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745|回复: 16

北京新增感染者流调,14天无休辗转23个地方打工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0 10:12:0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蒸馏水 于 2022-1-20 10:17 编辑

1月19日,北京市通报了朝阳区新增一例无症状感染者,该人现住朝阳区平房乡石各庄村。流调显示,该人员从1月1日到1月14日,整整两周每天都在工作,在北京多地奔波,工作时间多在深夜与凌晨。辛苦工作的流调轨迹,让众多网友瞬间破防,被评为“看了会让打工人一起流泪的流调”。

上游新闻对该人员的流调轨迹进行了详细统计,发现有以下特点:

无固定工作地点。根据通报,该人员主要从事装修材料搬运工作。在14天的工作轨迹中,该男子一共工作于23个不同的地点,涉及北京东城、西城、海淀、顺义等多区。1月10日,他从凌晨开始通宵工作,期间换了5处工作地点。

工作时间无间断。从1月1日开始,该男子连续工作14天,没有一天休息,总共工作了85小时25分钟。

长期在深夜工作。据统计,在这14天里,该男子在深夜和凌晨工作的时间总共有54.5小时,占了总工作时长的63.8%。其中1月10日,更是从凌晨12点一直工作到第二天早上的9点以后。

看到这样的流调轨迹,有网友表示:“太不容易了,密密麻麻的行程全是工作,没有可以放松的时间。”也有人为这位大哥送上祝福:“流调轨迹多数在半夜,辛辛苦苦为了好好过年,希望这位确诊大哥痊愈以后生活越来越好。”

[size=0.8em]网友评论截图


附:该感染者的行程轨迹

1月1日23:30-1月2日凌晨4:43,在和乔丽致酒店(建国路93号院12号)工作。

1月2日23:00-1月3日凌晨3:00,在木偶剧院工地工作。

1月3日21:00-1月4日凌晨1:37,在四环阳光100小区工作,随后到通州台湖垃圾站工作。

1月4日14:00-14:30,在顺义区龙湾别墅工作。

1月5日12:00,到达朝阳区珠江绿洲6号楼1907室工作;16:00到达远洋一方一号院工地工作;17:00到达顺义区祥云赋工地工作。

1月6日11:00-12:08,在万科翡翠云图工作;14: 21到达平房料厂(小廊国际俱乐部旁边)工作,21:06到达朝阳区东小井沙石料厂工作;21:30-23:04在海淀区农科社区8号楼工作。

1月7日14:30,到达朝阳区雅成一里小区5号楼工作。

1月8日12:36,到达朝阳区双桥丝路美食独自就餐;14:00到达水郡长安工作;15:14到达和锦薇棠小区工作; 17:00-21:30在海淀区农科社区8号1楼3单元407工作。

1月9日7:30-10:10,在和锦薇棠小区工作。

1月10日0:00-1:45,在胡大簋街三店工作;2:00到达胡大簋街二店工作;3:00到达建国门壹中心1座工作,4:00到达通州区盛园宾馆附近的管头工业区工作,9:00到达顺义区丽宫别墅工作;

1月11日凌晨2:58,到达木偶剧院工作。

1月11日23:00-12日凌晨3:00,在朝阳区隆和写字楼工作。

1月12日凌晨0:00-4:00,在东坝锦安家园二区1号楼4单元17层1702室工作。

1月12日11:14,到达东坝锦安家园二区1号楼4单元17层1702室工作。

1月12日23:18-13日凌晨3:43,在木偶剧院工作。

1月13日19:00-20:00,在东坝锦安家园1~4单元工作。

1月13日23:58-14日凌晨5:05,在中关村购物中心工作。

1月14日11:05-17:40,在东坝家属区工作。

1月14日22:18-15日凌晨3:51,在木偶剧院工作。

1月17日10:23,到达邮政局(陶然亭店)邮寄信件,之后乘坐地铁返回家中。12:05到达东坝第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核酸检测采样点采集咽拭子。

1月18日,从褡裢坡站上车乘坐地铁6号线,转14号线于7:12到达北京南站;8:21坐上开往威海的1085次列车,因疾控中心通报其核酸检测结果疑似阳性,于8:57在北京南站下车,等待进一步处理。12点由120转运至佑安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另一则海淀区确诊者的流调:

以下为部分网民评论:

Jam:有史以来最苦逼的流调诞生在北京。他在坐上回老家的火车上,被控制、强拉下来隔离。网友对他充满了同情和怜惜,这人工作流动性极大,经常工作到凌晨三四点,是个保洁工人。还有一个小细节是,此人是在我们小区外做的核酸检测,被确诊的。中国农民工的命苦,共产党从农村起家,却一直干对不起农民的事。

真情实感好:确实是因为儿子丢失才去北京上访的。

咖啡与雀斑:和之前的海淀确诊流调形成鲜明对比,果然帝都有光鲜亮丽的一面,也有底层人民为了生计奔波的一面

耀放阳: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我们不能一起走进新时代。

珍珍珍小妮:看文字就能看哭的流调。

段公子小丫头:昨日入城市,归来泪满巾。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张俞《蚕妇》

晓说基金:为什么中国人那么努力那么拼,却过的如此辛苦。

水瓶座风轻云淡011:北京折叠。

阳光散漫心窝:北京社会真实的生活写照。

等我有一天A-Z:其实对于这样的人来说 隔离这种挺打击的 少工作一天 房租的压力就大很多 可能隔离完了几个月积蓄清零了…

一个很潮很萌的名字:没白天没黑夜,从早累到晚,生活太难了。

Ereli·yue:这就是生活在大城市的底层打工人,而且过年返乡(符合条件下:绿码,核酸检测阴性报告)。家乡还特么层层加码,阻碍返乡!

baker钻石狗:有人在北京是生活,有人在北京是生存。人类的悲欢离合并不相通。

琳琳子先生:北京折叠第三空间代表人物了。

一粒微尘198103 : 隔离结束能采访采访上上新闻吗?问问他您幸福吗?

No9月球 : 来找失踪的孩子,没日没夜地干活,看了真的挺心酸的,不容易啊,希望尽快找到孩子。

DavidLee- :全篇31个“工作”,没有美食,没有打卡,没有剁手,只有通宵达旦的打拼,心酸!

旭哥要摇号:这次流调,是把底裤掀开了,老百姓苦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0 10:14:04 |显示全部楼层
转自中国数字时代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0 10:14: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蒸馏水 于 2022-1-20 10:15 编辑

转自豆瓣:

北京折叠

【异地打拼生活的艰难时刻】北京的流调结果,对比看。

【网评】图二的叔叔如此生活还是为了寻亲,他的儿子遭人拐卖,希望他早日康复,和家人早日团聚。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0 10:44: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左风 于 2022-1-20 10:45 编辑

中国新闻周刊《对话“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来北京找儿子,凌晨打零工补贴家用》


爹瘫了,妈胳膊摔断了


一个人养六口人,生活压力很大

在北京的这些天,他接到的工作

通常是扛沙袋、扛水泥或者是

把建筑垃圾搬运到指定垃圾站

他在凌晨出发,等做完工,天就亮了




1月18日,北京市朝阳区发现一例核酸检测阳性人员,后经进一步检查和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冠病毒无症状感染者。


1月19日,在北京市召开的第269场新冠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朝阳区副区长杨蓓蓓介绍,该名无症状感染者住在朝阳区平房乡石各庄村558号,主要从事装修材料搬运工作。该无症状感染者的活动轨迹显示,从1月1日至1月18日的18天时间里,其工作范围涉及东城、西城、朝阳、海淀、顺义等多区,辗转了20多个不同的地点打零工,有多日是在凌晨工作。有网友据此称他是“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


该无症状感染者岳某,1978年生。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本在山东威海捕鱼船做船员,2020年8月12日,他的大儿子走失,因儿子曾在北京做过帮厨,他就来到北京寻找。在此之前,为了找儿子,他已经去过山东、河南、河北、天津等多地。每到一地,在寻找儿子的同时,他都会打零工维持生活。


岳某河南老家的村长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岳某家庭条件“比较一般”。在他老家,岳某的父亲瘫痪在床,母亲也在最近摔断了胳膊;他的妻子和小儿子目前都在山东威海,妻子收入微薄,小儿子还在上初中。因此,他的生活压力较大。


岳某的妻子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丈夫外出找孩子,她就在威海照顾小儿子,她平时主要工作是给人晒海带,一天能赚100元钱。


岳某表示,在北京的这些天,他主要是通过一些接零工的微信群联系装修包工老板,接到的工作都是扛沙袋、扛水泥或者是把建筑垃圾搬运到指定垃圾站。由于北京市区白天限制工程车辆通行,他就在凌晨出发,通常做完工天就亮了。为节省开支,他住在石各庄一个1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每月租金700元。岳某的一名河南同乡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石各庄住了不少他们的同乡,大都从事建筑垃圾搬运工作,“都是凌晨干活,很辛苦很累”。


以下是1月19日晚《中国新闻周刊》与岳某的对话。

《中国新闻周刊》:你现在在哪里?情况如何?

岳某:我在北京地坛医院接受治疗,昨天(1月18日)和今天(1月19日)上午都进行了血检、尿检、核酸,都是阳性,都没变化。


前几天我的体温是36.8℃,今天(1月19日)下午是37.8℃到38℃,高烧,头疼难受,晚上吃了点药,现在温度下来了,不这么高了,稍微有点头疼。


《中国新闻周刊》:你在北京平时住哪里?


岳某:石各庄南门,700块钱租的小房间,10平米左右。农村环境。只要不漏雨,能睡觉就行。


《中国新闻周刊》:你平时做什么工作?


岳某:我有个招工平台的微信群,里面有很多老板,他们会发需求,比如几百袋沙子、水泥需要扛,我就会问价格,如果合适就去干,他们就会来石各庄接我;或者我把电话号码发到群里边,他们有活会找我。


一般一袋水泥或者沙子,不上楼是1块,要是上楼就加钱,比如3楼,一袋就是3块,4楼,一袋4块。一袋沙子60斤,一袋水泥100斤。或者是那种建筑垃圾,我给搬车上,打扫干净,最后送到专收建筑垃圾的垃圾站。


有时候,要是干得好的话,我和老板加个微信,以后有活还找我;要不好的话,就是面对面付款,不再联系了。最近我给20多个老板干过活。


干这事没准头,有时候下雨不能干,上面来检查也不能干。


《中国新闻周刊》:为什么都是在晚上干活?


岳某:都是晚上下半夜去干这些零活。因为拉建筑材料、建筑垃圾要用大货车,白天大货车不让进城,如果进城要扣分、罚钱,只能晚上十一点后进城。


晚上十一点去,第二天早晨四点半回来,白天要有活也干点。


干的都是体力活,一次能赚200元到300元。白天上午睡觉,睡四五个小时,中午再出去找活,这样就能多挣点。


一般干完活老板就送我回石各庄,他管早饭,给我10块钱,我能买仨包子和一碗稀饭,中午我就在家下面条吃。


《中国新闻周刊》:过去你是做什么工作?


岳某:我是河南人,在威海生活十几年了,在船上当船员打鱼,一年能挣5万块钱。我来北京,是找儿子。


《中国新闻周刊》: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北京?


岳某:2021年春天就在北京做零工,干到9月1号威海那边能出海,在威海干了两个月,休渔期休息,11月19日,我就回了北京继续打零工。那次来北京15天后,我妈胳膊摔断了,我爸瘫痪,他们俩没人照顾,我又回了老家,伺候他们半个月,又回北京了。


算下来,这次我在北京待了40多天,我跑遍了北京东五环、南五环,赚了一万多块钱。


《中国新闻周刊》:为什么要这么努力地干活?


岳某:我属马,1978年生。我要养我小儿子,他12岁,上六年级。我媳妇看孩子,给人家晒海带,一年赚1万块钱。我爹瘫了,我妈胳膊摔断了,给她治疗花了1万多,他们生活都不能自理。就只有我一个人可以出来打工。


我这家庭,一个月没有一万多块钱根本养不起。我一个人养六口人。每个月要给我爸妈2000块钱左右。我爸76岁,我妈66岁,他们也不是低保户,他们有心脏病、高血压、冠心病,吃药都花很多钱。


《中国新闻周刊》:看你的流调,1月17日你去邮局邮寄信件,是寄的什么信?


岳某:上访信。我家住山东威海荣成市成山镇,我大儿子在距离家50公里的一个食品厂工作。2020年8月12日,他说肚子不舒服,就要回家找他妈,食品厂主任把他送到汽车站,然后他走丢了,就突然不见了,也没上汽车。我本来还在出海打鱼,当月15号,就赶紧回到家找孩子。我在当地派出所报警,想让他们定位我儿子手机、调监控找人,他们说这是成年人,不给定位手机,两三天后,我儿子的手机就没电关机了;至于调监控,他们说只管车,不管人,也不给调。事情过了三个月才立案。


后来我到威海市公安局,威海市公安局把这个案子又推回荣成市公安局。我又到山东省公安厅,又到北京。我认为,在我儿子刚走丢的那几天里,要是给定位的话,就找到了。现在没任何希望了。当时,我老婆在派出所门口哭了两天,他们置之不理,所长说话还很难听。


《中国新闻周刊》:你都去过哪里找孩子?


岳某:天津,河南安阳,河北衡水,山东泰安、威海、济南、乳山,等等,去了十多个城市,没有任何信息。到了地方,我就在银行的ATM机睡,天气热,蚊子又多。没有钱,我就在当地打工,赚够钱了,就去其他城市。


各地的救助站我都去过。有个救助站站长看我可怜,给过我一箱方便面和矿泉水。


原先我儿子在北京东五环干活,做过帮厨,所以我才来北京。我在北京的饭店、小餐馆到处打听,问有没有这个人在做帮厨,到现在问了几十家了。


我怀疑他还没有走远,警察说他没坐火车也没坐汽车,估计还在荣成市。


我也去医院停尸房打听过。2021年10月12日,他们看我上访,说有个尸体是我儿子,让我去荣成市第二医院认尸。我看到那个人,脸看不清,很胖,圆脸。我儿子身高1米74,很瘦,长脸。我就觉得不是我儿子。我说要化验尸体的骨头,他们也不愿意。一开始说去威海市公安局做实验,得要几十天,后来又说法医出差了,又过半个月,给我打电话,说你别烦我了,别给我添加负担了。


俺媳妇一听俺儿死了,哭得拉不起来。我不相信那是我儿子。


这个死尸刚被发现的时候,我就问过派出所,他们说不是我的儿子。我一上访,他们为了结案,就说是我的儿子。


我儿子丢的时候19岁,今年21岁。他上到初二就不上学了,非常内向,不是很机灵的人,很忠诚很实在。我觉得他是被人骗走了。


《中国新闻周刊》:1月18日你从北京南站坐动车去威海,是要回家吗?


岳某:我干了一年活,儿子也找不到,疫情也紧张了,就想回去。1月17日,我寄了信,下午做了核酸,第二天早晨坐北京发往威海的1085次列车。车还没开动,就直接停下来了。疾控中心发现我核酸有异常,给我打电话,说我不能走,我就把行李拿下车,等着,后来转到地坛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现在,我花414块钱买的车票还没有退。北京市朝阳区疾控中心的一个工作人员要给我钱,我说不能要你的钱。这两天,我的手机停机了,疾控中心还给我充了150块钱话费。他们都挺好。


我也不觉得自己可怜。我只是好好干活,我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力气,靠自己的双手,挣点钱,挣了钱找孩子。就是为了生活,为了照顾这个家。


我找孩子,到现在花了好几万。打工都是打零工,赚了钱就找孩子,没钱了就打工。我努力,就是为了把孩子找回来。我辛苦一点,就算把命搭到里面,也要把孩子找回来。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0 10:48:11 |显示全部楼层
网友评论:

不知道里面有很多事情会不会有人去调查呢!家里老人七十多了,一个瘫痪在床,都不是低保户。儿子丢了,迟迟不立案,相互推诿,草草结案。很多人并不是命苦,哪怕有人轻轻拉他一把,也不至于是这样的苦命人。可是没有,一根手指头也没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0 11:48:14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资本主义不灭亡,就没有天理。不灭掉中国资本主义,就算白活一遭。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0 11:57:58 |显示全部楼层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2-1-20 11:48
中国资本主义不灭亡,就没有天理。不灭掉中国资本主义,就算白活一遭。

好 要有这样的决心和志气!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2-1-20 13:16:06 |显示全部楼层
资本主义对劳动人民的践踏和剥削,史无前例。我相信,把资本家们统统吊路灯上都无法满足劳动人民对资产阶级的恨。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2-1-20 14:20:12 |显示全部楼层
网友留言:流调,会不会是当下最接近真实的新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2-1-20 15:23:18 |显示全部楼层
搬砖小能手 发表于 2022-1-20 13:16
资本主义对劳动人民的践踏和剥削,史无前例。我相信,把资本家们统统吊路灯上都无法满足劳动人民对资产阶级 ...

中特!死有余辜!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5-24 05:45 , Processed in 0.928690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