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39|回复: 1

6月的毛教员 ——重归高考、再登热搜,警惕蹭热度的伪人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6-12 22:59:54 |显示全部楼层
6月的毛教员:重归高考、再登热搜背后,警惕蹭热度的伪人们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 2021-06-11 · 来源: 热风2021



[url=]收藏(0)[/url] 评论()字体: [url=]大[/url] / [url=]中[/url] / [url=]小[/url]
后者,正是“教员热”背后的左翼思潮所指示的方向。

  六月的毛教员,有点忙。

  前两天,无数考生和网友,在全国新高考Ⅰ卷作文题中,跟毛教员打了个照面:  

  今天,继5月底之后,教员同志再一次登上微博热搜前列:  

  对于真心热爱毛教员的人来说,这些,当然都是好事,让人心头一喜。

  我们希望“教员,您好”能够成为常态,让无产阶级领袖和导师的思想、生平、业绩乃至音容笑貌,都为大家所熟知。而不是几乎只在每年12.26,从油腻胡编那儿,听到关于他的市侩碎语、小人之见,什么“每次写***我都会提这样一笔”之类。表面上,是“理中客”;实际上,是基于阶级利益的阶级偏见。  

  我们都比较熟悉列宁的这样一段话了:

  “当伟大的革命家在世时,压迫阶级总是不断迫害他们,以最恶毒的敌意、最疯狂的仇恨、最放肆的造谣和诽谤对待他们的学说。在他们逝世以后,便试图把他们变为无害的神像,可以说是把他们偶像化,赋予他们的名字某种荣誉,以便‘安慰’和愚弄被压迫阶级,同时却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磨去它的革命锋芒,把它庸俗化。”

  在这里,列宁提到的,是剥削阶级对伟大革命家的两种手段:

  (1)硬手段——“不断迫害他们,以最恶毒的敌意、最疯狂的仇恨、最放肆的造谣和诽谤对待他们的学说”。

  应该说,这个比较好辨别。

  几十年来的右派文人,以造谣污蔑为主要手段,对毛教员发起攻击。

  结果,是谣言被识破,污蔑被揭穿,毛教员在当代年轻无产者中的粉丝群越扩越大。右派先生们,遂由猖狂进攻,转为低沉抱怨、恼羞成怒,而这正印证了毛教员的一句名言:“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当然,我们与他们的斗争还在继续。)

  (2)软手段——“试图把他们变为无害的神像,可以说是把他们偶像化,赋予他们的名字某种荣誉,以便‘安慰’和愚弄被压迫阶级,同时却阉割革命学说的内容,磨去它的革命锋芒,把它庸俗化”。

  这种手法,更阴毒、更隐蔽、更具欺骗性,因而尤为值得我们警惕。

  不错:拥护教员,也要区分“两条心”与“一条心”、“半条心”与“一条心”。

  “两条心”与“一条心”,就是不拥护和拥护。

  “半条心”与“一条心”,就是假拥护和真拥护,或不彻底拥护和彻底拥护。

  随着近年来“教员热”的升温,蹭热度的人,不可避免会出现,会混进真心实意拥护和宣传教员的人们当中。他们会搞乱我们的阵线。

  一部分剥削者,和附属于他们的文化人和文化界,也完全可以“打教员牌”;特别是在中美对抗加剧的背景下,愈来愈强调教员的“民族英雄”属性,淡化或避开他作为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反剥削、反压迫的“阶级英雄”之根本属性。

  民族主义者,也可以拜教员的。如果脑子里根本没有左派思想(马列毛主义),只有铁血民族主义——那么,对不起,他就必定无法完全理解毛教员的角色,包括他在今天对于年轻“打工人”的意义。

  他们有时候也在宣传毛教员,但跟我们,能一样吗?  

  辨别的方法,就是看有没有、敢不敢、能不能提“阶级”,特别是有没有、敢不敢、能不能联系现实的阶级关系和阶级斗争状况去纪念教员同志。

  这,是区分“半条心”与“一条心”的主要标准。  

  “教员热”的出现和一浪高过一浪的态势,除了毛教员逝世以来现实社会日益资本主导化、资本压迫日益沉重这个根本原因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所谓“改革开放后的既得利益阶层至今没有获得‘父亲’的权威”,“中国社会还缺乏具有公信力的、被普遍认可的精神权威”,这造成“中国社会在‘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繁荣表现背后,社会心理的深处却涌动着不安全、不稳定情绪”,并进一步促使年轻一代“打工人”重新发现并拥护毛教员,一大批“青左”与坚守阵地的“老左”“中左”在政治观念上愈加合流。(参见《新时代文艺需要更多的郭松民 ——读郭松民〈电影的智慧〉》)

  当然,这并不是说,既得利益者就完全无法建立起自己的精神权威;“马爸爸”之类说法的流行,“精资”群体的出现和活动,就说明既得利益者还是能够建立起局部的、有一定影响力的精神权威的。而是说,比起他们的西方同行,他们的这种“精神权威”又是那样的不“权威”、不巩固;还没有完全建起来,就遭遇到出自“打工人”的、颇为强劲的“复左”思潮的挑战和冲击。

  哈!“马老师”还没上几天课,就被“毛教员”打落牙齿,掀翻在地。

  正所谓:

  “人们自己创造自己的历史,但是他们并不是随心所欲地创造,并不是在他们自己选定的条件下创造,而是在直接碰到的、既定的、从过去承继下来的条件下创造。一切已死的先辈们的传统,像梦魇一样纠缠着活人的头脑。当人们好像刚好在忙于改造自己和周围的事物并创造前所未有的事物时,恰好在这种革命危机时代,他们战战兢兢地请出亡灵来为自己效劳,借用他们的名字、战斗口号和衣服,以便穿着这种久受崇敬的服装,用这种借来的语言,演出世界历史的新的一幕。”

  我们说过,马克思这段话,已经完全给既得利益者们及其代言人胡锡进之流“剧透”了:

  这种世界历史上常见的“召唤亡灵的行动”,如今天其群众基础越来越年轻化的“教员热”,并没有什么可稀奇的;不过是人们为了“改造自己和周围的事物并创造前所未有的事物”、“演出世界历史的新的一幕”,即挑战和改变资本主导的既存秩序,在21世纪把无产阶级社会主义事业进行下去、进行到底。

  故此,我们要劝一句:既得利益阶层里面的民族主义者,在“打教员牌”的时候,是很需要慎重的。

  因为,虽然他们推崇教员是三心二意、半条心;但是,保不准无产者们,在被某些人当作“牌”打出的教员同志那里,会发现什么了不得的“屠龙术”。

  这,也正是“修正”分子的根本困境之所在。

  他们的“主义”,固然实质上是资本主义的,但却在形式上不能不抬出马列毛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来。一旦脱下那张披在身上的红皮,他们也就不再是现在的他们了,而是变得跟他们的西方同行一模一样。

  这种矛盾的两重性,是“修正”思想及其所指导的现实社会所固有的,无法克服;要根本克服它,除非根本破坏它,使它不再存在。

  根本破坏它,又有两种办法:一是使它的形式统一于实质,右翼力量及其代言人自由派“公知”就是这个意思;二是使它的实质屈从于形式,使“羊头狗肉”变成“羊头羊肉”。

  应当说:后者,正是“教员热”背后的左翼思潮所指示的方向。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1-6-13 15:32:30 |显示全部楼层
对啊,这也是我所说的“教员牌”对特色来说是双刃剑,你处理好了,笼络一大批蠢红,处理不好,可就相当于把枪递给人民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6 19:00 , Processed in 0.019284 second(s), 18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