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异化”的规范性身份认同

2019-8-24 22:4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4548| 评论: 0|原作者: 秋山|来自: 公众号 百侣共激扬

摘要: 在对马克思主义的重新建构中,他们将马克思主义理解为人道主义和黑格尔的简单存续,视意识形态为完全的物质性存在,希望通过文化革命来改造世界;正因如此,这一思潮发展至今,已经完全沦为仅存在于纸面上和故纸堆里的学术表演。

西方马克思主义通过对词句的批判和解构,把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局限于文化领域,只看到空中的塔尖,便幻想整座建筑都在漂浮。事实上,哪怕是现代社会一切看似已经无法解释的现象,也并不是虚无缥缈的空中楼阁。这并不新鲜,早在列宁时代,经济学家们就同样被这些形式上的差异所困扰过,陷入了纯粹对形式的分析和批判。某种意义上讲,对空中楼阁的执著算是西方马克思主义者的传统,他们已陷入了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孤立地考察社会现实的某一方面(意识形态)。并且,这还不是起决定性作用的一方面。

马克思主义符号学原本在寻求对符号异化的阻止,最终却使符号现象越来越神秘,其根源也被越来越深地埋藏起来。在当今的状况下,传统马克思主义需要的是自己的符号学理论。要做到这一点,它必须首先清除符号神秘的假象,回归到对经济基础和商品社会的分析中去。传统马克思主义必须时刻注意经济基础的决定性意义,始终以历史唯物主义为基石,才能避免和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一样本末倒置,陷入彻底的虚无和混乱中。

二是马克思本身的符号化,也即马克思主义的异化。随着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流行,“马克思主义”一词的内涵渐渐与它的本意相分离。西方马克思主义在形式上仍然保留着部分马克思主义的残余,但实质上已经彻底与马克思主义偏离。它修改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基础-上层建筑”的关系,不再认同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的决定性作用。对社会构成的研究转为对话语构成的讨论。这实际上已经是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基础的反对。

西方马克思主义将黑格尔主义视为马克思的方法论实质,出发点实际上是对于第二国际将辩证法视为黑格尔残余的反对。但是,这却将它的哲学观引向了另一个错误。他们建构的“马克思主义”将马克思主义改造为完全背离它本身的主观的辩证法。它将“总体性”视为基石,忽视“经济动因的优先性”,强调“意识”的作用。马克思主义中统一的东西渐渐被拆卸,分割为不同的事物。这套新的理论仍沿用着马克思主义的名字,无异于将马克思花费毕生精力揭开的谜底重新掩埋起来,并且贴上了封条。在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语境下,马克思成为一个单纯的符号,并且在争夺这一符号的过程中被“重建”,甚至面目全非。

于是,以“保卫马克思”为初衷的理论最终却与马克思背道而驰。值得一提的是,西方马克思主义同样对“异化”进行了大量探讨。但由于这些探讨依旧大多局限在文化和意识形态领域,因此反而加重了上述的状况,加剧了马克思主义的异化。


三、回归马克思——“异化”的本质与“扬弃”:


青年时代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分析和批判表现为异化劳动理论(《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他曾用异化劳动理论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全部特征进行说明;但后期,马克思已不再局限于这一理论,而是深入到社会的根部,通过生产力和生产关系进行分析。

马克思在《1844年手稿》中指出,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劳动不是为自己而进行。在这里,人的劳动转化为与自己相对立的力量,并且反过来奴役了人。人“同自己的产品相分离,同自己的活动相对立,同人类的本质相异化”。

早期的马克思和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们将“异化”视为资本主义的全部实质。卢卡奇曾认为,人们对社会的认识被异化现象所阻碍,异化导致人们无法认识自己的处境。如果仅仅从意识形态上看,“异化”所依存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对于劳动者而言,已经成为不容置疑的约定俗成。在没有理论指导的情况下,工人不会主动去质疑这一规则自身是否合理,而是至多会寻求在这一规则内争取更好的条件。人仅仅因为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便形成了主动与这一社会秩序相结合的理由,即规范。规范赋予每一个人身份——阶级地位。

在无产阶级尚未形成自己的阶级意识时,组成无产阶级的每一个个体,已经开始与他们的活动相分离;然而在每个工人眼里,他们的这种行为却完全是自发的。他们受到的似乎只是自己意志的支配,因为他们作为一个“自由人”,凭自己的意愿接受雇佣,从事劳动,领取工资。劳动换来工资,似乎是十分公平的。他们承认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对他们的支配,承认供求规律对他们的左右;但同时他们又视这些规律如同空气,好像天生就应该包围着人,并且必不可少。他们一方面认为自己没有选择的自由,一方面却又认为自己目前所处的位置是出于自由意志的选择;一方面承受着规则带来的压迫,一方面认为规则是理所应当的。

通过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带来的假象,身份就此得到认同;这种“公平”的假象使得阶级固化与“能力”和“努力”挂钩,资产阶级也乐于以此进行宣传。“身份”的认同由此被更加固定下来。

对于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们,分析就到此为止了。因为单独从意识形态的角度来看,规范当然是自然而然地形成,像是资本家用魔法操纵了意识形态一样。但是对于传统马克思主义而言,问题才刚刚开始。

资本主义之所以被认同为规范,是由于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强大,这点本身是不容置疑的,但是并不能停留于此: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为什么会占据主导地位?为什么它打败了过去的对手,而它的新对手迟迟没有产生?

后期的马克思给出的答案是:人必须先吃饱饭,才能从事科学、文化和艺术。资产阶级对于舆论和思想的把控,是从对于经济的把控开始的。因此,对抗资本主义的理论武器也不能仅仅从理论中生产出来。对于意识形态的分析,终究要回到对于经济和政治的分析上去,而不是像西方马克思主义一样本末倒置。

“异化”的规范是由经济基础确立的。资本主义的生产力水平,决定了它必须采取雇佣劳动的形式。这种形式又导致资本向少数资本家手中集中,使他们掌控了上层建筑。接下来,他们利用强制性和非强制性的国家机器,对意识形态进行改造,建构出仿佛永恒制度的资本主义规范。“异化”的实质就是资本主义剥削,人与自己劳动产物发生对立,是人的劳动产生了剩余价值的缘故。这是资本主义成为资本主义的原因,资本主义必然导致雇佣劳动,雇佣劳动必然导致异化。无法克服异化,不是无产阶级无法从理论高度上认识到自己处境的原因,而是结果。

劳动的异化如是,作为劳动产物的符号的异化亦如是;符号学的异化与马克思主义的异化亦如是。意识形态的产生与消灭,必须从经济基础的角度进行考察,否则将没有任何意义。


小结:


“异化”的规范性身份认同,不是纯粹的意识层面产物,而是经济基础的产物。因此,如果第三届中学生哲学大会的诸公没有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而是继续重复和后现代主义的陈词滥调,继续把哲学变成纯粹的、空洞的思辨和无意义的词句,不是“把人变成人”,那么它也绝无依靠意识形态批判消除的可能。回归到马克思、回归到经济基础、回归到历史唯物主义,是这个时代唯一打破枷锁,实现突围的方法。


参考资料

[1]毕芙蓉著.符号与政治后马克思思潮研究[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

[2](意)安东尼奥·葛兰西(AntonioGramsci)著.狱中札记[M].郑州:河南大学出版社.2014.

[3]陈先达等著.被肢解的马克思[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0.

[4](美)赫伯特·马尔库塞著.单向度的人发达工业社会意识形态研究[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

[5]邓仁娥,中共中央著作编译局译.马克思恩格斯选集 1-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5 17:41 , Processed in 0.02059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