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194|回复: 1

川普一套王八拳,打出了中国的虚弱底色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5-25 11:14:50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今天的文章之前,请先看看昨天的文章:《[color=var(--weui-LINK)]【新闻连连看】粮食会不会成为美国掐住中国喉咙的武器?》。
开头我们先不研究美国,先研究一下中国革命历史。
中国革命开端的时候,中国最早的马列主义者、革命先贤们,对中国当时的社会定义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

半殖民地,是相对于完全殖民地而言的。它是指形式上有自己政府的独立国家,实际上政治、经济等社会各方面都受到外国殖民主义的控制和奴役,在社会发展形态上是历史的沉沦;半封建是相对于完全的封建社会而言的。它是指形式上仍是封建统治和自然经济占主导,实际上社会已逐渐近代化,资本主义经济、政治、思想文化等因素在不断发展壮大,在社会发展形态上是历史的进步。半殖民地是从国家的政治地位上看的,半封建是从社会经济结构上看的。
半殖民地是促成半封建的原因,半封建又是半殖民地的基础。
从哲学上讲,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对中国的定义,就决定了中共早期领导人对当时中国社会的“认知发生”。

认知发生决定技术操作。
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内部想要发起革命并且成功,就要推导出来两个技术操作:
因为中国当时是半殖民地社会,那么决定中国革命成功与否的根本因素,不在中国之内,而在中国之外;

因为中国当时是半封建社会,所以武装割据就是中国革命想要成功的必然道路。

对此,毛泽东的名言:抗日战争急不得;解放战争拖不得。实际上就是这种认知发生的具体操作方法。
抗日战争急不得,是因为要通过武装割据壮大自己,壮大自己是第一要务;解放战争拖不得,是因为二战结束之后,旧的帝国主义势力遭受重大挫折,在美苏争霸的局面下,还并没能找到自己在二战结束之后的具体位置,并且调整内部以适应冷战的新环境。所以,必须趁着这个稍纵即逝的窗口,来解放整个中国。
毛泽东的目的达到了,中国革命胜利了,但是中国革命结束了吗?

我看未必,毛泽东在其文章《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中,有过这样一句平时很少有人注意到的论断:
中国迫切需要一个资产阶级的民主革命,这个革命必须由无产阶级领导才能完成。
中国胜利的标志,应当是摆脱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状态的。我们看看我们周围,我们真的摆脱了嘛?

中国现在最重要的财富,是外汇储备。只有在手里有外汇储备的情况下,才能进口国外的芯片,原油,铁矿石,粮食等等大宗商品。
那么这些外汇储备是从哪里来的呢?

主要是靠出口得来的。
出口的主要市场是哪里呢?美国、欧洲等等西方发达国家。
也就是说,中国出口的实际上是中国的优质劳动力,原料和市场都两头在外部。

从中国的内部来看呢?中国的消费市场,主要集中在中国的东部,中国的高房价,主要也是集中在东部临水制造业发达的区域。中国大量的优质劳动力是从中西部不发达省份涌入到东部沿海省份的工厂打工。但是这些不发达地区的优质劳动力,是基本上没有办法在工作地买房立足的。
这就形成同时出现的同一种现象的两个方面:
一方面国际资本,通过石油、铁矿石、粮食、芯片等等商品来套取中国的优质劳动力资源,这就形成一种经济上的外部殖民环境。
另外一方面,国内特别是东部发达地区的省份和城市虹吸效应,形成了一种经济上的内部殖民环境。
也就是说,中国现在依然是事实上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半封建是半殖民地的基础;半殖民地是半封建的基础。两者互为依托。
所以,推动中国内部改革的根本性因素,绝不是在中国国内,而是在国外。
这就是中国过去二十年,特别是中国加入关贸总协定之后——特别注意的是,中国加入关贸总协定的几乎同时,美国内部产业结构调整成为了以金融业为绝对主流,标志就是以沃伦巴菲特为代表的一票金融业大亨,成为美国最富有的一批人,随后,以金融为工具,美国的制造业开始向中国转移——中国形成的内循环与外循环。但是这个循环同样是有代价的。
这个代价对于中国来说,就是从今年4月份开始一直被密切关注到5月份的中国人口问题,而在4月份之前的一月份,民政部部长李纪恒撰文表示,目前受多方影响,我国适龄人口生育意愿偏低,总和生育率已跌破警戒线,人口发展进入关键转折期。要引导生育水平提升并稳定在适度区间,增加劳动力供给。
这个代价对于美国来说,就是美国的制造业外流,造成了美国大批的工人失业,形成了铁锈带,形成了美国内部政治环境的极端不稳定。同时还造成了美国政府畸形的对农业政策进行补贴。对美国造成了严重的生态压力的同时,对美国政府的财政造成了巨大压力。
这个循环结构第一次危机,就是中国加入关贸总协定之后的八年的2008年的美国次贷危机。对于美国次贷危机发生的原因,一般看法都认为,这场危机主要是金融监管制度的缺失造成的,华尔街投机者钻制度的空子,弄虚作假,欺骗大众。
但是这仅仅是一面的原因。
更加根本的原因,是美国的制造业大量向中国转移,美国工人失去工作,导致美国的工人阶级偿还贷款的能力大幅度的下降。也就是说,中美之间的这种循环,既损害了中国劳动者的利益,又损害了美国劳动者的利益。

中美两国的贫富差距巨大,富人的消费能力边际效应递减,无法覆盖商品产出,经济危机就成为了必然。

而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之后,美国开始政府救市,搞放水等等一系列的方法,中国这边搞了个四万亿基建计划出来。实际上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消费能力不足,产能绝对过剩的问题。仅仅是将危机进行了缓解和拖延而已。
治标不治本。
那么是什么人在承担了这些代价呢?
根据《城市新青年:2020外卖骑手就业报告》显示,2020年全国范围内的外卖骑手人数已经达到了1000万。值得注意的是,除去85%为高中以下学历外,还有1%左右的骑手属于研究生及以上学历。
要注意,付出的成本里不仅仅是现实里的低收入,高风险的工作。还有庞大的机会成本。机会成本是很难计算的。

还有日本的宅男、宅男;还有韩国的不婚族。
同样的代价不仅仅中国、乃至东亚在付出,美国以及北美洲都在付出。
美国付出代价的人,是铁锈带的工人、中小型的农场主、美国的黑人族裔、中产阶级等等、退伍军人。美国年轻人看不到希望,找不到工作,大量的吸毒、卖淫。
北美洲付出代价的,则是墨西哥的农民——他们被美国廉价农产品冲击到种植粮食无法糊口,只能靠种植毒品来维持生计。然后把种植出来的毒品贩卖给美国。
等等,等等。
总而言之一句话,2008年至今的次贷危机,实际上从来没有结束。只不过是被缓和,被掩盖了,如此而已。
那么中美两国有没有尝试着走出经济危机的阴影,重新回到发展的正轨上呢?这是当然有的。

美国总统奥巴马上台的口号就是:“变革”;
2014年,奥巴马宣布新的振兴美国先进制造业的行政措施,以保证美国先进制造业良好的发展势头。
2016年,奥巴马华盛顿出席第三届“选择美国”投资峰会时说,自2014年以来美国已建立8个先进制造业中心,专门致力于3d打印、集成光子制造等重要颠覆性技术的研究,即将在洛杉矶成立的第九个先进制造业中心将主要用于设计智能传感器,让各类制造业更有效率。
效果怎么样,我们都看到了。
中国这边也没闲着,先是四万亿投资基建,但是这种投资带动经济的驱动力,到2013年就达到了一个极限——闹钱荒。

随后就是搞环保,大批的关停污染严重的工厂。

随后就是搞“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等等一系列的措施。
效果怎么样,我们也都看到了。
对于中美之间的这种循环结构,所造成的负面影响,中美两个国家的政府首脑真的是什么力量都用上了。
但是政治上的问题在于,中美两国,依赖于这种内外双循环,形成了一个非常庞大的利益集团,笔者称呼这个集团叫做:“中美国资本集团”。对于这个中美国集团简单的描述就是:利用中美两国之间的制度差,使用金融等工具来赚取利益的集团。
中美国资本集团的覆盖面相当的广泛:
在学术界有杨振宁这样的投机者——在中国以诺贝尔奖获得者的身份弄了个科学院院士出来,吃中国的财政,他在美国是吃不到联邦政府的财政的;
在金融界,有摩根这样的银行业巨头;
在工商界,有沃尔玛这样的巨头,2018年沃尔玛统计,在美国沃尔玛中销售的商品70%以上来自中国;

政治领域同样如此,为了防止本文被夹掉,笔者就不多说了。
中国这边房市里,很大一部分资金来自美股;美国那边的股市里,特别是纳斯达克,很大一部分以来中国这边的互联网公司。这其中的典型,就是阿里巴巴、百度。
举一个最近被我们所耳熟能详的例子,就是瑞幸咖啡。
2019年5月17日,瑞幸咖啡正式登陆纳斯达克交易所。从成立到上市仅仅19个月,成为全球最快IPO的公司。

2020年4月2日,瑞幸盘前暴跌85%,盘中6次熔断,最终仍然重挫75%。一夜功夫,350亿人民币灰飞烟灭。瑞幸被市场疯狂抛售,导火索是公司“自爆”财务造假。
2021年2月5日,瑞幸咖啡在其官网宣布,公司在纽约申请破产保护,公司正在与利益相关方就公司财务债务重组进行谈判。
看上去感觉,这很像是我们中国国内商业圈里最近几年常见的雷暴场景。但是笔者风闻,瑞幸咖啡因为其在中国的最初的一批门店,都是购买的而不是租用的。所以,经过这两年的房价升值之后,瑞幸咖啡从财务账目上看,实际上并没有赔钱。
换句话说,如果现在瑞幸咖啡进行重组的话,因为这两年里瑞幸咖啡所购买的店面房产的升值,美国那边的投资人可能不会赔钱,甚至还能赚钱。说到底,就是中国人民用房价升值的代价,填补了美国投资人的赔钱的窟窿。至于房价升值的代价由谁来承受?我想读者们心里都明白。
话题扯远了,咱们再扯回来。
事情发展到了2016年,美国民众的愤怒继续到一个阈值。铁锈带的失业工人,中小型农场主,等等这些在冷战结束后,特别是2000年中国加入关贸总协定之后,被资本全球化所伤害的人群,把川普选了出来做美国总统。

川普上台的时候的口号是: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确实击中了很多人的心。
然后川普上台之后,就开始搞贸易战、关税战、芯片战。现在看来就是有点儿要切断中美国资本集团的那种意思。但是说实话,川普搞的这一套,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从现在回头来看,有一个说法很有意思,那就是川普是真的对中国的强大抱有敬畏的。所谓的贸易战,关税战,芯片战,实际上是在打的中美国资本集团,意图将中美国资本集团给切断。
大国都是以内部矛盾为主要矛盾,小国都是以外部矛盾为主要矛盾;
大国的内部矛盾体现在外部,小国的外部矛盾体现在内部。
川普的错误在于,他试图通过对于美国的外部性的干涉,间接的来影响美国内部政治气候。这个判断是违背美国的大国本质的。于是,搞了四年,基本上没什么成果。
2017年,郭台铭在声称要在美国威斯康辛州投资100亿美元,建设工厂,威斯康辛州的共和党州长也给予了大量的补贴,到了2018年美国相关的媒体组织已经对威斯康辛州的富士康创新中心以及办公大楼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当时的地方,基本上都是闲置的。
2019年8月份,威斯康辛州政府就已经开始重新评估这个项目能带来多少收益了。
但是川普上来的这一顿王八拳,反而把中国这边的虚弱底色给打出来了。
用芯片卡中兴,中兴立刻垮台;
制裁华为,华为到今年年初的时候被迫出售手机业务。那个时候全国上下各种自媒体,把华为捧上了天,成了爱国标杆了。今天来看,华为如何呢?
实际上美国用芯片卡华为的时候,华为就没有在芯片上发力,直接搞了个所谓的鸿蒙系统出来。从这一点上来看,华为根本就没有在芯片上发力的心思,最后的目标还是在国内市场上搞钱,搞了一堆5G的项目出来。华为+5G成为了不可质疑的政治正确。
2020年9月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表示,基础设施适度超前是必要的,但有些方面过度超前,抬高了用户成本或不可持续的公共部门债务。现有5G技术很不成熟,数千亿级的投资已经布下,而且运营成本极高,找不到应用场景,今后消化成本是难题。
就是不知道当初因为笔者质疑华为,然后跑来喷我的那票蠢红们现在有没有把自己拉出来的屎给吃回去?
川普的各种包括减税,补贴在内的内部政策,并没有让制造业重新回到美国。

川普发起的各种贸易战、关税战,也并没有形成足够的外部性来影响美国内部。

川普的失败的背后,就是美国资产阶级在政治上的一次试错。新冠疫情为这次政治上的试错,提供了加速效果。美国资产阶级抛弃了川普。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1-5-25 11:15:2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1-5-25 11:15 编辑

作者:从大地到星辰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7-31 19:18 , Processed in 0.022687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