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8月16日的香港 —— 今天和理非,就是不割席

2019-8-19 07:52|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4258| 评论: 9|原作者: “兔主席”

摘要: ​什么叫“和理非一日”,看看政府是否回应?你今天和理非了,昨天的暴力就一笔勾销了么?什么叫“我们可以和理非,也可以勇武(意即暴力)”,和理非到底是手段还是原则?还有各种“不割席”。

兔主席

本文将说说1、今天发生的事;2、媒体的报道;3、对运动的一些分析。

第一、今天发生的事

今天下午市民在维园大集合,组织者民阵号称170万人次参加。无论从任何角度,这个聚会应该是昨天护港集会人数的数倍。反对派花了巨大精力组织818集会。最后虽然下雨,市民仍积极参加。这充分说明了运动的市民基础。如本博一再强调的,这是一个早就超过3.5%门槛的运动。没有发生大变动的唯一理由是香港是一个地方政府,是中央主权的存在,是驻港部队在香港。香港面对的问题不是治安问题,而是政治问题,从其规模看,是超越一般政府和执法机构解决能力的。

会议继续重复了反对派的话语与诉求:谴责HKP暴力,呼吁GOSAR应对,重申五大诉求,等等。不断重复。与这种重复同等惊人的是,没有只言片语谴责激进示威者的暴力,比如说没有这样的话:

----------------没有下面这样的话---------------

“我们注意到运动中存在激进行为。集会组织者想借这次机会表达,任何的激进行为,施用暴力的行为,都是我们所不能容忍和要谴责的。我们谴责一切暴力行为,并强调非暴力是这个运动要坚守的根本底限。

----------------没有上面这样的话---------------

你以为他们是甘地啊?他们能提出来的主题当然只能是“不割席”了。

媒体选择的大部分被采访者继续重复他们的话语,谴责HKP暴力,重申五大诉求等等。

其中一些受访者说的话耐人寻味:他们说:

——“我们今天是来‘和理非’的,和理非一日,看看你是不是还不回应”(翻译一下,我今天换个招,你应该应了吧,今天我是和理非,你不应就是你还有问题)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说:“我们可以和理非,也可以勇武”(翻译一下:我们可以自由切换模式)

——“我们今天和理非,不代表是割席”(翻译一下,意思是说我们今天和理非,不代表我们是谴责勇武派(即使用武力的暴力派))

——“核弹也不割席“(反对派网络上常用语,翻一下,就是哪怕香港要被核弹炸掉,反对派内部不会内讧,和理非和勇武一定要站在一起)

后面再去进一步分析这些话语。先回到今天。

去集会路途上,经过政府总部、驻港部队,警署处,和理非示威者照样使劲用激光笔照射警察。尽管这些警察只是站在那里,没有做任何事情。在和理非示威者看来,这些都不算暴力。晚间,他们在公共建筑和设施墙面留下大量涂鸦。这些在他们看来也算和理非。

入夜,剩下的就是全是带头盔口罩的黑小将了,在香港政府总部附近聚集了很多人。

但至十一点左右,开始散去。若干黑衣人高呼“返屋企”口号,呼吁其他黑衣人散去。

很多人留恋和不愿意散去。显然,有不少人是希望今天搞一天“和理非”的,不使用暴力。如我昨天分析的,因为前两天占领机场事件透支了政治形象和政治资本,希望缓一缓,重新恢复成和理非。这也是香港2019年运动的奇葩之处:这个运动是可以在暴力和和理非之间切换的,好像今天不暴力了,昨天的暴力就可以清零了。每天是可以重新开始。

当然也有人持有不同意见的,认为要勇武(适用一定的暴力)。所以,在个别小将在街头及网络上呼吁其他“手足”们撤离时,有人有不同意见,流连忘返。这种场景下,自然是最激进的人不愿意走,会留到最后。而由于运动没有真正的组织,是去中心化的,所以号召和组织很不容易,温和派不能直接的命令激进派。

但没用太多时间,黑小将就散去了。今天他们选择了“和理非”。

HKP在哪里呢?

晚上包围政府总部,在外墙涂鸦,但HKP完全的消失!没有清场行为!警员的影子都没有。今天是彻彻底底的乌龟战术。估计HKP知道今天黑小将倾向于和理非,所以就不出来激化,直接躲起来等他们自行散去。这个策略看来是成功的。警察没有进一步激化矛盾。

总结放在后面。

第二、媒体的报道

媒体的报道非常有意思。

首先说说新闻联播。新闻联播又对香港做了大约二十分钟报道。这个已经连续多日。主题教育结束后基本都是香港。这是非常密集的覆盖。大家知道,连续多日按照这样的密度去报道一个事件,在历史上是很少有的。

再说说内容,里面采访了香港许多界别的人士。他们当然都是爱国爱港撑警反暴的人,但一听就知道,他们很多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他们在香港是有话语权的,是需要被聆听的(这和第一代移民、新港人有那么点不同,读者请理解)。他们对这次运动(而不是单一一个事件)提供了自己的看法,我觉得确实代表很多香港人的心声。从采访中可以看出,运动已经影响到普通香港人的生活。他们周边的世界在撕裂。另外很重要的是,我觉得在本地主流电视台(无线、有线、NOW)很难或基本看不到这样的视角。如果你是一个香港的蓝丝的话,打开新闻联播,会发现原来香港有许多和你一样的人,但在本地媒体可能很难有声音。

这就是平行世界,而且可能是至少大半个世纪没有出现过的平行世界:一部分的香港人需要回到国内,才能在电视上看到许多而不是个别和自己想法一样的声音。

再说说香港媒体。

无线相对“客观”的,按照香港的客观的标准,就是大致按照50:50报道,两边观点都有,然后在一些细节上下功夫,使得其具有撑警的一些维度和倾向。这就足够了:使得它的采访车和记者可以被反对派攻击。在香港的舆论环境下,不去给反对派做相当的同情表述,估计不会被主流接受。另外我估计一线记者和编辑部的意见也是不同的。

有线相对无线是更同情反对派的,但今天报道也很有意思,提到了今天的集会是“‘标榜’和理非”的。请注意这个词,“标榜”。我不知道在香港粤语文化里“标榜”是不是一个中性词,还是与汉语文字一样,在现代是一个贬义词。不知道是编辑太有文化,还是太没文化。总之在我看来标榜就是一个贬义词,表面集会的人不是真正和理非的。

然后就是GOSAR下午两点发了一条支持HKP的声明,说84%的市民对HKP的行为满意,HKP遭到了多少攻击,运动以来已经有180人受伤,HKP表现的多么克制隐忍,HKP面对多大的压力,家人和孩子受到欺凌……

然后看看三个主要新闻在黄金时段的新闻里是如何报道的:

无线和有线在报道GOSAR支持HKP的声明时,都配上了许都黑衣暴徒暴力行为的视频,包括纵火、殴打警察、攻击警署、打人等。对于读者来说,这个非常能够加深观感印象,将GOSAR的撑警与激进示威者的暴力行为通过直观的画面联系起来。在这一点上,无线是做的比较好的,一有机会就会放暴徒的暴力画面。

然后另一个主流新闻NOW是怎么做的?NOW是我认为非常同情反对派的,典型有偏见的媒体(但其他媒体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它在播放这则声明时,配的视频是一些香港的景象,包括政府大楼外观和一些香港公共场所,还有特区旗和国旗,等等,不播放任何黑衣人的暴力行为。

大家注意这个媒体报道的技巧。它确实没有捏造任何的事实,是“事实报道”,但通过微小的处理就可以达到自己的宣传目的。虽然隔了一个多世纪,这种sophisticated的做法和1930年代纳粹时期戈培尔的宣传手段是一样的,在自由世界里也广为效仿。

第三、对“和理非”的看法。

我非常喜欢有线电视对下午集会使用的“标榜和理非”一词。是的,就是标榜。

什么叫“和理非一日”,看看政府是否回应?你今天和理非了,昨天的暴力就一笔勾销了么?

什么叫“我们可以和理非,也可以勇武(意即暴力)”,和理非到底是手段还是原则?

还有各种“不割席”。

白天和理非,一大群市民打着和理非的旗号出来进行和理非的集会。是的,你们这个具体的活动是和理非的,但这不代表整个运动是和理非的呀。从来就没有人指责过和平集会和游行不是和理非。所有人都是指责黑衣人的暴徒行为,这个对运动的批评者来说,切分是非常非常清楚的。

2019年香港运动是缺乏全局组织,具有鲜明“去中心”的一个有大量人口参与的运动。

所以,支持和理非的主干市民们无法控制整个运动,无法避免少数激进分子在和理非集会以外诉诸了暴力手段,这些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而且是必然的。总有“害群之马”,“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极端的一小撮”“他们不能代表我们”……中文资源里有极大量的措辞可以帮和理非主流人群与激进暴徒划清界限。

如果这是一场甘地这样非暴力圣人领导的运动,我相信他会号召运动者全体抵触暴力运动,甚至会走在第一线,以身体阻挡暴力的发生。非暴力运动是不能够容忍出现暴力的,这将使得整个非暴力立场失效,成了伪善和蒙骗。

但这不是今天的香港。和理非主流的立场是“不割席”。

我觉得他们这么做的可能性有几条,

1、是这方面政治素质确实太低,从知识分子、政治领袖到一般的参与者,不知道恪守政治原则和价值观的重要性。他们不知道有时候恪守原则比“割席”更重要,除了团结,江湖,友情之外,还有更高的价值要捍卫。

2、他们其实是可以容忍暴力的。岑子杰今天对媒体说:“我们可以和理非,也可以勇武”。这充分的说明,对他们来说,和理非和暴力都只是手段,可以适用到某天某一个活动的具体场景里。比如今天我们在添马公园机会和理非。明天我们到深水埗警署就是勇武,这些都是具体适用的策略和手段,都不是整个运动的原则。所以,“我们今天和理非一天,看看政府还回不回应”。他们只是把和理非当成工具、手段,而且可以非常赤裸裸的表述出来。我觉得有相当的市民人群是接受适度暴力的,认为这是实现结果的必要手段。那你还打和理非的旗帜,不是标榜,不是伪善是什么呢?

3、有一些人只是回避现实,他们确实认同和理非,不喜欢激进者的暴力,只是他们认为在这样的团体里,提出不同意见很困难,提出来可能同伴就不理自己了。都不愿站出来指责自己的运动,好像这样对运动就不忠诚。我觉得这可能有东亚社会及传统社会的问题。所以,团结压倒一切。这和理非不是终极价值,江湖才是终极价值、达到目的才是终极价值。他们是结果导向的。和理非是手段,不是原则。

4、他们可能侥幸地认为,外界特别是西方世界是看不到这些细微之处的。中国俗语的“披了羊皮的狼”,“白天是人晚上是鬼”、“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掩耳盗铃”、“自欺欺人”都是描述这样的场景的。老外确实可能看不到。他们会认为白天的和理非和晚上的黑小将勇武派不是一拨人。他们仅通过表面的观察,还不足以深入到这样的细节。比如说我们假象这样一段不会发生的talk show上的对话:

——主持人:你会谴责你们这一边的暴力么,我是说黑小将的暴力?

——“和理非”运动参与者:政府应当回应我们的诉求,与我们进行对话!

——主持人:你们是倡导非暴力的,这是一个我们都尊重的原则,你愿意谴责来自你自己一边,即反对派的暴力行为么?我的意思是,他们也对警察诉诸了很严重的暴力行为。你是和理非,你会谴责这样的行为么?

——“和理非”运动参与者:警察使用了过度的武力,镇压和平示威!

——主持人:好的,警察确实使用了武力,但也有人说他们的武力是为了应对示威者。我们可以看到——全球广大电视机前的朋友们可以看到,许多示威者是主动对警察发动了攻击,你们作为和理非,不应该谴责这样的暴力行为么?

——“和理非”运动参与者:警察在居民街区释放了催泪弹,在地铁里释放了催泪弹,这难道不是暴力么,你为什么不谴责警察?

——主持人:警察从来没有否认在适度的情况下会使用暴力啊,支持警察的人会说,在你说的那些场景里,警察也是不得已才使用催泪弹的。好吧。那许多示威者去攻击警察宿舍,比如砸烂了他们的宿舍玻璃,用镭射枪照射警察,里面还住有警察的家人及亲戚。你们作为和理非,会谴责这样的暴力行为么?

——“和理非”运动参与者:也有人说警察从宿舍上空向下投掷物品,会使示威者受伤。

——主持人:可是这就应当无差别的去用镭射枪去照射所有警察的宿舍么。还有许多警察只是站在那里,示威者就用镭射枪去照射他们。你们作为和理非,会谴责这样的行为么?

——“和理非”运动参与者:没有暴徒,只有暴政。警察是暴政的凶手和机器。必须将整个事件的背景考虑进来!

——主持人:无论如何,作为和理非的主张者,你们会谴责那些过度的暴力行为么?

——“和理非”运动参与者:我再伸张一次我们的看法,没有暴徒,只有暴政。全世界都应该看到警察的暴力。

——主持人:好了,那无辜的市民和群众呢?比如在机场被围攻和殴打的几名大陆人士。作为和理非的主张者,你们会谴责那些过度的暴力行为么?还有许多在网络上流传的黑衣示威者围攻路人的视频。你们会谴责他们的暴力行为么?

——“和理非”运动参与者:我们有理由相信,那几名大陆人士是公安以及假扮的记者。

——主持人:那是你的看法。可是他们并没有触犯法律。我的意思是,作为和理非的倡导者,你会谴责他们对他们施加的暴力行为么?

——“和理非”运动参与者:个别人可能确实当时比较激动,犯了一些错误。但必须重申,没有暴政,只有暴徒。你为什么不谴责政府的暴力?警察的暴力?

——主持人:我只是想问你是否愿意谴责那些对一般人群施行暴力的激进示威者。他们是你们运动的一部分。你作为和理非的倡导者,会谴责他们的行为么?

——“和理非”运动参与者:他们即便犯错误了也是少数人,不能代表广大市民,我是和理非的运动。

——主持人:我再问最后一次,作为和理非原则的倡导者,你们是否愿意谴责那些暴力行为,也许只是少数,但他们确实发生在你们的群体。你们会谴责他们么?

——“和理非”运动参与者:你为什么不去谴责警察暴力,光指责我们?只有暴政,没有暴徒!香港加油!

插一段连登手足们的评论:

核弹都唔割席!!!

Push

Push

勇武到底!

大家知道,这种程度的深挖新闻报道在西方媒体,以他们那个距离,是看不见的。人们没有办法分清“和理非集会”和一般示威者的差别,不可能知道和理非即主流市民不愿意和激进示威者划清界限这种如此细微的事情。他们只会简单的认为示威者只是温和派和激进派的不同群体。

5、综上,我觉得运动者对公民抗命、民主、程序正义等许多原则的理解都非常浅,只是一个打着漂亮旗号的朴素的民粹运动。他们甚至不是majoritarian,只是推行少数者暴政。

第四、下一步。

1、现在是僵局,双方很难对话

1)反对派提出了五大诉求,但反对派要的不是“回应”,而是“答应”。一条都不能少,要全部满足。这五条从程序正义、法律逻辑和特区政府权限角度都没有办法解决,都是没法谈的,对话一方设定了过高的门槛,提出的诉求是不理性的

2)反对派是和理非 + 勇武,相互不割席,相互并存并相互认可,这就是使得整个反对派作为一个整体缺乏合法性。如果泛民政客、大知识分子、小知识分子与激进派(其实就是广大青年群体,运动的主力)的激进行为及犯罪行为割席,保持一定的距离,而不是一昧庇护,把议程和诉求全部扯到一起,各方才可能坐下来谈。

3)运动的无组织与去中心化,使得GOSAR很难以与他们谈判,都不知道和谁谈。泛民政客能代表青年团体么?可能是代表不了的。这就使问题陷入僵局。

2、GOSAR还是消极状态

1)目前仍然相当比例市民的反对GOSAR,其合法性都是问题。但采取乌龟状态,不一定就能缓和,课鞥是会进一步激化矛盾的,GOSAR现在应该站出来就五大诉求做一个比较系统的正式的回复。不是林郑在数次记者会上那种零散的表达。做一次整儿八经的发布会。可以把反对派的代表人物请一些过来,从正面表达自己的立场,对五大诉求逐条回应。回应不一定代表答应,回应也不代表软弱。但对市民的表达不做回应,即便HKP不再做行动,GOSAR仍然可能因为高高在上的形象,激化与市民的矛盾。所以GOSAR不如大大方方的站出来

2)退一步海阔天空。有时想,林郑退了,换个人,是不是就是以退为进。林郑可以以个人原因去职。去职也没有什么关系。Teresa May也去职了。去职就去职了,天塌不下来。她可以因为个人原因辞职。这个岗位,换一般的西方国家,早就辞职了。而满足这一条满,以退为进,与市民就其他诉求对话,可以一一驳回。僵局也不是办法。

3)最后,看看GOSAR和HKP的行动,看看他们的消极合意犹豫,大家不要对速战速决抱太多期望,

3、反对派

反对派今天经过各种纠结,最后和理非了一日。我预测一下:

运动的主力即黑衣年轻人未来几天会继续分化。大家会发现,搞和理非是没有结果的。为啥?搞不出大新闻。之前搞了这么多这么嗨的事件,和理非就平淡无奇了,和没搞一样。

818游行是积聚了很大力量搞的,没有了勇武派带节奏,以后势头就是减弱的态势。

大部分有正常工作和生活的市民终归会疲的。香港市民处于分化状态,政治带入生活。所有人的精神压力都很大。经济前景又黯淡。总要有个终结。所以,运动组织者需要促成需要新的事件和议题来激励运动,保持运动的动能。没有什么比勇武行为更能带节奏。

从北京看来,只要不制造特别严重的激进事件——例如冲击政府设施、破坏国家政治标志等,香港的这种活动都是可控的。最多乱了自己,搞不出什么名堂。

在运动的外部资助者和支持者(例如台独)看来,这样的运动发展轨迹就让人失望了,看不到显见的结果。他们希望运动激化,能够带到新的临界点与高潮,最好触发某种里程碑事件及结果。

我之前判断运动可能进入一段和理非阶段。但可能勇武派没有那么多耐心。他们大概认为,和理非一天就把人品攒回来了。之前的暴力行为可以清零。

从中央政府的角度,有定力。不变应万变,包抄应对,间接干预,效果最好。

且看事件如何发展。

今天写到这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No.24601 2019-8-20 02:10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19-8-19 16:13
你扯淡,这里讲的主要是示威者和警察之间的互为暴力,老扯到大陆人

你在逃避问题的焦点。我从未否认他们和警察之间互有暴力行为,这是一般群众运动常有的事情,任何左派,哪怕是有民族主义倾向的左派,都不会因为这种暴力而谴责示威者。但是,频繁发生的对大陆人民的殴打,谩骂和运动主力(学生)对大陆人民的网络羞辱,以及邀请帝国主义侵略之举,竟然没有任何一个参与运动的主要团体出面制止。因此,只能有如下判断,如果这些团体对运动有控制力的话,这些排华行径至少是被默许的。如果这些团体不能控制运动,那么这些排华行径就直接暴露了参与运动的工人贵族的呃落后本质。即,不想着挑战资本来争取再分配,只想着要挟大陆人民贡献更多剩余价值,且不能进入香港劳动力市场。还有,你最近太激动了,总是骂人,这不好。
远望东方 2019-8-19 21:36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19-8-19 16:39
公民抗命、民主、程序正义等许多原则如果有效,200万人参加的游行能不实现5大诉求吗,这个暴政他就不和你讲 ...

谁告诉你"公民抗命"是一个有效的的原则?哪个国家的法律里有这一条?香港反对派为了为"占中"其间的暴力行为辩护就生造了所谓的"公民抗命"伪命题。这次为了为机场抓人打人辩护又生造出了一个所谓的"公民逮捕权",如果哪一天把人打死了,他们还会造出"公民杀人权"吧?!
远望东方 2019-8-19 21:24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19-8-19 16:39
公民抗命、民主、程序正义等许多原则如果有效,200万人参加的游行能不实现5大诉求吗,这个暴政他就不和你讲 ...

吿诉你"暴政"是什么样子。下面几件事都是在美国前一、两个星期之内发生的:
1、纽约市警察逮捕了100多名抗议特朗普移民政策的示威者,理由是示威者超出了指定的示威区域,占据了一点点街道,总的示威者人数不过二、三百人。
2、波特兰市警察事先逮捕了多名准备参加一个示威游行的人士,因为他们被认定为激进份子(他们确实是激进的白人种族主义者)。
3、某市(一个不太有名的城市)的骑警抓住了一个黑人青年(当然是有犯罪行为的那种),于是便用绳子牵在马后,一路经过大街小巷送到警察局。

至于在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期间,美国警察是如何暴打市威者的就不用提了,太过血腥暴力!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19 16:39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19-8-19 16:41 编辑

公民抗命、民主、程序正义等许多原则如果有效,200万人参加的游行能不实现5大诉求吗,这个暴政他就不和你讲公民抗命、民主、程序正义等许多原则,所以我认为我们就应该讲对等原则,对警察的暴力虽然是对警察暴力的反应,但是也是不能解决问题,需要总罢工,我相信哪怕这次运动暂时停息下来,以后还是会发展到总罢工的。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19 16:18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19-8-19 16:29 编辑

甘地的非暴力运动恰恰是小资产阶级的运动,其实是被毛他们笑话的,是资产阶级的软弱
这次运动中出现一些排外主义(排除了那些可能是特色安排的外)的暴力很正常,虽然是要批判的,对警察出现互为暴力,对警察进行挑衅都不在这个行列,而运动中的暴力只有是和警察的互动。警察不让你干什么,你就不干,哪还是运动吗,还是革命吗?我要游行,警察不许,你会不会和警察发生冲突?
香港这么多人自发参加的运动,能保证所有人行动一致吗,在面对警察黑社会暴力的情况下,你追问要谴责少数人的暴力,有意义吗,同意谴责又能如何呢?这种追问有意义吗,我们一开始就说我们反对少数人的排外主义暴力,还需要不断地说吗。现在的主要目标主要矛盾是什么,是警察暴力。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19 16:17
一些自称为马列主义的人会如此的看待运动中的暴力,我实在无法想象,把少数无差别排外主义的暴力和对警察的暴力混为一谈。
马列托主义者 2019-8-19 16:13
No.24601 发表于 2019-8-19 14:25
所以台面上的五大诉求,实际上是以对大陆人民的其实和暴力为后盾的。

你扯淡,这里讲的主要是示威者和警察之间的互为暴力,老扯到大陆人
No.24601 2019-8-19 14:25
所以台面上的五大诉求,实际上是以对大陆人民的其实和暴力为后盾的。
远航一号 2019-8-19 12:34
标题是本网修改的

查看全部评论(9)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21 00:14 , Processed in 0.030456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