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6073|回复: 35

如何看待特朗普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09:46:0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12-11 09:47 编辑

如何看待特朗普

从标题看特朗普是多种族和工人阶级联盟,说是民粹主义者,是右翼民粹还是左翼民粹,他和希特勒运动有什么异同。

该文似乎说虽然美国国内的少数裔总体还是支持民主党多,但是也在增加对特朗普的支持(共和党中的新变种),所以说他是多种族,而不是种族主义者,或者传统共和党更加是种族主义者,而特朗普反而弱化了,或者虽然他弱化了,但是他还是一个种族主义者(我们通过他的言论是可以看到的),至多说他是一个弱化的种族主义者,这可能是红中网看到的一个现象。民主党传统上作为所谓的左派当然不可能是种族主义者(实际上作为资本主义政党,骨子里应该还是种族主义者),这是特朗普的国内种族态度。希特勒是极端民族主义者,他屠杀犹太人,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在这里是一个范畴,犹太人不是他国只是国内的一个民族类似美国国内种族,特朗普在这个方面不是极端的,可能比传统共和党要弱化,当然传统共和党比希特勒来说也弱化多了

对外呢,特朗普是一个排外主义者,这里所谓的移民限制主义(这是红中网支持的),就此他和希特勒是一样的,当然极端性也比希特勒弱,希特勒强到要消灭外国人,而特朗普只是禁止外国人,在经济上打击外国人,比如打击中国劳工(他归罪中国劳工剥夺了美国人的工作)。

特朗普背后据说有白人工人阶级的支持主体,主要是所谓铁锈带的白人工人,但是他是不是一个工人阶级联盟呢,他是如何解决所谓白人工人的困境的呢,就是打击移民和归罪外国工人,其他似乎什么都没有做,红中网你看到他还做了什么来解决白人工人的利益。


下面是The Republican Party’s Multiethnic, Working-Class Coalition Is Taking Shape

https://amgreatness.com/2021/12/ ... on-is-taking-shape/的译文


在2016年的共和党总统初选中,该党受委屈的草根阶层与其闪烁其词的精英阶层之间几十年的不和谐现象溢于言表。多年来,美国共和党的中心地带,即大卫-古德哈特(David Goodhart)2017年出版的《通往某地之路》(The Road to Somewhere)中居住在河谷的 "某地""Somewheres ",与该党两岸的 "任何地方"Anywheres "的统治者之间的鸿沟越来越大。共和党的步兵 "Somewheres "过多地参加教会活动,并受到工作外包和阿片类药物危机的伤害,他们感到被更世俗、意识形态不灵活的共和党 "Anywheres "所背叛。


唐纳德-特朗普,这个终生保守的 "局外人 "和民粹主义者,在与贸易、移民和中国有关的问题上与两岸 "任何地方 "的正统观念相左,在美国共和党的总统提名中一举夺魁。尽管主要的右倾 "任何地方 "堡垒全力反击,他还是做到了这一点,《国家评论》杂志用一整期的篇幅报道了 "反对特朗普"。特朗普随后在2016年大选中的胜利使保守派知识分子运动以及共和党本身进入了深刻的反省状态。


特朗普的胜利主要是由白人工人阶级的反抗推动的,但在他担任总统期间,出现了一个极度审查和反美国的左派--由民主党在布雷特-卡瓦诺最高法院确认之战中的无耻行为和去年夏天破坏性的 "1619暴动 "所揭示--为更广泛的工人阶级、亲美政治联盟打开了大门。到2020年选举日,这个多种族、工人阶级的保守派联盟已经开始有了更明确的形态。特朗普在选举中败下阵来,但共和党在关键的黑人和西班牙裔社区取得了巨大进展,如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戴德县和德克萨斯州格兰德河谷的墨西哥人聚居的县。



现在距离2020年总统选举已有一年多的时间,随着乔-拜登的民调数字急剧下降,疯狂的民主党人为2022年的中期选举做准备,不断有数据支持以 "某地 "为中心的、多种族的、工人阶级的共和党联盟的兴起。在德克萨斯州,前民主党众议员贝托-奥罗克(Beto O'Rourke)在2018年以不到3个百分点的劣势输给了现任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昆尼皮亚克大学的一项新民调发现,将于2022年连任的共和党现任州长格雷格-阿伯特(Greg Abbott)领先挑战者奥罗克高达15个百分点。阿伯特在德克萨斯州的西班牙裔选民中以44比41的比例完全领先于奥罗克,德克萨斯州的西班牙裔选民对拜登的工作表现的不赞同率高达27%。


《华尔街日报》的一项新的全国性民意调查也显示了同样的趋势。《华尔街日报》的民调显示,在普通的共和党与民主党的选票上,西班牙裔人以37比37的比例平分秋色。在全国范围内,拉美裔对拜登的工作表现的不满意度为12个百分点,在假设的2024年总统复选中,他们以44比43的微弱优势支持拜登而非特朗普。当然,共和党在西班牙裔选民中的好消息也不仅限于德克萨斯州;在佛罗里达州,该州不断增长的偏向保守的古巴人和委内瑞拉人使共和党现任州长罗恩-德桑蒂斯和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成为明年秋季连任的最大热门。


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民主党最终可能成为一个狭隘的地区性政党,在东北部和西海岸以外的全州范围内吸引力极其有限。但这种趋势并不能保证继续下去;现在,共和党领导人有责任确保该党在联盟方面的新进展得到培育,而不是被浪费掉。


觉醒的左派戏剧性的文化过度,特别是在诸如治安、批判性种族理论和性别意识形态等问题上,已经为共和党带来了一些丰厚的红利--看看弗吉尼亚州当选州长格伦-杨金就知道了。由于左派在基本的文化问题上已经做得很过分,所以右派只关注这块肥沃的土地的诱惑力会很强。

这将是一个错误;右派可以而且应该以胜利为目标积极地打文化战争,但它决不能忽视有助于推动特朗普崛起和随后出现的共和党多种族工人阶级联盟的经济问题。这个联盟对“白左”的反美文化攻击深感不安,但它也被共和党守旧派对自由放任绝对主义的教条式承诺所拒绝。移民限制主义、贸易实用主义、与中国完全脱钩以及对大型科技巨头和其他醒目的企业恶棍审慎地使用反托拉斯,必须成为标准的 "共同利益资本主义 "共和党经济剧目的一部分。


中间选民在文化上是共通的(尊重国旗、向军队敬礼、欣赏警察),在经济上是务实的。共和党有一个吸引和保持这一关键群体支持的黄金机会。它决不能搞砸它。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10:02:25 |显示全部楼层
特朗普还真没有打击中国劳工

他的贸易战打击了中国资本家

他在任期间,边境建墙,也就是减缓了非法移民(其中基本没有中国人、福建蛇头也不从南面进来)进入的速度

已经有的非法移民,都可以躲到民主党的避难城,没几个被遣返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10:05:06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民主党的种族主义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白人歧视有色人种,而是打着反系统种族主义的旗号歧视白人工人+亚裔(特别是亚裔中的东亚裔)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10:07:31 |显示全部楼层
限制非法移民、贸易保护现在比民主党的形式上的凯恩斯主义扩张政策更符合美国工人阶级短期利益

客观上有利于中国工人阶级长远利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10:45: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12-11 10:47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12-11 10:02
特朗普还真没有打击中国劳工

他的贸易战打击了中国资本家

贸易战既打击中国资本家也打击中国劳工
其次特朗普归罪中国劳工剥夺美国工人工作,来所谓的美国再工业化(所谓的工业回归),不过是资本的流动,如果说资本流回美国有利于美国工人,为什么从中国流走就有利于中国工人,你给我一个逻辑。
如果特朗普能够如习近平一样控制,保证所有的所谓非法移民都被赶尽杀绝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10:50:0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1-12-11 10:52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12-11 10:05
美国民主党的种族主义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白人歧视有色人种,而是打着反系统种族主义的旗号歧视白人工人+亚裔 ...

我认可美国民主党不可能是一个非种族主义的党,反对美国民主党从来没有问题,只是不要去支持特朗普,美国民主党内部也有新变种,不过依然是社会民主主义,这部分相对于特朗普是要支持的,这种支持是相对于美国主流民主党和美国共和党打击自由民主而言,不是完全支持社会民主主义。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10:53:20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12-11 10:05
美国民主党的种族主义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白人歧视有色人种,而是打着反系统种族主义的旗号歧视白人工人+亚裔 ...

你作为亚裔东亚裔支持特朗普的原因我是找到了,呵呵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10:58: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1-12-11 11:02 编辑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1-12-11 10:50
我认可美国民主党不可能是一个非种族主义的党,反对美国民主党从来没有问题,只是不要去支持特朗普,美国 ...

我们对美国政治各个派别的态度是,美国的阶级斗争是美国人民自己的事,我们对于各个派别,都无所谓“支持”或“反对”,而是客观分析,对于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各个政治派别加以揭露,重点观察对中国和世界阶级斗争的影响。

在上述前提下,我个人的看法,现阶段特朗普派别对美国工人阶级最有利,对中国资本家阶级最不利

一直到两年前,对于美国政治舞台上的所谓进步派以及依附于他们的马克思主义者(主要是民主社会主义党),多少还是有点期待的,这种期待在2020年民主党初选时一度还有所增加。然而,过去一年多的阶级斗争实践证明,美国政治舞台上的所谓左派、进步派、民主社会主义党(美国最大的“马克思主义”党)都已经堕落为大资产阶级的附庸、工人阶级的对立面,已经完全不值得我们的同情。

桑德斯,已经老而无用

沃伦,虚伪无比

AOC,现在看了她就有厌恶感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11:01:50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1-12-11 10:53
你作为亚裔东亚裔支持特朗普的原因我是找到了,呵呵

我没说我“支持”特朗普啊

见上面回帖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12-11 11:12:53 |显示全部楼层
马列托主义者 发表于 2021-12-11 10:53
你作为亚裔东亚裔支持特朗普的原因我是找到了,呵呵

你这就属于没有享受身份政治特权的命,还偏偏得了幻想身份政治是你盟友的病。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5-28 12:00 , Processed in 0.027269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