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隐秘战线

御坂10411先生对中资政权的认知水平甚至还不如法轮功媒体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1 22:40:29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3-12-1 21:47
激进民族解放和左翼民族主义到达一定临界点就与国际共产主义相拒斥(不兼容)。

这说明其实人类要从一个 ...

这倒也是,哪个中国人没点“大国梦” 曾经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几乎一大半中华文明属于世界顶尖,但就是这个让无数中国人骄傲的文明,也导致了中国近代背上东亚病夫。不破不立,中国古代封建王朝太大了,日本在进入近代之前,国家统一的时间,一个指头数的过来,这也给日本提供了很多的灵活,相反中国却不行。

所以现在看下来,民族主义绝对是个双刃剑,从中间获取平衡非常难,直到现在都还会有人拿毛时代援助其他国家来说事。不过我们也不能奢求太多了,毕竟历史社会主义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2 04:17:0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井冈山卫士 于 2023-12-2 04:22 编辑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3-12-1 11:50
我是越来越觉得:

中国这个地儿的人地矛盾(人与自然关系的矛盾)尤其严重,属于世界一流水平​,因此在 ...

提到人地矛盾,这里说点题外话,思考还不成熟,见谅。

我赞同“人地矛盾”越激烈的地方,通常人际关系也越紧张的总体看法。当然,这里的“人地矛盾”并不是抽象的人和自然的矛盾,而是阶级社会中的阶级矛盾通过资源分配的方式的外在体现。下文所有的“人地矛盾”都指的是这种矛盾。

就我读过的历史和人类学的书来讲,中国的“人地矛盾”水平虽然较高,但是还没有到“世界一流”。

“人地矛盾”最尖锐的地区通常是那些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扩张之前就已经达到或者越过“生态极限”的地区。最典型的例子是玛雅,其次是阿兹特克。这两个地区的人地矛盾十分尖锐,以至于战争中俘虏的敌人成为了重要的蛋白质和脂肪来源。印加帝国的情况就好些。一种解释是中美洲(不是南美洲)地区的大型哺乳动物很早就被人类杀完了。剩余的动物,如狗和火鸡,则要和人类抢粮食。因此,养狗养鸡不如种地。地种的越是劳动密集,人口增长也越是压缩每个人获取的营养。因此,玛雅和阿兹特克遭遇了典型的“马尔萨斯陷阱”。玛雅人没扛过去,社会崩溃。阿兹特克人则采取了增加死亡率的方式,组织大规模的人吃人,来压制人口数量和社会复杂度,维持脆弱的平衡,直到被西方殖民者摧毁。印加帝国则尚处在“王朝周期律”的上升阶段,其在殖民者来之前的扩张一定程度上抵消了人地矛盾的压力。这有点类似于罗马共和国晚期。

与人地矛盾相关的人际关系紧张最明显的体现就是“人命不值钱”。这在中美洲的大规模殉葬中也能够体现出来。

日本和朝鲜的人地矛盾虽然不如中美洲,但是由于其地理的封闭性,这两个地区也明显呈现了(我们可以称之为)“围城社会(besieged society)”的特征。所有能开垦的地区都被开垦了,地方的政权组织,无论是否被中央有效管辖,都有能力基本掌控自己的地区。除了朝鲜人能往女真跑以外(比如李成梁家族),朝鲜和日本的农民无论在地理上还是在社会上都没有脱离自身土地的可能。因此,中国的“侠客”和流民可以依赖非常松散的“江湖”或者会道门组织,大不了可以跑到深山老林里。但是日本和朝鲜的人地矛盾让他们的深山老林也被政权机关有效管辖,哪怕是黑社会,也多数直接依附于政权。

在这种逃无可逃的人地矛盾中,人的生命本身的价值被大大压低了。在土地数量和质量相对固定的地方,一单位额外劳动投入的粮食产出是递减的。也就是说,除去这一个劳动力自己必需的粮食以外,其“净产出”越来越小,有可能会最终为负。这种人命的经济价值的缩减在意识形态上的反应则是人命本身变得越来越不值钱。在意识形态上,中国在“华夷杂处”的时代,还有“夷狄入华夏则华夏之”的兼容并包。但日本和朝鲜自达到了某个生态限制之后,都没有产生原创的,以“仁爱”为核心的意识形态。而以“仁爱”为核心的意识形态,或者简单地说“来我这,你就能活得好”,则是历史上大帝国(中国、罗马、波斯等)给境内和周边各民族的“社会契约”。

典型的日本“武士道”思想,哪怕是在被近代法西斯主义“改造”以前,也都是强调“切腹明志”。而这个“志”,哪怕在同时代的中国人看来,很多也都是微不足道的东西。考虑到日本江户时期中下级武士获取的蛋白质和脂肪数量可能与中世纪早期欧洲农奴差不多,日本武士“轻死生”的态度显然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勇敢”,而是由于他们一方面就处在“过剩人口”的边缘,主君不是离不开他们,另一方面,这种生活水平也未必能让他们有什么生活的乐趣。因此,人际关系的紧张,以及与此相关的人命卑贱,本质上是多数人口处在一个几乎生不如死,但又逃无可逃的阶级、经济、地理、生态囚笼之中。这种“围城社会”的意识形态也明显地体现在朝鲜和日本的各种文艺作品中。比如,南朝鲜的灾难片很有名,日本文学中的“物哀”思想也很能反应某种“无边无际”的绝望情绪。

中国虽然总体人地矛盾也很突出,但是突出的时候总是集中于王朝晚期。就算如此,中国广大的地理空间也给了群众一定的“逃亡”空间。魏晋有“桃花源”,明清有神农架;南下可以“填湖广”,北上还能“闯关东”。这些大规模的,最初以逃难为目的的人口迁移,在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后就有可能形成挑战中央政权的流民大军。当农民起义领袖说出“等死,死国可乎”这句话的时候,中国人所理解的“死”就不是无可奈何的谢幕凋零,而是改天换地的豪情壮志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2 07:37:2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隐秘战线 于 2023-12-2 07:44 编辑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3-12-1 20:55
天天“苏修”前“苏修”后、“霸权主义”、“侵略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阿富汗”、“翻译翻译什么叫联合 ...

一些马列毛当中的教条主义者情况稍微好一些,至少斯大林时期的苏联是极力维护的
同时也支持对匈牙利出兵,但是除此以外对苏联的看法就再没什么不同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2 07:43:38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3-12-2 04:17
提到人地矛盾,这里说点题外话,思考还不成熟,见谅。

我赞同“人地矛盾”越激烈的地方,通常人际关系也 ...

这段话非常有参考价值,建议远航同志将这段话也生成文章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2 08:25:20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3-12-2 04:17
提到人地矛盾,这里说点题外话,思考还不成熟,见谅。

我赞同“人地矛盾”越激烈的地方,通常人际关系也 ...

温带大陆是革命和社会主义的天然条件?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2 09:06:08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3-12-2 04:17
提到人地矛盾,这里说点题外话,思考还不成熟,见谅。

我赞同“人地矛盾”越激烈的地方,通常人际关系也 ...

这段评论极富启发

话说关于提到的其他地区人地矛盾的材料或数据,有相关论著推荐阅读嘛?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2 09:20:1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乐不眠 于 2023-12-2 09:30 编辑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3-12-2 04:17
提到人地矛盾,这里说点题外话,思考还不成熟,见谅。

我赞同“人地矛盾”越激烈的地方,通常人际关系也 ...

实际上很多地主会偷藏人口,偷藏粮食,建立私兵,尤其是在消灭了自给农之后,地主们几乎异口同声,十分默契的不再在市面上出售粮食,并且在自己的势力范围进行计划供给。
这样的结果就是,武士们不得不对收买自己的地主感恩戴德了,毕竟武士作为维稳势力,所得道的供给就是地主及其宗族,官僚之外第二好的了,更别提还有烧杀抢虐的“奖金”,如此看来日本的所谓“人地矛盾”,其实还是土地兼并带来的阶级矛盾,和平时期粮食自由流通,供给的大量人口,因为地主的垄断,就开始“过剩”了。
不过对于你所说的逃难人口等,倒确实是中国和日本的区别,算是土地转接了一部分矛盾。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2 14:07:28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公平 发表于 2023-12-2 08:25
温带大陆是革命和社会主义的天然条件?

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

记得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到过温带最有利于资本主义发展。

https://www.marxists.org/chinese/marx-engels/23/025.htm

资本的祖国不是草木繁茂的热带,而是温带。不是土壤的绝对肥力,而是它的差异性和它的自然产品的多样性,形成社会分工的自然基础,并且通过人所处的自然环境的变化,促使他们自己的需要、能力、劳动资料和劳动方式趋于多样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2 14:44:41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3-12-2 14:07
这个说法有一定道理

记得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到过温带最有利于资本主义发展。

我也是读过这句话,才第一反应给出一个气候性的限定。

主要是从井冈山卫士的表述中,我觉得深入到社会主义存续的自然物质基础(不是人工物质基础),一个是“天”、一个是“地”。如果天太冷了,种不出太多的粮食,必需品的匮乏导致人们的争夺,一切陈腐的东西又会死灰复燃,这是最要命的;热带只能说比寒带要好一点,但自然产品的品种上的匮乏也是一种匮乏。人类说到底是一种陆生动物,广袤的土地才能为广大的人口及他们的物质、政治、精神的文明发展提供充分的立足空间。

但革命条件才是最关键的,革命成功,社会主义未必能成功,革命失败,社会主义一定失败。

以历朝的农民战争和近现代的中共革命来说,革命方经常要走由弱变强的路径,只有广阔的大陆才有统治者难以把控的政权空隙,即革命方的生存空间;对于苏俄内战的革命来说也这样,红军要与白军、干涉军牵扯、拖延、回旋,也是基于广大的俄罗斯。

这个其实也源于我一开始学习日本左翼运动的时候留下的最深刻的感想,不管是抵御外敌入侵还是国内起义,都需要战略纵深的。

点评

乐不眠  值得一提的是,孟德斯鸠在《论法的精神》中也有相关看法  发表于 2023-12-4 07:59:58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2-4 05:45:18 |显示全部楼层
俞聂 发表于 2023-12-2 09:06
这段评论极富启发

话说关于提到的其他地区人地矛盾的材料或数据,有相关论著推荐阅读嘛? ...

许多材料和论据散落在许多不同的地方,是还是公平网友的讨论激发了我的联想。不过下面几个东西应该管用:

关于阶级社会产生和人地矛盾,可以看看马尔文·哈里斯(Marvin Harris)的Cannibals and Kings: The Origins of Cultures

关于复杂社会及其崩溃,可以看看约瑟夫·坦特尔(Joseph Tainter)的The Collapse of Complex Societies

关于日本江户幕府对地方掌控力的,可以看看这篇文章https://hermes-ir.lib.hit-u.ac.jp/hermes/ir/re/28317/wp2014-6.pdf

点评

俞聂  谢谢  发表于 2023-12-4 10:15:37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3-4 01:26 , Processed in 3.246066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