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李嘉诚爱的是什么?

2019-8-26 01:3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7165| 评论: 0|原作者: 清江游 |来自: 察网

摘要: 面对暴徒的暴乱、暴行,谈“爱自由”,这那儿跟那儿啊?应该谈打击暴徒才对吧?难道是要给暴徒暴乱暴行的自由吗?现在的香港好像就是暴徒有暴乱的自由,而没有为维护香港秩序打击暴乱的自由,警察打击暴徒,法院放纵暴徒,这是谁在爱自由?
面对暴徒的暴乱、暴行,谈“爱自由”,这那儿跟那儿啊?应该谈打击暴徒才对吧?难道是要给暴徒暴乱暴行的自由吗?现在的香港好像就是暴徒有暴乱的自由,而没有为维护香港秩序打击暴乱的自由,警察打击暴徒,法院放纵暴徒,这是谁在爱自由?警察打击暴乱是为维护香港人的自由,而法院放纵暴徒就是不让香港人享受自由。如今在暴徒横行的香港这“爱自由”是对谁说的?是对法院吗?一句话,爱自由是不让打击暴乱还是不要暴乱?若是不要暴乱可暴乱是进行式,这爱自由从何谈起?香港没有暴乱才有自由则是香港人皆知的道理,可不提打击暴乱,自由何在?爱自由就变成是空话,提爱自由是不是不如提打击暴乱?

【本文为作者清江游向察网的独家投稿】

李嘉诚爱的是什么?

最近,大家都说他终于站出来说话了,他可是香港的“大人物”轻易不发话。这不,两个多月看着那些暴徒、暴行不吭一声,不知何故,突然发起广告来了,这才有人说他终于站出来说话了。可他发的是广告,不是声明或其它什么。商人啊就是商人,发起广告还是很娴熟的,有一举两得之功效,既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又利用广告来扩大自己的影响。在香港暴乱频频之时,是不是广告影响更大呢?一时也说不清楚。

看他发的广告倒不复杂,字数也不多,最上面的是“以最好的因可成最坏的果”十一个字,中间是被套上红圈打上红钭杠的“暴力”两字,右边是“爱中国、爱香港、爱自己”九个字,左边是“爱自由、爱包容、爱法治”九个字,他连续用了六个爱,真的其心可鉴,下边是“以爱之义止息怒愤”八个字。

看这广告,核心似乎有两点,一个是“爱”,一个是“暴力”。说起来有点像是做慈善事业的那种宣传。不过,在香港暴乱没有看到尽头的情况下,这慈善做的很不合适宜。问题是应该对谁慈善?他广告说的“爱”有内容而无对象。他是说谁,是要求谁爱都没有说出来,猜吧。至于那个“暴力”,也需要去猜测。因了他的广告中那个“暴力”两字被划上了一红圈加上一红斜杠,似乎就是不要暴力的意思,当然这是猜测。至于老先生发话说的,“以爱之义止息怒愤”,大概是说要爱,不要怒,不要愤。不过是让谁止怒息愤呢?和前面所有字表示的一样,都是没有对象的,没有对象,要求谁呢?所有香港人吗?那这广告是不是白做了?

客观讲,这广告出来的不能说及时,也不能说不及时,香港暴乱两个多月了,还要乱下去吗?所以就有了止息怒愤,这算不算是呼吁不要暴力停止暴乱,也许说不清楚,但一止、一息似乎又与暴力不沾边。怒,人可,愤,人也可,暴力,人却不可。所以,若猜测是不要暴力并不准确,疑问可能更多些。人们的疑问是,面对暴徒的暴行,香港人不应该怒吗?不应该愤吗?对暴徒,对暴行不是应该止怒吧,也不是应该息愤吧?若是要求暴徒止怒息愤,为什么不明说?可对暴徒的两个多月的暴行难道就是息怒止愤?他们的怒和愤是对的?真不知道能不能从好的方面猜测老先生的意图。若是要求暴徒应该是停止暴行吧?

老先生提出的“六爱”倒是挺好的,年老了,对世界充满爱没有什么不妥的,曾有一首歌中不就是有一句让世界充满爱吗?但若这是对香港人的要求,总感觉里面哪儿有些说不清楚、道不明的东西在其中。香港是中国的,一个香港人,一个中国人爱中国,爱香港是起码的素质,问题是老先生没有指出香港人中是谁不爱中国,是谁不爱香港?香港的大部分人可都是爱中国爱香港的,这不需要提醒或特别的要求。他是要求那些不是中国人的爱中国、爱香港吗?要求外国人爱中国、爱香港是不是有点苛求?而问题还在于香港有多少不是中国人的香港人?我们要求这些不是中国人的香港人爱香港、爱中国呢?

香港回归前,英国为香港的将来埋下了许多“地雷”,这其中就有国籍的事,英国当年给香港上百万人入了英国籍,也有几十万加拿大籍的。但英国并不是要引进他们,这些香港新入籍的英国人是不允许到英国居住的,只能留在香港居住,他们还是香港人,因我国不允许双重国籍,他们却不是中国人,他们是居住在香港的英国人,准确讲他们是受歧视的英国人。按理说他生活在中国香港的土地上他要是不爱中国怎么会爱香港?可他若说自己是外国人,不必爱中国只能爱香港又将若何?

换句话说,上百万的外国人居住在香港这算是那门子事?中国的香港生活着六分之一的外国人?也就是说香港人未必都是中国人,既然不是中国人那就是外国人,要求他爱香港可,爱中国呢?从这一角度来看老先生的“爱中国、爱香港”,是要求这些人吗?没有说清楚吧?问题是,那些折腾了两个多月的暴徒们、一直折腾香港的港独们爱中国、爱香港吗?老先生是不是想要求这些暴徒爱中国、爱香港?遗憾的是老先生也没说,不知是没有勇气说,还是不想说,这么明白的事还就是不说清楚,这就留下了更多的猜测。

其实,这本是非常清楚之事,暴徒们怎么可能爱中国,怎么可能爱香港,他们就是要分裂中国,把香港分出中国,谈何爱中国、爱香港?对他们说爱中国、爱香港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啊。可若这爱中国、爱香港是对大多数香港人说的意义何在?可见,问题并不在爱不爱香港,爱不爱中国,而在暴徒们根本不爱中国也不爱香港,对他们说没用。

下面我们再来看老先生的“爱自己、爱自由”。不过,这是对谁的也得猜。“爱自己”大概是想说,作为香港人不要触犯中国法律,香港法律,这不是爱自己的表现,爱自己不能违法,应考虑行事的后果,当暴徒算不上是爱自己的表现,好像这是对暴徒苦口婆心的劝诫?疑问是香港的暴乱根本不是爱不爱自己的事,它是港独们的分裂行径,是港独们破坏香港的发展前景的大问题,不是个人问题,不是爱自己不爱自己的问题,天底下想当暴徒的那就是玩暴行的,就是罪犯,当罪犯还需要考虑爱自己不爱自己吗?我们可以发现,两个多月来,香港有这么多的暴徒搞暴乱,施暴行,他们真的不爱自己吗?为什么要戴黑口罩?怕别人认出来。在暴徒们看来,暴乱也是爱自己的表现,暴行也是爱自己的表现,暴徒爱的就是暴行,这就是暴徒爱自己,不能说搞暴乱就是不爱自己。这种暴徒的爱自己是不是应该坚决打击?于是,“爱自己”是不是变成了废话?

“爱自由”这词听起来相当高尚。这是要求香港人吗?或者是说香港的暴乱让香港人不自由了?或者是说香港人现在没有自由了?再或者说,香港人可以有自由搞点暴乱?否则就是不爱自由?打击暴乱是不是香港人就没有爱自由?可千万不要打击暴乱,否则就是不爱自由?也许这都不是,老先生的意思也许是说,香港人爱自由可千万别暴乱?暴乱就没有自由了。因为香港暴徒搞的暴乱让香港人两个多月没有自由。不能正常工作,不能正常生活,社会秩序大乱,谈何自由?那能不能说,不打击暴徒的暴行、暴乱,香港就没有自由?或者说,打击暴徒的暴行就是爱自由。这些解释可都是猜呀。

面对暴徒的暴乱、暴行,谈“爱自由”,这那儿跟那儿啊?应该谈打击暴徒才对吧?难道是要给暴徒暴乱暴行的自由吗?现在的香港好像就是暴徒有暴乱的自由,而没有为维护香港秩序打击暴乱的自由,警察打击暴徒,法院放纵暴徒,这是谁在爱自由?警察打击暴乱是为维护香港人的自由,而法院放纵暴徒就是不让香港人享受自由。如今在暴徒横行的香港这“爱自由”是对谁说的?是对法院吗?一句话,爱自由是不让打击暴乱还是不要暴乱?若是不要暴乱可暴乱是进行式,这爱自由从何谈起?香港没有暴乱才有自由则是香港人皆知的道理,可不提打击暴乱,自由何在?爱自由就变成是空话,提爱自由是不是不如提打击暴乱?

老先生还提出了爱包容、爱法治。这非常好,早就该提出的。但在香港出现暴乱已两个月多之后才提出爱包容,显得非常突兀。是谁包容谁?包容什么?难道是让香港市民包容暴徒,包容暴行?还是让暴徒包容什么?暴徒目的在分裂,怎么可能有包容之心?

香港市民应该包容港独分裂祖国吗?香港市民应该包容暴徒破坏香港秩序、破坏香港法制、扰乱香港吗?应该包容乱港之人吗?应该包容犯罪分子还是犯罪行径?面对暴乱,面对暴徒的暴行,老先生却大谈包容?如今的香港不是应该包容的问题,而是应该依法惩治暴乱暴徒暴行的问题,是香港不能包容犯罪,不能包容分裂分子,不能包容港独。在暴徒面前讲包容?是不要惩治暴徒吗?老先生提包容,不提不能包容什么,不能包容谁,这让包容变成含糊不清之事,处在暴乱中的香港真不知道应该包容什么,倒是应该说不能包容什么吧?难道不能把打击暴乱提出来吗?难道不能提不能包容暴乱暴徒暴行吗?

“爱法治”的提法很有意思,可法治从来不是用来爱的。是用来惩治犯罪的。老先生是希望让谁爱法治?是香港警察吗?还是香港市民?还是让香港的暴徒们回头爱法治?如果暴徒们回头是岸爱法治,那就得接受法律的惩罚,暴徒们愿意受到法律的制裁吗?如果不愿意,那么他们算是爱法治吗?或者说这时提爱法治指的是什么?不惩罚暴徒吗?

在下曾说过,香港有法制,但有法治吗?两个多月的暴乱行径,至今还没有看到一起被法律制裁的,在机场那么大的暴乱,暴徒的公开暴行,居然法院把暴徒放了,这算是什么爱法治?爱法治就是要惩治暴徒、惩治暴行,惩治港独,惩治分裂分子。否则谈什么爱法治?当暴徒没有受到应有惩罚、幕后操纵者没有受到应有惩罚、当香港没有法治时,爱法治的当务之急是什么?是严惩暴徒吧?否则爱法治就纯粹是空话!

六爱本身都是非常好的,可却不说清楚。在暴行面前,在暴乱面前,在港独面前还应该提打击暴徒,打击暴行,打击分裂分子,打击港独!还应该提“爱警察”。

其实,香港人有爱,也不乏爱。老先生既然提出要六爱,那一定是香港人中有人没有这六爱,总归应有针对性。可从他的这广告中实在是看不出任何针对性,这岂不是板子乱拍?你说是针对暴徒们的,那是一方面的解释,让暴徒们解释就是另外一回事,就变成了给暴徒提供“枪”了。暴徒们不是就叫嚣什么“黑警、暴警”?当暴徒打砸抢时,当暴徒破坏公共设施时,当暴徒毁坏公物时,当暴徒破坏香港市民正常生活秩序时,当暴徒袭击警察时,当暴徒进行各种各样的破坏时,你是应该讲爱还是应该讲坚决打击暴徒?

两个多月了,特区政府一再警告,警察坚持不停地维护社会秩序,暴徒们呢?一再地搞破坏,一再地施暴,这根本谈不上爱不爱,问题是在如何打击暴徒,如何制止暴行,对暴徒讲爱就是要惩罚他们,制止他们犯罪。换言之,警察对市民要讲爱,对暴徒绝不能讲爱。面对暴徒的暴行,警察要讲的是严厉执法,执法就是讲爱。是要讲法制,讲法治,讲法律,讲维护法律和社会秩序,讲保护香港市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让警察讲爱,警察就要勇于执法,绝不能放纵暴徒!

此外,我们看到老先生写出大大的“暴力”两字,在“暴力”两字上划上大大的红圈加下一斜杠。意思大概是否定暴力的意思,要制止暴力,要防止暴力,要消灭暴力,反正是不能实施暴力吧。也就是不能纵容暴力了。可惜的是这个对暴力的否定同样没有对象。是谁应该停止暴力呢?暴乱两个多月,一个停止就了了吗?不能惩罚暴徒吗?

制止暴力、防止暴力、消灭暴力是警察的责任和义务,关键还在于,香港警察要想制止暴力、防止暴力、消灭暴力总是需要一些强力手段,喊话是不能制止暴力的,这已为香港两个多月的现实所证明的。而强力手段大概是需要警察们对暴徒施以“暴力”的。确切讲,面对拿着各种器械的暴徒,怎么防止暴力,怎么制止暴力,怎么消灭暴力?不知有人统计过没有,香港两个多月的暴乱,受伤最多的是谁?是警察还是暴徒?各种媒体报道都说有很多警察受伤,没有看到报道暴徒受伤的,更没有看到那些幕后黑手受伤的,这说明的是什么?

这广告最令人不解的则是最上面的那讲因果的十一个字。不同的人对此的理解可能大相径庭。说到香港的暴乱当然是有原因的,这个原因很多,这涉及到很多的方面。老先生这时提出的因果论,似乎想说香港的暴乱原本的起因是最好的,或者说,那些暴徒的出发点是最好的,但不论是什么原因,最好的原因也会产生最坏的结果。明白点讲,我们猜老先生的意思是,暴乱的暴徒们原本是好心要求解决问题,但结果却是出现了暴乱这一最坏的结果,是不是这样呢?这会不会是警察抓人,法院放人的一个理由呢?暴徒们是好心办坏事吗?这变着法的颠倒黑白的功夫令人惊叹啊。我们实在是不能从老先生的因果论中得出其它的结论。

从老先生的因果论这一点来看,老先生的伪装被撕了下来。讲六爱是多么的虚伪,讲止暴是多么地违心,讲因果暴露了一切。

还有一则消息也能说明问题。在香港如此大乱之际,老先生大把大把的钞票撒向英国,这岂不是给英国干涉香港事务干涉中国内政点赞吗?暴徒们不都是傻子,不给钱,即使戴口罩也不会出来闹事。这钱从哪出来的?发钱给暴徒的事被拍了下来,那钱从何处来的?是不是从老先生向英国撒钱能得到点启发?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21 00:50 , Processed in 0.01532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