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地产债务,美元资本与金融衍生

2019-8-19 00:1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3889| 评论: 0|原作者: 蓝正威|来自: 察网

摘要: 可能到来的经济危机,绝不仅仅只是金融层面的危机,而是多年来阶层阶级矛盾集中和激化的结果,这将是一场战争,一场在金融领域爆发然后波及到社会各个层面的战争,其结果,将直接决定我国未来的方向。而如不站在这样的高度进行处理,一切其它处置手段,都必然失败。
我们应该明确的为未来可能发生的风暴定性:可能到来的经济危机,绝不仅仅只是金融层面的危机,而是多年来阶层阶级矛盾集中和激化的结果,这将是一场战争,一场在金融领域爆发然后波及到社会各个层面的战争,其结果,将直接决定我国未来的方向。而如不站在这样的高度进行处理,一切其它处置手段,都必然失败。多年来愈演愈烈的矛盾,如果将一国经济变成一座纸牌搭成的大厦,这样的大厦如要倒塌,怎么可能挡得住?

【本文为作者蓝正威向察网的投稿】

蓝正威:地产债务,美元资本与金融衍生

地产债务,美元资本与金融衍生,仿若一座摇摇欲坠的纸牌大厦。

经济的变革终会到来,这已然是不可逆转的趋势。然而,危机究竟会怎样演化?危机会向何处发展?欲推演危机的方向,我们首先必须提出正确的问题。金融的本质,是人的活动,想弄明白这里会发生什么,需要的是分析清楚——什么人要干什么事?什么阶层各有什么利益?各阶层和阶级各会有什么动作?这些才是事件发展的关键。

故我们真正需要问的,是如下问题:

1、危机前,国内资本势力各阶层会怎样做?

2、11条下,美元资本主要会做什么?

3、各势力共同作用,会形成怎样的局面?

能回答这些问题,我们就能看到危机发展的全貌,因为危机的本质,不过是人的博弈,集团与阶层的博弈,看清了人和阶级,也就看清了一切。

所以对于深处其中的我们,我们也许不能一来就改变什么。但是,我们应当努力统一思想,为即将到来的变局做好准备。所以在此,我发起这个讨论,望与志同道合的人们共同探讨。

一、国内:利益集团的困境与对策

面对危机,国内利益集团最根本的目的概括起来就是:自保。这将是他们一切行为的逻辑起点。

国内尤其是地方利益集团当前所面临的最大矛盾,就是巨量的债务无法向下转嫁,尤其是中央住房不炒的政策,实际已经几乎堵死了他们通过房价将杠杆转嫁给中产的可能性。然而,地方财政的压力一直都在,如果钱还不上,未来地方甚至有可能陷入动荡。所以,他们必须做出选择—通过金融衍生工具,转嫁风险。

目前我国金融衍生工具大体可分为两类,其对应的使用群体也分为两类:

1、金融利益集团——ABS,CLO

这种衍生工具其实就是08金融危机时美国的MBS和CDO另一种,本质上都是把债务打包评级然后出售给其他不知情的人,是一种转嫁债权风险的手段。

如今在我国,主要乐于使用这种工具的,是银行、信托、金控等持有大量房地产债和地方债的金融平台,他们急于脱手手中持有的大量不良贷款,其中以地方城投债,房地产企业债为主,这些债他们很清楚可能成为死账,所以需要通过ABS或是CLO进行打包然后卖出,从而使债务风险转移出他们的资产负债表外。

这是我国最基本的一种金融衍生,其虽然看上去破坏力不大,但其实隐患巨大。我们首先要注意一下几个特点:

(1)这种衍生工具只能使作为融资平台金融类机构避险,而不能替负债方转移债务。所以如地产集团、城投公司一类负债主体,不会以此为主要脱身方式。(他们会选用的,是CDS和CLN)

(2)当前这种衍生工具已经可以将CDS或CLN这类高风险的对冲工具打包在内(合成型CLN),这将导致巨大的对赌风险也可以随着这种东西的卖出而转嫁扩散,这完全可能带来系统性风险。

(3)虽然房地产债务已经明确可以被ABS打包出售(公开发行),然而各地的城投债和地方债却按规定不能打包公开发售,所以一般都转到了私募ABS市场发行,有很强的隐蔽性,所以当前这种债券的规模其实很难被统计。

直至去年,我国公开发现的ABS规模已达1.4万亿元,如再加上难以统计的私募则将更为庞大。这种类型的衍生工具虽然还不能直接引发危机,但却可以扩散危机,而金融利益集团为了自保,定会不遗余力地撇清自己同这些不良资产的关系,在这种行为逻辑下,已然巨大的风险会继续被他们扩散下去。

2、地方和房地产利益集团——CDS、CLN

这可能是这次金融风暴的主体。

对于地方和房地产利益集团而言,他们的天量债务想还上已经几乎不可能了。所以,他们必须找到保住自己已有资产的办法,那就是通过CDS或CLN进行对赌,向同阶层转嫁风险。

CDS和CLN本质上都是一种对赌机制,只是CLN还能直接以票据的名义卖给其他投资者,这种东西在我国使用,说白了就是给即将违约的债务上个保险,然后把赔偿责任卖给不知情的人,债务一违约,买方就莫名成了赔偿者,这种恶性机制的风险可谓是极其巨大。

然而对于我国地方以及房地产利益集团,眼下要保住自己的资产,这种东西已经成了唯一的办法,通过加害他人而求自保,这同样也是资本的本性。

这种金融行为可以说是最危险的行为,观察其全貌,我们还应注意一下几点:

(1)其对赌性质的交易规则,可使原本的风险迅速扩大数十倍,十万亿级的基础债务,可以轻松衍生出百万亿级的风险敞口。

(2)各大负债的地产公司,都将可能通过券商间接成为自己债务的空头,从而通过CDS或CLN同别人赌自己不违约,以害人求自保。

(3)在我国的互求自保的资本圈子里,再也还不上的地方债以及城投债很可能只会作为卖出的CDS/CLN的标的,将这种保险责任卖给投资者,也就是说,通过与投资者赌地方债不会违约,把对冲风险转给投资者。

(4)无论是CDS还是CLN,都可以用ABS或CLO为名打包出售,也就是说,普通投资者同样可能在毫不知情的基础上承担这种天大的风险。

(5)由于这种对冲机制本身具有的互害性,大资本圈由于都仰仗其自保,往往可能根本注意不到这种衍生交易的规模和波及度,极其容易在违约潮来临时形成一片混战。因此整个市场都可能在自我逃避中忽视这种风险。

当我们分析清楚了这几点,我们其实已经不难发现一个木已成舟的事实:

对地方地产利益集团而言,在已成规模的对冲机制下,地方债最终违约,危机最终爆发,才最符合他们的利益,至少他们可能都是这么看的,这是个可怕的结论,但却是唯一合乎逻辑的解释。

所以,当地方债最终违约,纸牌大厦的坍塌也就开始了。

3、缺乏的一环与美元资本——SPV

其实就当前来说,我国金融的系统性风险已经非常巨大了,但仍有一个环节较为缺乏,那就是负责承担发行这些证券和期权的特殊目的中间商——SPV。

这种中间商在ABS或是CDS交易间,负责打包和发行这些期权的中间商。这些中间商承接着银行卖给他们的债务,发行着以此为标的的期权,本身如果市场繁荣,他们会很赚,但当市场风险巨大,他们也得承担这种风险。所以SPV作为中间商,实际上承担了银行的破产隔离带,这其实是一个高风险高回报的位置。

在我国,其实行内早已知道目前债市的风险,所以愿意去当SPV的人并不多,这也导致了我国CDS/CLN的风险一时还不会扩散得如美国08年那样大。但当前的既得利益者又急于转嫁自己的矛盾,所以他们必须要有人来承担这种风险。

于是乎,国内无人时,他们便把目光投向了美元资本,投向了美国。“11条”中的许多条款,就是针对着这一点的,因为这种中间商,实际上是这种杠杆和风险业务的关键节点,控制了节点,就可以进一步扩大系统性风险,这也正是他们最根本的目的 。

其实,近年来我国在金融领域的一系列具有卖国特征的改革措施,其背后真正所对应的现实,实际上是经济领域及各地当权的自由派,面对着自己所铺下的巨债摊子无计可施,从而以牺牲国家的代价引进美元资本的方案,以求资产自保,无非如此而已。

而处于这种对冲交易关键位置的SPV,风险大,局内人很少会愿意去担风险,这个时候美国资本进来说他们可以担,对资产阶级而言,何乐而不为呢?

然而,他们真的知道美国人想干什么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9-16 14:05 , Processed in 0.01616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