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841|回复: 1

万物暴涨,珠三角工厂躺平?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1-6-7 07:27:41 |显示全部楼层

工厂躺平

一个异样的信号,出现在了中国工业发达、人员高度密集的珠三角地区,让身处其中的人心神不宁。

在深圳福田,一些中小型电子厂在关停和倒闭。因为接不到订单、成本高企、持续亏损,老板们只能解散公司跑路。被砸碎饭碗的工人辗转到别处,等一个日结的活计谋生。

在东莞,有电器加工厂贴出公告,“公司迎来开业以来最困难的时刻”,资金链已经断裂,山穷水尽。

在广州,电荒和疫情复发的双重冲击下,有的工厂只能实行做四休三。引得写字楼996的社畜们在键盘上发出感慨,“做四休三什么时候能够到我头上”。但这种“好事”哪里不是一座围城呢?工人工资是按件计价,休息就等于没钱挣。

这些本来主要靠人力便宜挣钱的工厂,在原材料成本全线暴涨之下,利润越摊越薄,甚至进入了完全为负的时代。好不容易抢到订单,结果却是做一天工就赔一天的钱,卖得越多反而亏得越多。

一些扛不住的制造商们,接二连三的“躺平”。不仅仅在珠三角,长三角、北方工业重镇也显露出征兆,这是一个值得所有人关注的信号。

5月24日,高层在宁波考察期间做了两件事,都和大宗商品有关。

一是在宁波舟山港码头听取了国际大宗商品价格走势汇报。强调了浙江不仅要做小商品集散地,还要做大宗商品战略中转基地。

二是和与十几家制造业企业家“站谈”,仔细了解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下游企业带来的不利影响,研究分析对策。

谁在把我们的工厂,推倒在地上躺平?


万物暴涨

国家对于制造业中小企业之苦,早已看在眼中。

最近3个月,各级领导在多个场合点名要给大宗商品降一降温。靠着政策有形之手的调控,到五月中旬时,黑色系大宗确实出现了明显的价格下跌。

然而,大洋彼岸的白宫又梭哈了6万亿美元的政府支出(约人民币38万亿人元),比新冠前2019年的政府支出硬生生多了36.6%。

发达国家对于通胀的容忍阈值越来越高,从去年3月开始,无限量化宽松成为一种常态化的操纵手段。美联储带头大放水,大宗商品的全线暴涨再无抑制。

五月底之后,铁矿石、铜、焦煤、螺纹钢等标的价格已经靠近了前一波价格高峰。

铁矿石价格

中国每年要消费近50亿吨煤,10亿吨粗钢,1500万吨铜,810万吨棉花……只有靠吞吐全球矿产资源,才能维持世界工厂日夜不休地生产。去年,中国仅是铁矿石的进口量就高达11.7亿吨。

中国曾有位商务部领导感叹,

“在国际贸易中,现在的现象是,中国人要买什么什么就贵,要卖什么什么就会便宜。”

这种长期在大宗商品定价权上的失语和无力,至今仍在影响着我们的大国决策。

资源国都被人鼓噪起来,个个想狠宰我们一刀。而顺着他们脖子的缰绳往上看,却是欧美日的金融寡头,如抽水般从我们的各大产业中吸走丰厚的利润,让我们又搭钱又出力,给全球当了打工人。

就这,还有东南亚各国、印度赶着献出膝盖,献出脖颈。

前两天有人吹风,要主动用人民币升值来对冲大宗涨价,这基本也是不可能的。果不其然,之后央行副行长做出了稳币值、稳预期的表态。

因为如果抬升人民币,只会对依赖出口的中小企业造成更大的困难。

现在市场上,原材料每半天甚至几小时就会变一个价格,在飞涨的价格面前,之前签好的合同随时可能被作废,而没人有时间抱怨,因为大家都在哄抢市场上的材料。

运费也在翻倍,有货主表示,现在运价已经是疫情前的3倍以上。

一个40英尺的集装箱,从深圳盐田港运到纽约,要价已经到了1.3万美元,而2020年初还仅是2300美元。船舶都滞留在欧美的港口里,整个亚洲地区的运价都高烧难退。

四面八方都是铡刀。所以,不是我们的工厂想要躺平,而是某些利益集团想要躺着赚钱,从我们身上割走最后一个铜板。


穷忙一场

在“三和大神”云集的深圳龙华,有包租婆称,睡一晚15元的工友宿舍楼,30%的床位都没租出去,而想要两个人“拼一拼”睡的工人最近变多了(7.5元/晚)。

纪录片《女子宿舍》

这是实体经济的镜子。有些工厂遣散了工人,回农村的人多了,或是用脚投票去了时薪更高的上海找机会。

包租婆本来不同意“拼一拼”,但是工人变少,她也要开出床铺月租400块(优惠50元)的条件招揽生意。

本来,印度和东南亚因为疫情太严重,工厂大面积关停。向越南、印度迁移的订单,正像雪花一样向中国回流。

但能接到外贸大单的,还是能“管控成本”、渠道充裕的大厂。

当然,就算是大厂,面对原料价格暴涨也是靠着裤兜深在硬扛。

富士康这样的庞然大物,可以在全球获得订单,在中国大规模用工实现盈利。而中小企业很难坐上宴席,只能分沾一些汤水,利润甚薄,原材料的价格一上来就撑不下去。

在今天,还靠劳动力集约、低附加值的低端制造太脆弱了。便宜的工人只会越来越少,新的工人也越来越少,年轻人早已躺平不想进苦哈哈的制造业了。

富士康深圳观澜流水线上的工人,每天打螺丝10个小时,一个月算上加班、夜班、全勤、补贴,大概能挣4500到6000元。只有加班多,才挣得多。

清华大学研究发现,美的这样龙头公司生产一台空调的人力成本,只有10元。

稍微高端、高附加值一些的工厂,都在搞数字化流水线、智能制造。车间里的中国工人越来越少,而来自德国、日本的工业机器人越来越多。

在企业管理者看来,这些昂贵的机器人比工人更便宜、更高效、更低耗、更好管理,可以24小时不停工作。只有机器暂时无法取代的一线技工才有底气挣更高的薪水,但人力不可能永远拼得过机器。

图源:纪录片《中国工厂》

订单源源不断地飞来,很多人接单接到手软;也有很多人无活可做,就算抢到生意,做完也发现毫无利润可赚。

穷忙一场,越忙越穷。你让工厂老板们怎么选?


电荒!拉闸!

今年夏季用电高峰,来得比以往时候更早一些。全国入夏,几亿台空调开始呼呼吹。

广东在今年5月用电同比增加了15.7%,1-4月全省用电同比增加了40.2%。而广东用电中30%来自水电,受上半年旱情影响,上游的云南和省内水电迟迟跟不上,造成广东第二季度可能有760万千瓦的缺口,并且还将加剧。

江苏预计今年夏季用电1.25亿千瓦,可能存在425万-925万千瓦的缺口,浙江和山东的缺口都可能达到200万千瓦。

广东已经在广州、佛山、东莞、惠州、珠海等17个地级市启动了有序用电,大量制造业企业被要求错峰、限时用电,有些工人开始做四休三。

去年底供暖时缺电的一幕似乎又在重演。

在中国,火力发电占据着近7成的发电量。如今在碳达峰的战略下,我们的能源结构已经开始深入调整。

这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

不过,也有一些地方懒政浮出水面,搞减排一刀切。北方某省减排任务最后变成了企业工厂的摊派,明明该大规模生产的时候,工厂却被拉闸锅炉都烧不了。不仅如此,为了少用电,东北某县城所有的路灯都关停了,大晚上一片漆黑。

为了抓住引领全球供应链的机会,中国工厂们今年本来都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各地制造业投产比重都有明显上升。像广东今年1-4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1.09万亿元,同比增长了23.9%。

但是“电荒+劳工荒+原料涨价”的组合,似乎已经成为了一道套在中国制造业头上的紧箍咒。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21-6-7 07:28:09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智谷趋势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7-31 21:00 , Processed in 0.048074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