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061|回复: 14

旅苏随笔之青年节宣传片 [复制链接]

Rank: 1

发表于 2022-5-4 10:35:43 |显示全部楼层

一年一度的苏联青年节到了。大抵是从勃列日涅夫修改宪法的第三年起,每年的这个时候上映一部面向青年人的宣传短片成了不成文的规矩。今年也不例外。

为了少些政治宣传的味道,影片都是以波什涅夫公司——一个拍摄青少年电影为主的私人制片厂而不是官方的名义播出。依我看,这是欲盖弥彰。电影院和电视里循环播放,大中小学校都组织观看,还要开主题会写读后感,搞不好还会成为今年大学入学考试的命题材料,简直能跟勃氏的重要指示相媲美。苏修的高压统治下,连消极抱怨的话都不准在公开场合说,逼得人们对暗号一样发明各种新词;一般的作品即使上了白名单,也是画地为牢,形格势禁,说不定哪天就被封杀。这样铺天盖地的阵仗,如果不是官方的旨意,你还能想出什么别的答案呢?

向邻居借来录像带,忍不住把先73、74年的宣传片温习了一遍。第一年的《雏凤》显然是宣传部老爷们没有经验,“何不食肉糜”了。毕竟太长时间脱离群众,根本不知道人家在想什么。美其名曰“献给苏联青年一代”,却拍的尽是苏修官僚、资本家子女的日常生活。片中人恬不知耻地带着谄媚语气说“好羡慕你们呀”。羡慕,羡慕什么?是羡慕皇子皇孙们能玩滑翔伞开快艇而皇爷爷皇爸爸当年年轻打江山没空玩,现在老了坐江山玩不动呢?还是羡慕在题海中挣扎的中学生和起早贪黑挣着几百卢布的工人农民能够充分享受奋斗乐趣而自己生活衣食无忧索然无味呢?可想而知,上映后几乎是嘘声一片,骂声一片,害得主演都好长时间没戏可拍。就连御用文人也不知该怎么打圆场,只能讪讪地说梦想的生活本来就是用来追求的要享受奋斗过程云云——就像苏修口中的共产主义一样,伯恩斯坦先生地下有知也要含笑九泉了。最后还得是官媒降下天罚:“呵!你们嫉妒什么!”人们才噤了声,这叫做制度优越性,不服不行。不过批评你不让,自嘲总可以:雏凤?飞翔?嘻,任人宰割的草鸡还差不多。于是西红柿奶酪烤鸡就有了一个动听的名字:雏凤涅槃。

第二年明显吸取了教训。拍商业片不成,心灵鸡汤总可以。肯定不会出错。不好看不爱看无所谓,只要不适得其反,乌纱帽就差不多能保住。就这样《不做这样的人》新鲜出炉了。此片号称“年轻人自己的心声”,据说征集了全苏近千所中小学学生的想法,最终筛选出的却是一堆经院哲学式的“正确的废话”。说来也不奇怪,你指望每天从早到晚做题的孩子脑子里有什么除了教科书试卷以外的点子,实在是强人所难。这样有个好处,单从片子来看,没人说它好,但肯定不招人骂,对于学生们就是看见一堆平平无奇的八股文,对于其他人,我提倡社会和谐,大家相亲相爱,何错之有?以至于许多观众看完都表示深深自责,“不敢直视两位主角的眼睛”。但是结合现实,这部片子则生动地诠释了一句话:好话说尽,坏事做绝。“我不想做拿锯子的人,不想把人群锯成两半,对手反对我们必须赞同。”可是,是谁教唆少年们要无条件拥护当局一切做法,看见不同意见就“你是美帝国主义间谍”,甚至反手向克格勃一个举报呢?“我不想做浑身带刺的人,嘲讽别人成功,嘲笑别人失败。”说的好极了,但是反动的苏修教育制度下,分数就是命运,考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的失败,就是别人的辉煌。试想平日成绩优异的同学考试失常排在你后面,你会真心为他惋惜,还是庆幸少了一个竞争对手挤占你的名额呢?“我不想做一个隐身的人,需要挺身而出时藏起来。”在苏联单听这句话怕是要感动得泪流满面了,因为提倡什么往往是没有什么。就在赫鲁晓夫上台两三年的时候,还有一家三口奋不顾身与逃犯搏斗,现在怕是要像当年战场上的老沙皇一样被美国佬一个人俘虏几十头灰色牲口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当出头鸟不仅没好处还活受罪,何必和自己过不去?有责任心的人,都待在精神病院和监狱里呢。这像极了苏修高等中学的一篇作文题目:《如何看待学校教育与社会教育的差异?》如果教我来写,一定要写上,用社会主义的道德要求资本主义的人,真是我们祖国的伟大创造。对于普通人,这些个慷慨激昂无疑是假话大话空话废话有害的话,因为谁真正相信苏修社会有什么正义,谁就注定没有好下场。而权贵阶级不妨把它当做有益的教诲:记住,不管干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嘴上可一定要说得好听,准有人感恩戴德,可不能口无遮拦,请人给你辩护也最多只能说你“真性情”。我不由得惊叹,虽然隔了两千多年,可同为剥削阶级的勃列日涅夫与孔大圣人真是心有灵犀!

走在去往电影院的路上,只见一排排肥大的校服在街上游荡。1973年的自然灾害还没那么严重,苏联取得了不错的成绩,还能说一句“躬逢盛世”,去年是破船三千钉,灌点迷魂汤也就糊弄过去了,今年千疮百孔,会有什么新意呢?唔,请出的是索尔仁尼琴。苏联老左们怕是要恨得牙龈冒酸水,“南望王师又一年”了。我却感到欣慰,在苏联,如果他们哪一天尊敬起斯大林,你才应该担心。毕竟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这么个稀有动物供起来还来不及。慈眉善目的索老爷子活像一尊弥勒佛。他讲了两个稀松平常的故事,就像他小说的风格一样。显然这一次重点不是控诉斯大林的罪恶。一个是讲他小时候没有书,只有一本俄文字典,但是有了字典才学了认字,学了认字才会读书写作,后来才成了作家,另一个是讲小时候和爷爷拉一车草,路上遇到了大风,祖孙俩与大风搏斗,最后虽然干草被吹跑了,但是人和车还在,所以他们“胜利了”。不得不说这倒是极应景。苏修的教育改革让一半的中学生只能学习职业技术。血汗工厂是苏修的命根子,人口红利没了,就只能苦一苦小资们了。想坐办公室?对不起都给我拧螺丝去。念不了大学,就请学一技之长养活自己吧;念了大学的,现在经济不好,也找不到好工作,那么也来学点手艺嘛,艺多不压身,万一用的上呢。虽然苏修是想要更多奴隶,但是对人们也是颇受用,毕竟能力本身只有高低没有好坏。打起仗来抓壮丁,会做个饭,就能在工地少挨点累。就像索尔仁尼琴家那辆破车,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苏修早已是风烛残年。苏修美帝和各国反动统治集团深陷泥潭的同时,形势对于世界人民来说却是一片大好,不是小好。各国人民和反动派最后的决战就要来临,真可谓是“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索尔仁尼琴的用意当然是希望青年们面对“暴风”能够像他和他爷爷一样,以刚毅不拔的决心,弓着背咬着牙使出吃奶的劲死死把着它不让它被刮走刮散架,誓死与破车共存亡。坚持到底,就是胜利——即使干草没有了。不过作家没说,苏修要是出事了,他老人家本人是第一个跑出去做寓公,还是士人死社稷呢?对于苏联青年而言,在这一关键的历史时刻,是把自己的命运绑在苏修叛徒集团的战车上和它一起陪葬,还是站在社会主义和劳动人民的一边为结束苏修的反动统治而斗争,是做胆怯的海鸥、蠢笨的企鹅还是英雄的海燕,将是所有人必须做出的选择。

阿尔巴特大街上灰蒙蒙的一片,路两边的楼房,有的挂满了爬山虎,有的掉了墙皮,还有的连玻璃都碎掉了,糊上了报纸和塑料膜。商店门口是蚊香一样长长的队伍。一个刚放学的小学生蹦蹦跳跳地走着,他的母亲跟在后面。“阿廖沙,你们看今年的短片了吗?”“看了,昨天老师就带我们看了电影,叫……《赫鲁晓夫小路》!”“真好,那我问你,赫鲁晓夫是谁?”“是……是个种地的!”我不禁哑然失笑。

突然,刺耳的警报声再次响起——莫斯科也要封禁了。虽然我国和苏修是敌对关系,但是凭着不同于斯拉夫白人和蒙古人通古斯人的脸这张全国通用粮票,内务部在我们公寓的几个办事员对我都还算客气。留学生虽是重点监管对象,但从不敢怠慢。无儿无女的娜塔莉亚老太太可要遭殃了。

李雪梅 于莫斯科

75622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5-4 11:23:49 |显示全部楼层
特色的宣传跟当年的苏修也差不多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5-4 11:26:19 |显示全部楼层
苏修的高压统治下,连消极抱怨的话都不准在公开场合说,逼得人们对暗号一样发明各种新词;一般的作品即使上了白名单,也是画地为牢,形格势禁,说不定哪天就被封杀。这样铺天盖地的阵仗,如果不是官方的旨意,你还能想出什么别的答案呢?

毕竟太长时间脱离群众,根本不知道人家在想什么。美其名曰“献给苏联青年一代”,却拍的尽是苏修官僚、资本家子女的日常生活。片中人恬不知耻地带着谄媚语气说“好羡慕你们呀”。羡慕,羡慕什么?是羡慕皇子皇孙们能玩滑翔伞开快艇而皇爷爷皇爸爸当年年轻打江山没空玩,现在老了坐江山玩不动呢?还是羡慕在题海中挣扎的中学生和起早贪黑挣着几百卢布的工人农民能够充分享受奋斗乐趣而自己生活衣食无忧索然无味呢?可想而知,上映后几乎是嘘声一片,骂声一片。

后浪那个宣传片真是一模一样的,真是苏修的好学生。


苏修的教育改革让一半的中学生只能学习职业技术。血汗工厂是苏修的命根子,人口红利没了,就只能苦一苦小资们了。想坐办公室?对不起都给我拧螺丝去。

怎么能这么像?我真的笑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5-4 11:27: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JBXS 于 2022-5-4 11:54 编辑
普通人1 发表于 2022-5-4 11:23
特色的宣传跟当年的苏修也差不多了。

这篇文章和苏联可没关系
我早上就在期待着五四有关的文章,看到这篇的时候,真是恨自己没理论没文化,只能说一句耳目一新,真是耳目一新啊。回忆起自己以前在语文课上机械地“听写”老师给的笔记,死记硬背“这篇文章表达了作者什么什么的情感”…感谢作者的文章,比上一百节语文课都更令我受益良多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5-4 11:28:30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了,这文章的出处是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5-4 11:31: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普通人1 于 2022-5-4 11:38 编辑
ZJBXS 发表于 2022-5-4 11:27
这篇文章和苏联可没关系
我早上就在期待着五四有关的文章,看到这篇的时候,真是恨自己没理论没文化,只 ...

我没找到出处啊,莫非这是国内有人在指桑骂槐吗

点评

ZJBXS  我看这位王克平同志应该就是作者本人,而非转载  发表于 2022-5-4 12:10:41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5-4 11:39:43 |显示全部楼层
普通人1 发表于 2022-5-4 11:31
我没找到出处啊,莫非这又是一篇“越南新闻”?

把索尔仁尼琴换成另一位姓莫的作家
波什涅夫公司换成b开头的公司
而《雏凤》呢,我就直说了吧,就是《后浪》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5-4 11:43:25 |显示全部楼层
ZJBXS 发表于 2022-5-4 11:39
把索尔仁尼琴换成另一位姓莫的作家
波什涅夫公司换成b开头的公司
而《雏凤》呢,我就直说了吧,就是《后 ...

那就对了,赫鲁晓夫小路是邓小平小道。这年头没点密码学意识都看不懂中文字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2-5-4 13:32:40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一段,莫斯科——北京,作者难道是在北京的留学生?与“苏修”敌对的国家是指哪个?

点评

普通人1  美国呗  发表于 2022-5-4 13:34:07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5-4 13:56:09 |显示全部楼层
太有才了!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6-29 19:59 , Processed in 0.020451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