份,在生产关系上消灭官员作为代理人的身份。无产阶级要直接管理生产过程,要直接管理生产关系,即直接管理自己,从而管理整个社会,管理整个世界。每一个无产者,他不首先解放全人类,他也就无法解放自己。他的命运和整个阶级的命运,紧密相连。

一句话,消灭私有制,走向共产主义——这才是无产阶级最客观的,唯一觉悟的、正确的、光明的道路和目的。是主观主义和个人主义,即唯心主义所绝不能理解和达到的。

据说我是我们村一百年来第一个真正的大学生。然而,我必须在生活和思想上同它彻底决裂,否定过去那个落后的生活和落后的世界观。我还得再次否定现在的被压迫的生活和资产阶级的狭隘利己主义。最后,在否定之否定以后,我才能谈得上看清楚了命运,才能谈得上真正的改变命运,不仅仅是我个人的命运,而是全社会,全人类的命运。

在这个基础上,村里父老乡亲的命运,才算得上再次与我紧密相连!那座桥,如果它真有必要,全社会自然会为它建立起来。它也就不再是我的个人的桥,也不再只是村民的桥,而是全中国的桥,甚至是全世界的桥。


衡水中学的那个演讲的学生,他说读书就是为了改命,为了进城,为了拱城里的白菜,我只能说,他还是个孩子,他还需要成长,还会成长,我愿他有一天,能和我一样,觉悟起来。

当然,也许他真如自己所愿,成为统治阶级或者他们的走狗,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是一个小狼成长为一条野狼,或者是一条小狗成长为一条野狗罢了。而这样的狼狗,毕竟只是极少数,而且关起来训几天,也就老实了,也就会有个人样了,就像他们现在被一群老狼狗训练的乱叫乱咬一样简单,甚至更简单,毕竟他们原本是一个人,而并不是狼狗。

我对他们始终抱有希望,毕竟他们还年轻!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6-6 12:11
"在这个基础上,村里父老乡亲的命运,才算得上再次与我紧密相连!"这句话说得好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8-3 08:51 , Processed in 0.11354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