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学习园地 查看内容

法庭自辩辞(1886年10月9日)

2019-5-2 04:57|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67061| 评论: 1|原作者: 阿尔伯特·帕森斯

摘要: 阿伯特·帕森斯是一八八六年五月美国工人罢工运动的领袖之一。下面译出的是帕森斯被判绞刑前在法庭上陈词的一些片段。在这个关系生死的场合,他并没有因为惊慌而掩饰着自己的思想,相反,利用生命的最后一瞬,他在众人面前解释了他一生的信仰。

五一烈士帕森斯的法庭自辩辞



  阿尔伯特·帕森斯是一八八六年五月美国工人罢工运动的领袖之一。这次斗争成了“五·一”劳动节的起源。当工人阶级的斗争达到高潮的时候,资产阶级即发动了血腥的反攻,收买工贼,给七名工人领袖罗织罪名,加以拘捕。帕森斯和其他三名同志,虽然已被判了绞刑,但仍不肯向当局屈服,于是在一八八七年十一月十一日被吊死了。

  下面译出的是帕森斯被判绞刑前在法庭上陈词的一些片段。在这个关系生死的场合,他并没有因为惊慌而掩饰着自己的思想,相反,利用生命的最后一瞬,他在众人面前解释了他一生的信仰——社会主义——的意义:




  我是一个社会主义者。虽然我是一个雇佣奴隶,但我认为(我只是许多人之中的一个),如果我用成为其他工人的老板和主人的方法来挣脱我的奴隶状态的话,那是无比错误的——对我来说是错的,对我的邻居来说也是错的,对全人类来说是不正义的。我拒绝这样做。如果在我生命中选择了另一条道路,我现在已经住在芝加哥市舒适奢华的美丽园房内,有许多奴隶供我使唤。

  可是,我选择的不是这一条道路,于是,今天我要站在这绞刑架上,好像现在这样。这便是我的罪行。这便是我唯一的罪行。我曾经作伪,我曾经说谎,我曾经背叛今天资本主义社会中臭名昭著的人物。如果你认为这便是罪行的话,我认罪。

  现在,请你们忍耐点;我和你们一样——我自己对这审判是很耐心的。如果你愿意的话,请跟着我看看这个资本主义工业制度的压迫性。一如我那位同志菲尔登今早说的,今天,每一件新机器的出现都成为工人的竞争者。它们成为那些要卖劳力才能赚到面包的劳工的障碍和威胁。工人变得捱饥抵饿,每一天,每一小时,随着机器的出现,使我们整个行业彻底地破坏了、改变了。我正是身受此苦——而且我还是个年青人呢——我那个行业的工人全部被机器的发明所取代了。

  这班人会怎样?他们现在哪里去了?他们成为其他工人的竞争者,造成工资降低、工时加长。他们许多是你们绞刑架的轮候者,你们监狱的轮候者。兴建多些监狱吧!设立多些绞刑架吧!那些人全都走上了通向犯罪、不幸、死亡的大道了!

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


  尊贵的先生们,有果必有因。正如果子必须生长在树上一样。社会主义者并不是那些闭起眼睛,不愿观察,不愿聆听的人,他们愿意观察,愿意聆听。社会主义者注意着这个资本主义制度,注意着小商人,小店主,中产阶级的活动。一位同志告诉我们说,去年的十二个月份中,共有一万一千名小商人破了产。

  这班人会怎样?他们现在那里去了?他们为什么落得如此下场?财富减少了吗?都不是。只不过他们原先拥有的财产已转到另一些人手中去了罢。那些人又是谁呢?他们便是那些拥有最多资本设施的人。他们是垄断企业主,他们是些能够屯积居奇的商人,他们能把小商人压榨至死,然后像在桌面上扫走苍蝇那样,把他们抛进垄断企业的垃圾桶里去。

  在这种情况下瓦解了的中产阶级加入了无产阶级的行列。他们变成什么呢?他们在工厂的大门前四处钻动,他们为求工作尝试着不同的行业。结果呢?劳工市场上多了许多人。这增加了求职者的人数。跟着呢?它又加剧了竞争,这反过来制造了更大规模的垄断企业,于是工人工资降低至那造成饥饿的最低点。但跟着又如何呢?

我们希望做到些什么?


  尊贵的先生们,今天社会主义出现在人类面前,同时要求人们正视它、讨论它、理性地检查它、验证它从而发现它的真理。因为只有它,才能避免暴力和流血的发生。因为今天许多盲目冲动、无知,不知什么东西使他苦恼的人们,只知道他们自己是饥饿的、不幸的、赤贫的,于是盲目地反抗,好像他们对付麦氏维那样,他们反对那节省劳动力的机器。请你们想象一下那种荒诞事,可是资产阶级的报章却带来莫大的痛苦,宣传着说,社会主义者要反对机器、要反对财产。

  他们为何要这样说呢?那根本是荒谬的、可笑的、愚蠢的。从来没有人从一个社会主义者口中听说过这样的话。事实恰恰相反。我们并不反对机器,我们并不反对它。我们只是反对雇佣劳工的制度。仅此而已。我们反对那些财富由少数人的利益来支配,我们反对财富的垄断化。我们希望过去年代由劳动人民的智慧累积而成的,所有自然资源,所有的社会力量,都成为全人类的仆人,永不异心的忠实奴隶。这才是社会主义的目标。

  这并不要求谁的捐献。也不损及任何一个人。当我们看见了事物的情况——一群骨骼还未发育坚硬的儿童在工厂的大门前挤作一团;当我们看见那群孩子从家里的炉床被拖出来,然后被送到劳工的巴士底狱里去;当我们看见他们幼弱的双手放在金粉上来给一些贵族淫妇来做装饰——我便不期然的冲动起来,说出心里话。我们维护那弱小的、维护那无助的、维护那被压迫的;我们要那做错了事的人作出补偿;我们要给无知的人以知识和智慧;我们要解放奴隶!社会主义要保证全人类的福利……




Albert Parsons(阿尔伯特·帕森斯)

另一位领导者:August Spies(奥古斯特·斯派司)

干草市场爆炸案后,此图(作者Thure de Thulstrup)成为这一事件的象征,
不过画中工人向警察回击则与事实不符。

干草市场群众集会时的传单版本。警方起诉时根据的是左边的版本,
但事实上August Spies并未使用(停止印刷)这一版本,而改用了右边那个版本。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社会主义 2019-5-2 09:33
‘因为今天许多盲目冲动、无知,不知什么东西使他苦恼的人们,只知道他们自己是饥饿的、不幸的、赤贫的,于是盲目地反抗,好像他们对付麦氏维那样,他们反对那节省劳动力的机器。请你们想象一下那种荒诞事,可是资产阶级的报章却带来莫大的痛苦,宣传着说,社会主义者要反对机器、要反对财产。

  他们为何要这样说呢?那根本是荒谬的、可笑的、愚蠢的。从来没有人从一个社会主义者口中听说过这样的话。事实恰恰相反。我们并不反对机器,我们并不反对它。我们只是反对雇佣劳工的制度。仅此而已。我们反对那些财富由少数人的利益来支配,我们反对财富的垄断化。我们希望过去年代由劳动人民的智慧累积而成的,所有自然资源,所有的社会力量,都成为全人类的仆人,永不异心的忠实奴隶。这才是社会主义的目标。’
——一百多年前的资本家,通过把工人反对机器的资本性的使用说成是工人反对机器的使用作为借口来破坏社会主义经济关系也就是生产力合理存在的无产阶级政治条件的建立。今天的资本家,却是通过虚伪地宣扬‘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来反对生产力合理存在的无产阶级政治条件也就是已经建立起来的社会主义经济关系。 ...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0-20 08:52 , Processed in 0.01475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