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红色中国网 返回首页

刺球的个人空间 http://mail.redchinacn.net/?633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右而左:江山啼血二三月(上)

已有 1445 次阅读2012-3-24 21:01

江山啼血二三月,凡关心国家前途者,无人可以无动于衷。我知道不少信赖我的朋友,正在热切期待我关于时局的看法。我数度坐在电脑前,却数度敲不出一个字!我和朋友们一样悲愤,但悲愤无济于事,谩骂,指责,嘲弄“汉奸”也无济于事,悲观,颓废更无济于事。此时此刻,大家需要冷静,需要认真检讨近期事变的前因,客观评估其后果,然后再行其他。没有最近的事变,许多人会还在梦里,发生了最近的事变,这些人就不会再在梦里了。这也是辩证法。显然,近期事态并没有太脱离预料,那么其未来的演变,也就有轨迹可循。本文上篇,先借助自己早前的几篇文字和大家一道做一冷静之回眸。

 

我本人对于所谓“重庆模式”感情上明确支持,理性上一直并不乐观。在杨帆,崔之元等人协同重庆学者和重庆宣传口官员,高调祭出“重庆模式”大旗,乌有之乡为代表的左翼对“重庆模式”高调回应并组织重庆红色旅游的时候,我在2011-01-02写了《要人民情怀,不要亲民秀》一文,我说:

 

无论谁,不管你是左中右,还是没有任何政治倾向,不管你是喜欢,还是讨厌薄熙来这个人,只要你稍有一点政治头脑,就无法否认,从纯政治角度看,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是过去两年里中国政坛上的最亮点。这个亮点依托的是毛泽东的人民情怀,利用的是海量普通民众对当前社会诸多丑陋和恶疾的不满

 

我不喜欢薄熙来这个人,但是,无论关于他有过怎样的传闻,我都举双手赞成他唱红打黑’。

 

薄熙来的政治举动,当下中国政治生态下,对许多位高权重者,是不可回避的触动,对另一些位高权重者,则是深有政治寓意的启示。毫无疑问,这些佼佼者,正在对唱红打黑这个政治举动的象征意义和现实意义,进行全方位的政治评估,然后依据各自的评估,采取政治行动

 

政治人物的理想和政治人物实际达成的目标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异。这种差异是各种政治力量对比较量的结果,政治人物自身的理想有时甚至只起次要的作用。

 

这是13个月前我向左翼发出的清晰的告诫,但这样的文字被淹没在左翼的狂热之中,少有人理会。

 

2011年4月,李庄案第二季出现逆转,左翼论坛充满情绪性语言,我于2011-04-29写下《李庄漏罪案公诉人撤诉是否是左翼的失败?》,对左翼再次发出告诫,尤其对张宏良提出严厉批评,我说:

 

在这事上,法律只是个幌子,后面是一场政治较量。

张宏良先生一会儿‘伟大的转折’,一会儿‘天快亮了’,一会儿‘泪飞顿作’,一会儿又‘风云突变’,我怎么觉得这都是心造的幻影,人家‘一颈两头’这30年来从头至尾走出的是30度斜角的拉升线,偶有内部的小分歧,也是该用枪的时候用枪,改用笔的时候用笔,迅速解决,对左翼则是不跟你争论,也不给你争论的权力……左翼的朋友们,注意了,那个法官不是说他们的胜利还是得益于‘没有一线的工人农民参与’吗?这其实是嘲讽了想借‘张宏良群体’力量的人,你们一个个脱离工人,农民,还想赢了这官司,歇菜吧您!同时这也给真正的左翼一个启示:去和工人农民结合吧,唤醒他们才是第一位的。依附于对手,指望对手善心的觉悟,搞政治投机是没有出路的,陈独秀失败了,王明也失败了,现在的左翼就不失败?

 

这个告诫只引起个别有心人的注意,总体还是被跟着张宏良,孔庆东,司马南等人一道狂热的左翼忽略。

随后的一段时间,可以说重庆方面攻势凌厉,加上泛左翼的配合,“重庆模式”受到世界性关注,重庆的对手有点招架无力的样子。鉴于此,左翼有人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在网络里居然流出“薄任政法委书记”的呼声!更有甚者,在重庆地盘上,一群在文革后受了委屈的老人,居然集体上书薄,要他改善他们因为政治原因遭遇的悲凉生活。这样背景下,我于2011-09-17写下了《政治焰火照亮了共和国黑黑的夜空,哪一束将亮到最后?》,再次发出告诫,要大家冷静:

 

黑夜里好似没有秘密了:当前之下,西部王爷的焰火,最得人心,喝彩的最多。政治暴发户们,阵脚有点乱,显出落败之势。这局面,让一位退下舞台的铁面人物看不下去了,就把他曾经的老调,添加些新词,也发射到夜空里来了。……这是一个各个山头寻求利益结盟的时代。政治暴发户们的舵主和这位铁面人物,无论出于家族利益,还是出于政治理念,都是结盟的最佳伙伴。……。眼看暴发户舵主招架不住,铁面老将出马,给暴发户集团,上一个二道保险,该是比较合理的解释。王爷现在没有上位,一旦上位,犯起横来,余孽就余孽,怎么了?要是这样,铁面老将,也将在清算之列。当前这个时候,扼杀王爷的机会,还是蛮大的,你说铁面老将,能不出来拼命嘛?老将出马,一个顶俩,果然不错。政治暴发户们的境况已然大大好转,舵主终于借着近来某个国际年会,把自己的总指令,做成最大的一束焰火,发射到了共和国的夜空,还美其名曰寻求和人民的互动!这束焰火,是总动员令。

 

以上这一段话旨在说明,右翼必然要狙击薄,将其扼杀在进军北京的路途,我还提出了右翼的“二道保险说”,“总动员令说”,大家不要高兴的太早,右翼胜出“机会还是蛮大的”。特别要说的是,我对于薄的对手之一的厌恶是不加掩饰的,有一下一段言论为证:

 

这焰火,是白色,带着威慑和恐怖,借着香港某人的话筒发射升空,在漆黑的夜空上形成八个大字:封建势力,文革余孽。这招太狠毒,显然是想一剑封侯……这样的出招,一点现代政治文明都不讲,招人鄙视。文革最为他们自己不齿的就有帽子棍子,而这八个字是什么?帽子和棍子嘛,这是童鞋们都知道的。”

 

《焰火》一文或许分析过于透彻,文字贴出后很快遭到清理,但仅仅过了数月,也就是到了上月,就有王立军事件爆出,我迅速将该文重贴,居然一直被保留,这实在太意味深长了。这给我判断时局演变,提供了一个极好的依据。

 

王立军事件发生后,左翼政治上的不成熟更加暴露无余。尤其乌有为代表的左翼唯心主义发展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张宏良不必要说了,苏铁山还隆重引述知情人消息抛出“有病真相说”,司马南还有两个广为播放的视频,煞有介事在“有病”和“有事”之间,故弄玄虚,误导左翼;还有那个专门靠“内部资料”吸引眼球的美华网友,抛出“薄会奋斗到最后一刻”,给左翼打鸡血。这些思潮都在我的博客评论中体现出来了,我给予了明确回答,不过明显的是,我的告诫只是引起少数读者的注意。

 

其实,王立军事件从发生的那一刻起,就没有任何悬念:叛党叛国。作出这样的判断一点也不难,只需要一点政治常识就够了,可是居然那么多人被乌有之乡的有病说误导,真诚信了有病说。在这个问题上,左翼和王立军一样犯下了最严重的政治错误,这个时候任何为王立军的辩护都只能是增加对手的政治杀伤力!一个多月的言论自由(我早前将其确立为“昙花一现”),左翼没有利用好,尽入对手的瓮中,这不能说明对手的高明,只能说明自己的无知。我在2月21日私下回复一个朋友的邮件(这个邮件抄送给过大概20个网友)开篇有以下这段话:

 

王立军事件,上面现在应该有结果了,只在看什么时间公布全国。我现在倾向于是其私自入美领馆,如果这个事实成立,那么王是一个十足的政治侏儒和懦夫。他不是刘晓波,或者以前的方励之,他是政治人物,核心地方大员,和言论政治犯不是一个概念的事情。就我们这边来说,虽然汉奸罪没有了,但是只要是私自行为,一切以往的功劳就难抵消这一个过。他就是有1万条正当的理由,也政治上死定了,谁也救不了他。这一点,张宏良(和乌有的许多人都)没有充分认识。……王立军不私自入美领馆,薄熙来就有翻盘的机会,王立军只要绑定薄熙来,就有救。可是现在,王自毙,薄熙来政治上完蛋是必然的。

 

我在重贴《焰火》文之后的评论回复中也含蓄把以上看法提交给了大家,当大家卯足了干劲,发掘所谓王立军事件的真相的时候,我回复一个网友说:

 

我觉得大家都不必太关心细节!跨地区‘入成都美领馆’公干,就算正常,那‘滞留一天’就有点不正常了。王到了北京该属实,他的行为到底是正常还是不正常,就要等外交部说的‘正在调查’的结果。左右重大事件进展和随后人事变故的不是细节(其原始发生则可能与细节有关),而是这件事的性质。就此,我觉得还是要听今后官方的定性,不要太过追究细节。我暂时认为W这是异常行为!如果今后被官方正面定性(也很可能),那么民众就要看随后相关当事人的位置职位变动来判别定性是否出于事实,还是出于维稳考虑,但不必过于追究,毕竟是政治事件;如果被负面定性,那么我对于相关人物的职位变动丝毫不会在意,而只在乎这个事件对民众的心理冲击和负面的社会后果。W在许多人心中,已经不是一个一般的公安局长,而是一个民族英雄,重庆又据说是按毛泽东思想搞社会主义的,现在还是民族主义最抓人眼球和心理,那么一旦民族英雄成了叛国者,民族主义岂不一钱不值了?重庆的社会主义实践岂不是装样子的?因此,毛泽东思想又要受到牵连了!对我来说,这些对于民众的心理冲击和造成的负面社会后果,远比W本身的命运和此事的细节更重要。

 

在回复另外一个网友时候,我把话说的更为直白:

 

如果‘模式’某一天突然失去了‘合法性’,其造成的政治、社会和网民思想的混乱是可想而知的,这一点一些网友恐怕还没有想过。还有一些人明知道那不是社会主义,却想借其作为管道,借其所披的毛泽东思想外衣,有朝一日‘暗渡’回社会主义。这想法和‘模式’本身一样都是投机,凡投机,都会只从主观愿望出发,都会落入唯心主义之中”。

 

这两则回复现在还在《焰火》文的评论回复里。这就是说,彼时彼刻,我在自己心里已经对王立军事件有了明确的判断,也对重庆模式的命运有了自己的看法,并期待朋友们也要有充分的思想准备,不要感情用事看待这个事情,要注重事情本身的性质,而不是事情发生的细节和王此前的功劳有多大。

 

我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于乌有学者的失望。薄的命运以至于此,有他自己的政治人格因素和各种内外部政治因素在起作用,其自己所言对王“用人失察”也是事实,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杀君马者,道旁儿”!这个“道旁儿”,不是别人,正是乌有之乡学者和被他们绑架了的左翼网民,乌有学者没有能力向这些网民提供真正的思想和观察时局的能力,却一而再再而三运用激烈的民族主义语言,利用这些网民的爱国情绪。

 

我长期以来对乌有几个大佬保持着批判,最近几个月尤为激烈。继早前的多篇批判文字之后,二月25日,我还贴出《成都学者在战斗,乌有学者在干什么?》一文,对他们给予批判。他们丧失了回应王立军事件的最好的政治空气和最好的战斗时机,在重庆方面最需要他们有所作为的时候,他们完全无所作为。张宏良泛泛的大谈保卫红二代接班,根本无视红二代之中广泛存在的变质和变色及其内部分歧严重;司马南在“有病”和“有事”之间闪烁其辞,还炫耀和美国驻华大使之间的面对面的交锋;孔庆东一如既往,有文学,没有思想和哲学,油嘴滑舌,其粉丝还一再在我的博客里为其辩护,说那是策略!乌有网站更是软骨头,一度挂出了不参加景山公园唱红歌的声明和再声明。他们各自似乎都在做着什么,可是在啼血的二月,他们居然各自为政,没有见到他们共同一致的行动,这和“鸟兽散”有什么两样?薄的对手,大胆开放一个多月的舆论进行测试,最终估量出了这些人的斤两之后,便在314亮剑,315拿人,三月啼血就此成为历史。

 

有人要我评价315后孔庆东伟大壮举!那有什么好评论的,他这些年来利用了左翼网友的爱国热情,获得了一定的声望和社会影响,在这个“言论自由”的时代,315之后,他哪怕言论再出格一点,也不会有什么人身安全的事发生,充其量被请喝茶,这一点,聪明的他是手捏把卡准确无误的,其沽名钓誉的境界,岂是被其迷倒的粉丝们能够看出端倪的。司马南提绝句抒怀,痛骂汉奸,更是小资知识分子的典型的矫情!既然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回应王立军事件,救援薄的机会,又不打算有其他的奋斗,抒怀顶个球用?我一直反对这些人搞什么“保”和“救”,借痛骂汉奸沽名钓誉。我过去如此,现在还是如此。

 

“保”和“救”的恶果现在已经完全显示出来了,“健康力量说”也该破产了吧!将整体分割为若干个部分,直指某个部分痛骂其汉奸,这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勾当!还有李宪源 “一个拥护两个打倒”,也是一样的货色。他们一直在振振有辞拒绝颜色革命,批判颜色革命,阻挡颜色革命,却根本无视颜色革命30多年前已经从高层开始,现在已经是颜色革命的收官阶段了。换句话说,他们把一切现实世界里武器的批判彻底废除,只行虚拟世界的批判的武器(这如同搞“意念移物”,如同认为“扫帚不到灰尘也会跑掉”),把网民的情绪用“大民主=大众民主=网络民主”的公式固定在网络,协助维稳,配合高层的颜色革命。

 

二三月江山啼血之后,我更要提醒大家,乌有之乡及其学者难当领导左翼的大任,任何依然留恋或者打算将其作为精神家园的朋友们,经常过去看看,作为一个信息窗口是可以的,倘若把它作为政治思想的指路明灯或者精神的家园,那就最终只会使自己愈加迷失和颓废。

 

我曾一再提醒网友对于重庆不要期望太高以免失望太大。今天,“大失所望”终于出现了。我注意到栖据在强国论坛,乌有之乡,旗帜网等几个左翼论坛的不少著名网友,现在都多少有些转不过弯来,有的则还在自圆其说,给自己找台阶下,有的则不知所措,不能正视现实。最讽刺的是,在这一过程中,乌有之乡网站成为最大的赢家,315那天被封,再开之后,流量大增,现在居然有个进入提示页面挂出!什么叫发国难财,此一例也。

 

乌有派此前旗帜鲜明把“重庆模式”作为希望,把不厚作为健康力量,现在重庆模式如料暂时失去了合法性,我在去年的《农村,不只是有三农问题》的帖子记录了自己和一位农民老哥在南苑机场的交流,其中我意味深长问了个问题:要是薄离开了重庆,那怎办呢?结果农民老哥无法回答。

何止是那位农民老哥无法回答,所有人,包括我自己,谁又能真的能给出一个合适的回答?

 

啼血的二三月让许多人失去了方向感,同时也让另一些人更具有了明确的方向感,这也是辩证法。

 

(待续:后文将对王立军在三月事变中的催化剂作用做出必要的评估,并对三月事变的后续演变作出推测)

右而左2012-3-24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6 10:36 , Processed in 0.017915 second(s), 13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