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红色中国网 返回首页

远航一号的个人空间 http://mail.redchinacn.net/?18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留言板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留言 登录 | 立即注册


远航一号 2013-11-28 00:30
“也就是说,即使照字面意思,马克思所设想的共产主义社会中,也只是人们的基本必需品得到充分满足,而不是物欲泛滥。”
回头发邮件和你联系
05txlr 2013-11-27 13:38
又:也可以在这里把“即使照字面 ... ...”后面的话补全。打扰了!
05txlr 2013-11-27 12:32
远航一号同志:谢谢你的答复,但可能由于留言板有字数限制,后面的没有显示,是否能发个电邮?sglljw@163.com
你答复中关键信息已经有了,即马克思的原意应该是“各取所需”。可为什么翻成“按需分配”,值得进一步探讨。这不仅关系到对原著的正确理解,而且更重要的是可以窥见后来某些人的一种根深蒂固的庸人观念。再次谢谢!
远航一号 2013-11-27 11:07
sglljw同志:感谢你对红色中国网的关注和支持。目前左派中真懂马列者不多,尤须加强理论宣传。关于“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德文我也不懂。英文的译法是“From each according to his ability, to each according to his need”。大致也可以翻译为"每个人贡献他所能够的,每个人得到他所需要的”.我查了一下英文维基百科,这一说法并非源自马克思,而是十九世纪欧洲社会主义运动一个比较常见的口号,据说还可以追溯到《新约全书》。需要说明的是,英文的“need“指的是基本的“需要”,而不是“欲望”(desire)。也就是说,即使照字面意思,马克思所设想的共产主义社会中,也只是人们的基本必需品得到充分满足,而不是物欲泛滥。
05txlr 2013-11-27 10:18
远航一号同志:
感谢一直以来对本人帖子的支持!现有一问题想请教:《哥达纲领批判》中的“各尽所能,按需分配”,60年代以前苏联和中国的中文版译文都是“各取所需”,以后改译“按需分配”。因不懂外文,不知按马克思的德文原文应该哪个更准确,原文是否有“分配”之意,还有英、法文的翻译是如何的?您熟悉外语,又是经济学专业,能否帮助核查一下,作个简短答复,先谢谢了!
——sglljw
xiaoliwencai 2013-10-18 19:18
是。但文章不全。另,恕我直言,莫非远航一号对该文的一些主张表示反感,因此不予以推荐?我说的是否?
吴为 2013-10-16 12:31
远航一号: 还是不行。你先发到红色社区论坛吧
试了,红色社区好像也不行。放弃了。因为看到已经有几个有关的帖子,不再重复了。

谢谢帮助。
吴为 2013-10-16 11:59
远航一号: 吴为网友,你所发习仲勋纪念活动一文,主贴内没有内容,内容似乎都贴到摘要里去了,并且也不全。如果仍然要发,请将主贴内内容填好,或先在社区论坛发帖。 ...
谢谢回复。我以为是网站有特定词汇过滤设置。奇怪的是,不知怎么搞的,我和往常发贴一样啊。我再试试。
远航一号 2013-10-16 03:57
好,谢谢!
插一句 2013-10-15 22:04
关于全球变暖问题,远航你可以看一下这个纪录片: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RgicX3JkuY,在片尾处提到中国科技人员对青藏高原的温度预计是未来50年提高 2.2 到 2.6 摄氏度。
ahjoe 2013-9-30 09:49
有个叫“avotiosenn ”的在红色社区炸版,贴满了外语的垃圾,可好子女宫永远没人管,请注意!
远航一号 2013-9-28 05:31
我目前在外访问,详情容后再议。该问原作者的阶级划分完全没有马克思主义观点,所谓帝国主义将先在中国发起民主革命再引燃社会主义革命亦属于主观臆测。
逾越寒冬 2013-9-28 05:28
《中国的革命力量在哪里?》
“该文作者理论浅薄,观点荒谬,结论错误。实在不值得置顶。”

愿意讨教你对此文的观点?请详细点!
仙人掌 2013-9-25 17:08
文章分页未发完,但已经不让我继续编辑了‘请帮忙补上:

五,切实吸取教训,“科社派”人士要“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现实生活常常是最好的教员。而教员有正面的,也有反面的,他们各有其用处。毛主席从来都十分重视反面教员的作用,他说,仅有正面教员而没有反面教员,没有党内的陈独秀和王明,没有党外的蒋介石、日本帝国主义、美国帝国主义,许多人就教育不过来。“顽固‘特资派’”所控制的执政当局对薄熙来的处置过程,就给人们提供了很好的反面教材。它让几乎所有的国人都为之震惊,也给坚持“科社派”观点和立场的人们上了生动而具体的一课。它表明,温家宝之类的“顽固‘特资派’”们是一伙顽固地代表国内新生资产阶级和其他既得利益群体的利益,对外代表西方资产阶级利益的党阀、党棍,他们搞的是寡头政治,容不得任何的不同意见,不要说对于“科社派”的正确意见,就是在“特资派”内部,也容不得像薄熙来这样与他们意见稍有不合的人,是必欲将其置之死地而后快的。对于广大的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来说,这是一堂不要钱的政治课,在全面而深透的商品化市场化的而今中国,这样不要钱的课很难得。而今它却通过“特资”当局所控制的舆论渠道主动地送上门来。既然如此,我们就要充分地利用这个受教育的机会,切不可错过,更不可拒绝。
      认真地听取这一课,我们从中所应获得的最主要最基本的教益,是千万不要忘记毛主席的那句名言:“丢掉幻想,准备斗争。”首先是“丢掉幻想”。可以说,自打名为“特色社会主义”实为特色资本主义的改革开放启动以来,在持“科社派”观点和立场的人们中,幻想就从来没有中断过。近年来,围绕着薄熙来在重庆的某些作为,更是加重了许多人的幻想。其突出的表现有两个,一是把薄熙来当作“自己人”,对他寄予了无限的希望,甚至于还闭眼不看党的“十七大”已经对“十八大”总书记和国务院总理人选作了明确安排的事实,竟自不量力地向中央上书,推荐薄当下届国务院总理;二是竟然断定上述推荐能够被“特资”当局所采纳。于是欣欣然地沉浸在党的“十八大”将会在选举某某人当总书记的同时,选举薄熙来进入常委以接替国务院总理职务,从而出现由两个“红二代”掌舵的“某薄新政”,从此中国的科学社会主义事业便会“一马平川”的太虚幻境中。作这样幻想的人们,他们既没有认真地考察过薄熙来在重庆市的那些言论和行动的真实意图,更没有认清“特资”当局的真实面目。他们此举的作用是适得其反的:不但没能把薄熙来“举”上去,反而进一步地增强了“顽固‘特资派’”们对薄熙来的恐惧和仇恨心理,进一步增强了他们要把薄彻底拉下马和加重对薄熙来进行处理的决心。他们向中央举荐薄熙来的作用仅此而已。实际上,他们只是一厢情愿地在那里做着自己的美梦,却闭目塞听,连近年来“顽固‘特资派’”们的言论,特别是最高领导人发誓要将“特资”理论和道路坚持到底,同时严厉警告“不要搞停滞倒退”、“不要搞折腾”的一系列讲话(比如,在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在纪念建党9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等等)都没有认真地阅读过,因而才陷入到美好的幻想中而不能自拔,以致最后成了笑柄。
   当然,客观地说,上述幻想的出现是有其客观理由的。30多年来,“科社派”一直受到“特资”当局的严厉打压和迫害,越来越处于一种暗无天日的“地下”状态中。在此情况下,“红二代”某某人被选定为党的总书记继任人,同为“红二代”的薄熙来在重庆搞了“唱红打黑”之类的举措,便使得一些“科社派”的人们似乎看到了曙光,于是就不加分析地将他们认定为“自己人”并寄予了无限的希望。这就像在黑暗里呆久了而期盼光明的人,偶尔见到一点萤光便误以为是东方日出一样。其情虽然可悯可恕,其态度和见地却极不可取。从根本上来说,这种幻想的产生还是源于一种把希望寄托在“救世主”和“神仙皇帝”身上的历史唯心主义世界观,而忘记了“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世界,全靠我们自己”的无产阶级主人翁精神和革命气质。
   其次是要“准备斗争”。而要“准备斗争”,从多年来“科社派”内部的状况看,有三个问题亟待解决:一是团结问题,二是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引领方向问题,三是斗争骨干和领袖人物的形成问题。这三个问题又是紧密相联的:团结是力量的保证,骨干和领袖人物是力量凝聚和使用的重要条件,而毛泽东思想则是实现上述二者的思想基础和伟大旗帜。现在分别简要地说说这三个问题。
      一是关于团结问题。如前所述,30年来“科社派”一直处于被严厉打压和肆意摧残的境地,力量本来就很不容易积聚。然而,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力量,却又处于不断分裂的状态中,摊子越分越多,队伍越分越散,人心越搞越不齐,有的甚至于是人自为战。就以所谓“红色网站”为例,一家网站如果办得好,可以成为一面旗帜,将更多的“科社派”同志集合到这面旗帜下,从而形成日益强大的力量。然而,从多年来的实际情况看,网站也不断地在分裂,因而影响力和凝聚力受到严重的制约。“科社派”内部的这种不团结状况,大大地削弱了本来就很弱的力量,着实令人痛心和焦急。
      二是关于思想基础和理论旗帜问题。如果要问,为什么会形成上述严重不能团结的状况呢?原因当然不会只有一个。但是,没有认真地学习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特别是没有认真地学习毛主席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理论,没有认真地学习和领会毛主席关于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没有做到像毛主席当年所强调的那样,“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要能够精通它、应用它,精通的目的全在于应用”;并在“精通”的基础上做到“有的放矢”,即用毛泽东思想基本原理这个“矢”,来射中国当前现实状况这个“的”,从而找到解决问题的正确答案,亦即实现思想上的统一是最主要的原因。举个例子说,贫富悬殊、两极分化是资本主义和既往其他一切剥削阶级社会的普遍现象,它与科学社会主义是格格不入的。这个已经存在了几千年的问题,在中国这块土地上,只在毛泽东时代才彻底地得到了解决。而当“特资”改革一经启动和深入,中国的贫富悬殊、两极分化便立即重新出现,并发展到超过了欧美资本主义国家、处于世界最前列的状态。这个事实是一切人,包括“顽固‘特资派’”分子们都不能不承认的。那么,究竟怎样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呢?对此,只要认真地学习毛主席当年解决这个问题的那些论述,认真地回顾他当年领导党和人民所采取的那些举措,再看一看贫富悬殊、两极分化的“死灰”究竟是怎样在“特资”改革的旗号下迅速“复燃”并日益加剧的,那么,解决问题的办法也就有了,围绕这个问题的种种歧见便会消失。然而,十分可惜,由于大家都没有认真地去这样做,所以意见纷纭,难得统一。
      重复地说,“科社派”内部多年来在对待毛泽东思想的态度上的一般情况是,在口头上,大家都认为自己是忠于毛主席,忠于毛泽东思想,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忠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的,一句话,是忠于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和路线的。然而,在实际上,却没有几个人愿意去认真地学习和钻研科学社会主义。更有甚者,有些人受到30年“特资”理论欺骗宣传的持续影响,对毛主席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理论,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的科学性、正确性也产生了怀疑和动摇。在这样的状况下,自然就谈不上运用这些理论来观察、分析今天的社会状况,来分辨泛滥于社会中的种种错误思潮的真伪对错并进行及时而有力的批判,并从中引出中肯的、令人信服的意见,以教育党员、干部、人民和青年了。
      不客气地说,对于许多“科社派”同志来说,他们的所谓忠于“毛主席……”云云,只不过是一句空洞的口号,一个插在头上的标签,大家都只是在那个标签下自以为是和夸夸其谈地作报告,写文章,出著作,奢谈救世良方,至于对毛主席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思想,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思想等等,则对不起,常常是懒得去下功夫。在这一点上,他们与“特资派”们到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另一方面,却又同“特资”当局30年来坚持不懈地高举“特资”旗帜,天天都在致力于通过各种渠道,使用各种方式向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灌输“特色理论”,以便更彻底更干净地消除毛泽东思想在他们中的影响形成了显明的对照。用毛主席在延安整风中的话说,这是一种极其恶劣的学风,在这样的学风下,拿出来的只能是些“华而不实、脆而不坚”和不着边际的东西,因而根本不能指导实践,也就不能聚众。前面说到的“充满幻想”的问题,就与此有着直接的关系。这是多年来“科社派”内部的一个致命伤。“科社派”要“准备斗争”并争取胜利,就要克服这个致命伤。
      三是关于斗争骨干和领袖人物形成问题。常言道:“蛇无头不走,鸟无翼不飞。”这个道理连小学生都清楚。回顾30年来“科社派”的状况和当前的实际情形,这是一个十分重要又十分紧迫的问题。事实上,中国“科社派”当前所最缺乏的,不是组织,不是阵地,不是经费,不是群众,而是斗争骨干和领袖人物。没有这样的骨干和领袖,斗争只会群龙无首,一盘散沙;不要说主动地去促进“科社”事业的发展和进步,就是出现了大好的斗争形势,也会将机会白白地丧失掉,就像美国“占领华尔街”群众运动那样。而斗争骨干和领袖人物,也只能在熟悉并真正懂得毛泽东思想,特别是真正懂得毛主席关于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理论,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以及真正懂得毛主席博大精深的哲学思想和高超的战略策略思想的人物中产生。离开了这些,谈斗争骨干和领袖人物的形成便会是句空话。这是中国“科社派”当前所最应反思和解决的问题。                             

                                                       2012年10月

本文源自:鸟影度寒塘_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hantanfang
远航一号 2013-9-25 17:00
可将剩余部分另文发出,我们再予以合并或连接。
仙人掌 2013-9-25 16:58
民骐你好:
   在发文《薄熙来案的认识论价值》添加分页时,遇到障碍,提示:“抱歉,您没有权限进行当前文章操作”
[ 点击这里返回上一页 ]  致使文章不能发出,请予帮助。
                                                      黄 雀
远航一号 2013-9-24 11:00
收到。但没有看到附件。
远航一号 2013-9-22 17:30
可发:

redchinacn@gmail.com
远航一号 2013-9-5 05:43
可以理解。待广龙兄休整一个时期以后,再交流。
广龙 2013-9-5 04:49
远航一号: 广龙兄,当此风云诡谲之际,可有最新犀利文字?
我刚从国内回来, 悲愤交集, 思绪比较乱, 工作也比较忙, 没有时间写文章, 非常抱歉。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4-5 08:49 , Processed in 0.018374 second(s), 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