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谈谈我对求是的看法

2019-7-22 06:3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41321| 评论: 9|原作者: 知凡

摘要: 我所知道的求是的先进分子一直在努力工作着,或者说他们还在坚持争鸣和战斗着,他们是革命队伍中真正在踏实干事的一群人,如果离开了这些“头发都掉光了”的老人,求是一定会走向衰落,而不是变得更好。在某个事件后,恰恰因为他们的努力,才保留下来一批为数不多的左翼社团。

谈谈我对求是的看法

                        知凡

最近壮壮质疑求是的文章引起了不小的争论之后毛经天就一些事实给予了澄清,此次争论的问题主要是求是社团的性质、政治倾向和作风问题。首先说说争论的对象和背景。求是1992年成立,是在老左派支持下建立的老牌左翼学生社团,从1992年清华求是学会建立到现在的20多年时间里,左翼社团的建立和发展对于在年轻人中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对于工人阶级从自在走向自为,对于推动社会进步,都作出了不小的贡献。在这个过程中,对于社团建设路线的问题也发生了北清之间的分歧,这一分歧直接影响了双方的合作,直至分开壮壮提出问题的背景就是这样。

壮壮的主要观点集中在文章摘要中,他说:“‘求是系’的核心成员是那样地明哲保身,求是学会的指导老师是那样地甘当专制政权的鹰犬,不要对别人指责左翼社团大惊小怪:几乎所有这些社团大致都是由普通社员+政治掮客社团理事组成的。但凡混得稍微久点的人,就开始笼络青年,搞黑社会式的大哥带小弟。”明哲保身、政治掮客、黑社会老大,这种指责与我接触的求是同志的形象完全不符合,带有污蔑的性质,至少不是一种分析的态度。后面壮壮还用了诸如“头发掉光了”、“一个媳妇不行还可以再换一个”等带有侮辱性的词句,这与他所谈论的主题没有关系,更不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严肃态度与壮壮的结论相反,我认为,我所知道的求是的先进分子一直在努力工作着或者说他们还在坚持争鸣和战斗着,他们是革命队伍中真正在踏实干事的一群人,如果离开了这些“头发都掉光了”的老人(不包括投机分子),求是一定会走向衰落,而不是变得更好在某个事件后,恰恰因为他们的努力,才保留下来一批为数不多的左翼社团。

首先,壮壮的文章第一部分扯了很多学生社团的毛病,忽视了学生社团的成员是学生,是世界观人生观极其不稳定的一个群体,有人离开,有人抱着个人目的混进来,都是很自然的事情,谈了恋爱的也有可能更加革命,也有可能离开,就连壮壮自己也说,没有女朋友的,觉悟降低速度也不见得慢。所以,壮壮文章前面一大部分与所谈主题无关。至于求是的主体是否是革命的?据我所知,求是在学生社团中是最早反对乌有改良主义路线的,也是比较早开展校园工人工作的,对工运道路的探索也是积极的,有的毕业后就去了南方。从建社一直到现在,求是的性质和其主要成员的政治倾向,我觉得都是进步的,革命的求是的某些会员的作风及之后的变化在学生社团内部是非常正常的,社团毕竟不是政党组织不可能有明确的进入、退出和惩戒机制,除非是遇到非常大的原则分歧,才会采取“组织手段”,毛经天的文章已经说明了这一点,是“最终退出求是的一方、在壮壮看来‘非常先进’的一拨人冒然采取组织手段开除上一届的会长和副会长,直接导致了公开的对抗。”社团一般“不会开除人”和几年前发生的清洗事件,在这个意义上并不矛盾。

关于涉及金融“诈骗”的唐某,其事实如何,尚有争议。但是否在运动中还有“领导权”(壮壮语)?至少我是存疑的。

关于指导老师问题。可以肯定的是,求是内部的主流观点并不认可指导老师蒋某的政治观点这个壮壮应该是清楚的,但是学生社团要注册,要存在和发展,就必须要有指导老师所以求是不可能公开批判他的,公开批判就意味着决裂,这下一步找指导老师注册也将变得几乎不可能。壮壮所提的另外一个社团的处境恰恰证明了现在事实上在白区工作的学生社团的存在是多么地不容易。策略的灵活性和原则的坚定性都是需要的,求是并没有动摇自己的原则,并没有听从蒋某的错误主张

其次,壮壮肯定求是系的存在,这个我基本同意,但这不恰恰证明了求是的核心同志一直在辛勤地为宣传实践马列主义而奋斗求是核心成员的影响力达到上海甚至更南,我从中看到的恰恰是他们工作的成绩,在现在这种大环境下,这种工作是非常不容易开展的,至少我们不能站在旁边说风凉话吧。至于求是老会员在内部的影响力和传承,这恰恰是一个社团能够发展下去的必要条件,是值得肯定的。因为左翼社团与一般学生社团不一样,需要明确的方向指引,也需要艰苦的理论学习,这些都不是初出茅庐的人能带领完成的。壮壮在网文中如此具体地描述求是在其他地方的工作方法,我觉得是欠妥的,因为这不仅带有一些保密性质,而且与论题没有太大关系。当然,求是内部的争论和工作方法这些与论题直接有关的另当别论。 

壮壮不同意的仍然是求是的路线。对于求是的路线问题,壮壮的文章预设了两个前提,一个是被开除的那一派是对的,另一个是对去年夏天某个事件要无条件支持至少要公开参与讨论公开表态就是反革命前一个问题,毛经天的文章已经讲得比较清楚了,求是的分裂隐含着内部路线分歧,通过求是内部的斗争已经得到了比较好的解决,或者是多数人认可的解决

关于后面一个问题,就涉及到对JS事件的判断了,下面谈谈我对JS事件的看法JS事件是在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实体经济严重不景气,外资撤离,小资惨遭掠夺,无产阶级失业半失业状况日益严重的情况下爆发的。在事件爆发前坪山已经发生了几起工厂撤资引发的工人群体性事件。事件最初赢得了各界舆论的同情,沈MY组织现场声援团之后,运动达到了高潮,这个时期的斗争还是值得肯定的,本人也曾组织过捐款。综合各方面情况来看,JS工运不是自发工人运动,而是某个秘密组织发起的一次政治冒险行动(见第二段认罪视频文字版),其目的是模仿韩国80年代工人运动的模式,通过请愿、舆论声援和少数人街头斗争的方式迫使当局允许成立民选工会,为工人运动的下一步发展拓展空间。去年11.9大抓捕证明其已被当局全部摸清,宣告失败。JS失败的原因主要是过左的路线导致的,远航一号的几篇文章都已经披露了相当多的事实,远航的文章除了关于人血馒头那一大段文字值得商榷,其余大体比较客观地还原了事件。首先组织者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屡屡做出错误的判断和决策,有的极具投机性和欺骗性。比如错误的估计敌我力量对比,过高地估计了我方力量,比如经常说“全国人民都支持我们”,过低地估计了敌人的力量,经常主观地认为先进工人已经起来,敌人不堪一击,“胜利就在前头”。727日聚集在厂门口要求复工是完全脱离现实的行动8月中旬,在很多同志明确建议撤退的情况下,继续做没有希望的斗争。8.24清场后,没有趁敌人还没摸清楚情况,保存力量,而是去韶山喊口号。9月份有的社团注册成功后错误地认为原因是“敌人害怕了”,没有看到很多持同情立场的学校老师冒风险对他们的帮助,继续把学生社团搞成行动委员会,越来越孤立。到了12月,背后的组织者仍然欺骗热心网友,说“这只是广东地方黑恶势力的定性,中央还没有定性,大家不要害怕”、“如果敌人继续抓人,将付出更大的政治代价”。每一次行动失败都想“押上更大的赌注”来翻盘(远航一号的说法),结果是自欺欺人。

其次,违背了阶级斗争的基本规律。首先,学生是先锋队,却成了运动的主力,人数大大超过了本来应该成为主力军的工友的力量。其次,参与工友都是失业状态的或者其他厂的,看不到JS在岗工人的参与。

第三在“左”的同时还有右倾机会主义JS运动形式上激进,是街头政治斗争,内容上却有很多保守的东西,比如在无法得到基本群众支持的情况下,反复向高层甚至老大呼吁。后来的两段认罪视频中很多人说的话我们觉得与他们之前的表现判若两人,我不认为这是狱中施压或者酷刑的结果,而是由于自身小资产阶级动摇性决定的,共运史上“左”与右从来就是想通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1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红色多瑙河 2019-7-25 02:41
避重就轻。佳士的事情谁都清楚,现在是保皇党需要自证清白,这个没谈,通篇无用。壮壮说话粗鄙,自然需要纠正,但你的题目是谈谈求是的看法,结果你谈出了个“你有本事自己当山大王?”。合着不当山大王就不配跟求是对话了?你咋那么牛?
引用 No.24601 2019-7-23 02:35
我也想听听壮壮对此如何反应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7-22 21:48
知凡、壮壮有兴趣都可以上来直接交流
引用 莫梅木 2019-7-22 10:34
你们向高层呼吁,是小资产阶级动摇性;我们找高层的思想智囊当指导老师,那是领导无产阶级的深谋远虑。
引用 莫梅木 2019-7-22 09:16
弄了半天,还是避重就轻啊。现在求是对唐的态度、声援番禺毛主义者时候为何禁止学生以个体身份帮助同志(以所谓纪律为名)、负责人及其周围追随者有没有去学校那边打击不同观点同学,全都没有正面回应。整个文章都围绕着“需要组织,我们比实干派更像韶山老人转世灵童,你不服可以也搞一个追随者团体”来阐述。说实干派采取冒进策略,人家都说了,是受你们影响的,一体两面而已。再来讲讲对待里面同学态度,这里红中网的大先辈们也是反对那种策略,但他们并没有像一些人那样不断地“骂叛徒”、“抓叛徒”。
引用 上海公社 2019-7-22 03:43
壮壮的文章是有很大问题,知凡批评他不该纠缠个人问题(什么头发掉光了)是对的。

求是肯定是一个追求马列主义的团体(实际上是否做到马列主义或掌握了马列主义是另外一个问题)。至于说求是对于中国工人阶级“从自在到自为”做出了不小的贡献,这恐怕言过其实。

在佳士问题上,求是采取保存力量的策略不能算错。但是与其他左派团体之间,为什么不沟通?公开沟通不方便,主要领导之间也不能沟通?直接沟通不方便,难道不可以通过中间人沟通?你不沟通,而且以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系统的人什么都不许做。在别人看来,不就是把自己“保”起来,别的什么都不管。

北大系有北大系的问题。但是在处理与其他团队的关系上,求是是否都是正确的。乌有系是改良主义。但是求是在公开层面不也要以改良面目出现吗?改良主义者都是敌人吗?
引用 龙翔五洲 2019-7-21 23:56
我认为本文主要谈的是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中如何看待和进行有利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革命活动问题。我想,现在的左翼力量是下滑趋势,是低潮时期,但不等于是前途渺茫。我也支持革命活动的多样性,对于学生我认为应该以学习为主,更要与工农相结合。我曾经在本网的跟帖中谈过我的一个建议。我把它搜了出来再贴在下面供大家讨论:
龙翔五洲 2019-2-21 02:06
【左翼力量在今天的中国是非常孤立和弱小的,这一点要予以承认;我们手里既没有群众,也没有经济基础,更没有武装力量...】我认为我们现在要从经济基础入手,开公司、建工厂、建农庄、搞小微企业、办学校等等,这是合法的。我们要搞的公司、工厂、农庄、小微企业、学校甚至科研所,都要符合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就是不能搞成私有制的,一定要是集体所有制的,要“工者有其业”,搞成全员持股、大家都是劳动者又都是主人(老闆)。这样的企业会成为榜样,是向私有制开火的榜样和阵地,是团结群众战胜私有制的堡垒。如能这样进行下去,推而广之,什么工会、夜校、马列毛主义教育、经费、面包等等革命所需的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只要特色还挂着马克思主义的外衣,还披着社会主义的皮,我们的行动就有它的合法性。我们要用这样的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去动摇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
引用 莫梅木 2019-7-21 22:15
知凡的三段论:人总是要抱团的—>传销式组织也因此有了价值—>你觉得不满意,可以再搞一个传销组织嘛。
引用 远航一号 2019-7-21 17:18
由润玉网友投稿

查看全部评论(9)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0-20 09:24 , Processed in 0.01718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