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05|回复: 0

反种族主义的群众运动席卷美国(二) [复制链接]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20-7-12 21:38:36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连结:https://chinaworker.info/cn/2020/06/30/24120/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连结: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连结:https://twitter.com/ChinaSocialist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chinaworker.isa@gmail.com


我们迫切需要使运动再接再厉保住势头。以下是我们社会主义替代提议运动所采取的下一步:


诉求:我们需要全国和地方性的具体诉求。削减警察预算和重组全国警察部门的呼声越来越高,洛杉矶等城市甚至采取了减少警察预算的措施。全国很多城市分配了过高的预算给警察部门。萨旺特要求将西雅图警方的预算削减一半。社会主义替代支持将警察预算的大部分重新分配给住房、教育和医疗部门。


我们还要求在全国范围内审查警员。具有种族歧视、性别歧视或暴力前科的任何人员都应立即被解雇。这应该由一个民主负责的社区监督委员会来审查。


我们的诉求必须反映工人正面临的严重危机。尽管当前诉求的出发点无疑是针对种族歧视警察的暴力,但我们不应止步于此。租金上涨、工资持续下跌以及不完善的医疗体系,都特别影响黑人族群。我们现在正处于疫病大流行之中,并且全球经济也开始走进大萧条。


工运应该参与进来:反对种族主义需要整个工人阶级的参与。毕竟工人运动的座右铭是:“对一个人的伤害,就是对我们全体的伤害”。工会需要紧急组织会员参加抗议。比如说,公会可以举行“9分钟团结罢工”,象征警察压在弗洛伊德脖子上的9分钟;还可以组织保护抗议者不受警察暴力的行动:把工会会所改造成仓库,提供抗议者物资和个人防护装备,并组织小队每天参加游行和抗议活动。在明尼阿波利斯,社会主义替代呼吁组织为期一天的全市总罢工,以声援运动并要求国民警卫队结束占领该市。


民主架构:每个城市的运动都需要民主机制,这样我们才可以讨论下一步。首先,应该举行每天的露天会议,讨论每日计划以克服各种困难。如果运动以这种速度继续下去,这些会议将需要转变为正式的组织机构,由各组织派代表参与。我们还需要安全的网上论坛来快速交流。


安全:在每个示威活动中,我们都需要安排一个各种族组成的保护人民安全的团队,防止某些反社会和犯罪分子趁乱打砸。这不是因为道德上要保护私有财产,而是为了防止有人蓄意破坏运动的广泛支持。


“对一个人的伤害,就是对我们全体的伤害”


工人运动的重要部分已经在这场行动中作出重要示范。由社会主义者领导的明尼阿波利斯公共汽车司机工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示威活动的第一天晚上,工会就拒绝帮警察载抗议者到拘留所。很快,纽约、华盛顿特区以及其他城市的交通工作者也采取了类似立场。


在示威活动的第11天,全国各地的护士跪在医院的草坪上,声援Black Lives Matter。这些护士们在在疫情期间被迫穿着垃圾袋继续工作,而医院门外的警察则可以装备充足地招摇过市。


随着抗议活动维持一周,明尼阿波利斯的杂货店工人开始组织罢工和停工以声援运动。6月5日,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名杂货店工人和社会主义替代成员组织了她的整个轮班集体停工。他们在店门口高举牌子游行了8分钟45秒,然后回到工作。此外,明尼阿波利斯邮局工作的社会主义替代成员也率先与60名邮政工人举行了团结集会。他们从累人的工作场所游行到示威者占领区,大声宣告:“一栋房子随时可以重建,但被警察谋杀的生命永远回不来了。”


广泛的劳工运动有组织的团结行动有着巨大潜力。但不意外的是,大多数主要工会的现有领导层完全失能。在美国劳联-产联(AFL-CIO)主持的新闻发布会上,一些主要工会的领袖只说了几句“种族主义不好,特朗普不好,请大家去投票”的话。这是完全不够的。这场运动的诉求不能等到11月选举。如果劳工运动现有的领导层没有能力充分动员工人反对种族主义,那么我们需要使工会恢复为真正的抗争团体。


一些城市的抗议活动暂时性地爆发为骚乱。有人烧毁警车,甚至明尼阿波利斯的整个警局。极少数抗议者采取了诸如抢掠之类的反社会行为。某些情况下,这种掠夺更明显地是因为贫困,例如有报导说一些人为孩子拿食物和尿布。但其他情况下,则是有人在趁乱偷东西。


骚乱背后的愤怒不仅是可以理解的,而且是正面的。我们是应该愤怒。世界上有很多令人愤怒的事。但是,我们必须有策略的表达这种愤怒。在缺乏民主机制来辩论下一步的运动中,人们往往会尝试各种作法,有些有效,有些则没用。


要把这场起义变成一个持久且能够赢得永久变革的群众运动,我们就需要在地方和全国范围建立民主机制,以协调运动的战略。在制定策略时应考虑使更多的工人阶级参与斗争。


目前全国各地,人们正因为猖獗的种族歧视涌上街头。但从局外来看就很明显,这种愤怒的根源更加深远。它像云一样垄罩在示威活动上。很多要求弗洛伊德一个公道的示威者都清楚知道,我们的整个经济和政治体制已经不行了。


尽管2014-2015年的Black Lives Matter示威运动表达主要在黑人青年之间的情绪,认为整个社会体制都是对他们根本不公平。但随着数百万人进一步陷入贫困,这种情况更加广泛。


希望具体变革的迫切愿望跟人们的经验是分不开的。各种族的年轻人和工人因为一场本来可以避免的疫情失去了亲朋好友,他们眼看自己债务增加,工资减少,甚至失去工作。他们不禁会想:有没有别的出路?


答案是肯定的,但是我们必须为此奋斗。我们必须争取彻底改组警察,争取安全稳定的住房、医疗、就业政策,争取资源充足的教育和社会服务,为此我们必须斗争。但是,我们也不将这些改革自身视为最终目标。我们的计画必须是建立一个多种族的工人阶级运动,以终结整个资本主义。


各种政治机关(包括警察)的存在是为了捍卫资本主义统治阶级而不是工人的利益。如果我们要真正克服数百年来针对黑人的种族歧视和所有其他形式的压迫,我们就需要一种全新的社会。新社会不应该驱使人们进行残酷的竞争和为自己累积财富,而是应该鼓励人们团结合作和重新分配整个社会的财富,而这就是一个社会主义的社会。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9-21 11:59 , Processed in 0.022316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