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33|回复: 7

也谈马前卒 —— “左派”、“右派”还是”工业党“? [复制链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2-2-15 12:56:1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2-2-15 13:27 编辑

也谈马前卒——“左派”、“右派”还是”工业党“?

马前卒是近两年来在中文互联网上尤其是时政相关领域非常热门且很有特色的一个人物。今天在论坛中看到了《从马前卒的“张宏良讲座游记”谈谈左派过去和现在的弊病》一文引发了大家的热烈讨论,在此也想谈谈自己对于马前卒,尤其是他政治方面的倾向的一些认识。


马前卒对外表露的政治观点在近两年应该是发生过转变的。他自述先是由“自由主义者”转变为“共产主义者”(左派?)再转变为工业党(或许他认为两者没什么区别),进而在近些年转变为类似于社民的倾向。最后一个倾向是我观察得出的,并非马前卒或是其他什么人的评价。这篇帖子也想围绕最后一个转变谈谈。


他在从2011年-2018年完全可以归类为“工业党”(唯生产力论、民族主义分子),这一方面的观点集中体现在两个作品中,一个是他的书《大目标》,另一个是红极一时的架空小说《临高启明》(马前卒是主要的共同作者之一)。后者以拙劣的笔法模仿了中国建国初期对社会改造的过程,只不过这个改造过程的主体是一群穿越而来的希望当人上人的“元老”。尽管这本书中有不少恶趣味的篇幅,然而其达到的效果确实是引起了网络上相当一部分人对于建国初期的这段历史的兴趣,反驳了当时占据舆论主流的自由主义“殖人”对于毛时代肆无忌惮的攻击和污蔑。


马前卒应该是在2020年的时候在知乎上公开回应过对自己“工业党”身份的猜测,当时他直截了当地说自己不是工业党,可惜那条想法很快就删除了,没来得及保存。事实上,通过睡前消息栏目传达的观点也可以看出来,马前卒的政治观点主要在于呼吁实现一个更加有权利实行监督的“人民代表大会”的存在,或者说希望愈发分明的各个社会阶层能够更加多地进行法定框架下的政治协商来解决“发展”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尽管对社会弊病开出的药方总能让人感到窒息,但作为一个媒体从业者,马前卒对于社会问题的发现能力是不弱的。相比于“厉害了我的国”的那些自媒体,马前卒能够在国内的环境中提出和批评大量类似“400亿水司楼”这样的社会问题。这是绝对值得称道的。尽管政治观点不尽相同,但我仍希望国内可以多一些这样的媒体从业者,可以将这样更加赤裸的社会议题带入大众的视野。

马前卒自己也是一个老网民了,经历多年的网络写作、辩论直到后来的自己制作视频,可以说马前卒为自己积累了一块相当具有特色的招牌。笔者本人最开始关注马前卒就是从《临高启明》开始,之后从其刚开始制作《睡前消息》栏目就开始关注。也是因为这个特色的原因,我其实并不希望从马前卒和观察者网的关系出发去分析他的立场。在我看来这两者的关系更多在于互相利用。观察者网需要马前卒的流量和招牌,也需要他的社会问题发现能力来落实“观察者”这个名字,毕竟你不可能指望一直用陈平不等式和“没什么不能谈的”这类言之无物的内容来吸引观众。反过来,马前卒也需要观察者网特殊关系对他节目的庇护。

相比于南方系等自由主义背景媒体喜欢以优美的春秋文笔进行社会调查,马前卒对于社会问题的分析更倾向于从其产生的经济背景展开,也因此他的节目会被观众戏称为“税前消息”。作为观众来讲,这样的分析风格很能让人感到眼前一亮。但是,这样的分析风格在马前卒这里却并不等同“唯物主义“的分析方法。在《社会斗争讲科学,中等收入无陷阱》等一系列文章和视频中,马前卒描绘了他理想中的民主社会。在这个社会里,马前卒希望我们在发现一个问题之后能够仔细地衡量每种解决措施的对于”整个社会“的成本和效果,进而大家协商出一个最好的办法。如果能够细化一下这种方式,我愿戏称为”计量革命学“,抽象点讲,我们有一个可以量化的代表社会总福祉的函数,一切改革或是革命的最终目的就是最大化这个函数。可是这个函数更多的恐怕只是马前卒的一厢情愿。到底存不存在一个“全社会的共同利益的函数”?即使存在,在官僚资产阶级占据社会政治生活全部的情况下,这样一个函数又怎么可能代表那些在社会生活中失声的群体的利益呢?难道前者会主动俯下身来把话筒递到后者嘴边吗?换句话讲,就算马前卒描述的社会如此美好,然而我们该如何过度到这个社会呢?也许马前卒确实不关注这个问题,也或许是他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而不得已留白,总之这个问题更是我们需要思考的。

马前卒成长于一个老国企社区,在自己的节目里力推过电影《柳青》,字里行间也总是有些左翼话语的影子,我相信他对于左翼叙事下的进步历史是有一定感情的,对于一个更加进步的社会也是有所希冀的。在此之外,我们需要注意到马前卒本人不仅是一个老国企子弟,他也是一个新世纪初从同济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的大学生,在进入新媒体行业前是个土木工程师,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中产阶级”。他所关注的一些议题,比如常提到的学区房等议题也是一般意义上“中产阶级”主要关心的话题。虽然没有确切的数据,但可以合理推测他的观众中很大一部分会是这个时代和他有类似经历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也许是家庭里第一个大学生,从小城镇来到大城市,也渴望获得和马前卒一样的工作和生活。然而不幸的是,他们毕业后所处的时代,一方面大学生的供给成倍于20年前,另一方面,中国卷入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所带来的飞速发展和资本积累的“红利期”已经过去,经济增速不断下降。然而,今日的左翼思想的回潮很大一部分便是产生在这个群体中。

回到开头的议题,马前卒的政治倾向。马前卒希望一个阶级更加调和的社会,希望一个他所代表的群体能够更多地进行政治参与的社会。然而从左翼的立场出发,我想没有必要对马前卒提出更多的批评,这不仅仅是因为马前卒在国内可以允许的框架下对社会问题的揭示已经做的足够好了,更多的是因为马前卒视频的很大一部分观众完全可以成为左翼思潮的社会土壤。

我想多一些马前卒这样的媒体工作者未必是什么坏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2-15 13:35:06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就马前卒问题详细发表看法。

欢迎其他网友进一步讨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2-15 13:37:58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你的评论扯出一个更大的问题:什么是“左翼”或“左派”?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2-2-15 13:46:44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2-15 13:37
其实你的评论扯出一个更大的问题:什么是“左翼”或“左派”?

是的,其实我想谈的就是这个问题。
可以参考这个知乎问题的回答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76259394/answer/2276768097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2-15 14:56:34 |显示全部楼层
马前卒们也好,温铁军们也好,其好就好在,能在墙内“不争论”的框架下引发一些讨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2-15 15:53:36 |显示全部楼层
吴会君山 发表于 2022-2-15 13:46
是的,其实我想谈的就是这个问题。
可以参考这个知乎问题的回答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762593 ...

哈哈哈哈哈哈,你的这个文章,一个月前就有同志搬上来过

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770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2-15 15:54:52 |显示全部楼层
马前卒就是在说出“支持996” 之后,他的人气至少在左派这边就下降了,论坛网友亲切的称呼他为“秃头咪蒙”

点评

peace  有意思。  发表于 2022-2-16 03:43:39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2-15 18:14:42 |显示全部楼层
激活 发表于 2022-2-15 15:54
马前卒就是在说出“支持996” 之后,他的人气至少在左派这边就下降了,论坛网友亲切的称呼他为“秃头咪蒙” ...

马督工变成马工贼。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1-27 11:05 , Processed in 0.032470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