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还争鸣吗?还战斗吗?—— 读求是新年献词有感

2019-7-12 01:54|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26824| 评论: 47|原作者: 壮壮|来自: 作者投稿

摘要: “求是系”的核心成员是那样地明哲保身,求是学会的指导老师是那样地甘当专制政权的鹰犬,不要对别人指责左翼社团大惊小怪:几乎所有这些社团大致都是由普通社员+政治掮客社团理事组成的。但凡混得稍微久点的人,就开始笼络青年,搞黑社会式的大哥带小弟。

还争鸣吗?还战斗吗?—— 读求是新年献词有感

最近笔者的朋友圈有人分享公众号“清华大学求是学会”上的一篇旧文[1]——201711日发表的“元旦钜献”,作为求是曾经的会员笔者读完感慨颇多。

 

目录:

一、个人作风问题

二、存在“求是系”

三、“求是系”的作风

四、禁止争鸣战斗

 

一、个人作风问题

在探讨“‘大学里的左派社团应该如何发展?’这个问题” [1]时,作者引用了知乎上的回答来展现一些人对左派社团的质疑,他自己觉得这些质疑绝大数是不正确的。但有些事情笔者真正见识过,这里向大家展示一下。

知乎上有人引用《挪威的森林》中的一段话来讽刺左翼社团成员讨论问题时故弄玄虚:“每个人摆出很懂的表情,使用艰深语句说话”,“ 大家其实听不懂,却都装看很懂的表情无缘无故地傻笑”,“ 即便不懂,只要拼命点头称是就行了嘛”。 [1]

必须承认,在讨论问题时清华求是会员也存在类似的问题,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不是大家故意那样做的。社会问题本来就很复杂,学生尝试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去解释就更难表达清楚,甚至正确地提出问题都做不到。会员们彼此间话都说不明白的情况经常发生,在听理论上有造诣的老会员讲解时很可能也是一头雾水,所以“无缘无故地傻笑”“ 拼命点头称是”也是难免的。

不应该对这些现象大惊小怪。而且清华同学的学习能力还比较强大,如果会员有兴趣坚持一年以上,理论水平往往会有很大提升,情况会明显改观。但要彻底改变恐怕还是很难的,毕竟把学生时代的兴趣变成一辈子的志趣还需要异常艰苦的努力,不可能要求每个参与者都做到。

青年人聚集的地方就存在恋爱问题,左派社团中也一样乱象很多。日本是这样: “他们适当地卖弄堂皇的言词而自鸣得意。让新来的女生大表钦佩,其实心里只想着把手塞进女生裙内那回事。”[1]中国是这样:“偶尔还会出现学长带学妹,带着带着就以革命的名义求爱,典型的例子就是YCA的‘求爱门’。学姐把学弟的也有,搞成约炮组织有些人还很引以为荣。”[1]

求是学会绝不是“约炮组织”,笔者的亲身经历足以证明这一点,但这个组织里的恋爱问题独特而有趣。

周道登同学觉得:“唯一稍感安慰(或者也算不上安慰)的是,我们学会既然立足于清华,读书讨论的时候往往绝大部分是男生,卖弄名词借机把妹客观上难以实现。”[1]但“绝大部分是男生”不代表没有女生,“把妹客观上难以实现”不代表无法实现。

哦不,是“把姐”!比自己大两岁的女会员,求是的两任会长都这么选择女朋友——至少有一对儿已经结婚了;某副会长的做法和会长类似,已经和小姐姐会员结婚生孩子了。年轻人在一起产生感情很正常,不应该过多指责左翼社团内部谈恋爱,但不应该因为婚恋问题而耽误左翼政治工作。

曾经的求是会长、副会长在恋爱中或结了婚以后还争鸣吗?还战斗吗?笔者毕业后没有再接触过前面提到的人,无法做出任何判断。但有位外联部副会长笔者还见过面,在学会时他和下届的内联部副会长(北京本地人)恋爱,当时笔者调侃为“男主外女主内”,毕业后两人结婚了。

笔者和他见面时正好赶上北京清退非高端人口,就谈到了相关问题,但他竟然没有表示出一点儿同情:北京有两千多万人口,即便清除一二十万人也就是闹哄一下,长远来看不算什么。笔者听得心寒。是啊!他在北京有房子、有正式工作,不论底层劳动者遭了多少罪对他的生活都没有影响啊!

《挪威的森林》里写那些积极参与左派社团活动的男生 准备”“娶个从未读过马克思的漂亮太太” [1],真的用不着!即便男女双方都积极参与过左派社团的活动,都读过不少马列毛主义的著作,也挡不住两人积极操持自家小日子的热情,有例子表明就算两人都是左翼理论的研究生也不能。

“元旦钜献”一文的作者知道“作为普通的学生,我们应该关心民生国计,关心工农兄弟,学习马列主义” [1]。但你这位在学生时代积极活动的前辈,谈恋爱谈着谈着就忙自己的小日子去了,毕业后一结婚就把“关心工农兄弟”忘光了。忘了这一条其他的就无从谈起了,甭指望这样的人走上社会以后能够为劳动人民“争鸣”“战斗”!

别说普通会员了,就是在求是学会的核心积极会员中,这样的情况都很常见。一个和笔者同寝室的人也曾经担任求是的副会长,他在本科毕业时对学会的工作大发感慨,意思是学会那些活动也不过是学生时代的游戏而已。当时笔者听得脊背发凉:不论下了多大决心、学了多少理论、做了多少工作也就只能是场游戏吗?

毕业后他去西部工作,笔者和他的联系就很少了——断断续续有一些,去年他自己说他和过去的同志以及政治活动都没有联系了。对政局一点儿看法都没有,又怎么可能有参与政治活动的热情呢?他的话应验在他自己身上了,而且他还是单身——没结婚没女朋友也阻止不了政治觉悟的断崖式下降。

如果目标是培养出一批能坚持为工农兄弟争鸣与战斗的勇士,求是学会过去和现在做得都还远远不够。周道登同学说自己“只是一个求是学会的普通成员” [1],“ 心情倒真有一点” “战战兢兢” [1]。但笔者觉得真正该战战兢兢的不是求是的普通成员,而是那些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在学会中起领导作用的人,你们该战战兢兢地反思一下你们做了什么导致这么多年学会里没出几个真正的战士。

可能人生目标只是个人选择的问题,在当前社会环境下哪怕大多数会员毕业后就不再“关心工农兄弟”、不再“争鸣、战斗”了也无可厚非。但刑事犯罪道路总该避免吧?

有人指责左翼社团的领导层:“要是当上社长了,捞个几万不成问题”[1]。但至少笔者在求是的那几年,学会中绝对没有类似的事情。但是,对于某位已经毕业了的会长来说这就太小儿科了:唐玉龙是怎么开公司搞金融诈骗的,怎么从其他左翼同志那里骗钱的……这篇文章[2]写得清清楚楚。

此人还在一群人面前(笔者也在场)炫耀说他能娶到媳妇是因为自己会做菜,所以笔者对这种人的期望与别人相反:你还是多陪陪媳妇做做菜过过小日子把,别再参与左翼活动了——左翼的名誉就快被你败光了。或许你也该好好研究研究怎么合法地赚钱养老婆孩子,要不然可能会有牢狱之灾呢!

受害者揭露犯罪事实的文章已经发表一年多了,事件在左翼内部发酵也有好几个月了,但让人愤怒的是,求是系至今也没有处理唐玉龙的问题。不清除这样的犯罪分子,不剥夺他对运动的领导权,左翼怎么在群众中树立威信!


二、存在“求是系”

和知乎上回复“大学里的左派社团应该如何发展?”[1]这一话题的某人一样,笔者使用了“求是系”这个词,李民骐(远航一号)也同样提到了这个左翼政治派别:“争取到了所有起主要作用的老同志及左派内部除求是系以外其他各小组的支持” [3]

但周道登同学似乎很不理解:“我看到了什么?!‘清华求是系的社团’!什么情况?求是怎么还搞出一个系了?是和工物系电子系一样的系吗?还是黄埔系CC系的那个系?”他还认为:“求是学会和其他任何校内社团都没有发展出超出友谊的不正当关系,和任何校外社团都没有发展出关系” [1]

笔者完全赞成周同学对校内情况的看法,但在和校外社团的关系方面,笔者的亲身经历说明事情与周同学的看法差异很大。求是学会的确没有以本社团的名义和外校社团或其他校外团体发展关系,但这不能否定学会有计划、有组织地参与校外其他左翼团体活动的事实。由于同为学生社团,影响乃至领导北京其他高校的左翼社团是学会对外工作的重点。

就笔者在学会的亲身经历和所见所闻来看,求是发展新会员的步骤大致是这样:学期初全校社团集体招新时招来的新会员如果坚持积极参与学会的活动两学期,就会被老会员带领着参与培养新会员的活动;如果还能积极参与一两个学期,就会被视为真正的内部成员,很可能成为一项校内活动的负责人。

如果大体上比较好地完成了任务,这样的同学就很可能在换届选举后成为会长团成员:副会长或会长。他们要做很多更复杂的工作,除了学会的本职工作以外,一般说来参与组织北京其他高校左翼社团的读书会是必有的。

求是在某所高校的活动一般这样安排:由一名入会时间很长(甚至可能已经从清华毕业很长时间)、工作经验丰富的老会员负责,领导若干名在校积极会员开展活动。校外活动和校内活动其实大同小异,“读书、实践”是少不了的。读书主要就是阅读关于重大社会问题的材料以及马列毛主义的经典和现实著作;实践就是尝试和各种各样的人特别是底层劳动者接触,了解他们的状态,也包括指导别人“读书、实践”。

出于安保的考虑,这些组织者在校外活动时不会用“求是学会”的名义。但求是学会有计划有组织地派出主要成员参与了北京其他高校左翼社团的建设却是事实,至少2012- 2013年笔者在校期间亲身经历过这样的事。从工作的连贯性性来看这些活动至少已经开展了好几年,按照笔者离校时的趋势看估计在几年内也不会停。

所以说笔者觉得周道登同学写的“求是学会”“和任何校外社团都没有发展出关系” [1]与事实相去甚远。是由于种种原因这些活动在2016年最终停止了吗?还是周同学同样出于安保的考虑而故意这么写呢?

总之文章[1]是直截了当地否认了 “求是系”的存在,但在笔者看来的的确确存在产生这一政治派系的良好条件。

求是学会本就是思想政治类社团,而且政治立场稳定。至少口号“关心民生国计,关心工农兄弟,学习马列主义”和“读书、实践、争鸣、战斗”十几年甚至更长时间都没有改变,而笔者的见闻足以说明:至少读书和实践也就是学习马列主义和关心工农兄弟是落到实处了的。

求是的活动还是有传承的,人脉保持着连续性。虽然有相当一部分积极会员毕业后会摆脱和马列主义有关的一切,但也有一部分老会员一直在参与左翼政治活动。还有一些核心成员即便毕业很久却仍然对学会工作具有很大的影响力,有些人还会起到决定性的领导作用。

这种作用绝不局限于清华校内,至少还包括一些北京地区高校的左翼社团:求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不间断地派出积极分子帮助这些社团搞活动。后来笔者还了解到,一些核心成员的影响力竟然达到了上海甚至更往南的某些高校,还有一些能人不光是在学生左翼团体中发挥领导才能。

当然,出于安保的考虑,绝大多数校外活动不是以“求是”的名义进行的,但这些活动却与求是会员有着极密切的联系,很可能就是老会员策划与推动的。总之,求是的社会作用比从表面上看到的大得多,甚至都有自己的网络宣传工具——激流网……比周同学在文章[1]中提到的要复杂得多。

求是的关系网已经庞大到足以成为左翼的一个派系了:“求是系”以原求是学会核心成员为骨干,涉及左翼政治的方方面面。更重要的是,这一系对社会上重大政治斗争的态度和反应是十分接近的。


2

鲜花
1

握手
1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7-27 10:14
我独立成贴的被关闭讨论,因为真言这个毛派试图极力狡辩,甚至可能越来越出言不逊,关闭也是可以接受的处理方式,我们问一个人有几个老婆,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一夫多妻的提问了,比如叶剑英有几个老婆或几个妻子,回答比如9个老婆,这种回答是很正常的。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7-19 14:34
水边: 还古人云呢,你这个“连续一夫多妻”概念纯粹是胡扯,你居然还能狡辩到这个地步。我都告诉你这个词是怎么来的了,你居然还当个宝贝。这个词就是“女性导师”们用 ...
对于这个,我有空单独写个帖子发红色社区
引用 水边 2019-7-17 22:11
马列托主义者: 这个概念我在10几年前读大学时就知道了,和你说的这个人有什么关系,其次哪怕是这个人发明的,正确的东西何必在乎出于谁的口中,古人云:不以人废言。 ...
还古人云呢,你这个“连续一夫多妻”概念纯粹是胡扯,你居然还能狡辩到这个地步。我都告诉你这个词是怎么来的了,你居然还当个宝贝。这个词就是“女性导师”们用来警告女性要保持警惕,“当心老男人”的。在国外也有类似的表述,就是极端保守的宗教组织用来进行道德鞭笞的。这种东西首先逻辑上就不成立,也不符合历史,更跟马克思主义或者其他进步思想一点关系没有。你拿这种东西说道,真的是把红中评论的下限都刷低了。

结婚离婚自由,这样在还有家庭的情况下,就是一个人可能会有不同的伴侣。马克思主义者可以批判家庭本身,批判对女性的压迫,但是不会去说什么离婚之后再结婚也是问题。你这样的,就是24601说的,就是把女性当成被动的对象,就是赤裸裸的男权主义。

还是老规矩,如果马列托还要继续抬扛,我不会继续回帖,因为马列托喜欢灌水,而且没有新的东西,纯浪费时间。如果马列托写出点新的东西,那么我会考虑继续回复,方便其他读者讨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7-17 09:38
No.24601: 按照你的说法,为了显示自己没有“多吃多占”,就要偏偏去选择自己不爱的人啦?
你强奸女子,你爱她,他未必爱你啊,当然在资本主义下暴力改为金钱和权势,而女性在资本主义下是会“心甘情愿”拜倒在金钱和权势下的。
引用 No.24601 2019-7-17 01:35
马列托主义者: 壮壮主文中多次谈到了女性,所以这离本篇文章很近,壮壮也不需要被教育,他的认识至少按照他的说法是回忆,大体属于他看到的事实,至于到底是不是事实,我无法判 ...
无论是壮壮,还是其他中国左翼组织,歧视女性,把女性当作资源的现象都普遍存在,今年年初那个贾什么的骚扰事件,还是女权主义者现分歧反抗的,中国左翼,除极少数外,都见怪不怪。
引用 No.24601 2019-7-17 01:33
马列托主义者: 首先中国的托派如何不是这里讨论的,你可以和我一样批评中国毛派一样批评中国托派,我没有意见而且欢迎。我们认为毛在1949年前是马列主义者,执行了正确的政策, ...
按照你的说法,为了显示自己没有“多吃多占”,就要偏偏去选择自己不爱的人啦?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7-16 15:04
毛共中的这种连续性一夫多妻制,如果是个别现象,可能是爱情现象(我们不能否认男女出于爱情可以不顾年龄差别的存在),但是成为一种普遍现象,所以更加可能是种连续性一夫多妻制现象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7-16 14:05
No.24601: 但这个话题已经离本篇文章太远了,马列托有兴趣可以另开讨论帖。还是说说如何在左翼社团避免把女性当作“性资源”的方法吧,教育一下这个壮壮,你看如何? ...
壮壮主文中多次谈到了女性,所以这离本篇文章很近,壮壮也不需要被教育,他的认识至少按照他的说法是回忆,大体属于他看到的事实,至于到底是不是事实,我无法判断,不过他从他的认识角度透露了一些自以为是马列毛主义活动者的情况。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7-16 13:59
No.24601: 只有如下三种解释: 第一,毛主席不是“理性人”,不知道两单位效用大于一单位效用。但是,就这样一个傻子,却打赢了中国革命,把中国托派先祖们的群众都抢了过 ...
首先中国的托派如何不是这里讨论的,你可以和我一样批评中国毛派一样批评中国托派,我没有意见而且欢迎。我们认为毛在1949年前是马列主义者,执行了正确的政策,当然这是从大面主要面来看的,而且和这里的连续性一夫多妻制没有关系,得到群众支持不表示正确,就如希特勒得到了德国人特别是小资产阶级的狂热崇拜,哪有如何呢。

毛理性上经济上有没有把女性看作性资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的选择,是选择了比自己年轻不小的江青同志,江青同志还曾经是上海明星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7-16 13:51
No.24601: 既然马列托认为毛把女性当作是性资源是“事实判断”,那么我们就来好好掰扯这个“事实判断”。就马列托自己定义,女性作为“性资源”提供的“效用”,是与年龄相 ...
毛共不仅仅毛一个人,其次不是说天天换年轻的,从毛个人来说,江青比他小很多,并且和毛有生育,如果毛不离婚,和贺子珍继续婚姻,可能不会再有生育了。这确实是事实判断,主要是资本主义的现实,毛他们还带有资本主义的遗产,包括这些还在寻找所谓解放道路中的女性本身就有这些痕迹。当然这不意味着江青又老了,又要换新了,所谓的十大元帅,几乎全部找了比自己小很多的人为末任妻子,第一个妻子说是包办婚姻,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多年,为了所谓解放了的自由恋爱都放弃了。
引用 No.24601 2019-7-16 13:39
马列托主义者: 女性是性资源是社会事实,恰恰是我反对的,我这个是事实判断,不是价值判断,而你把事实判断认作价值判断,否定毛共中把女性作为性资源的事实,这是一种虚伪的掩 ...
但这个话题已经离本篇文章太远了,马列托有兴趣可以另开讨论帖。还是说说如何在左翼社团避免把女性当作“性资源”的方法吧,教育一下这个壮壮,你看如何?
引用 No.24601 2019-7-16 13:37
马列托主义者: 女性是性资源是社会事实,恰恰是我反对的,我这个是事实判断,不是价值判断,而你把事实判断认作价值判断,否定毛共中把女性作为性资源的事实,这是一种虚伪的掩 ...
只有如下三种解释:
第一,毛主席不是“理性人”,不知道两单位效用大于一单位效用。但是,就这样一个傻子,却打赢了中国革命,把中国托派先祖们的群众都抢了过来,表现出绝对优于托派的认知水平,这只能说托派甚至不如这个不识三瓜俩枣的傻瓜。
第二,毛主席不是“经济人”,明知江青同志既不年轻,也不貌美,却偏要选择对自己不利的,效用小的选项。但是,这又与托派长期鼓吹的,毛主席为了一己私欲和小集团利益戕害人民相矛盾。
第三,毛主席并没有把女性视为性资源。这就否定了马列托对毛的“事实判断”

如果马列托的“事实判断”指的是资本主义社会,而不是指毛主席,那么马列托就应该承认,作为具备正常理智和欲望的个体,毛主席没有屈从于马列托强加给他的“事实判断”。相反,他与既不年轻,也不貌美的江青同志一路走到了生命尽头。这是对资产阶级婚恋观的绝佳反抗。 ...
引用 No.24601 2019-7-16 13:33
马列托主义者: 女性是性资源是社会事实,恰恰是我反对的,我这个是事实判断,不是价值判断,而你把事实判断认作价值判断,否定毛共中把女性作为性资源的事实,这是一种虚伪的掩 ...
既然马列托认为毛把女性当作是性资源是“事实判断”,那么我们就来好好掰扯这个“事实判断”。就马列托自己定义,女性作为“性资源”提供的“效用”,是与年龄相貌挂钩的,尤其是年轻貌美的女性提供的“性资源”效用就越大。同样按照马列托的观点,“毛共”是退化的工人国家中的执政党,是集权官僚政党。那么,“毛共”,尤其是毛主席本人,获得高档“性资源”的成本是极低的。毛主席的第三任夫人江青同志出生于1915年,按照马列托的划分标准,至少在抗战结束后,江青同志就不具备“年轻貌美”中的任何一个了,那么毛主席为何在获取“性资源”的边际成本远小于边际收益时不去一脚踢掉江青同志,另觅新欢呢? ...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7-16 08:57
水边: 从来没听说过这个词,还连续性一夫多妻是有权有势的人占有年轻女性。。。别卖弄这些胡扯的东西了。你难道不知道,在美国这样的地方,离婚率在资产阶级那里要大大 ...
这个概念我在10几年前读大学时就知道了,和你说的这个人有什么关系,其次哪怕是这个人发明的,正确的东西何必在乎出于谁的口中,古人云:不以人废言。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7-16 08:51
No.24601: 第一,在社会主义社会,或是在女性地位略有提高的资本主义社会中,结婚离婚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第二,把女性视为性资源搞计划分配,是性压抑过度的没落小资的幻 ...
女性是性资源是社会事实,恰恰是我反对的,我这个是事实判断,不是价值判断,而你把事实判断认作价值判断,否定毛共中把女性作为性资源的事实,这是一种虚伪的掩饰。社会主义应该根绝共时和历时的一夫多妻制。连续性一夫多妻制不是离婚再婚的问题,而是权势人物获得更多生殖能力的女性的问题,这是封建社会和资本主义社会的特征。是社会主义要解决的问题,社会主义下才是真正的自由恋爱的男女结合。
引用 No.24601 2019-7-16 00:38
马列托主义者: 连续性的一夫多妻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典型现象,通常是有权有势的人通过离婚的手段和更加年轻的女子(通常也是更加漂亮的)结合,这和自由恋爱没有关系,他们通过权 ...
第一,在社会主义社会,或是在女性地位略有提高的资本主义社会中,结婚离婚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第二,把女性视为性资源搞计划分配,是性压抑过度的没落小资的幻想。第三,就算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没有婚姻,你谈个恋爱也会有喜怒哀乐,难免心里发堵,不合适就换,没有什么从一而终之说。把革命队伍里通过工作/学习/生产/阶级斗争形成爱情当作是阶级社会的卖身投靠,确实是马列托的一大幻想。
引用 水边 2019-7-15 20:03
马列托主义者: 连续性的一夫多妻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典型现象,通常是有权有势的人通过离婚的手段和更加年轻的女子(通常也是更加漂亮的)结合,这和自由恋爱没有关系,他们通过权 ...
从来没听说过这个词,还连续性一夫多妻是有权有势的人占有年轻女性。。。别卖弄这些胡扯的东西了。你难道不知道,在美国这样的地方,离婚率在资产阶级那里要大大低于工人阶级吗?
我出于好奇,忍不住网络搜索了一下这个“连续性一夫多妻”是哪里来的。大家自己可以试试,其实这个是中国一个庸俗反动的网络情感商人ayawawa的理论创造!厉害了我们的马列托!

其实马列托这样的无非就是先拿卫道士道德去谴责革命者,然后说所有的道德都是虚伪的。革命者在爱情里面当然要有道德,但是并不是你说的那些。你还提到了毛主席,毛主席的第一位爱人是为革命牺牲的,第二位爱人是婚姻破裂,第三位爱人也是为革命牺牲了。这些都是自由恋爱。马列托你除了无耻的诽谤抹黑,还一写好多条,还会干什么?请你不要在这个帖子下面胡扯转移重点了。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7-15 08:54
Qiaoyi: 不能用共产党上层领导蜕变为官僚特权集团并占有物质利益来否定绝大多数共产党人在革命初期牺牲的真诚和必要性。要是没有牺牲,革命根本胜利不了,哪里有什么利益 ...
从后来的历史演变来说,只能说不能否定少数共产党人在革命初期牺牲的真诚。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7-15 08:49
连续性的一夫多妻制是历时的一夫多妻,和共时的一夫多妻制本质是一样的,只是资本主义社会的一种特点。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19-7-15 08:42
No.24601: 啥叫连续性的一夫多妻?按照你的说法,只有从一而终才不是一夫多妻啦?
连续性的一夫多妻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典型现象,通常是有权有势的人通过离婚的手段和更加年轻的女子(通常也是更加漂亮的)结合,这和自由恋爱没有关系,他们通过权势霸占更多的性资源,否则为什么他们再婚不是和年龄更大的同志女性结婚呢,在中共的高层甚至中层领导者中这种资本主义的现象比较突出,底层革命追随者是很难做到的,普通群众更加做不到。

查看全部评论(47)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8-23 19:59 , Processed in 0.01867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