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如何看待特朗普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20:16:19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1-12-11 16:43
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70799894652195589&wfr=spider&for=pc 这个真实性?

按提法和黑名贵天天搞类似的东西,你把里面的white替换成black就行,资产阶级媒体还大加赞赏。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20:29: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12-11 20:30 编辑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1-12-11 20:16
按提法和黑名贵天天搞类似的东西,你把里面的white替换成black就行,资产阶级媒体还大加赞赏。 ...

首先美国目前和历史上到底是不是黑人被压迫,现在系统性的黑人比白人好过?
其次特朗普有没有发种族主义言论:
半岛电视台著名英语记者哈桑在推特中细数了特朗普支持种族主义言论的“黑历史”,他这样写道:“特朗普‘意外’地转发了白人至上主义者的视频,正如他‘意外’地称非洲国家为‘粪坑’;‘意外’地称新纳粹分子为‘很不错的人’;‘意外’地称西班牙裔法官为‘墨西哥人’;‘意外’地称墨西哥人为‘强奸犯’以及移民为“入侵者”;‘意外’地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一样。
第三特朗普的排外主义是不是事实
第四托派(特别是中国劳工论坛的美国同志们)真的被主流媒体骗了?他们误解了特朗普?第五black要求的是什么,white power 要求的是什么?你搞清楚了吗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20:43:04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1-12-11 20:29
首先美国目前和历史上到底是不是黑人被压迫,现在系统性的黑人比白人好过?
其次特朗普有没有发种族主义言 ...

你是本网最喜欢吹嘘核心国家政治自由和民主的,我问你,作为政治人物乃至一般群众,你可以说BLM,但是你说A(All)LM就要被迫害。你可以说Black Power,但是你转发(还不是说)White Power就是宗族歧视。历史上的情况我们都清楚,现在这是对谁的歧视?
别说托派了,美国的伪毛派中的多数也在事实上成为了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打手,而且恐怕是心甘情愿,不需要被骗。
今天黑人不好过不是因为他们是黑人,而是因为他们的阶级地位,单纯因为种族而针对黑人的和其他少数族裔的所谓“系统性歧视”,是资产阶级媒体近五年来才刚刚编出来的词汇。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21:00:3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12-11 21:21 编辑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1-12-11 20:43
你是本网最喜欢吹嘘核心国家政治自由和民主的,我问你,作为政治人物乃至一般群众,你可以说BLM,但是你 ...

blm的意思是b和w 一样重要 诉求平等,而white power 是说w应该和过去一样高人一等
黑人是阶级地位,白人不是阶级地位?
从种族看问题的恰恰是你同情的特朗普,同样阶级地位的情况下,黑人处境比白人差这就是系统性种族歧视的存在,黑人有权blm,而白人无权white power.白人正确的姿态应该是all power.白人和黑人(双方的工人阶级劳动者)都受到阶级压迫,但是黑人还受到种族压迫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21:02: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12-11 21:25 编辑

就如女性被压迫,女性有权提出女权woman power 男女平等,但是你男性提男权,man power 就是问题
女性提女权或许有些是女拳,但是这不是你提男权的理由,对于在女性普遍受到压迫的情况下,女性哪怕提出了一些看上去过分的要求,我们应该同情,最少不能提男权,这是不符合系统事实的,对于女权的反压迫斗争是不利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21:03:4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12-11 21:04 编辑

就如列宁提到的被压迫民族和压迫民族的关系一样,被压迫民族提出一点要求,应该多多支持
关于民族或“自治化”问题(续)

口授记录(续)
1922年12月31日



  我在关于民族问题的著作中已经指出:抽象地提出一般民族主义问题是极不恰当的。必须把压迫民族的民族主义和被压迫民族的民族主义区别开来,把大民族的民族主义和小民族的民族主义区别开来。
  对于第二种民族主义,我们大民族的人,在历史的实践中几乎永远都是有过错的,我们施加了无数暴力,尤其是不知不觉地施加了无数暴力和侮辱,——只要回想一下我的伏尔加回忆录,就可以知道在我国人们是怎样蔑视异族人的,他们把波兰人称为“波兰棒子”,嘲笑鞑靼人为“王爷”,乌克兰人为“鸡冠头”,格鲁吉亚人和其他高加索人为“蛮子”。
  因此,压迫民族即所谓“伟大”民族(这种民族不过是因为实行暴力才伟大,不过是象杰尔治摩尔达那样伟大)的国际主义,不仅在于遵守形式上的民族平等,而且在于压迫民族即大民族要以对待自己的不平等来抵偿生活上实际形成的不平等。谁不懂得这一点,谁就不懂得对于民族问题的真正无产阶级态度,谁就在实际上抱着小资产阶级观点,因而随时都会滚到资产阶级观点的泥坑里去。
  对于无产者什么是重要的呢?对于无产者重要而且极其必要的,是保证在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中取得异族人最大的信任。那未需要什么呢?不仅需要形式上的平等,而且需要这样或那样用自己对待异族人的态度或让步来抵偿“大国”民族的政府在过去历史上给他们带来的那种不信任、那种猜疑、那种侮辱。
  我想,对于布尔什维克,对于共产党员,这是用不着多作详细解释的。我想,在这里,在对待格鲁吉亚民族方面,我们有了一个典型的例子,说明我们要是以真正无产阶级的态度处理问题,就必须非常谨慎,必须采取关心和让步的态度。如果一个格鲁吉亚人蔑视事情的这一方面,轻蔑地滥用“社会民族主义”这个指责(其实他自己不仅是真正道地的“社会民族主义者”,而且是粗暴的大俄罗斯的杰尔治摩尔达),这个格鲁吉亚人就在实质上破坏了无产阶级的阶级团结的利益,因为没有什么比对待民族不公平更能阻挠无产阶级阶级团结的发展和巩固的了,因为“受侮辱”的民族的人对平等感、对自己的无产阶级同志破坏这一平等(哪怕是出于无心或由于开玩笑)是最敏感的。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对少数民族多让步一些,多温和一些,比让步不够、温和不够要好些。因此,在这种情况下,无产阶级团结的根本利益,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根本利益,要求我们无论何时都不要形式地对待民族问题,而要估计到被压迫民族(或小民族)的无产者在对待压迫民族(或大民族)的态度上的必然有的差别。

列 宁

玛•沃•记.
31.XII.22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21:07: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12-11 21:10 编辑

可以这样转换

因此,压迫的白人即所谓“伟大”白种人(这种白种人不过是因为实行暴力才伟大,不过是象杰尔治摩尔达那样伟大)的国际主义,不仅在于遵守形式上的种族平等,而且在于压迫种族即大白种人要以对待自己的不平等来抵偿生活上实际形成的不平等。谁不懂得这一点,谁就不懂得对于种族问题的真正无产阶级态度,谁就在实际上抱着小资产阶级观点,因而随时都会滚到资产阶级观点的泥坑里去。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21:08:1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xm 于 2021-12-11 21:24 编辑
激活 发表于 2021-12-11 11:52
确实。这又让我想起,之前发的法西斯辩论,有部分人认为当时德国小资着了魔损害了自身阶级利益,去帮助希 ...

统治阶级似乎是可以不代表任何主要阶级的利益,仅仅依靠类似黑社会手段控制住政权的,就像清朝那样。清朝朝廷代表谁的利益?顶多是跟地主有妥协,但绝不比明朝廷或革命党更代表地主资本家的利益。要不是西方侵略,恐怕清朝还能维持很多年。采取国内高压政策压制被统治阶级(如海禁、愚民、禁武)可以确保政权稳定、贵族利益世代传承,缺点是国家无法进步容易被外族攻击。秦朝变法军功爵制让底层有上升通道,激发了国家活力,对外战争就很凶猛,但国内贵族利益就受损(底层上升顶层就下降)。希特勒等二战法西斯是对外侵略型的自然必须收买人民,但法西斯一词定义为“法西斯主义(英语:Fascism;义大利语:Fascismo;德语:Faschismus)是一种威权的极端民族主义形式,其特点是独裁的公权力,强大的社会和经济统一执行力,以及强制镇压反对意见。 ”(https://zh.wikipedia.org/zh-hans ... F%E4%B8%BB%E4%B9%89)并不要求对外侵略,因而并不需要国民支持,搞成现代清朝就行了。特别是这个国家有核武器的话外族不敢打他,那就高枕无忧了。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12-11 21:53:30 |显示全部楼层
戳破西洋镜的反面教员,毛主席说过,我喜欢右派。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21:57:38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1-12-11 21:00
blm的意思是b和w 一样重要 诉求平等,而white power 是说w应该和过去一样高人一等
黑人是阶级地位,白人不 ...

“黑人有权blm,而白人无权white power.” 又在玩一下子就被揭穿的文字游戏,blm的对面是alm,不是white power。偷梁换柱拉仇恨可以去知乎,在这里不管用。现在遭到迫害的是alm。
“白人正确的姿态应该是all power.” 你让你的托派“美国朋友”公开在美国搞一下试试?看他们敢不敢。
黑人历史上收到种族压迫,今天并非如此。民权运动已经解决了所有单纯种族的不平等,现在存在的是被资产阶级利用的,鼓吹为种族歧视的阶级对立问题。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7-4 14:33 , Processed in 0.031029 second(s), 8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