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隐秘战线

御坂10411先生对中资政权的认知水平甚至还不如法轮功媒体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29 15:03: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方舟 于 2023-11-29 15:03 编辑
红烈纯 发表于 2023-11-29 13:22
我看到有网友提到“李嘉图”,这又是哪位高手?

在本网排泄过多次的中国特色资产阶级的乏走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29 15:18:0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李方舟 于 2023-11-29 15:21 编辑

在资本主义社会,小资产阶级思想动摇是常态:他们普遍不相信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希望完成阶级跃迁,成为统治阶级。由于他们都生在资本主义社会,未能亲身体验历史社会主义时期,因此对“前朝”遗产先天感情不深,甚至由于伪红的倒行逆施而厌共嫌共。什么人在资本主义社会思想坚定?大资产阶级无产阶级革命派
有人说右翼比左翼团结,我现在算是想通原因了:右翼团结于反共目标,左翼团结于重建社会主义取代伪共目标。本质上来说,右翼只需要团结于毁灭一样东西,而左翼需要团结于毁灭并重建一样东西,因此左翼的团结更加困难。不管别人怎么动摇,我们作为当事人,都要清楚自己怎么想。只有脑袋空空的人,会随便因为一阵风而倾倒。我相信本网大部分用户,都是坚定的无产阶级革命派。毛主席有言:“我们不仅善于推翻一个旧社会,更善于建立一个新社会”。面对资本主义复辟近半个世纪的现状,红色中国网做的事情,就是总结一切有利于执行毛主席此言的理论,并在时机成熟的时候付诸实践。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29 19:46:28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他们这类小资产阶级真的恶心透了,总用一些抽象的概念来绑架无产阶级专政,专政这两个字被完全忽略,好像如果言论没有他们想象的自由,那么就无法接受。 这种道德绑架真该死啊,人家资产阶级专政施舍点权利,个个好像宝一样抓着,拿着别人优待的东西来要求未来的革命政权,如果达不到就不符合他们心中的革命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11-30 01:47: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御坂10411 于 2023-11-30 01:48 编辑

只要红中网的管理员允许,我愿意答应你的要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3-11-30 02:28:3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灰蛊如风 于 2023-11-30 02:29 编辑

我po一下这个家伙最新的言论在这,以便讨论
然而,我对红中网没有太多不满,至少我在这里吵了十来页红中网也没以专政的名义把我叉出去~对管理员的雅量我是服气的~何况,你大可以翻看我的发言,自始至终我的用词都是某些,个别,而非红中网本身如何~
但我的确有足够多的问题~需要红中网自我感觉良好的坛贤们予以解释~而且我也有足够的观点要说~
西红柿,杨坚,乐不眠等人张口必言小资产阶级如何如何,更非常激动的将我打成恐惧利益受损和阶层下滑而无能狂怒的小资产阶级(当然,我不否认我家里的确是正牌小资产阶级),这令我瞠目结舌~他们生活在什么年代?19世纪么?

当代中国的小资产阶级分类非常简单,小企业事务所老板,小个体户,不动产经营者,实质占有土地的小农和小农企等,和左壬们臆想的相反,真正的小资产阶级多数很清楚自身的能力界限,很少拥有阶级跃升的野心,对与其无关的知识毫不关心,不动产商和农民的生产资料非常稳定,小企业主和小店主经常面临经营困难甚至破产,但通常很少会将经营困难和政治环境联系起来,因为即便在市场经济上升期这种情况也经常出现,另外,多数小资产阶级有着极强的避险倾向,只要不遭受致命打击,通常保留生产资料换个地方东山再起,因此小资阶级地位通常难以提升,但也不易下滑,因此对政治很难产生敏感的态度~在任何时候都表现为保守主义~

相应的,以中低级职员工人公务员,教师教授,小律师,医生, 部分自由职业者为主的城市中产阶级,才是红杨等人口中“热衷阶级跃升,畏惧阶级变化,经济基础薄弱而政治上容易激进化的”所谓“小资产阶级”,城市中产阶级通常不依靠生产资料,拥有低风险的盈利工作,能够积累一定的积蓄,取得一定的社交地位,较高收入者甚至过的比真正的小资还要滋润,但一旦在政治社会经济的动荡中遇到就职单位的裁员或破产将会蒙受最直接的利益损失,而且经常是灭顶之灾,他们通常拥有小资产阶级意识,但他们不是小资,他们是中产阶级且本质属于无产阶级~因此在经济上升时,他们趋于保守,政治上由于CCP的缘故会倾向于左翼,而在经济下滑时又会迅速激进化。
红杨等人动迮以无产阶级代言人自居,遇事便是小资产阶级如何如何~在我看来如隔空梦呓一般~他们真的哪怕调查过一点点小资产阶级的思想状况么?他们真的明白自己口中的小资产阶级是什么么?在他们嘴里这小资籍贯是真好入,无产籍贯也是真难入~
更好笑的是,杨坚先生在没有搞清我的任何背景的情况下,就已经把我描绘为“看小说,听歌剧,欣赏芭蕾舞,喝香槟”的小资产阶级了,这是什么19世纪式的osplay么?小资生活这么乏味的么?对社会阶级的认知印象如此刻板,跟这种虫豸在一起,怎么能搞好社会主义呢?

无产阶级的范围是如此之广,而左壬又如此热衷于将人开除无籍,那么他们口中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还有多少客观性可言?
而关于左壬“无产阶级专政”的幻想,便都是一些老生常谈了~
俞聂说他要求先锋队必须从工人阶级的优秀分子中诞生,秒极,按这个要求毛这种小地主家庭应该在革命伊始就被枪毙,无产阶级专政需要一个最高政务机构,如何确保优秀分子能够公平的进入政务机构?这些“优秀分子”组成的政务机构不会成为以家族为单位的新贵族统治阶级?
无产阶级专政需要事务官僚,那如何防止官僚主义的出现,如何防止传统中国式官僚阶级的产生?
无产阶级专政的立法权和司法权由谁来掌握?
以及最主要的,如何保证无产阶级专政充分反应人民的意志?要知道无产阶级专政不包括民主,它是用来摧毁资产阶级的专制工具,而这一专制工具直到社会主义阵营灭亡都掌握在自称代表无产阶级的统治阶层手里~
或许应该如列宁所狡辩的那样:民主愈完整,它就不再被需要了~然后胡乔木们就能庄严的宣称:工人和国家的利益是一致的,罢工不符合全体人民的利益,所以,罢工自由的规定不予保留~
所以无产阶级的民主也无需保留?因为它已经“足够完整”了?
以及一个小事儿,杨坚口中的“批评教育为主”,“一定措施”,“禁止讨论某些话题”的边界和底线是什么?
我们得到的实例是,历史上所有社会主义政权的所谓“无产阶级专政”无一例外全都变成了古老专制统治的延伸,而杨坚坚信公正的“批评教育为主”,“一定措施”,“禁止讨论某些话题”这些在体制内已经盘出包浆的话术,到现在都是个什么样子,请不要翻出来就忘了墙内是个什么模样~
我是无法理解为什么左壬为什么会相信“换一帮人”或者“自己来”就能把这个所谓的“无产阶级专政”搞得不偏离教义,这是某种明君梦清官梦的延续么?还是说只要无限开除左籍,左壬就可以保持思想上的不败?于是在俞聂口中根本来不及腐化的巴黎公社成为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典范”...呜呼啊哉,如果它不是皇帝,它会是一个好皇帝~

更加高明的政治主张和行动方案?我没有,应该说我自认为有也没用,但我对国内的未来有一个预期~
首先,CCP当局必须被推翻,但我相信推翻CCP的主力最终会是资产阶级控制下的民族主义者,这符合我认知下的社会发展历程,对CCP的分阶段否定将会成为新政权合法性的来源,他们会组建西方式的代议制政体,从而使资产阶级依托其攫取更大的利益,这不是一件多好的事,但考虑到CCP作为中国传统封建专制统治的延伸,即便是资本主义主导的代议制对当代中国来说依然是一个进步,至于在资产阶级主导的代议制下无产阶级能够通过什么方式来来争取属于自己的利益,或是发生更加糟糕的蜕变,我只能说我尽量选择相信群众的智慧。
此外我现在也确信,左壬无法完成带领新时代中国人民的任务,一方面与社会主义高度绑定的CCP的崩溃必然导致社会主义制度遭受苏东剧变级别的空前质疑,以至于未来的社会主义组织很可能不会再使用CCP这个称呼,社会主义被边缘化的可能性很大~
而以红番茄,杨坚等人为代表的左壬热衷将小资泛化然后隔空批判的行为证明,至少它们是做不到更好的团结无产阶级的。不过以现代俄罗斯为样板,朝鲜战争有很大把握作为民族主义的代表而被大肆宣传,至少你们心心念的蛋炒饭会被更充分的打击~

最后,翻我的旧账是饭圈把戏,没有价值,而且我也不会再来了~不过,这个帖子里的赌局我会记得的~
当然,外星人是我开的一个玩笑,但这不耽误某些人给我扣个神秘主义者的帽子,对嘛,这才是左壬的风范,不过总体来说,我想表达而且现在更加确信的是——你们永远不会成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30 03:25:52 |显示全部楼层
灰蛊如风 发表于 2023-11-30 02:28
我po一下这个家伙最新的言论在这,以便讨论
当代中国的小资产阶级分类非常简单,小企业事务所老板,小个体户,不动产经营者,实质占有土地的小农和小农企等


这些都不是现代资本主义条件下的小资产阶级,其中绝大部分应该属于半无产阶级

以中低级职员工人公务员,教师教授,小律师,医生, 部分自由职业者为主的城市中产阶级

御坂10411说的“中产阶级”恰恰是现代资本主义条件下的小资产阶级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30 03:48:47 |显示全部楼层
我相信推翻CCP的主力最终会是资产阶级控制下的民族主义者,这符合我认知下的社会发展历程,对CCP的分阶段否定将会成为新政权合法性的来源,他们会组建西方式的代议制政体,从而使资产阶级依托其攫取更大的利益,这不是一件多好的事,但考虑到CCP作为中国传统封建专制统治的延伸,即便是资本主义主导的代议制对当代中国来说依然是一个进步,至于在资产阶级主导的代议制下无产阶级能够通过什么方式来来争取属于自己的利益


这是不切实际的幻想。根本问题不在于资产阶级民主相对于中国现在的政治体制是否是“进步”(自从世界进入新自由主义时代以来,所谓“民主化”本质上也不是什么进步),而在于在中国资本主义的特殊条件下,稳定的资产阶级统治是否有可能采取“民主”的形式。

由于中国资本主义的特殊矛盾,由于中国资本主义的出口制造业离不开对广大劳动群众超长劳动时间、超高剥削强度的残酷剥削,任何所谓形式民主、独立工会、集体谈判、福利国家等“改良”都是与稳定的中国资本主义不相容的。在历史上,上述“改良”也仅仅是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核心国家在特定历史时期才能稳定存在。

不了解资产阶级民主赖以存在的历史条件,企图橘生于淮北仍为橘,一门心思地缘木求鱼,是所有自由派分子、“中帝论”分子、正在滑向自由派的“左派”分子在思想上的通病。

关于中国资本主义条件下不具备建立稳定资产阶级民主的条件: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 ... id=38021&page=3

资产阶级民主是资产阶级国家的一种形式。这种形式存在的条件,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之间在资本主义范围内的力量相对均衡。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如果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的斗争达到了某种均衡,资产阶级内部各个集团的斗争也达到了某种均衡,而打破这种均衡对于几个方面的代价都比较大;这时,为了将这样的均衡相对地“固定”下来,各个阶级以及各阶级内部的几个集团愿意用宪法、法律等方式将他们彼此之间的斗争限定在某种“规则”的界限内,从而减少斗争的成本,避免因为斗争失去控制而导致各阶级共同毁灭的结果。只有在这样的条件下,资产阶级民主才能得到实行并得到巩固。

       如果不是这样,而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有绝对优势,或者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有绝对优势,或者无产阶级虽然没有绝对优势但是无产阶级的力量已经达到了资本主义所无法容纳的范围,资产阶级民主都是搞不下去的。

       如上所述,中国未来的危机,将不可能在资本主义的范围内得到解决,因而也就不可能在任何一种资产阶级政治统治形式下(包括资产阶级民主)来实现各阶级之间的某种“均衡”。从中国资产阶级的特点来说,中国资产阶级是在资本主义复辟条件下成长起来的暴发户,因而特别贪婪和短视,他们为了贪图眼前的利益,是决不愿意受任何“规则”束缚的。制造假选票,伪造选举结果,恐吓暗杀候选人,贿赂选民等,都将是中国资产阶级破坏正常民主程序的看家本事和拿手好戏。中国资产阶级的贪婪卑鄙本性也从根本上排除了在中国实行稳定的资产阶级民主的可能性。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8010

未来的中国革命,既不会是走十月革命的道路(城市武装起义),也不会是走井冈山的道路(农村包围城市的持久人民战争),也不会先经历一个长期稳定的资产阶级民主阶段。资产阶级民主长期稳定存在的条件,是资本主义积累的矛盾不十分尖锐,从而在资本主义社会的各阶级之间、资产阶级内部各集团之间,存在着相对稳定妥协的政治条件。由于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是建立在对广大廉价劳动力残酷剥削的基础上,中国资本主义在其正常发展时期不具备这样的条件。当积累危机爆发以后,由于资产阶级无法克服未来的积累危机,还是不具备建立长期稳定资产阶级民主的条件。也就是说,中国的马列毛左派要下定这样的决心,不要幻想资产阶级会有朝一日,给左派和无产阶级提供充分的、形式上的政治自由,使得我们可以从容地、和平民主地、不付个人代价地争取到向社会主义的过渡。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凡是有稳定资产阶级民主的国家,没有一个曾经实现向着社会主义的过渡。


http://redchinacn.org/portal.php?mod=view&aid=41637

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发展过程中,民主制从来不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外围和半外围地区的一般政治形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这些地区往往是帝国主义国家的殖民地或半殖民地,自然无所谓民主制度。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这些地区的大多数国家或者没有实行资产阶级民主制度或者只有相当不稳定的资产阶级民主制度(比如拉丁美洲的资产阶级民主政府曾经多次被军事政变所推翻)。当然印度是一个重要的例外(英国殖民主义的影响以及印度国内错综复杂的种族宗教矛盾可能是印度民主得以长期稳定存在的原因;这里暂不做重点讨论)。即使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大多数核心国家,资产阶级民主制度也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才基本巩固的。所以,可以说,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发展过程中的大部分时间、大部分地区,民主制不是资产阶级国家的典型形式。

对于稳定的资产阶级民主来说,主要的问题是一个国家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相对地位而不是绝对收入水平。如果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外围国家,无论是采取一党制、军事独裁还是表面的民主体制,由于国家能力薄弱,往往无法维持基本的政治和社会稳定,也不能提供资本主义积累所需要的各种基础设施,从而沦为“失败国家”,甚至分崩离析、中央政府徒有其名。

如果是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半外围国家,那么为了要在世界资本主义市场上竞争,或者要依赖优势的自然资源,或者就必须依赖剥削大量的廉价劳动力。如果是依赖自然资源,因为自然资源的价格不稳定,当资源价格高涨时,这些国家可以获得暂时的内部社会妥协空间,进步政府甚至可以通过民主选举上台;但一旦资源价格崩溃,这些国家的政局就会出现严重动荡,进步政府常常被反动右派推翻。拉丁美洲和中东各国在很大程度上就属于这种情况。如果是依赖剥削廉价劳动力在世界市场上竞争,就需要有强有力的资产阶级国家来镇压工人的反抗,为此必须剥夺工人阶级以及小资产阶级的政治自由,为跨国公司投资创造最“友好”的环境。中国可以算后一种半外围国家的“典范”。

只有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核心国家,依靠对世界体系中少数高利润行业的垄断,才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既避免依赖自然资源的竞争又避免依赖剥削廉价劳动力的竞争,从而维持建立在形式民主和福利国家基础上的阶级妥协。需要说明的是,在新自由主义时代,即使在核心国家,由于资产阶级为了恢复和提高利润率在一定程度上背弃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曾经形成的社会妥协,造成社会不平等迅速上升、工人阶级生活水平相对或绝对下降,因而阶级矛盾激化。西方各资本主义国家已经普遍出现了带有法西斯倾向的右翼民粹主义上升的势头。在这样的背景下,即使是核心国家的资产阶级民主运是否能长期维持稳定,也要打上一个很大的问号。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3-11-30 09:01:34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出,此贴结束。欢迎各类右翼来红中网辩论!我不恨你们,我只恨培养你们的势力!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3-11-30 18:36:36 |显示全部楼层
说实话,一开始看到那目田御坂发的长篇大论的时候,我甚至被唬住了(°ー°〃);要是这种“有理有据”的言论出现在内网,该会造成多大的伤害啊(´°Δ°`)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3-11-30 20:08:18 |显示全部楼层
子电 发表于 2023-11-30 18:36
说实话,一开始看到那目田御坂发的长篇大论的时候,我甚至被唬住了(°ー°〃);要是这种“有理有据”的言论 ...

内网这种其实零零星星不少,御坂这个已经算是这类意识形态里面相对有点东西至少不搞抽象不刷烂梗的那类贵物了。

而且很可悲的是内网之外,很多非左翼的网络论坛里其实有不少人都是这种意识形态的。按照现在小资右派的那种说法,现在的“版本鄙视链底端”就是“左壬”,左派由于现在现实中发力位点较少,行动空间较窄而且行动的对外知名度极低(因为都是现实生活中的一些小的行为模式转变以及对用转变去潜移默化影响周围的人),导致你在网络空间里理论好和人家汴京就是“念经废物”,理论不好那就会被群起当乐子,最后再来一句“你能做啥”走脸,达成对左派在网络上的话术绞杀——反正我个人是有这种感觉,同一个论坛,同一类观点,我去年说和今年说,得到的反馈落差是真的蛮大的。

网络空间就是这个样子,现在属于舆论战的下风口,说实话我现在最多也就是有人惹来了反打回去,平时说也挑着话题偶尔说几句而已。越来越觉得很多时候立足现实找到一些能有现实特化意义的行动方案总结和验证,比在网上和一些意义不明的人争得面红耳赤要有意义得多了。

点评

乐不眠  要防右,但主要是防左  发表于 2023-11-30 20:49:2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4-3-5 04:22 , Processed in 0.034898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