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297|回复: 9

当前中国无产阶级应该如何对待品葱网这些自由派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22 22:24:2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马列托主义者 于 2020-1-22 22:25 编辑

列宁在这一课题上最著名的著作 《怎么办?》指出,在沙皇制度所造成的非法状态下,建立一个严密的、由职业革命家等级森严地组织起来的党最适合于当时的运动发展阶段。然而后来为了利用 1905年革命以及随之而来的1917年二月革命所提供的较大程度的自由,他更全力以赴地致力于建立一个基于民主集中制(他第一次在1905年使用这个 词,并强调其民主成分)基础之上的广泛的群众性政党。

列宁的这些看法和做法对于我们现在面对类似沙皇制度的特色体制下,应该如何做很有启示意义,其中争取(真诚的自由派也在做的,而毛派中很多反对的)资产阶级形式民主自由的1905年革命和1917年二月革命对于建立一个广泛的中国群众性政党是多么重要,品葱网的自由派争取形式民主反对特色法西斯我们必须支持,这是有利于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虽然从目前的条件来说品葱网的自由派能争取来的可能如1905年革命和1917年二月革命一样只是一个暂时阶段,哪怕如此,依然是有利于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

毛派错误地把自由派说为美国的走狗,是不对的,这出自毛派固有的属性:民族主义和官僚主义,民族主义就是从特色是殖民地受到美帝压迫,需要反美帝,于是把自由派认定伪美帝的工具,官僚主义就是认为自由派是颜色革命,其实都是刻舟求剑,一时无法看到对于中国工人阶级来说,目前最大的敌人是特色当局,其次特色当局已经是黑色,无论什么颜色取代之都是进步的。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23 02:02:53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讨论。

先提个意见:目前中国无产阶级尚未组织为自觉的政治力量。无论毛派托派的小组或个人都不能说代表无产阶级。所以只能说马克思主义者或左派积极分子怎样对待自由派、右派,而不是无产阶级如何如何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23 02:07:49 |显示全部楼层
仅就品葱网来说,那里至少有一半到三分之二,恐怕并不想建立真正的资产阶级民主,而是极端反共分子和逆向种族主义者,实际上渴望建立的是杀左族毛的右派法西斯专政。

我们其实还邀请几位貌似严肃的自由派过来讨论。个别的已经注册了,只是一直未发言。要不你代表托派大声疾呼一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23 10:52:49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0-1-23 02:07
仅就品葱网来说,那里至少有一半到三分之二,恐怕并不想建立真正的资产阶级民主,而是极端反共分子和逆向种 ...

我没有去品葱网讨论和看过,我只是从你们引用的几篇文章来看的,至少只就品葱网的真诚的自由主义者来说,是我们的朋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20-1-24 00:43:24 |显示全部楼层
据说习明泽是后台,所以呵呵就行了,听其言观其行。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20-1-24 13:43:3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思想者 于 2020-1-24 13:47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0-1-23 02:07
仅就品葱网来说,那里至少有一半到三分之二,恐怕并不想建立真正的资产阶级民主,而是极端反共分子和逆向种 ...

问题是特色中国的教育,造就了这些极端自由派,同时也造就了一些极端的左派。

特色中国的思想是畸形的,所以教育是畸形的,教出来的人也是畸形的。我深有感悟。特色的教育最大的变化相对于以前,来自于两个方面,一个是历史,一个是哲学。尤其是历史。

众所周知,对于近现代资产阶级国家,历史教育就是民族主义教育,而其目的就是通过民族主义化的所谓“历史”向人民群众灌输统治阶级的民族主义意识。特色在发动军事政变之后,由于共产主义逐渐褪色,对历史论述做了极大的改变,逐步取消了毛时期的唯物史观,重新拿起了国民党的大中华主义思想。尤其在六四之后,由于人民越来越对特色离心离德,为了操控人民凝聚人心,特色通过历史教育把自己打扮成“民族精神的继承者”“拯救中华民族于危难之中的拯救者”的形象,大肆玩弄民族主义,彻底抛弃唯物史观,使得90后开始的中国年轻人逐步沦为打民族主义鸡血的粉红,或者是逆向民族主义的洋奴。

哲学上,开始引入唯心主义哲学,《乌合之众》这种唯心论文章开始在国内盛行,但是鉴于特色要披着红皮走下去,所以在哲学上不敢完全抛弃马克思主义,因此仍然在课程上教授马克思主义的东西给学生,虽然其内容已经极其肤浅,也不涉及到马克思主义真正的本质,但却是特色中国少有的正规强制性哲学课程。很多年轻左派多来自于哲学课上对马克思主义学习的兴趣使然。

但问题恰恰产生于两种教育的冲突。特色在历史教育上采取剥削阶级的民族主义立场,但在哲学上却保持部分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这就让年轻人产生了认知上的矛盾。试想一下,即说汉武帝是一个压迫人民的封建剥削阶级统治者,又说汉武帝是帮中华民族开疆拓土的大英雄,岂不是神经有问题?但事实上,如果按10年一代年轻人这3-4代年轻人就是在这种矛盾的认知教育下长大的。

在这种矛盾的教育下,年轻人就会产生认知失衡。引导这个国家的价值观究竟是什么,年轻人也是乱的。而年轻人如果长期感到迷茫的话,就会逐渐滑向实用主义和现实主义,而这正是特色希望看到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更容易通过巨大的金钱和权力像传销一样收买年轻人。哈哈,让年轻人陷入认知混乱再收买他们,估计奥威尔创作老大哥的时候都想象不到吧。

我也混过自由派的圈子,很多人就是对特色和国家失望才去追求美国人的自由主义思想的,那些人也不是什么富裕阶层,美国人的自由主义已经变色了许多他们绝大多数也不是不知道。只是说,现在这个务实和信仰缺失的年代,相比起特色这种如同诈骗术一般的混乱的意识教育,美国人的自由女神还多多少少有那么一点吸引力(当然我相信特朗普一直在透支这种吸引力)。至于马克思主义,说实话红色中国网我潜水了很久,真正活跃的也就这么几个人。我们有多大的信心相信我们能让大多数人民相信我们呢?我感到悲观。在毛那个年代,他们也要通过团结民族资产阶级和国际无产阶级来壮大自己的硬实力强化自己,如果说自由派还可以团结一下美国人,我们可以团结谁呢?

我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24 14:47:0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远航一号 于 2020-1-24 14:47 编辑
思想者 发表于 2020-1-24 13:43
问题是特色中国的教育,造就了这些极端自由派,同时也造就了一些极端的左派。

特色中国的思想是畸形的, ...

谢谢你浮出水面参加讨论。我们红色中国网的编辑部组成有青年有中年。就我们的中年同志来说,可以说属于现代中国左派最早的一代。与其他左派小组相比,我们有一个优点。我们不是直接脱胎于老左派,也不是如某些小组是老左派手把手教出来的。我们也不像一些青年左派小组是在左派迅速发展壮大时期近乎一帆风顺成长起来却又经不住风雨考验。我们是在社会主义革命失败、资本主义复辟方兴未艾、老左派灰心失望且严重脱离群众、自由派在反对派中一统天下的年代走上马克思主义道路了。从那时起,左派从无到有,从小到大。

在左派发展中也积累了不少问题、堆积了不少泡沫,不经历一次大调整是清理不了的。任何一种政治力量的发展不经过几次大的曲折,是不可能巩固和长久的。前段时间,我们内部总结中就提出,要准备再经历一个像九十年代那样的困难时期。当年我们一无所有,就是坚持,有时还瞎蒙乱撞,但是因为我们信心坚定、头脑冷静,终于迎来了本世纪初左派的大发展。与那时相比,今天的困难是完全可以克服的。今天不仅是我们有困难,资产阶级也有很大的困难,而且他们面临的困难还会发展,会压倒他们自己,最终埋葬他们。

我们不靠资产阶级,也不靠民族资本家,也不靠美帝。这几种力量都靠不住。有政治经验的自由派朋友也知道美帝靠不住。我们只靠中国无产阶级,在行动上靠,在思想上靠。凭着这两靠,我们走到了现在,我们还要继续走下去,因为我们的前程还很远大,任务还很光荣。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20-1-24 22:25: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思想者 于 2020-1-24 22:37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0-1-24 14:47
谢谢你浮出水面参加讨论。我们红色中国网的编辑部组成有青年有中年。就我们的中年同志来说,可以说属于现 ...

我这么说吧,不想给你泼冷水,但我在国内的论坛上没少听国内的左派喊这些东西。QQ群啊,百度贴吧啊,各类论坛啊,很多都有。从我关注时政这么多年来,我还是觉得这些东西口号的性质偏多,实际可用的东西偏少。至于能做到理论创新的更是少之又少。中国左派在理论上能不能出一个齐泽克呢?我觉得都不太可能吧。

据我观察,特色中国的左派和自由派虽然在立场上针锋相对,但其实本质上都是一个样,那就是在实用主义的基础上寻求救赎。而只要这点被特色抓住,就很容易被特色攻破思想防线。特色脱身于毛主席的党,也继承了毛主席的敌我矛盾和主次矛盾分析法。而且他们非常擅长那种把唯心主义扔给对手,把唯物主义留给自己的斗争方法。他们可以毫无顾及的给人民画出一张大饼,但却自己享用真正的大饼而不被人民怀疑。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就是最好的例子。

而对付左派和自由派,他们也是同样的办法,让左派和自由派沉浸在教条的书本理论斗争当中,而自己却想尽一切办法为自己谋取利益。让左派和自由派为教条理论斗争还可以给全世界留下自己言论自由的表象,何乐而不为呢?我个人感觉,左派和自由派都对世界和特色的能力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如果说,在中国最务实的是特色,那么中国人支持特色作为执政党,似乎在这个实用主义的时代,可能是唯一的也是正确的选择。

所以对于左派来说,首先要抛弃那些无聊的书本斗争和派系分歧。自己想想看,在21世纪已经进入了第二个十年的时代中国的左派居然还有不少人在因为毛派斯派托派社民派这些东西吵得不可开交,我觉得简直是个笑话。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20-1-24 22:36:40 |显示全部楼层
思想者 发表于 2020-1-24 22:25
我这么说吧,不想给你泼冷水,但我在国内的论坛上没少听国内的左派喊这些东西。QQ群啊,百度贴吧啊,各类 ...

齐泽克是欧洲左派失败主义的产物。我们不追随别人,我们自有我们的精神和道路。

你愿意泼冷水我们也不反对。我们也是一路被别人泼冷水走过来的,偶尔被别人捧,还不大适应。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2

发表于 2020-1-24 22:51:19 |显示全部楼层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0-1-24 22:36
齐泽克是欧洲左派失败主义的产物。我们不追随别人,我们自有我们的精神和道路。

你愿意泼冷水我们也不反 ...

哦,无所谓,你说他是失败主义,但也许他在我眼里算一个成功者吧。

你们有你们的精神和道路,祝愿你们能够让全中国人能够接受你们的思想。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2-27 04:18 , Processed in 0.049868 second(s), 10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