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93|回复: 6

中美两家资产阶级关系恶化对世界人民是有利的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8-5 01:27:0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0-8-5 01:30 编辑

希哲先生近日发文,在批判托派“促成中国在中美争霸中失败”的观点同时,又给红色中国网扣了一顶有“托派特征”的帽子,引起龙翔五洲、仗义执言等网友的讨论。希哲先生所提出的问题,不仅涉及托派,事实上,有相当数量的持“中帝论”观点的左派青年都有类似的想法。另一方面,也确实有一些同志,出于朴素的爱国感情,将中美两家资产阶级的矛盾简单地看成是中美两国的矛盾,不仅对于美国压迫中国人民的行为义愤填膺,乃至于爱屋及乌,为一些在中美矛盾中受损的中国资本家打抱不平,然后进一步幻想靠着现在的中国资产阶级当局可以反抗美帝、维护民族利益。

在我个人看来,这两种倾向都是错误的。这里先说一些不成熟的意见,算是抛砖引玉。

在过去大半年左右的时间,美国特朗普当局采取了一系列以遏制中国资本主义发展为目的的政治、经济、外交措施。特朗普当局的这些政策是美国资本主义内部矛盾发展的结果。但是,熟悉美国政治实际情况的人知道,特朗普当局并非美国资产阶级主要部分的政治代表。美国资产阶级内部矛盾目前十分尖锐,硅谷高科技资产阶级和华尔街金融资产阶级目前都对特朗普严重不满,两方面的斗争你死我活。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没有充分证据表明,遏制中国资本主义的进一步发展已经成为美国资产阶级的既定政策。

自新自由主义时代以来,整个世界资本主义的积累秩序一直建立在美国巩固世界霸权并垄断世界金融、中国资产阶级负责提供大量廉价劳动力并从事生产性积累的基础上。所以,所谓G2或中美资产阶级的团结合作是世界资本主义稳定发展的政治保障,也是中国资产阶级可以放心大胆剥削中国劳动人民的政治保障。如果中美资产阶级一直团结合作下去,这将给世界人民进步斗争的发展增加更多的困难。

特朗普上台及其对华遏制的政策是美国国内错综复杂阶级矛盾的反映。特朗普的内外政策主要反映美国资产阶级少数派(传统能源、传统制造业)的利益,也受到了白人工人阶级的一定压力。这些政策客观上破坏了新自由主义全球秩序,也给中国资本主义增加了更多的不稳定性。这些政策,在美国大选后是否将继续,还有待观察。但是,如果这些政策在明年及以后得以继续,将是对国际资产阶级不利,因而对世界人民有利的。

长期以来,中国小资产阶级的一部分一直幻想,靠着中国资本主义在世界舞台上的发展,中国可以成为强国乃至争霸,中国小资产阶级也可以借此成为世界资本主义体系中有特权的小资产阶级,骑在其他国家劳动人民头上(比如非洲、南亚人民)作威作福。我们红色中国网坚决反对和批判中帝论。但是,中国小资产阶级中的一部分做着帝国梦,这是客观存在的。

另一方面,与中帝论分子、托派分子不同,我们不认为,仅仅靠马列教条、道德批判,就可以打倒帝国梦。要打倒帝国梦,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现实来教育。这个现实,就是中国由于其作为半外围资本主义的矛盾,既不可能上升为世界资本主义的核心,更不可能争霸。为此,我们在宣传上的主要任务,就是揭露中国资产阶级在与美帝的矛盾冲突中必然丧权辱国、牺牲劳动群众利益,揭露像华为、阿里、抖音那样的大资本家在搞高科技血汗工厂的同时,必然在技术上走依附和买办路线,而绝不可能成为中国人民可以信赖的所谓“民族资本”。为此,对于这些大资本家在与美帝交往中所蒙受的一些损失和屈辱,在我们看来,都是中国资本主义内在矛盾和中国资产阶级软弱性的必然结果,决不值得同情和惋惜!

从中国资本主义的发展前途来说,如果中国资本主义果然成为世界资本主义核心的一员乃至称霸,那么,中国的阶级矛盾在客观上也就存在着在资本主义范围内解决的可能性。中帝论分子和托派分子一方面看不到中国资本主义自身的矛盾,夸大中国资产阶级的力量,另一方面又幻想靠小资产阶级的道德批判就可以逃避帝国主义和改良主义,并且为了这种道德批判不惜蔑视和侮辱广大劳动群众朴素的爱国感情。

在我们看来,客观上,中国资本主义解决不了其自身的矛盾,也不可能在美帝面前挺直腰杆,这才是中国必然要向社会主义发展的根本原因。为了促成这种发展,正确的策略,不是污蔑诋毁人民群众的爱国感情,而是让事实教育群众,让群众从自己的亲身经验中认识到,中国资本主义既不可能带来“强国”,更不可能带来人民群众的普遍幸福。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8-5 09:06:11 |显示全部楼层
“中帝论分子和托派分子一方面看不到中国资本主义自身的矛盾,夸大中国资产阶级的力量,另一方面又幻想靠小资产阶级的道德批判就可以逃避帝国主义和改良主义,并且为了这种道德批判不惜蔑视和侮辱广大劳动群众朴素的爱国感情。”
这句话彻底挑破了少数左翼人士污蔑民族解放运动的历史传统,说中国人民朴素的反帝情感是“东亚狂徒”的可耻行径。尽管中国已经完成了民族解放任务,但是中国人民在世界上仍然是受帝国主义国家剥削的。中国人民没有享受本不存在的“中华帝国主义”带来的超额剩余价值,没有“工人贵族”的政治包袱。否定中国的民族解放运动,就是与中国劳动人民决裂。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0-8-5 10:58:4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搬砖小能手 于 2020-8-5 11:01 编辑

不过,人民群众朴素的爱国情感、即民族主义的一部分,只有跳出并摒弃狭隘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即不以“强国”为目的剥削其他民族攫取劳动力剩余价值,而是团结其他被压迫民族一齐参与推翻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即淡化孤立的、排他性的主权国家意识,团结广大被压迫群众的世界民族主义,也只有这样真正属于世界底层群众的民族主义才是未来社会变革的希望。


目前绝大多数民族主义,以小资产阶级或“中产”、即世界体系受益者所代表的民族主义仍然被狭隘的资产阶级民族主义所裹挟,无论是被剥削民族的民族主义、还是剥削绝大多数民族的核心国家或主体民族的民族主义。换言之,以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所代表的绝大多数20世纪的世界民族解放运动继续延用产自核心资本主义国家的西方民族主义,即在政治上建立“独立”主权国家为唯一目标并积极参与世界体系分工的民族主义,是无法打破资本主义多国体系对外围民族的束缚的。这种“强国”民族主义不仅加强了多国体系,还通过积极参与世界分工体系加深了对世界资本主义经济的依赖。因此,被压迫民族的民族主义只有去西方化、去孤立排他化、退出世界分工体系、不断变化发展成为属于底层人民的民族情怀才能推动新的历史进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8-5 11:02:3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0-8-5 11:03 编辑

今日头条的赵皓阳、肖明两文均属供参考。

我个人的观点就是上面这些。美国进步左派如果总是怕拜登被特朗普打败、出个奥巴马就痛哭流涕,那就永远没希望。中国的左派如果总是要给华为交爱国税,一边看“民族资本家”不争气,一边又舍不得他们被帝国主义收拾,也不会有出路。

当然,如果像托派、中帝论那样,连资本家不争气都看不出来,把拿破仑三世的好大喜功当成了铁血俾斯麦,把软到骨子里的依附性资本家吹捧为“世界最强大”的垄断资本集团,那只能证明半外围国家的小资产阶级比他们的资产阶级更虚弱、更浅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8-5 11:06:50 |显示全部楼层
搬砖小能手 发表于 2020-8-5 10:58
不过,人民群众朴素的爱国情感、即民族主义的一部分,只有跳出并摒弃狭隘的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的民族主义 ...

小能手提出的问题很重要。怎么样发扬群众朴素爱国感情中反帝和民族解放的一面,同时消除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的糟粕,确实是对当前马列主义宣传工作的重大考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4

发表于 2020-8-5 16:40:21 |显示全部楼层
“要打倒帝国梦,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现实来教育”,讲得好,特朗普就是能用现实教育大多数中国人,即无产者、小资、民资里那些对美帝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有幻想的人。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8-6 22:34:2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龙翔五洲 于 2020-8-6 22:40 编辑

中美两家资产阶级关系恶化对世界人民是有利的 ——这一观点是对的。狗咬狗的斗争,必然两败俱伤。因此对于无产阶级来说,一定会在这种新动态中趋利避害。大家都看到了中国无产阶级已经在加力批判新自由主义、批判中修叛徒复辟集团的“合作共赢”、资本主义的“全球化”、“地球村”、“金融开放”、“中美夫妻关系论”...我也看到中修叛徒复辟集团内部矛盾和美国资产阶级内部矛盾也在激化中。同样,我们在美国也看到了美国无产阶级在行动,斗争在发育中。我们还要揭露中美资产阶级将矛盾造成的损失转嫁到中美和各国无产阶级身上的各种政策和作为。也许这是没有宣布的第二次文化革命启动的合适时机,是中国重建科学社会主义的新时代。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1 12:23 , Processed in 0.027727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