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信任危机与法西斯的叫嚣

2021-5-13 19:05|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6969| 评论: 22|原作者: 西红柿收割机

摘要: 如果新华社的通告是真相,是真实的真相,那么毫无疑问这次政治冒险已经彻底失败,舆论上一边倒的为体制唱赞歌,似乎此前发生的群众斗争都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破坏行为,自由派被暴打,部分支持斗争的群众也被连带着挨揍。
信任危机与法西斯的叫嚣
如果新华社所言就是真相,那么这一整个事件就可以概括成:误会——扩大误会——利用误会——误会解除。
为什么一个“误会”会演变成现在这样的江湖混战呢?因为地方公信力逐渐破产,信任危机加剧。
谣言满天飞,这说明,有关方面不愿意就群众关切问题及时给出解释,他们已经失信于民。成都49中事件便是如此,成都地方在此前的种种问题中采取欺骗、拖延、糊弄了事的态度严重损害了它的公信力,这是此次信任危机的基础。“误会”发展为“扩大误会”。
而自由派见这事有利可图,便在5.11进行了政治冒险,希望将对矛头转移至一整个体制,不知情的群众上当了,不知情的左派也上当了。这里“扩大误会”已经演变为“利用误会”,一切反建制势力都在这一“利用误会”中得到了他们想要的支持,既是舆论上的,也是心理上的。
然而“利用误会”所带来的甜头的前提是真相仍然不被公开,或是真相本身严重不利于地方官员。倘若这一前提消失,那么这一场政治冒险就必然失败。
如果新华社的通告是真相,是真实的真相,那么毫无疑问这次政治冒险已经彻底失败,舆论上一边倒的为体制唱赞歌,似乎此前发生的群众斗争都是一场蓄谋已久的破坏行为,自由派被暴打,部分支持斗争的群众也被连带着挨揍。
在“利用误会”中得利的反建制力量都将承担失败的后果,这个后果左派本可以不承担的,但是由于左派非但不与自由派切割,反而为其说好话,因而也被一部分群众当成与自由派是一丘之貉的境外势力来痛骂,左派风评被害。以乌合麒麟、入关派为首的法西斯也在打击自由派的同时打击左派,打击敢于斗争的进步群众,法西斯在这时候站出来“中肯”,企图坐收渔翁之利,左派必须坚决予以回击,否则就会在不断的败退中被法西斯势力压过一头。
倘若左派一开始便与自由派划清界限并与之坚决斗争,那么在自由派的政治冒险失败后左派就可以避免被连带着当成境外势力骂死,甚至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将原来受自由派蒙蔽的群众拉到左派阵营中去,既保证了自己的独立性,不被自由派的政治冒险所裹挟,又可以通过坚持站在进步群众的立场上发展左派的力量,这么做是没有坏处的。总而言之,现在要坚决与自由派切割,反对法西斯在最后出来坐收渔翁之利。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激活 2021-5-14 13:39
仗义执言 发表于 2021-5-13 22:26
曾经红中网发过一个老是批评毛的在上海打工的农民工,人家就是群众,也具有一定代表性,否则红中网不会兴 ...

是啊,都是老皇历了,现在你能找一个吗?老皇历就别拿出来好似挺自豪的啦,一个不符合于时代的主义,是没有人学的,事实也就是如此,事实胜于雄辩。我上小学时有人反对,我现在上大学了一个都没有咯
远航一号 2021-5-14 10:38
维基百科:乌合麒麟自称“战狼画手”,发布多幅具时政画作:针对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的作品,《伪神》和《炮灰》;讽刺中国作家方方的作品《为弄臣加冕》(Crown A Jester)和《民国十大汉奸》;因美国黑人乔治·弗洛伊德遭警察扼喉致死创作的《敬呼吸》,《白宫粉刷匠》;讽刺英美国家的《群体免疫》;支持《香港国安法》的《剑来》;[15]因2021新疆棉花争议事件而抨击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etter Cotton Initiative,BCI)的《血腥棉花发展计划》(Blood Cotton Initiative)。乌合麒麟表示,传递和输出意识形态其实恰恰是艺术作品和艺术家的责任之一。[16]
远航一号 2021-5-14 10:37
维基百科:乌合麒麟(1988年7月22日-),本名付昱[1][2],男,黑龙江哈尔滨人[2],现居北京[1],中国插画师[3]、政治漫画家,自称“战狼画手”。发布过多幅有关时政的画作,其讽刺澳大利亚军队的漫画《和平之师》曾引起热议[4]。
报与桃花一处开 2021-5-14 10:21
毛丝丢顿 发表于 2021-5-13 20:27
连乌合麒麟都拿来骂,真的不知道哪里有可以团结的力量了

老同志了啊
远航一号 2021-5-14 07:46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1-5-14 01:53
左派没有商业媒体,没有经济资源,这就限制了左派能够使用的策略的种类。从力量和政治两个方面讲,左派不能 ...

这段总结得不错
井冈山卫士 2021-5-14 01:53
左派没有商业媒体,没有经济资源,这就限制了左派能够使用的策略的种类。从力量和政治两个方面讲,左派不能通过主动制造事端和蒙蔽群众的方式来扩大影响。自由派和民族主义者一定程度上具备这个条件,并且在积极使用该策略。这种策略尽管会在短期内带来某种舆论上的优势,但是却是以牺牲长期政治信誉为代价的。

左派的优势在于其政治主张与劳动人民的长期和整体利益相符。优劣相较,左派应当采取的正确策略,通常是在要求澄清事实的基础上,把问题引导到对中国资本主义矛盾的思考。即在个体的、微观的遭遇和全局的、宏观的阶级矛盾之间建立联系。当个别群众的个体利益与劳动人民的整体利益建立起愈发紧密的联系的时候,劳动人民的阶级意识才会真正觉醒,无产阶级才会真正开始从“自在”阶级转化为“自为”阶级。

杀父仇、夺妻恨是个别利益,阶级仇、民族恨是整体利益。当两者在劳动人民的朴素情感中交织在一起时,个别矛盾的零星爆发都会因此广大和剧烈的反应,这就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道理。
井冈山卫士 2021-5-14 01:27
“倘若左派一开始便与自由派划清界限并与之坚决斗争,那么在自由派的政治冒险失败后左派就可以避免被连带着当成境外势力骂死”
其实,在校外群体性事件这个战场上,左派站到那一方都会被裹挟。左派唯一能够取得突破的战场有两个:第一,真相如何?(资产阶级官方已经澄清);第二,造成这个悲剧的系统性原因是什么?(这个工作需要既了解中国资本主义的阶级矛盾,也了解中学生生活现状的同志去做,西红柿同志和中学左派团体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
仗义执言 2021-5-13 22:27
鲁迅先生也有一个从民主主义者成长为共产主义者的过程。
仗义执言 2021-5-13 22:26
本帖最后由 仗义执言 于 2021-5-13 22:32 编辑
激活 发表于 2021-5-13 21:38
你能在国内找到一个反感斯大林主义的群众,随便你怎么说。能到反感的,除了托派分子就是自由派了,没有第 ...

曾经红中网发过一个老是批评毛的在上海打工的农民工,人家就是群众,也具有一定代表性,否则红中网不会兴师动众地批他
估计你还小,在读小学。
激活 2021-5-13 21:38
仗义执言 发表于 2021-5-13 21:08
不是不和自由派斗争,而是要分清自由派要什么,他们是不是落后的群众(相对于社会主义者),目前来看自由 ...

你能在国内找到一个反感斯大林主义的群众,随便你怎么说。能到反感的,除了托派分子就是自由派了,没有第三种人了吧,因为现在国内的马列主义者都是学习马列毛的,没有人学习马列托。关于最后一点,绝对是你个人臆想,你才是那个先入为主的吧,提到马列毛你就整个人不舒服。
仗义执言 2021-5-13 21:34
本帖最后由 仗义执言 于 2021-5-13 21:35 编辑

我们对待毛派和自由派一样,认为他们中很多也是落后的群众(相对的),就是相对于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这些毛派比较落后,虽然落后还是比其他派别进步的,他们是可以成为真正的马列主义者的,但是对于毛派中有些人就如自由派中的有些人一样必须斗争批判,但是也不是抽象地批判,而是看他们的具体主张和行为,对于自由派中的反对公有制计划经济的在平时要批判他们为的是拉一把其他的落后群众的自由派,当他们成为社会主义的主要敌人时有需要全力斗争,但是在特色存在的情况下,他们不是主要敌人,特别是他们在反特色专制时,应该支持,对于毛派中有些人也是如此,他们的斯大林主义的东西在平时要批判,为的是拉一把毛派中的落后群众,让他们成长为真正的马列主义者,在他们成为我们的主要敌人时就必须全力斗争,目前他们不是我们的主要敌人,在他们和特色斗争中,需要支持。
仗义执言 2021-5-13 21:18
本帖最后由 仗义执言 于 2021-5-13 21:22 编辑

比如远航一号原来就是自由派,不过是落后的群众而已,现在转变为社会主义者,但是还是受到斯大林毛的影响,还有问题,但是毕竟立场上是支持社会主义的。
目前大多数自由派是相对于社会主义者是落后的群众,但是他们相对于特色专制者和走狗又是进步的群众
仗义执言 2021-5-13 21:11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5-13 19:39
不同意倒数第二段。不需要将网上的、暂时的舆论看得太重。这次“误会”对于地方官僚、入关派都是个侥幸。大 ...

不是不和自由派斗争,而是要分清自由派要什么,他们是不是落后的群众(相对于社会主义者),目前来看自由派不过是相比于社会主义者是落后的群众,这种主要是不了解社会主义导致的,还有一种是只认可资本主义民主共和反对社会主义的(比如反对公有制计划经济),这部分人,我们对于他们具体的要求(比如反对公有制计划经济)要批判,但是对于他们主张资本主义民主共和反对特色专制要支持,就是要分开来对待,对于落后的群众也要分,一种是不了解社会主义,目前认可资产阶级民主共和,一种是对斯大林社会主义持有反感的群众,这些群众是因为斯大林主义的畸形导致他们把婴儿和洗澡水一起拨出去了。其实很多毛派对自由派有种先入为主的看法,甚至对左派中的托派一样,只要他们否定毛否定斯大林,他们就不舒服。
仗义执言 2021-5-13 21:08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5-13 19:39
不同意倒数第二段。不需要将网上的、暂时的舆论看得太重。这次“误会”对于地方官僚、入关派都是个侥幸。大 ...

不是不和自由派斗争,而是要分清自由派要什么,他们是不是落后的群众(相对于社会主义者),目前来看自由派不过是相比于社会主义者是落后的群众,这种主要是不了解社会主义导致的,还有一种是只认可资本主义民主共和反对社会主义的(比如反对公有制计划经济),这部分人,我们对于他们具体的要求(比如反对公有制计划经济)要批判,但是对于他们主张资本主义民主共和反对特色专制要支持,就是要分开来对待,对于落后的群众也要分,一种是不了解社会主义,目前认可资产阶级民主共和,一种是对斯大林社会主义持有反感的群众,这些群众是因为斯大林主义的畸形导致他们把婴儿和洗澡水一起拨出去了。其实很多毛派对自由派有种先入为主的看法,甚至对左派中的托派一样,只要他们否定毛否定斯大林,他们就不舒服。
仗义执言 2021-5-13 21:07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5-13 19:39
不同意倒数第二段。不需要将网上的、暂时的舆论看得太重。这次“误会”对于地方官僚、入关派都是个侥幸。大 ...

不是不和自由派斗争,而是要分清自由派要什么,他们是不是落后的群众(相对于社会主义者),目前来看自由派不过是相比于社会主义者是落后的群众,这种主要是不了解社会主义导致的,还有一种是只认可资本主义民主共和反对社会主义的(比如反对公有制计划经济),这部分人,我们对于他们具体的要求(比如反对公有制计划经济)要批判,但是对于他们主张资本主义民主共和反对特色专制要支持,就是要分开来对待,对于落后的群众也要分,一种是不了解社会主义,目前认可资产阶级民主共和,一种是对斯大林社会主义持有反感的群众,这些群众是因为斯大林主义的畸形导致他们把婴儿和洗澡水一起拨出去了。其实很多毛派对自由派有种先入为主的看法,甚至对左派中的托派一样,只要他们否定毛否定斯大林,他们就不舒服。
激活 2021-5-13 20:29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5-13 19:39
不同意倒数第二段。不需要将网上的、暂时的舆论看得太重。这次“误会”对于地方官僚、入关派都是个侥幸。大 ...

自由派理论上和左派,对于统治阶级来说都是重大危害,难道就因为统治阶级内部有改良主义所以对自由派有特殊的“关怀”?为什么自由派甚至可以有指挥工运的机会,而左派却没有?按理说,党内有所谓的保皇派,怎么也应该对左派来点“关怀”吧,还是保皇集团在党内基本消亡了。
毛丝丢顿 2021-5-13 20:27
连乌合麒麟都拿来骂,真的不知道哪里有可以团结的力量了
远航一号 2021-5-13 20:01
https://bbs.saraba1st.com/2b/for ... 3D1&ordertype=1

赵皓阳11日晚在现场围观结果被当成“境外势力”
远航一号 2021-5-13 19:39
不同意倒数第二段。不需要将网上的、暂时的舆论看得太重。这次“误会”对于地方官僚、入关派都是个侥幸。大量的是非误会,比如毫无误会的武汉工人死亡,应该把宣传重点及时转向这样的非误会。

你说的左派与自由派一起挨揍,顶多也就是因为少数学生团体5月11晚到12日上午的表现吧。这样的事情,不出一个月,甚至不出一个星期,人们在网上就会遗忘的。因为生活还在继续,矛盾还在继续,死亡还在继续,非误会还在继续。

你在其它文章中说的,斗争有进攻有撤退。这场战斗已经结束,应当马上干净利落撤出战场,不要拖泥带水。

关于与自由派切割问题,可以另行讨论,不与此次事件联系在一起。战略上我是一贯主张对自由派斗争的(对其总的思想政治路线)

战术上我主张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说此次事件,若干年前,自由派工运在广东还颇有影响,真有群众,比现在强多了。这种工运,在当时条件下,对于工人改善自身状况有一点好处,但他们路线错误,幻想搞公开合法工会,长远来讲,如果他们真掌握了工运,危害无穷。

但是能怎么办?大骂自由派,让工人与自由派切割?谁听你的?只能耐心等。后来自由派工运果然失败了。

所以很多情况下,让群众从自己经验中来认识不同政治派别比硬要拉着群众前进后退或切割更有利

当然左派小组里也有从战略上都不愿意与自由派斗争的,这可以另外做工作。并且他们的错误妨碍不了左派整体发展。中国资本主义的矛盾决定了入关派没前途,猖狂是暂时的。如果不是这样,岂不是中帝论是正确的?
仗义执言 2021-5-13 15:14
本帖最后由 仗义执言 于 2021-5-13 15:20 编辑

1.如果新华社所言就是真相,说明地方学阀没有必要乔装打扮成自由派发动群众去和特色中央斗争,这是冒险行为
2可见地方学阀和自由派没有关系,自由派一方面是帮助群众要真相,其次是试图真正发动群众去和特色中央专制斗争以便克服地方的官僚主义专制色彩。他们不是冒险,而是有必要的斗争
3因为自由派的斗争目标很清楚,所以特色中央并不打算结束,继续准备污蔑自由派是境外势力进行镇压以便维护特色专制
4所以左派应该继续支持自由派反专制斗争,一起发动群众,推进斗争并领导斗争(这是长期的工作)
5否则虽然特色中央在斗争压力下促使地方学阀公开了真相,但是依然无法克服官僚主义专制,以后还会发生类似事件。

查看全部评论(2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8-3 08:40 , Processed in 0.043040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