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楼主: 傑瑞米柯賓

基督教社会主义概论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5-28 18:34:40 |显示全部楼层
在饒氏的觀念中,上帝派獨生子耶穌到人間救贖世人的最終目的是為了消除人類社會與種族的罪惡(饒氏更為看重的是人類本罪和整體性的罪而非原罪),在人類生活中重建上帝理想的神聖社會秩序,進而實現對整個人類社會的拯救,而這一切的根基在於基督上帝之國福音的宣揚與應用。

  第四,強調基督教會與上帝之國福音的關系。在饒申布什的社會福音思想中,早期的教會組織是作為上帝之國福音思想的傳播者與執行者出現的,他認為早期的使徒教會是上帝之國的理想社會在地上成功實現的部分,在基督再次降臨之時,教會與上帝之國就會合並在一起,但在當時上帝之國只不過是一種宗教信仰,而教會卻是基督徒面對的現實情況,因此,人們的興趣自然轉向教會,上帝之國的理想便逐漸消失於基督教神學之中。在饒氏的教會觀中,他甚至強調當教會失去基督上帝之國的理想與目標之時,它會成為一種保守的社會力量,人們便不應該服從它,而應當跟從主。

  在基督教面臨的美國鍍金時代,饒申布什認為教會首先應該重新恢覆上帝之國的信仰,它一切的組織、活動乃至神學的價值都應以建立上帝之國的效力為判斷標準,教會存在的目的是上帝之國的實現以及作為人類社會秩序重建的工具。

  只有當上帝之國理想在教會恢覆,它才能作為社會秩序中已經實現基督教化的部分對社會生活中未實現基督教化的部分進行改造,並最終實現整個人類社會的拯救與重建。

  總之,“上帝之國”是饒氏社會福音思想的核心內容。由此,饒申布什豐富和發展了基督教神學思想。正是在耶穌上帝之國信仰的基礎上,饒氏將其它所有的基督教教義進行了一些修正補充,以求這些教義與上帝之國的信仰有機地結合起來。為此,他重新定義了罪,提出人類社會性的罪觀;救贖的教義也因此發展為對整個人類社會罪惡的拯救,由此形成對整個人類社會的救贖觀;而教會作為上帝之國理想的保存者和執行者以及上帝之國神聖社會秩序在人間成功實現的部分,在饒氏的教會觀中,其存在的目的也在於上帝之國理想在地球的實現以及人類社會秩序基督教化的重建。

  7.2 引領美國社會福音運動

  工業化時代的美國在社會經濟迅速發展的同時,也面臨著失業、貧富差距加大、教育不公等嚴重的社會問題,而此時基督教關注於個人靈魂救贖的傳統教義卻無力解決這樣的難題。正是由於工業化時代社會生活的巨大變革使得饒申布什第一次關注到了社會現實問題,有了以前宗教教育中不曾涉及到的強烈社會意識。

  為此,作為基督徒的饒申布什在借鑒達爾文進化論與《聖經》高級批評、基督教新教神學中的進步主義、基督教倫理以及馬克思主義學說等的基礎上重新對《聖經》進行了深入研究,於 1907 年出版了《基督教與社會危機》(Christianity and SocialCrisis)一書,他在書中對此時資本主義制度下美國的社會罪惡進行了猛烈的抨擊,並主張采取徹底解決社會危機的辦法,而在他看來關注於社會救贖的社會福音則應該是基督教面對社會危機的根本理論基礎,饒申布什認為基督教最終的救贖目的是改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並按上帝的意志行事,以達到上帝之國的社會理想在人間的實現。這本書可以說也標志著饒氏社會福音思想雛形的形成。

  因為這本書的問世,饒申布什獲得了巨大的聲望,並被委任為社會福音運動的領袖。他開始了作為演講者、作家、福音傳教士不知疲倦的工作。與此同時,他在 1912 年、1917 年先後出版了《社會秩序基督教化》(Christianizing the socialorder)、《社會福音神學》(A Theology for the Social Gospel)兩本書,進一步闡述了他的社會福音思想。其中《社會秩序基督教化》一書闡述了在人類生活中兩個偉大的實體——人類的靈魂和人類的種族,宗教是為了拯救兩者。①個人靈魂的救贖一直是基督教所關注的,但是整個人類的救贖始終沒有在基督教教義中獲得應有的發展。在對《聖經》深入研究後,饒申布什發現按照耶穌基督的信仰重建整個人類社會生活的思想一直是舊約中先知宗教所隱含的社會理想,只是這一理想由於國家對教會的壓制、教會與外邦人的對抗、教會人士較低的社會地位、基督教的教條主義、世俗觀念對社會革新的阻礙以及宗教生活的普遍禁欲觀造成精神與物質的二元論等種種原因而從未實現過。而《社會福音神學》則是饒申布什對於社會福音思想最為深刻的表達。書中批判了基督教傳統神學對人類現實生活疾苦漠不關心的態度,認為基督教本身就包含了濃厚的社會關懷色彩,社會福音是最古老的基督教教義在當代的覆興。作者痛斥了現實社會給底層勞動者帶來的苦難,而基督教又對大眾的苦難無能為力,因而正在喪失大批的教徒,所以基督教要想維持生存,必須想方設法解決大眾的疾苦,社會福音運動應運而生。饒氏從神學方面闡釋了社會福音的含義。①

  概而言之,隨著饒申布什這兩本重要著作的相繼問世,他的社會福音思想最終成熟了,這是一種以在《聖經》中重新發現的耶穌上帝之國理想為核心教義,以重建和救贖人類社會生活秩序乃至最終實現上帝在地球統治為最高目標的社會福音學說。在社會福音思想的指導下,饒申布什開始了對社會福音運動的領導工作。

  這場興盛於美國 1880-1930 年間的社會福音運動,以奉行社會主義及和平主義為宗旨,試圖采取一系列運動或活動從而改善整個社會,最終目的是使耶穌“上帝之國”的社會理想秩序得以實現。②其實質是一場組織較為松散的基督教改革運動,而饒申布什作為基督教新教中的開明人士是社會福音運動最有影響力的神學家。對於社會福音運動的發展,饒申布什最為看重的是宗教的個人與社會聯合、基督教公共倫理道德的發展以及整個社會秩序基督教化的實現,饒申布什在這場運動中作為一名基督教社會主義者,在攻擊資產階級的利潤動機、在支持喬治·亨利的單一稅、在質問發動戰爭的國家軍國主義、在為美國的和平、政治改革、經濟正義、教育公正以及勞資關系等所做的一切努力中,都在試圖拯救靈魂、重建人類的社會生活,努力踐行其社會福音思想的理念。

  其中較為重要的工作就包括由沃爾特·饒申布什和雷頓·威廉姆(LaytonWilliams)於 1892 年創立的王國兄弟會(The Brotherhood of Kingdom),這個組織由社會福音的主要思想家和倡導者組成。該團體沒有教派之分,由來自不同基督教新教背景的作家、牧師和演說家組成。在第一次集會上,王國兄弟會通過了一項使命聲明和八項原則,以管理其組織和對傳播社會福音的持續承諾,他們稱之為“兄弟會的精神和目標”。

  以王國兄弟會為組織基礎,饒申布什這樣的社會福音派開始身體力行地從事各種社會事工,其中就包括對婦女、兒童、工人和新移民等弱勢群體的救助工作;此外,饒申布什還組建了一批宗教遊說團體進行各類院外活動,意欲將自己的社會改革理念轉化為國家的法律政策。就饒申布什在領導社會福音運動中所做的貢獻,美國 20 世紀一位社會思想領袖曾寫道:

  饒申布什在福音運動中的影響並不局限於任何一個宗教團體。他的兩本書被用作聖公會神學院的教科書。長老會和公理會從他那里得到了大量的教義。偉大的衛理公會教堂廣泛而明智地將他的作品用於社會正義事業。“在即將到來的基督教制度重組中,這是現在公認的不可避免的,他的思想一定會成為一種有益的和指導的力量。”我們已經看到,這如何導致他們大多數人采納了一種社會信條。饒申布什在很大程度上為布道添加了新的注解,給美國的新教教堂帶來了新的方向感。他的影響“比他所知道的更廣泛、更深”。

  沒有人比他在塑造有組織的基督教過程中發揮了更大的作用。①此外,饒申布什的生活和工作,是勞工組織和社會主義運動對教會和基督教態度發生改變的一個重要因素。他把社會責任放進基督徒的意識中,教會也恢覆了上帝之國的信仰,開始積極地從事耶穌基督為實現王國理想所要求做的各類事工。②

  總而言之,美國鍍金時代這場旨在解決資本主義工業化時期嚴重社會問題的社會福音運動,因為有了饒氏社會福音思想的理論指導,才更為迅速地發展起來。

  基督教教會作為美國社會生活重要的組成部分,也開始拋棄過去只關注個人救贖的傳統,積極投身到整個社會生活的改造與重建。

  7.3 推動美國社會改革

  作為基督教新教中進步人士的饒申布什在應對鍍金時代美國社會面臨的危機時,重新從《聖經》的深入研究中找到了解決之道——即耶穌基督上帝之國的信仰,這是一種長期隱匿於基督教教義中早期耶穌救贖世人的社會理想。在以上帝國理念為核心教義的社會福音思想指導下,饒申布什開始了領導社會福音運動的工作,同時他還積極地參與了各項旨在推動社會進步的社會改革。

  饒申布什推動社會改革的動力依然來源於對上帝之國的信仰,耶穌基督上帝之國的理念並不注重基督教傳統中的各種宗教儀式,它強調的是上帝創造的人與人之間的自然關系應該由上帝的意志來統治。它要求人類有組織的聯誼,以正義為基礎,以愛為基礎,以信任、幫助、純潔和善意的牢固紐帶將所有人團結在一起。③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5-28 18:35:53 |显示全部楼层
饒申布什認為上帝之國以愛和公義為基礎團結人類的理念,將賦予普通人的工作以宗教價值。它使得那些為基本生活需求服務的人成為名副其實的上帝的仆人。人們工作本身就是他們對人類乃至自己救贖的主要事工,也是他們崇拜上帝和上帝之國信仰的一部分。每當他們努力提高對人類社會的服務能力時,他們就向上帝的國度又邁進了一步。

  也就是說,在饒氏上帝之國的社會福音思想指導下,人們努力工作和各種社會活動也是向上帝之國前進以及對人類社會秩序重建事工的一部分。值得注意的是饒申布什特別強調基督教教義和倫理對社會運動的理論指導作用。他認為這不僅僅是社會和個人改革的問題,甚至不僅僅是基督教關於正義和愛的教義在社會中的應用。它的含義是革命性的,社會活動需要融入基督教理論;如果它不合適,那麽就必須調整理論(饒氏社會福音理論便是對基督教個人主義救贖理論對解決社會問題無效時的一種調整)。除非社會運動在整個神學體系中占有一席之地,否則它的努力將是軟弱的、相互矛盾的,而且是基於情感而非智力的。它甚至可能與宗教完全分離,從而對基督教和社會運動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害。①概而言之,在饒申布什對社會運動的闡釋下,人們所從事的推動社會進行各項改革的事業也就與饒氏社會福音的基督教思想體系有機地結合起來。自此,饒申布什除了參與領導社會福音運動外,還積極推動支持各項社會改革事業的發展,主要包括當時美國社會盛行的單一稅運動、勞工運動、和平運動以及基督教社會主義運動等社會改革活動。其中較為重要的是饒申布什在勞工運動、和平運動以及基督教社會主義運動中所做的工作。

  首先是勞工運動,鍍金時代的美國在迅速實現工業化、城市化的進程中,兩大社會階層也隨之崛起,一是掌握生產資料的資產階級,二是靠出賣自己勞動力為生的工人階級。在資本主義剝削制度下,勞工與資本家之間的矛盾日益尖銳,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各類勞工運動頻繁爆發,作為社會福音運動領袖的饒申布什自然關注到工人階級的生活狀況,這一時期勞工在社會階層中所占的比重正在穩步增加,但與此同時他們卻普遍缺乏財產和顯得道德淪喪,這樣的情況讓饒申布什感到擔憂,在他看來,社會福音的目標是社會秩序的基督教化,但如果勞工在此過程中沒有得到拯救,這樣的基督教社會秩序將是徒勞無功的。②因此,饒申布什認為基督教教會應該為勞工運動提供宗教倫理上的支持,工業工人比其他階級需要更多的社會保護。在商店和礦山勞動條件下的最大工作日和安全與舒適的最低法律限度是一個文明問題,這是邁向基督教社會秩序的重要步驟。③

  其次是 20 世紀初期美國國內興起的一系列旨在反對戰爭的和平運動,饒申布什作為一名愛好和平的基督徒,他對和平運動有著自己的理解,他在《基督教與社會危機》一書中就明確表達了對戰爭的反對:

  每一個理智的基督徒都會憎恨戰爭,只是他們需要擺脫社會秩序對其道德判斷所施的魔咒。因為每一種社會制度都編織著一種表面光鮮的理想化外衣,就像一群螞蟻毛蟲在一棵蘋果樹上爬行。由此,在軍國主義統治的地方,戰爭被紀念碑、繪畫、詩歌和歌曲理想化。醫院的病床和戰場上的蛆蟲在沈默中走過,人們的想象中充滿了飄揚的旗幟和沖鋒隊的吶喊。如果人們注意到很少有戰爭是為了正義或人民而進行的,個人怨恨、軍人的野心以及對資本主義事業的保護,才是戰爭真正的推動力量,那麽,由戰爭創造的神話就不會再使人們屈服和迷醉了。①

  也正是以此為理念,饒申布什對自由資本主義向壟斷資本主義過渡的這一時期發生在世界各地的不義戰爭進行了猛烈的抨擊與批判。

  第三是基督教社會主義運動,這場運動以各種形式表現出來。其中就包括了大量的教育和宣傳活動:布道、書籍、雜志、散文、會議、神學院課程、小冊子以及福音傳道等。②這場運動最具體的組織形式是基督教教會和宗教社區定居點,而饒申布什在引領基督教社會主義運動時對社會改良所做的貢獻主要包含兩個方面:一是對宗教和社會調查發展的影響;二是宗教對社會方面的關注為社會工作、勞工運動、合作社聯邦運動以及社會主義運動等社會改革活動提供了宗教道德倫理的基礎。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饒申布什清楚地了解美國當時的社會狀況與問題。因此他在推動這些社會改革的過程中便擁有了更為清晰的目標。對此他曾寫道:

  社會改革的目的是為了全體人民的利益,控制地球上的自然資源;以基督教的方法和原則獲取財富,並將財富作為一種社會信任;抑制對財富的過度欲望,提高人類工業活動的目的和標準;適當的住房;適當照顧家屬和罪犯;幹凈的食物;有益健康的娛樂;國際和平;“廢除貧困”,而不是減少貧困;保護和擴展民主政府機構允許並保證維護所有人的權利免受少數人的特殊利益的侵害。③

  以這樣的社會改革目標為前提,1908 年饒申布什與一批有遠見的基督教政治家一同組建成立了美國基督教會聯邦委員會(The Federal Council of the Churches ofChrist in America),聯合了 33 個新教教派。該組織以饒氏社會福音思想為基礎強調所有基督徒都有責任直接關心某些實際的工業問題,它將教會作為推動各項社會改革的領導機構。為此,該組織制定了一份詳細的美國基督教教會社會信條:

  首先,教會必須屹立不倒。

  為所有人在人生各個階段爭取平等的權利和完全的正義。

  為所有人都有自食其力機會的權利,這是一種明智和強有力地受到保護的權利,不受任何形式的侵犯。

  為工人爭取一些保護,使其免受工業變革的迅速危機所帶來的困難的權利。對於勞資糾紛的調解和仲裁原則。

  保護工人免受危險機械、職業疾病、傷害和死亡的傷害。

  廢除童工。

  保障社會身心健康的婦女勞動條件的規定。

  為抑制“血汗制度”。

  為把勞動時間逐漸地合理地減少到實際可行的最低限度,為了使所有人都有一定程度的閑暇,這是人類最高生活的一種狀態雇工在 7 天中可以得到一天的自由。

  確定每個行業的最低生活工資,以及每個行業所能支付的最高工資。

  設計最公平的工業產品分工。

  為勞動者的晚年和因工傷致殘的勞動者提供適當的生活保障。

  為減輕貧困。

  美國的從業人員和那些有組織的努力減輕提高窮人的沈重負擔,並減少勞動的艱辛和維護尊嚴,這個委員會發出了對人類兄弟情誼的問候以及對屬於所有跟隨基督的人的事業的同情和幫助的保證。①應該說,正是以這樣的社會信條為宗旨的基督教會聯邦委員會在各項社會改革中得以堅持基督教團結、社會公正、傳播福音、工業公正、國際善意和世界和平,從而實現對饒氏社會福音思想的具體實踐。

  饒申布什對鍍金時代美國一系列社會改革運動所做出的貢獻,後來 20 世紀美國的一位歷史學家曾這樣評價:

  任何一個熟悉上一代或幾代社會主義活躍分子的人,毫無疑問,都會認可饒申布什教授的著作和為一種完全人道和基督教社會秩序所作的自我犧牲的努力,在本世紀初的幾十年里,鼓舞了他成千上萬的同胞在社會主義運動和其他合作社會秩序運動中進行了偉大的活動。他的推論和令人信服的論點社會化秩序,和他對經濟正義的熱情,為人類自由和基督教兄弟會已經並將繼續對社會主義者及其同情者的著作、演講和活動的質量產生深遠的影響。①總而言之,在饒氏社會福音基督教神學思想的影響下,人們在社會生活中所從事的各項改革事業都有了基督教教義與倫理的指導,無論是基督教教會組織領導的社會福音運動還是社會主義者或其他社會團體乃至個人所從事的各種社會改革活動,它們都將成為上帝在地球上最終實現愛與公義統治以及人類神聖社會秩序重建工作的一部分。

  8 結語

  饒申布什的社會福音是在 19 世紀美國特定時代環境下衍生的基督教神學思想,同時該社會福音思想又從某種程度上反作用於該歷史環境。家庭環境、人生經歷以及社會大環境的融合孕育是饒申布什社會福音思想的土壤。沃爾特·饒申布什自幼便受到基督教的熏陶。從小就被教導讀《聖經》、祈禱、參加主日學校和教堂禮拜。早年生活在這樣一個並不關注社會問題的宗教家庭,但隨後,饒申布什在紐約貧民窟的牧師經歷,給他的精神和心靈帶來了極大的震撼。

  一方面是工業化帶來的繁榮,另一方面卻又是民眾生活的困苦,這使饒申布什有了最初的社會意識。亨利·喬治發起的單一稅運動則第一次將他帶進對社會問題的關注,其思想也在此時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開始重新研究《聖經》,力圖從中找到社會問題的解決之道,在整合、提煉和沈澱自己的社會研究、吸收達爾文進化論與《聖經》高級批判、基督教新教神學中的進步主義、基督教倫理以及馬克思主義學說等思想之後,最終形成了自己的社會福音思想。值得注意的是,饒申布什的社會福音思想與當時的時代是緊密結合的。鍍金時代的美國,在工業化的進程中取得的成就與產生的問題並存。一方面是社會經濟迅速發展、產業革命進一步深化、人口和財富不斷增長、城市化進程加快;另一方面,卻是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失業、社會不公、貧富懸殊、政府腐敗、經濟失衡等嚴重的社會問題。

  這些社會現實無不進入饒申布什的視野,形成他對社會現狀的看法與關注,並最終推動其社會福音思想的形成。

  饒申布什的社會福音思想豐富發展了基督教神學。包括強調社會性的罪觀、社會救贖觀、“上帝之國”的社會理想以及在此基礎上的教會觀等。其中“上帝之國”福音思想是饒氏社會福音思想的核心教義,在其神學思想中占據中心位置,正是在上帝之國福音教義的基礎上,饒申布什對基督教教義中諸如罪、救贖以及教會角色等教義進行了修正補充以與上帝之國的信仰有機地聯系起來。

  總的來講,饒申布什的社會罪觀輕視原罪而強調本罪以及人類社會生活整體的罪惡,強調罪的本質在於人性的自私;在這種對罪自私本質以及人類社會罪的認識下,饒氏社會救贖觀強調耶穌的救贖目的在於對人類社會罪的拯救而非基督教傳統對個人得救的關注;“上帝之國”社會理想則是饒氏社會福音思想的核心,強調上帝與耶穌救贖世人的最高理想是上帝之國在人間的實現;而饒氏的教會觀則強調恢覆上帝之國信仰的教會將作為上帝神聖社會秩序在人間已經成功實現的部分承擔起對人類未實現基督教化社會生活部分的救贖與重建工作,教會存在的唯一目的也是作為上帝之國社會理想實現的執行工具與基督精神和信仰的傳承者。概言之,饒申布什一直試圖將基督教與各項社會改革事業有機聯系起來,將基督教改造為積極關注與參與社會現實問題解決的宗教。

  正因為如此,饒申布什的社會福音鼓勵信徒參與社會運動,在饒氏的觀念中,人類社會生活中的所有有益事工都是向上帝國度前進的一部分,這些思想與當時美國的社會現狀相契合,推動了饒申布什及其追隨者開展一系列旨在解決美國鍍金時代社會現實問題的社會活動。這其中就包括了美國歷史上著名的旨在解決資本主義工業化時期嚴重社會問題的的社會福音運動。

  綜上所述,對饒氏社會福音思想的研究是一個將其個人思想與當時美國社會現狀相結合的過程,饒氏社會福音思想產生於特定的歷史條件下,也深刻地影響了 19 世紀末 20 世紀初的美國社會。但值得注意的是饒申布什的社會福音思想及其領導的社會福音運動也具有一定的局限性,應當全面地、客觀地評價其社會福音思想及實踐應用的社會效應、歷史意義。尤其是饒氏社會福音具有的某種樂觀主義傾向。這種對人類持續進步的樂觀態度讓社會福音在 20 世紀兩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前一度成為美國教會中的主導思想。但在二戰結束後,戰爭造成的巨大災難使得基督徒對這種人類持續進步的樂觀主義產生了質疑。加上饒申布什的基督徒身份,其社會思想具有濃厚的神學色彩,但筆者認為不能因此而否定饒氏社會福音思想在特定時代的影響與價值。饒申布什的社會福音是作為他所服務的那一代人的精神食糧而存在的,去掉其神學的成分,人們在面對社會現狀時可能會調整饒申布什所提供解決社會問題的具體方案,但他在社會福音中闡述的發展社會公共倫理道德、推動社會改革等基本假設和主要信息都依然是富有成效的。就筆者對沃爾特·饒申布什社會福音思想及其影響的研究而言,雖然已盡努力,但本文的研究還是初步的,關於饒申布什其人、其社會福音思想特別是其社會活動的研究,依然還有諸多可以耕耘之處,有待今後進一步深化研究。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7-2 07:42 , Processed in 0.027149 second(s), 8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